乐文小说网 > 东海守望者 > 第九章 肿胀的屁股

第九章 肿胀的屁股

        赶走颜游和丁晓,屋里只留下青袂,姜繇趴在自己的床上唉声叹气。

        几个人抬着姜繇回来的路上,府中众人纷纷侧目,偷偷捂着嘴,还要装作什么也没看到,这脸可丢大了。

        这一次板子落在屁股上,似乎比以前古怪了一些。

        整个屁股似乎是在涨大,夸张地肿胀起来,自己都能清晰的感觉到,整个臀部满满的饱胀感。

        掌家法的两个家丁,之所以能够捞到执家法的美差,自然最是善于察言观色、见机行事的。

        掌家法之前,都要经过严格的训练。对裤子里塞满稻草的假人,进行反复捶打,熟练掌握打板子的技巧,能做到:

        裤子破、稻草烂,那是打的难看受伤比较严重的;

        裤子不破、稻草烂,那是打的好看但受伤却是最严重的;

        裤子破、稻草破,那是场面难看但伤害很轻的;

        裤子不破、稻草也完好,这才是最轻的,场面好看而且几乎没伤害。

        从来打三少爷,都是用的最后一种。

        只听见板子挥动,带起风声,呼呼作响,声势极大,但落在屁股上,却是几乎不能耳闻,微弱的噼噼啪啪。

        行家法,本来在外面候着的丫鬟、小厮都进来了。

        厅内众人一起努力配合,脸上堆满了同情、痛惜、紧张而又焦急的表情,每一声轻微的噼啪声,都在喉咙里跟着节拍啊一声。

        舞动板子带起风声不难,但要在屁股上方一寸猛地停住,却需要十分用力十二分用心,让板子自然弯曲了,在屁股上轻轻拍出一点声音来。

        好的手法是这一声“啪”,响亮干脆,但屁股顶多红了一点。

        但是……

        今天打的也太假了。

        显然是那一声啪都不舍得发出来,细微到好几次大家配合错了,已经“啊”出来了,才勉强听到“啪”的声音。

        都去偷看王妃的脸色。

        可几板子下去后,就大大的不同了。

        三少爷的屁股是一板子一涨,逐渐的涨大,把裤子顶了起来,直至涨大到夸张的程度。

        厅内众人怒目而视,丁晓目光变得阴森森的,执家法的两个家丁冷汗直流,最后哆哆嗦嗦的打完了***板……

        不过母亲一直笑吟吟的看着,还走过来仔细地端详,若有所思的看来看去。

        “这就像是故意的要打我!”姜繇此时趴在床上想……

        青袂过来给他脱裤子,姜繇大叫道:“别动别动,随便就脱我裤子。”

        “呵呵,少爷啊,哪次是真的打你了,摆摆样子,夫人也不会当真,都不敢真的打疼了你。”

        青袂温温柔柔的说,“只不过这一次,你屁股肿胀的厉害,刚才九叔给了药,别乱动,我给你涂抹上。”

        “我一大男人的屁股,你一大姑娘就随便看、随便摸么。”

        姜繇发现对贴身丫鬟脱自己裤子这件事情,一时还不太容易接受。

        青袂脸红了,虽然少爷洗澡更衣都是四个丫鬟伺候,但这种事不能说。

        不说出口,这就仅仅是服侍少爷,是作为贴身丫鬟的本分。

        可要说出来,难免尴尬。

        毕竟是半大不小的男女,处于自然的萌芽状态,本来就懵懵懂懂……

        “平时,平时怎么,不见你……不让我们伺候。”青袂有些磕巴,稳了稳心神,“今天挨了板子,反倒矫情起来了?”

        “你是不是想说,贱人就是矫情?”

        青袂噗呲笑了:“这样说少爷,不太好吧……”

        其实姜繇没感觉到有多疼,只有些酸酸的,关键就在,这屁股肿胀得太夸张,实在太丢人。

        “唉,”姜繇叹息一声,“裤子破了吧?那还脱什么,剪开算了。”

        青袂说:“也是啊,干嘛还要脱这裤子,都打烂了,剪开得了。”

        “啊,真的把裤子都打破了?这俩家伙……”

        “骗你呢,一点也没破,完好的很。”

        说着,青袂还是褪下了姜繇的裤子。

        她惊讶的看着,整个屁股是红色饱胀,仿佛被充了气,皮肤都有些微微透明。

        姜繇自己摸了摸,麻麻的:“为什么涨得这么厉害,没流血吧?”

