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诡异修仙:从废土走镖开始 > 第一卷 第一百章 忒弥斯女神

第一卷 第一百章 忒弥斯女神

        阿难陀舍沙的影响还没消退,任逸整个脑子都是混乱的。刚刚死里逃生,生命能量损失惨重。

        他躺在破败倾颓的池口镇中,寒风吹过,碧衣蝉的梦境再次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

        “陛下。”碧衣蝉又出现在一间陌生的军帐中。

        对面坐着一个一身盔甲、须发皆白的老人。老人面颊消瘦,但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不怒自威。

        此人正是后燕皇帝,慕容垂。

        碧衣蝉笑道:“陛下既然已经歼灭了慕容永残部,应该相信我的诚意了吧。”

        “我的要求很简单,告知我一桩燕宫旧闻就行。几句闲谈的事,慕容永偏偏跟我拐弯抹角、藏着掖着。”

        “如今拓跋珪虎视眈眈,如果陛下需要,我定当尽力为陛下分忧。”

        慕容垂叹了口气,眯着两眼道:“旧闻……你指的是什么?朕年纪大了,记不得听过多少旧闻。”

        “此事说起来,陛下一定记忆犹新。”碧衣蝉诡谲一笑,“就是您曾经有一位能通灵的子侄。”

        “哦,你是指我皇兄景昭皇帝修筑皇陵的事吧?”慕容垂捋了捋颏下的白须,“这事确实很怪异,颇为不祥,在宫中闹得沸沸扬扬。”

        “当时朕还是吴王,常在宫禁走动,确实记得清楚。”

        “这就要从我皇兄决意为自己修建陵寝开始说起了。当时燕国正当鼎盛,帝王陵寝的修建更不能马虎。选了一处风水宝地。”

        慕容垂回忆道。

        “地基动工的那天,仪式很是盛大。突然,身处宫中的渤海王——就是朕那个能通灵的子侄,行为异常,疯癫无状。”

        “他忽然站起,嗷嗷大哭,把身边伺候的宫女太监吓了一跳,然后他就像看不见了似的,跌跌撞撞推倒了许多摆设。服侍他的人还以为他患了眼疾,立刻去请了太医。”

        “宫女们扶着他,怕他跌倒了。但是,稍微跟随他走了一段路就能发现,他的行为不是无规律的,他的脚步似乎是在躲避什么。”

        “躲避什么他能看到的,但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说到这里,慕容垂的脸色很不好。

        “太医看了他的眼睛,说没有大碍,只是梦魇住了。他人虽然醒着,但看到的都是梦里的场景。”

        “也就是说,他眼睛看到的是另一番他认为真实的景象。”

        “然后,他就指着远处正要开凿皇陵的方向,大呼小叫地说,那里站着一个女人,一个浑身纯白的女人!”

        “啊?”碧衣蝉听得一身冷汗。

        慕容垂激动道:“那里面怎么可能有人?那里根本没有开凿,完全是一片浑然天成的山体!”

        “众人都觉得他这番话太过不祥,恐是亡国之兆!”

        “那么……皇陵的开凿是否受到了影响?”碧衣蝉问。

        慕容垂摇摇头:“没有。开凿皇陵是关系着国运的大事,岂能有一点闪失!”

        “陵寝正常开凿,所有监工都没发现什么浑身纯白的女人。”

        “这事就这么被压下去,不许再提了。直到我皇兄殡天,葬入皇陵。”

        “送葬的队伍将我皇兄的棺椁抬进墓室,然后……”

        说到这里,慕容垂深吸一口气,仿佛想起什么不愿再提的回忆。

        “然后,在原本应该停放棺椁的地方,见到了那个一身纯白的诡异女人!”

        碧衣蝉也不由得屏住呼吸,“居然……有这种事?”

        “那个女人,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是一尊活着的雕像。”

        “她全身都是用白石雕刻出来的,但她确确实实是活的。会动,会说话。”

        “身上装饰着很复杂、很美,但又不知出处的首饰、纹样。”

        “她手中托着一只琉璃瓶,动作呈奔月之状。”

        慕容垂继续道。

        “有人想到了地宫开凿当日渤海王的异常,立刻请渤海王来与她单独对谈。听他所说,那石雕仙女果然天文地理无所不知,怪异至此!”

        “为了维护皇家颜面,绝对不能承认下葬时真的遇到了怪事,只能千方百计在民间散播传言,说这里曾是仙人为自己选好的墓址,派了一位美女雕像来守着。天长日久,雕像吸取了天地精华,就有了道行。因此,是大吉大利的征兆。”

        “但谁会信呢,不久民间就传得沸沸扬扬,说挖出石人成精,乃大妖异之兆。”

        “渤海王未卜先知,对这石人描述得一字不差,自然也成了众矢之的。”

        “后来,大燕终究是亡了。”

        “回想往事,太过唏嘘。”

        碧衣蝉好奇道:“后来呢?那仙女去了哪里?”

        “她是绝对不能被世人看见的,藏在哪里都不安全,就继续将她留在陵寝中。”

        碧衣蝉若有所思点了点头,“此事之后,渤海王可有什么异状?”

        慕容垂道:“没有。从那之后,他就老实了许多,整天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不再疯疯癫癫说些怪话了。不过,朕很快就被逼无奈远走他乡,之后发生了什么,就一概不知道了。”

        碧衣蝉行礼道:“感谢陛下解惑。”

        慕容垂抚须长叹:“说起往事,真是感慨万千。朕到了这把年纪,已经是风烛残年。真不知道还能有几次机会像今天这般追忆往昔。”

        碧衣蝉静静听着,没有像别人一样说些万寿无疆的客套话。

        “再多问一句,陛下,渤海王的名讳是什么?”

        “告诉你也无妨,”慕容垂想了想,道,“他叫‘慕容凌’。”

        ……

        任逸梦境戛然而止,他腾地醒来。

        他想着出现在梦里的对话,心跳剧烈浑身冷汗!

        “浑身纯白,一尊活的雕像……”

        “会动、会说话,无所不知……”

        “身上装饰着很复杂、很美,但又不知出处的首饰、纹样……”

        他在黑夜里瞪大眼睛,“这说的不就是忒弥斯女神吗!”

        她不是巡城司在营建壁垒时发现的;而是早在一千多年前,她就已经出现在一座山体之中!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又是怎么进去的?

        更重要的是,她究竟是什么……

        她真的是在为“仙人”看守东西吗?那她看守的,又是什么呢?

        “咳咳……”任逸体力不支,两眼一黑再次倒下。

        阿难陀舍沙的影响依旧笼罩着陵州区域。很快任逸陷入沉睡,满脑子杂乱的念头像坏了的电视机一样闪烁消失。

        这段记忆被忘得一干二净。

  http://www.lewen12.com/77/77625/223632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