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1983年 > 614章 高品质翡翠

614章 高品质翡翠

        黄天海在跟老董在下围棋,潘大章约上温小芹去文青路,找到方言承包的首饰店。

        看见他,方言郁闷地说:“潘大章,好久没看见你小子了,今天有空来我店里?稀客啊。”

        “来看看你方大老板,找你喝杯茶,不会不欢迎吧?”

        方言懊恼地说:“你才是大老板,坪山矿区现在一天给你创造万元利润都不止,我去那里承包都是亏本。二万元投到那里去,本钱都没赚回来。昨天程式打电话来说,好在跟你租了二个民窿,现在可以赚些钱,把投出去的钱拿回本钱了,接下来应该可以赚些钱了。”

        一开始他以为挖矿可以很快赚大钱,就从首饰店提了二万多资金,承包了A巷北。

        进购材料,招集人手,投了近三万。

        几个月挖下来,钨产量只有可怜的一点点,每天都没有多少利润可赚。

        赚的钱让他沮丧。

        他索性把挖矿的事丢给侄子去打理,自己又回冈州重点管理首饰店。

        购买首饰的顾客越来越多了,赚的利润也是一月比一月高。

        在他对坪山挖矿越来越丧失信心之时,侄子又打电话跟他说:“我想干脆停掉A巷北的挖矿工作,去跟潘大章另外几个山头去承包二个点来挖民窿。”

        “我们A巷北十几个采矿场,去上面刨,还可以搞一点钨砂出来,去潘大章山头承包挖民窿,万一挖不到矿,亏本怎么办?”方言暗自担心投出去的几万块钱,收不回本钱。

        同样是十几个旧的采矿场,潘大章的B巷南,每天出货量都几吨,纯利润都是上万。

        何家的A巷南经过向潘大章取经,后来出矿量也不少。

        后来经过了解,以前铁珊笼矿开采时,巷南和巷北的出矿量也是有很大区别的。

        只能怪自己承包前没有认真去了解,几个采矿巷的具体情况。

        开始也认为潘大章承包B巷北只是运气好,恰好碰到一个储量比较高的采矿点。

        可是侄子跟他解释为什么决定去潘大章的山头承包开采点的理由时,他似乎才明白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去潘大章几个山头挖民窿,只要另外给潘大章500块钱,百分百可以挖到矿。若是挖不到矿,他可以赔偿损失。”

        方程式认真跟他解释:“很多人跟他承包,都可以保证在他说的多少米之内挖见矿,现在人人都说他是个有特异功能的人。”

        方言听了也感到特别震惊。

        “不可能吧?他知道那个采矿点可以挖到矿,而且准确到多少米之外。他是山神不成,那样的话,他不会全部自己去挖?”

        “他自己挖了十几个民窿,而且每个民窿都可以出富矿。有人也问过他这个问题,他说他把这些富矿都挖了。其他人承包的虽然不是富矿,但是也可以发笔小财。他收人家一千块勘探费的,出矿量确实比收五百勘探费的多一倍。”

        “真有这回事么?你去了解过没有?”

        “我已经去确认过了,确实是真的,所以很多挖矿佬都等着潘大章来矿区,抢着跟他定挖窿点,包括帮他挖矿的几个包工头,都私下租了他的,另外请人去挖。我怕迟点就没有了。”

        方程式言之凿凿地说。

        方言也知道这个大侄子说话做事从来不会说假,老二方向盘还比较滑头。

        “若是这样的话,就把A巷南采矿场回收矿工作停了,先去租二个新民窿挖。”

        他想了想又对他说:“我承包了这里首饰店,全部资金已经投进去了,再没有多余的资金投去挖矿了。你去挖新矿先要筹划好哦。”

        方程式显然也计划好了,他对老叔说:“叔,你投入的本钱基本上没有亏本,但是说实话,也没有赚钱。我现在是停薪留职来挖矿,肯定想赚钱,所以我会用心去做这件事的。”

        半个月后,侄子跟他汇报新开的民窿已经见矿了,另外一个出矿量多一倍。

        其他人说的都是真的。

        方言现在看见潘大章,对他的能力是又佩服又惊奇。

        他把他们两人请进办公室,泡上茶招待。

        “程式跟我说,你潘大章肯定有特异功能,全坪山的挖矿佬都相信你的能耐,都说你是个有特异功能的人。小潘大老板,跟我说说,是不是真的?我跟你也算是老熟人了。”

        方言兴致勃勃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特异功能,我给他们勘探挖矿点,说实话也是凭感觉,我感觉历来都很准。”

        潘大章打着哈哈说:“可惜你方大老板主要精力在这里开首饰店,我就算有特异功能也帮不上你,对不对?”

