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割舍 > 第137章 “”番外

第137章 “”番外

        这顿麻辣烫吃完,  刘队把碗一推,周妙看着空『荡』『荡』的碗,不知说什么。

        周妙和云初一贯奉行的原则就是,  麻辣烫要吃,  汤也要喝,不过做为精致高冷的女神,多少得留一口。

        主要也是因为,最后一口料太多,牙碜。

        她忍了忍,  问刘队:“你以前真没吃过麻辣烫吗?”

        刘队摇头,  “没。”

        周妙又问:“那你吃过麻辣香锅吗?”

        刘队想了想,  “那又是什么?”

        周妙有些无语:“感情……我这边都是5g网络了,  您还在2g冲浪呢?”

        咱们相差两个g,  我怕相处不来啊……

        刘队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竟然说了一句:“我没吃过不正好,  你以后可以带我,变着花样吃?”

        周妙想了一下,左右都是便宜不值钱的食物,  带他吃就带他吃。

        加上这次,两人好歹也一起吃过两次麻辣烫,  周妙觉得,今晚或许可以做点什么。

        而且她也认为,刘队这次要吃麻辣烫,是想暗示她什么。

        今晚云初不在,于是主动问刘队,“要不要上楼喝茶?”

        刘队却问:“什么茶?”

        周妙被问愣了,思索一下才说:“信阳『毛』尖?”

        刘队说了声“好啊”,  拾步跟上。

        进大门,上楼梯,到楼上。

        周妙“啪啪啪”打开灯,扔下外套和包,转身看他一眼,直接进了浴室,刘队没看明白,坐在沙发上等了两分钟,也没见周妙沏茶倒水,于是喊一声:“茶呢?”

        客厅鸦雀无声。

        他犹豫着站起来,走到浴室正要敲门,忽然响起哗啦啦的水声。

        刘队忽地福至心灵,秒懂。

        他顿时有些紧张,下意识挠了挠眉梢。

        坐回沙发上,脑海里浮想联翩。越想越不淡定。

        又过几分钟,周妙围着浴巾出来,白生生手臂往门框上一搭,扭着腰打量男人。

        刘队清了清嗓子,站起来,左顾右盼一番,先确定:“你密友不在?”

        周妙眨巴眼睛,“不在。”

        刘队这才脱外套,往浴室这边走。

        洗澡的时候,刘队激动的无以复加,不过他也有犹豫,这么快就这样那样,他也很担心自己被白piao。

        万一周妙睡了他,又不负责,谁知这丫头能做出来什么事?

        他正想东想西,外面人的猴急,“咚咚咚”敲门,催促他:“你好了没有,至于洗那么认真?”

        刘队被嫌弃,顿时又尴尬。

        该猴急的,应该是他吧?

        小样,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

        他又打定主意,待会儿在上面掌握主动权的,只能是他……

        二十分钟后,两人一起滚落大床。

        周妙要在上面,刘队也要在上面,两人暗暗较劲儿。

        你来我往半天,周妙翻身在上。

        气氛/暧/昧流转,刘队情难自禁,也不想再跟她争高低,一门心思想直奔主题,周妙却突然撤开身子,俯看男人:“那个……东西准备了吗?”

        刘队一愣,“……什么?”

        周妙挑眉,“你说什么?”

        “我,”刘队有些尴尬,压着嗓子实话实说,“我单身一两年了,就是有,也过期了……”

        周妙犹豫的看着他,套/子这东西,她其实自己有,上个小男友某次在这过夜留下的,不过周妙也不傻,知道前任的东西不可留,尤其是这种东西。

        她眨巴着眼睛,“看我干嘛,你都没有,我更没有。没有怎么办?没有那个,我是不会跟你做的!”

        说完直接起身,拿起睡袍披上。

        刘队已经是满脸汗湿,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但他不是混头,自然理解女孩子这个时候拒绝是保护自己,,身边朋友多,他也见多了,支持这种行为。

        咬牙翻身起来,开始穿衣服,“等等,我去买。”

        周妙打了个呵欠。

        男人说罢丢下她,快步下楼。

        不过事情不像预想的那么简单。

        晚上十点多,天寒地冻,小区附近超市关门早,刘队对南淮路这边又不熟,跑了两家商店都关门了。

        他给周妙打电话:“附近有没有二十四小时便利店?”

