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三国:从隐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六百四十二章 心不狠,站不稳!

第六百四十二章 心不狠,站不稳!

        江东,赤壁…

        暗夜如磐,大魏军帐中的周瑜,一曲《箜篌引》正奏到高亢之处。

        琴声忽然无法自制,越弹越快,越弹越急,“铮”的一声琴弦断了,周瑜烦躁地将琴推下案去,口中“唉”的一声长叹。

        就在这时…

        “踏踏”的脚步声传出。

        与之相伴的是陆羽的声音。“今日一早公瑾替江东孙氏求亲,求降时,似乎没有如此烦躁。如今多半是听到了西凉的事儿吧!”

        闻言,周瑜豁然抬头…

        的确…他正烦心的便是西凉之事。

        要知道…

        江东之所以会以求亲的方式献降,说到底是因为西凉的先例,而现在…西凉马腾被刺杀的消息传到了江东,这让周瑜“逃离江东”的计划发生了一些波澜。

        其实…白日里,他和张昭已经与陆羽说好…

        大婚之日,献城投降!

        可现在…

        马腾生死未仆,马云禄、马铁不知所踪,这无疑为江东的“大婚之日、献城投降”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霾。

        “想必南狩侯也该体会到,何为好事不出门,坏事行千里了吧?”周瑜感慨道。

        “是!”陆羽没想瞒着周瑜…

        许都城发生的变故太大了,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牵一发而关乎“江东”一点都不为过…

        陆羽不认为,如今是让江东献城投降的最好时机。

        至少,原本心悦诚服的投降变得变数横生!

        “公瑾,咱们推心置腹,若是如今江东投诚,那…”

        不等陆羽把话讲完…

        周瑜连忙摆手。“如今不是最好的时机,关中不定,西凉隐患不除,江东降反而不如不降…”

        江东的派系斗争有多激烈,氏族林立有多么的盘根错节!

        显然,周瑜比陆羽更清楚。

        不能将“隐患”留在江东。

        这于大魏,于陆羽都不利!

        陆羽颔首,表示认同。

        旋即眼眸眯着,叹出口气。“看来,我也得回去一趟了!”

        周瑜点头。“赤壁与濡须口掌握在大魏的手中,江东大体的局势已经定下了,只是看是否能安定,能平稳过渡…当然,南狩侯也可以选择以威势震服江东,只不过,那就成为武安侯了。”

        讲到这儿,周瑜再度重复道:“西凉定,关中平,江东降…比起武安侯白起,江东还是希望…南狩侯去做那‘兼容并蓄’的信陵君…”

        俨然…

        周瑜与陆羽的对话别有深意。

        似乎,他们两人都预判到了江东孙氏的一些即将到来的行为。

        是啊…

        哪怕是已经派出使者,哪怕是已经确定要求和…可西凉局势骤变,江东孙氏势必会心生疑窦。

        与其投降,倒不如…先行观望。

        局势已经不同了!

        果然…

        周瑜与陆羽对话的档口。

        一封北方的急报传至江东…

        不说是江东震动,至少再度让鲁肃看到了希望。

        一轮明月朗照天穹,银色月华在孙府的正堂内洒下一地白霜…

        “国太…如今的时局已经变幻。”

        “西凉马腾被刺,其女其子也在被刺杀后消失踪迹,关中之处韩遂与马超率西凉军就要兵临许都,大有将天子劫走的架势,如此这般…咱们江东无需请降,作壁上观、暂且观望即为上策呀,这是天助江东!”

        鲁肃言之凿凿的分析着如今的局势。

        嘴角渐渐勾起的笑意诠释出他怅意的心情…

        原本,就连他这个“抗曹第一功臣”都打算放弃了,可…局势顷刻间的翻转,又让他看到了希望。

        “子敬说的这些当真?”吴国太连忙追问。

        “千真万确。”鲁肃语气笃定,“几方探子传回的均是同一条情报,大魏的后方已经乱了,我听闻曹操今早闻讯就北上返归许都,若是许都有个闪失,赤壁、濡须,曹军势必会放弃…那时候,我江东还有机会!”

        这…

        吴国太迟疑了。

        这无关“天下”,无关“江东百姓、黎庶”,只关乎吴国太不想将孙家基业拱手让人。

        但凡有一线生机,她都…都要去争取。

        “那…那就缓缓!”

        吴国太轻声道…

        鲁肃如逢大赦:“国太贤明!”

        不多时,自孙府中,一匹快马驶出,他要即刻赶至赤壁处,告诉那里的周瑜与张昭…

        求降…延后!