        温小芹对潘大章说:“你跟方总聊天,我去看看那些柜台摆的翡翠饰件。”

        方言笑着说:“小潘大老板了,给对象买些高档的翡翠手镯,我这里翡翠饰件都是上等档次的翡翠原石加工的哦。”

        潘大章今天来找他的目的就是想跟他了解翡翠饰件在冈州的销售情况。

        当然他这些翡翠饰件也一定非要在此时销售,反正他也不缺钱。

        他把温小芹叫住了:“把你手镯摘下来跟方总这里翡翠手镯比比质量。”

        温小芹把手镯摘给了他。

        方言此时才发现温小芹手上戴着一对绿色浓艳、透明、油润、无一点杂质的翡翠手镯。

        他用钢币轻轻敲了敲,声音清脆响亮。

        “小潘,你这翡翠手镯从哪里买的,买了多少钱?”

        他惊讶万分。

        他虽然无法辨别翡翠原石,但是对于成品,他还是有鉴别能力的。

        他一眼看出这对手镯,玉质透明,是翡翠中的上品货。

        他店里柜台上摆的货没有一件质量比它好,因为这种质量的翡翠饰品拿货价,比普通的要多上几倍,甚至几十倍。

        他是商人,追求的是利润。

        卖一百块的翡翠饰品跟卖五百块的,在常人看来似乎没什么区别。

        能够买得起翡翠饰品的顾客,一般都是家境不错的人,这种人爱慕虚荣,但是不一定识货。

        进货五十和进货一百的货都买一百五或二百,他肯定辨别不出来,甚至会认为五十的更高档。

        而利润方面就翻了几倍。

        所以他进货时只会挑低档货,物美价廉是最好的选择。

        “方总,你看这手镯跟你货柜上摆的相比,质量怎样?”

        潘大章看他脸色变幻,也大概猜出了他内心的想法。

        但是他并不点破,还是装糊涂地故意问道。

        方言一时不知道怎样回答。

        假如是其他的对翡翠一知半解的人问他,他肯定会说柜台上的货物质量跟他这对手镯都差不多,甚至会说质量比不上他柜台上最好的。

        但是他知道这个小潘绝对不是常人,他既然给她小对象戴上了这么高质量的手镯,那么他肯定对翡翠知识有一定的了解。

        对于一知半解的顾客,可以信口开河,但是对于小潘这种高深莫测的人最好是实话实说。

        “小潘,这样说吧,我店里最贵的翡翠手镯卖580块一对,你对象这对,值上四五倍都不止。你这手镯,看这翡翠种应该是缅国老矿产的,这种材质估计在广州翡翠市场都不一定找得到这么好的。”

        他感兴趣地问:“你去缅国了,还是你有亲戚在做这行生意。”

        这么好材质的翡翠手镯值得珍藏,随着人们生活水平提高,拥有的财富越来越多,这种好东西未来肯定会升值很快。

        潘大章惊讶地问:“这么值钱呀,这手镯是我去京城参加竞赛特训班,去琉璃厂街叫一间玉器店帮我加工的。翡翠也是他店的,他从缅国采购了一批翡翠原石,异想天开搞原石赌石,我花了几万块买了他一批原石,割开后他说我那批原石可以值五十八万。当时他给我两个选择,把那批原石卖回给他,他给我五十八万。二是他让工人替我加工成翡翠饰件,付他加工费。我于是让他厂里师傅帮我加工,我把加工好的饰件全部都带回来了。”

        方言听得暗自心惊。

        值价五十八万的原石,加工成饰件后,翻倍的价值都不止。

        自己店里柜台上那些翡翠饰件,值人家零头都没有。

        假如他在冈州开个玉器店,把他手上这些饰件摆上货架,那么他这点可怜数量的翡翠饰件还会有人买么?