        屁股这地方,能看到一点,又看不全。

        “没有啊,一点皮都没破,只是红红的。”青袂手指轻轻的碰了一下,“疼吗?”

        “不疼。不过你手指凉凉的,感觉好受一些,你再摸摸。”

        “不好吧,你不是说,我都不能看的么?”

        “哎呀,好青袂,天下最好的青袂,这个时候还回避什么,你再摸摸。”

        青袂忍着笑,拿起颜游给的药膏,用手轻轻地涂在姜繇异常肿大的屁股上。

        “嗯,

        “对,

        “好,就这样……”

        不知道九叔这是什么药膏,本来青袂的手指柔软有些凉意,涂抹上的这些膏药,冰冰的,顿时缓解了酸胀感觉。

        青袂给他轻轻揉捏着。

        “你说,我也不是第一次挨板子了,这次怎么就肿的这么厉害?”

        “真的很奇怪,我们听着,其实板子打的很轻很轻了……”

        “是不是那两个家丁作怪?也不知道丁晓去揍他们了没有。”

        “刚把你抬回来,丁晓就冲出去了,我看他从灶房里一手拿着一根烧火棍。这会啊,估计那两个家伙可惨了。”

        “唉,丁晓打人去了,这你怎么不去找娘告状了。”

        “哼,只要别出去胡闹,在家里算什么。上次,你和丁晓跑去偷看秋露洗澡,我不也懒得管。”

        青袂顿了顿,撇撇嘴,“你们两个,是真的不要脸啊。”

        秋露是娘屋里的丫鬟。

        “冤枉啊,其实我没看,是丁晓拉着我给他望风的。”姜繇想了想,记忆里有这回事儿,“好像丁晓和那个秋露有些什么,要不也不会去看。”

        这种八卦对女孩子来说有着极强的魔。本来青袂性格是清冷的,日常里待人保持着一些距离。

        今天看姜繇挨打了,格外的随和体贴,陪着说说话。

        但姜繇的话引起了她的兴趣。

        “什么,就丁晓,他也就比我们大了两岁,都有这种事了,你快说说。”

        姜繇说:“他都十八了,怎么就奇怪了。”

        “可是,寻常人家,都是二十岁行冠礼,然后才寻亲认亲,当然许多定了娃娃亲的除外。他着什么急,少爷都没着急呢,哪家王府的少爷,十六了,不都早早的娶妻成亲了……”

        今天,青袂话匣子打开了就关不上。

        “你还听不听丁晓的事了。”

        “哦,你快说快说。”

        “你没发现这段时间,娘让人来咱这里,几乎都是秋露来?

        “还有啊,什么时候娘屋里来人,咱们还得把人送回去,而且都是丁晓去送,以前咱们可不会这样。”

        青袂歪着头想了想:“还真是啊,我怎么没注意呢。以前还觉得丁晓大了,知道体贴人了。”

        “咱们去娘那里,都能看出来,下次再去你注意点。”

        “注意什么,你快说说。”青袂伸手扶着姜繇的胳膊,兴奋的问道。

        “你注意看,秋露都不看丁晓的,但总是脸色红红的。你再看丁晓,都是傻不拉几地盯着秋露看。”

        “我都是看夫人的,还有夫人的大丫鬟春风有时候会给我使眼色提醒,还真没注意过他们俩。”

        “要注意细节,别就盯着我们出去玩就……

        “哎呦,你轻点。”

        青袂想的失神,下手重了点,忙笑着说:“啊,我小心些。其实啊,打你板子的时候,王妃跟我说,没事的,过两天消下去就好了,哼哼……哼哼……”

        “何必偷笑,忍的那么辛苦,干脆笑出来。”姜繇不满地说。

        “夫人其实哪儿舍得打你,只要你不胡闹……”

        打住,不想听女人絮絮叨叨,姜繇道:“哎,你的手越来越热了,有没有凉的东西?”

        青袂想了想,趴下身子吹了吹……

        “嗯,这个好,感觉更好。”姜繇道。

        青袂为难了,虽然两个人年龄一般大,平时生活起居相互间也没什么禁忌,

        但真要自己噘着嘴趴在他屁股上吹气……

  http://www.lewen12.com/88/88658/225520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