        周妙想了一下,“有是有,有点远,要过去两个十字路口。”

        他只好又回去开车,这才找到周妙说的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

        足足半个小时,气喘吁吁回来,火急火燎推开卧室门。

        却发现。

        周妙这丫的。

        竟然睡着了。

        刘队站在门口木了很久。

        起初还有些不信,以为周妙假睡逗他,他握住拳头,抵在嘴边用力咳嗽两声。

        “我回来了——”

        “……”

        “别装了,不像。”

        “……”

        卧室里很静。

        床上的人蒙着头,微鼾。

        他一种非常非常不祥的预感,一直在升腾,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那么许多,直接掀开被子。

        只见刚才还妖娆万分,像水蛇一样缠着他的女人,头发凌『乱』,睡成一头死猪。

        刘队低头看看套/子,扶着床沿坐下,这个时候,简直不知道用什么语音来形容自己心情!

        毕竟是两人的第一次,他还能不管不顾,直接提刀上阵?

        刘队咬紧牙关,带着薄茧的粗砺掌心探过去。

        放在她脖子上比划。

        忍了又忍,才没下手掐死她。

        *

        凌晨两点,周妙睡得『迷』『迷』糊糊,只觉得身旁有人在瞪她,忽然惊醒,转眼看——

        她“啊”一声,裹起被子尖叫,叫完意识到,盘腿坐在她旁边,一瞬不瞬凝视她的不是别人,是刘队。

        这才安心,抚着胸口骂他:“大半夜不睡觉,你坐在这看我干什么,你想吓死我啊?”

        刘队背着光,看不清表情,语气倒是很稳,只问她:“睡醒了?”

        周妙点头,“啊,怎么了?”

        他一甩手,“啪”地一声,一盒东西抛过来。

        周妙低头一看,原来是一盒套/子,不是一般的牌子,是邦德的哥哥,邦德叫007,原来刘队还是个讲究人,买的001。

        果然不能相信男人单纯,这得是用过的人,而且是很自信的人,才那么在意厚度,而且不借用套/子降低/敏/感/度,给自己加时。

        周妙全部想起来,他大半夜去买套/子,自己等他等得太无聊,就睡着了。

        也怪不得男人大半夜不睡觉,要杀了她的表情凝视她。

        就在周妙不好意思的时候,刘队很好意思的说:“醒了就好,我就等你醒呢,醒了咱们就继续。”

        周妙:“……”

        这夜前半程周妙睡的很香,后半程没觉可睡,因为刘队憋着火,可劲儿折腾。

        天亮才雨歇云散,周妙进气儿没有出气儿多。

        之前还不信他旷了一两年,这次信了,深信不疑。

        *

        稀里糊涂的,周妙跟刘队进入正经恋爱模式还不自知。

        身边的小哥哥一段时间没搭理,就跟喂不熟的猫一样,一个接一个离塘出走。

        就连经常出入的酒吧老板,都发消息询问周妙的踪迹:【好久没见你了,我们酒吧的2号调酒师天天念叨你,八成是想你了。】

        周妙笑着问:【是想我,还是想让我花钱?】

        大家都是熟人,喜欢互损,老板讽刺她:【十天半个月不来一次,指望赚你的钱,我们一个两个都得饿死。】

        周妙噗嗤笑了。

        不过掐指一算,还真有十天半个月没有去这家酒吧,不光这一家,就连其余几家,也有一两个月没去了,怪不得就连调酒师,都想她了。

        周妙意识到这次谈恋爱,自己有些认真,不过她以前每次谈恋爱倒也认真,只是不长久。

        短则三五天,长则十天半个月。

        也不是她花心,真的没有哪个男人能够一直吸引她。

        云初婚后一直在李修岳面前假正经,婚后个把月,就在周妙意识到,自己也很久没去逍遥的这天,大半夜给周妙打电话。

        周妙此时刚洗了澡,还没睡。

        云初人在洗手间,握着手机悄悄问:“干嘛呢?”