        静观其变!

        …

        …

        巴蜀之地,连接东西两关的葭萌关上。

        一个月的艰难跋涉,刘备与诸葛亮带领的一支兵马已经赶至此间。

        说起来,诸葛亮的外交手段不可谓不凌厉,他派遣孙乾前去巴蜀,陈明…巴蜀之主刘璋的宗亲兄弟刘备已经走投无路。

        恳请来巴蜀为刘璋鞍前马后…

        恰恰,这个时候…刘璋与张鲁因为“不能言说”的原因正在彼此攻伐。

        一方是在巴蜀之地根深蒂固的五斗米教,一方是“废史立牧”的最大受益者,深耕蜀地多年的刘焉之子刘璋。

        正巧…局势对刘璋不利…刘璋太缺乏一个外援。

        而与之同时,巴蜀的士人也期盼着一个明主…

        至少,刘备的名声还是不错的,至于那报纸中对刘备的诋毁,这在巴蜀的影响很小…这里极度封闭,与世隔绝…别说是报纸了,就是军队想打进来,也并不轻松。

        于是乎…刘备就来了!

        而他一到来,刘焉就对其委以重任。

        “孔明,西凉的韩遂、马超西进…大魏后方可谓是千疮百孔!”

        站在一处峭壁上,刘备凝着眉,正在与身旁的诸葛亮聊着什么。

        诸葛亮轻挥羽扇。

        “这或许对我们而言是个机会!”

        “机会?”刘备反问。

        诸葛亮眼眸凝起,“如今无论是陆子宇还是曹操,势必都无暇顾及我们这边,如今正是一鼓作气谋下益州全境的机会!”

        诸葛亮的语气愈发的凝重。“益州士人苦刘璋久已,人人身怀叛逆之心,只是苦无明主,近来我安排孙乾与他们秘密接触,超过百余文武均愿意归降主公,且愿意为内应,这是唯一的机会,主公不可再犹豫了。”

        听到这儿…

        刘备一怔,他像是一下子提起了几倍的精神。

        益州全境,这句话太诱惑了,让刘备几近迷失…

        只是,冷静下来的他,张口道:“如今西凉韩遂、马超西进,那不正是我们联合其一道西进的时机么?大魏的主力在江东,此一战可迎回天子!可控制三辅与司隶之地,得中原者得天下!”

        “若是反攻益州,终究…刘璋与我是同宗兄弟,我实不忍心哪!”

        呼…

        言及此处,刘备叹出一口气。

        诸葛亮则是目光微眯,摇了摇头。“刘使君,这不是个选择,而是唯今我们只能攻益州,夺益州。”

        提到这儿,诸葛亮张开了眼睛,目光眺望向西北方向。

        “无论是我大军北上进攻荆州,亦或者是赶至西凉与韩遂、马超合兵一处,最后的结果…哪怕是最好的,无外乎是迎回天子,那与昔日刘使君寄人篱下又有什么区别,当今大势,唯独觅得一方城郡,才能在未来与曹操,与陆羽有一争之势…否则,一切的一切都是枉然!”

        “再说了,许都城有荀彧镇守,尚有精兵数万,且曹操、陆羽怎会放任不管,凭着虎豹骑的速度,半个月足以赶回许都城,依我之看,西凉马超、韩遂成不了气候。”

        “倒是主公,若不趁着这个天赐良机谋取巴蜀,真的等陆子宇腾出手来,把目光关注到巴蜀之地时,那为时已晚…大势已去了!一旦他识破我等图谋巴蜀的计划,哪怕他身处千里之外,势必也能阻拦,望…望主公三思啊!”

        诸葛亮将一大堆话娓娓讲出。

        刘备沉吟了…

        他低下头,思索了许久,又像是故意这么思索了许久后,他方才抬眼。

        “如果…孔明,我是说如果,我军要去益州?当如何?”

        “擒贼先擒王!”诸葛亮语气严肃。“一个月来,臣的夫人黄氏秘密制成了十枚飞球,这些飞球可以助我军上将秘密潜入成都,主公只需派子龙、翼德、云长各率一支兵马,从空中潜入,只要控制住刘璋,控制住张任,成都内我们的内因即刻大开城门,整个巴蜀的文武均会向我们臣服!”

        言及此处,诸葛亮顿了一下。

        “那飞球有多厉害?玄德该比我更清楚吧?这是唯一入主巴蜀的机会,也是主公逆风翻盘的唯一机会!”