        “这样说,小潘是准备在冈州也开一间玉器店么?”

        他此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不管是财力,还是关系网,甚至是智慧方面,他都自认不是小潘的对手。

        假如小潘在冈州开一间玉器店,他的首饰店肯定会遭受灭顶之灾。

        潘大章也没有注意他紧张的神情,只是轻松地回答:“我那有精力再在冈州开一间玉器店,学习越来越紧张,另外我又挖矿。先把这批翡翠饰件放着,下次有空去广州翡翠市场,销售给那些玉器商也行。”

        本来想探探方言有没有财力消化掉一些,但是现在看来,他对这些高档翡翠饰件也是兴趣不大的。

        他店里现有的饰件都是低档质量的,估计加起来也值不了几个钱,况且就算他想进价高档货,可能他也没这份财力。

        不过也不算白跑一趟,也算是间接知道了手边这批翡翠的真正价值。

        方言又跟潘大章闲扯了一些坪山开新窿挖矿的事情。

        “程式说你勘探的挖矿点是真的准,现在两个民窿都出矿了,又有闲余资金了,他想再开二个民窿。他说开那种一千勘探费的,你什么时候去坪山矿区?”

        潘大章跟他实话实说。

        “方总,真人面前不说假话。真正值得我收一千块勘测费的,实在是没有了。值五百块的也不算多,假如值五百的开窿点也没有的话。以后我那三个山头,谁想去开我都不另外收费用了。毕竟有些地方还是可以挖少量的钨砂的。”

        方言为他言之凿凿的自信感到吃惊,难道他能一眼看穿山体岩石层蕴含的矿石储量。

        用科学仪器都无法探明的散脉矿石储量,他凭特异动能就可以知道?

        “那这样的话,就算是五百块勘探费的也要几个,等下我就打电话给程式说,你哪天去坪山?”

        潘大章回答说:“可能要星期六吧。在京城待了一个多月,肯定星期六要去坪山矿区看看。”

        还有两个稀土矿也要去看看。

        走出方言首饰店,他就跟温小芹说:“要么我们去农楠稀土矿看看吧?”

        从冈州到农楠稀土矿,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先到办公楼。

        潘保定见到他们两人异常高兴。

        “大章,这个月矿里的效益特别好,生产的稀土矿产品也基本上销售一空了。”

        他兴奋地说:“以前我们矿一个月销售额二百五十万算是不错了,九月份二百万都差一点。但是十月份,我昨天把数据算出来了,达到了二百八十多万,增加了三十多万。”

        他把账本递到温小芹手里。

        每次都是这样,温小芹负责具体对账。

        潘大章不管这些琐事,只要跟他汇报数据就行。

        “保定哥,既然效益好了,也不要亏待了大家,给大家多发点奖金,让大家干劲更足一点。”

        每个月初都是财务做出工资表,工资和奖金都在一张表上。

        基本工资都是固定的,不用潘大章审核。

        根据岗位和工人工龄,以及拿几级工资计算。

        但是奖金必须由老板审核。

        潘保定根据老板的指令,给每个人多少奖金。

        做出报表让老板签字确认。

        表格随时都有,大章恰好来了,肯定让他审核工资表。

        “拿一万块钱给大家发奖金,按照上个月的比例给大家相应的增加。再拔五千块钱给李雪峰叔叔,让他去采购一些物资,做为福利发给大家。”

        汪庄新矿虽然还没有过去看,估计生产也基本正常了吧。

        潘保定笑呵呵地说:“老弟,象你这样大方的老板,真的世上难找。拿来发奖金和福利一个月都一万五千块了。”

        潘大章说:“老矿这里三百多个人,一万块钱发奖金,平均下去,一人才三十多万块,也不多。再说钱是大家出力赚的,给些奖金都是应该的。”

  http://www.lewen12.com/60/60806/225550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