        周妙捏着电话说:“在家啊。你干嘛呢?说话不方便?”

        云初娇羞一笑,“想你了。”

        周妙就不信,还没来得及问究竟,她就说:“我今天心情有点儿不爽,要不要去蹦迪啊?”

        周妙微愣,犹豫着说:“蹦迪啊,那个……”

        云初很聪明,立马听出周妙语气里的为难之情,“刘队是不是也不让你蹦迪?”

        周妙没说话,云初有些难以置信,“不会吧,婚礼上的时候,我看你们相处状态,你应该把刘队吃的死死的才是啊,现在怎么窝囊了?你俩谈恋爱的时候,你是怎么把自己妥妥的高位谈成低位的?”

        周妙嘴硬,不承认自己谈恋爱的技术不行,,“就允许你害怕李修岳,我就不能害怕我男票?”

        云初顿住,沉『吟』许久才总结到:“咱俩的家庭地位堪忧。”

        周妙这会儿才想到云初说心情不好,于是心一横,“真要去蹦迪?你要是去的话,我现在起来穿衣服?”

        想到什么又有些泄气,“你他么现在肚子里踹着个小李修岳,你能蹦迪吗?万一颠掉了,李修岳肯定要找我算账……”

        云初一想,立马也没有那么大欲/望了,她“嗯”几声,恍然大悟:“是的,我突然想起来三个月内,不能剧烈运动……三个月后再约吧……”

        周妙哼哼,“就算到了三个月,那也不能蹦迪,那也能颠掉。”

        云初略感失落,两人讲完电话,云初低头看手机,十二点,李修岳在卧室应该睡得正沉。

        她出来的时候,微微打鼾。

        悄默声回卧室,手机搁梳妆台上,一抬头,借着夜光灯,就看见镜子里的自己。

        面容憔悴,肤『色』蜡黄。还有些浮肿。

        怎么看怎么觉得,怀孕以后颜值一天比一天堪忧,李修岳最近还把“你不化妆更好看”这样的假话挂嘴上。

        她叹气。

        怎么可能?

        这小东西,还真是对女『性』相貌的一个考验,也是对男人真心的一个考验。

        爱美孕『妇』大受打击,大半夜不睡觉,忽然磨拳擦掌,打开梳妆台上面的灯,拿出刷子包,放桌面上,轱辘辘一摊。

        又把口红一个一个都拿出来。

        回头看看今晚惹她不开心,正在熟睡的男人。

        思考一下,自己对自己说——

        “这个时候,来一首很火的bgm岂不是更应景??”

        独栋别墅有个好处,那就是不怕扰民。

        云初去客厅找出前几天买碟,网店赠送的小音响,打开手机蓝牙连接,放了一曲节奏感很强的音乐。

        顿时,整个方间被围绕。

        她手里捏着眼线笔,提着眼皮子化妆。

        一只眼睛还没画完,床上的李修岳就成功被吵醒。

        他换了个睡姿,手搭在额头上,抬起身看看云初,又躺下,睁开眼无奈一笑,几秒后坐起来喝水。

        放下水杯,穿着拖鞋走过来,云初刚画好一只眼线。

        李修岳抱着胳膊,看了她一会儿,“大半夜化妆,准备去做什么?”

        云初漫不经心说:“画好以后什么也不做啊,就坐在这。”

        “坐在这干什么?”

        “孤芳自赏啊。”

        李修岳低低笑了。

        揭穿她:“真想孤芳自赏,放那么劲爆音乐做什么?”他看一眼,“还用音响放,幸好我没心脏病,不然要进icu病房了。”

        云初转过来脸,做了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啊,我忘了我已经结婚了,所以还以为家里只有我自己,就放了音乐,正好家里有个音响,觉得音响听歌效果好,就顺便用了……”

        她放下眼线笔,拿起眼影刷,“……毕竟你都快忘了家里还有老婆,今天跟朋友吃饭,明天陪客户喝酒,灯红酒绿乐不思蜀,这生活我也想要,谁还没个朋友,还不能正常社交啊……”

        李修岳听出来意思,“是不是想蹦迪了?不过现在你怀孕了,蹦迪不行。”

        云初用“我就知道,你巴不得我不能蹦迪”的眼神看过来。

        谁知男人这个时候却说:“蹦迪不行归不行,别的可以满足你,你有想法就直说嘛,搞这些弯弯绕绕,还让我猜……”

        云初抿了抿嘴,这么好的事突然降临,她有些难以置信,想到什么,委屈巴巴指责他:“求婚的时候,是谁说的天花『乱』坠,说什么以后可以陪我出去玩,还是我太年轻,竟然信了,你说说,蜜月以后,咱俩多久没有一起出去玩了?”