        自打卧龙岗出山,诸葛亮一直在等一个机会…

        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此前…不是他不够出色,而是他的对手是陆子宇,对方太强了,那么…如今,面对刘璋这么一个对手,使用陆子宇那“空袭”的手段,谋取巴蜀已经成为了可能!

        反观刘备,他凝着眉,再度陷入了沉思。

        “这…”

        整个此间顷刻间气氛冷峻了起来。

        十息…

        二十息…

        刘备在想,在权衡,在细细的思虑!

        此间也陷入了落针可闻的静谧,诸葛亮一言不发,似乎等待着刘备做决定。

        终于…

        刘备缓缓的睁开了眼眸。

        他双拳握紧,像是最终做出了某个决心。

        “罢了,我这声名,在那陆子宇的报社攻势下,早晚会变得一文不值,索性,这一次…我刘备就不义一次,无毒不丈夫!”

        ——摊牌了…

        ——我不装了!

        ——我就是对巴蜀之地,对这天府之国有想法,你们咬我啊!

        刘备也算是彻底放开了。

        仁义之名,他背负了许久,如今已经成为了他的掣肘与负担…这个世道上,做好人太难了…做坏人,才能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这也是刘备这些年屡战屡败,屡次被陆羽蹂躏后学到的…

        心不狠——站不稳!

        “孔明…”刘备朝诸葛亮拱手。“一切拜托孔明了!”

        “主公放心…”诸葛亮从怀中取出一份舆图。“此乃巴蜀法正与杨松秘密赠予我的巴蜀地形图,其中成都周围的山峦尽收眼底,有此图在,我军飞球将无往而不利!”

        …

        …

        …并州通往关中的大道上

        如磐暗夜,天空不见朗月,不见繁星…

        大地漆黑一片。

        王越的剑再度亮起,他的眸子望向了不远处的一处农舍。

        这一次的目标…是在此间农舍歇息的马铁的等人。

        寒风似刀,刀刀催人老!

        天穹似剑,剑剑毙人命!

        不过半个时辰,此间农舍人畜皆亡…

        乃至于马铁,他与王越对了一招,可只一招他的败下阵来…第二招时,他就在中兴剑下丧生。

        “师傅…”

        就在这时,王越身后的一干黑衣人手拱手询问:“是否要掩埋这些尸体?”

        “不!”王越摆了摆手。“留下些大魏锻造的精钢兵刃,要隐秘…做出是大魏之人刺杀的假象!”

        “喏!”一干黑衣人领命去办。

        反倒是王越,他从怀中取出丝啪,轻轻的擦拭着手中的剑,被殷红的鲜血侵染…似乎,中兴剑愈发的森寒了几分。

        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说起来,王越受命于先帝…手持“中兴剑”,身上怀揣着“中兴汉室”的愿景,他有许多弟子,遍布在中原的各个角落。

        特别是洛阳与许都…

        他布下了大量的弟子,终究…他没有见到马腾的尸体!

        这是他唯一担心的地方。

        …

        …

        许都城,穰山后山,一处山洞之所。

        冷…

        刺骨的冰冷蔓延在此间。

        芊芊细手摩挲,好不容易生起了篝火,不曾想添柴的功夫,篝火就被冷风再度吹灭。

        “还要重新来…”

        女子银牙咬着红唇,再度拿起潮湿的打火石。

        这女子是夏侯涓…

        说起来,外人只知道她来到穰山的庄园养胎,可具体在哪,鲜有人知…当然,这是她与蔡昭姬才知道的小秘密!

        穰山,夏侯涓太熟悉了,故而…她将昭姬姐安排之所也极为隐秘…

        如今昭姬姐的肚子已经有六个月…这不是明显,是相当明显…

        故而…

        除了一个昭姬姐的贴身婢女外,每日是她夏侯涓去捡柴、烧饭…这样最是不会被人窥探到,也防止走漏风声。

        原本…几日前,夏侯涓照例捡柴,可…突然,她发现在穰山的水泊边上漂浮着一个人。

        人是晕厥的,浑身都是血…

        一条胳膊几乎废掉…更关键的是,当夏侯涓将他带入一处树洞,准备给他上些草药时。

        她听到了附近有许多声音…

        是杀手的声音,他们不断的在搜索着穰山,似乎要找寻什么…

        这下…夏侯涓也不敢出洞了…

        她害怕极了…

        如今,已经过了几日,似乎每日还有杀手在搜寻,粮食已经吃的差不多了,还有…还要这个中年男人,如果…如果再没有草药治疗,他…他会废掉的。

        …

        …

        7017k

  http://www.lewen12.com/63/63368/224791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