        李修岳眨着眼睛看她,沉『吟』许久,忽然低头看表,“你今晚是不是想偷偷瞒着我出去玩?”

        云初斩钉截铁摇头,“怎么会,我是那种人?”

        她转了一下眼珠子,“不过周妙方才打电话找我出去玩,她说今天心情不好。我害怕你生气,就说我不去了吧,她就讽刺我结婚以后家庭地位太低……搞得我心情挺低落的,想了想,我家庭地位,好像确实有点儿低……被管制太多了……”

        李修岳沉『吟』,半信半疑的打量她。

        云初有些生气,仰起头瞪他,“怎么,你不信?我现在打电话给周妙?”

        李修岳知道她跟周妙喜欢相互打掩护,摇头说:“不必了。”

        最近确实有些忽略她,心里过意不去,又说:“十二点半了,你真想出去?对孕『妇』来说是不是有些晚?”

        云初手拿着化妆刷转过身,一脸惊讶,眼珠子转了又转,试探说:“我白天睡了一天,现在不困,你困吗?”

        说完之后两人互相看着对方,看了足足有十秒钟。

        李修岳提醒她:“不打电话通知周妙?”

        云初这才确定李修岳没耍她,抬手关上bgm,对李修岳一竖食指,“十分钟搞定,你先去热车?”

        李修岳欣然挑眉。

        周妙再接到云初电话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李修岳同意你出去玩,

        云初纠正:“不是,我老公刚才醒了,看到我不开心就问原因,现在要跟我一起出去玩。”

        周妙简直怀疑自己耳朵出『毛』病,李修岳竟然纵容一个孕『妇』不睡觉,出去嗨,还愿意一起出去玩?

        这是不要命了吗?

        云初提着眉梢,故意装的随意,“怎么,有什么问题?这不是很正常的事?你别看我平时都听他的,那是我给他面子。”

        周妙深吸一口气,“没问题没问题,您牛掰您牛掰。”

        两人约好半个小时后在酒吧碰面,周妙这边自然也要起来梳妆打扮。

        画了个妆,换衣服,拿上车钥匙,心里突然有些不得劲儿。

        女人的攀比心开始作祟,忍不住就想,虽然同样是是夫管严,可人家云初明显就比她任『性』多了,听话归听话,真任『性』起来,有人宠啊!

        她也是肤白貌美大长腿,整天有小哥哥围绕的小仙女,屈尊降贵给他谈恋爱,牺牲还那么大,凭什么还什么都怕他?况且她还没结婚,谁给刘队那么大的权利?这以后要是结婚了,家里有狗的话,她的家庭地位不得排在狗后面?

        不行,她要雄起!她要农奴翻身把歌唱!!她要给他立规矩!!!

        想到这,周妙就给刘队去了一通电话,挑衅他:“我今晚要去夜店。”

        “……”

        刘队睡觉早,每天十点准时上床,认识周妙以后,硬生生往后延迟了两个小时,每天十二点睡觉。

        刚睡得正香,就被电话吵醒,现在心跳还『乱』着,听她说要去夜店,沉默了一下。

        脸上阴晴不定,提气问:“你说你要去干嘛?再说一遍,我没听清。”

        周妙咽了一下唾沫,“我没干嘛,我发神经呢,我梦游呢,你继续睡……”

        说罢赶紧挂断电话。

        谁知刘队没那么好糊弄,打电话过来——

        “你是不是皮痒痒了?”

        “……”

        *

        几分钟后,云初接到周妙电话。

        周妙支支吾吾表示:“那什么,今晚我就不去了,你们玩,酒水算我的……”

        “……”

  http://www.lewen12.com/47/47444/110738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