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八千里路 > 第51章 番外二番外二

第51章 番外二番外二

        番外二

        他们两个结婚,    像是一件很不经意的事情。

        是2020年的11月,听说北方的城市陆叙下雪了,但上海的天气还很温暖。电视里播放着新冠疫情的新闻。

        早晨,两人坐在流理台边吃鸡蛋羹。陈樾中途去接了个电话,    孟昀去关电视时经过陈樾的书桌,    无意间看到一张个人信息情况表,    上面有家属信息一项。

        那张表格,陈樾还没开始填。

        晚上两人一道去吃火锅的时候,孟昀涮着『毛』肚,    说:“我觉得明天是个好日子,    我们去领证吧。”

        陈樾只愣了一秒,就说:“好啊。”

        好像这是一件很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事情。

        孟昀通知了孟书桦和余帆,孟书桦挺支持的,还说什么科学证明,恋爱两年左右结婚,婚后幸福率最高。

        余帆不太开心,    质问孟昀:“你是不是怀孕了?”

        孟昀很无语:“没有。”

        然后余帆说:“不过你都28了,    也该考虑小孩的事情了。”

        孟昀:“???”

        还好她不住杭州,    不然真受不了这人。

        次日一早,    两人去领了证。

        陈樾从拿到那盖了钢戳的结婚证开始,    就不停地看。

        孟昀好笑:“你看什么呢?”

        陈樾说:“照片真好看。”

        孟昀说:“那人呢?人跟照片有什么不同?”

        陈樾说:“没有钢印。”

        孟昀笑出声,想起他私藏的她的证件照上也是有钢印的,是美好的巧合。她戳戳结婚证上的钢印,    说:“陈樾同学,以后,我就是你的家属了。”

        孟昀没再去管那张信息表,她不知道,    陈樾在表格的家属栏里填上了她的名字。她也不知道,他对着她的名字看了许久。

        而陈樾不知道的是,他之后还会有个小家属。

        小家属是在新年的时候到来的,同样是件不经意的事情。

        春节,两人在杭州过年,那几晚没有采取避孕措施。回上海后半月就查出来,有粒小豆子要发芽了。

        孟昀有些意外,说:“这么容易就中招了?不是说怀孕很难的吗?”看一眼陈樾,说,“你还真是生命力顽强。”

        陈樾:“……”

        他盯着她的肚子看半天,伸手『摸』一『摸』。

        她笑他傻:“什么感觉都没有。诶,你想过怎么当爸爸吗?”

        陈樾摇了下头,说:“没想过。”

        “那你觉得什么时候比较好?”

        “我以为会等过些年工作比较顺利稳定的时候。不过,任何时候都不要紧,我会好好爱它养它的。”

        孟昀笑了:“我就知道。”

        小家属还没出生,家里人已开始起名字,要好听且有含义。

        余帆说叫陈浥尘或者孟蒙,任意一个,男孩女孩都可以用。孟昀无语,说怎么不叫陈沉尘,孟蒙萌。孟书桦则说叫陈孟或者孟陈,简单大方。孟昀捂脸,说,你们俩别管了。

        陈樾问孟昀想取什么名字,孟昀美滋滋地说:“陈清林!孟清林!”

        “……”陈樾说,“还不如你爸妈想的。”

        他说:“你怎么不叫孟若阳,陈云南。”

        孟昀还真想了一下,说:“陈云南好听!那就叫陈云南吧。”

        陈樾:“……”

        后来陈樾说,他想了个名字。

        孟昀说:“什么?”

        陈樾说:“孟里。”

        孟昀一愣,听到的那一刻,就觉得那是注定给他们小孩的名字,最完美的名字。

        她说:“陈孟里,真好。”

        陈樾却说:“就叫孟里。”

        孟里。梦里。

        但孟昀还是叫她陈孟里,尘梦里。

        有尘亦有梦,她太喜欢了。缥缈尘世间,转身入梦里。

        孟书桦跟余帆也极喜欢这名字,余帆说:“他还挺会起名。这名字男女都可以叫。”

        孟昀说:“他是起名小天才。他跟我的歌、风车、还有猫猫起的名字都特别好。”

        小孟里是个女孩。眉眼像爸爸,嘴鼻像妈妈。至于『性』格,孟昀觉得她像陈樾,简直是个天使宝宝,从来不哭不闹,连去打疫苗都只是眉头一皱“发现此事并不简单”的模样。

        余帆感叹:“还好不像她妈小时候,哭得我耳朵都聋了。”

        孟昀说:“余女士你又跑来上海干嘛,你不上班的吗?”

        余帆想跟小孟里培养感情,但小宝宝比较谨慎,她最爱陈樾和孟昀,一见他俩就咧嘴笑,见到余帆却皱眉,还不如云朵。她很爱云朵,常常拿它的尾巴做抓握练习。她拖它的尾巴,跟它一起爬,还睡它肚子上。

        云朵再也不是当初的炸『毛』小屁猫,她是只成熟的管家猫了,不仅会拿猫尾巴逗孟里,还会陪孟里睡觉。

        陈樾毕业后进了一家更好的企业,换了部门,升了两级。而孟昀已是小有名气的音乐人。合作得预约,因为她说不定哪天就飞离上海,听说总往西部跑。

        小孟里到了三岁,是狗都嫌的年纪。待在上海的时候像陈樾,离了上海像孟昀。一只小云朵已不够她发挥,隔壁的狗她要撵,大爷的牛她要骑,大婶的羊她要去顶角,没人管的树她要爬,连大鹅她也敢揪脖子。

        陈樾基本放任她,只教她不许伤害动物,不许弄坏人家东西。小孟里很听爸爸的话,只有一次没忍住,从别人菜园子里扯了一串没长熟的西红柿。陈樾带着她上门赔偿道歉,小家伙就记住了,再也不犯。且小孟里嘴也密,见了谁都能叽叽咕咕地聊。傍晚散步,她坐在田埂上跟老大爷讲半小时。去到陈樾的工地上,她都能跟工程师们对话半天。

        孟昀无语,说:“这是像了谁?我也没她话这么多啊。”

        陈樾却笑:“小女孩活泼点是好事。”

        陈樾从来放任她自由生长,只偶尔引导。孟昀也不会过分严厉,她发现小孟里在观察父母学习父母,陈樾本身就已经是很好的榜样。而有时小家伙犯错,孟昀训她,陈樾也不会『插』手。

        有次小孟里想出去玩,不想吃饭。孟昀说吃完饭才可以出去。小孟里不高兴,跳下椅子,小碗一掀,玉米跟红薯滚过桌子,掉在地上。

        孟昀说:“捡起来吃了。”

        小丫头不捡。

        孟昀说:“陈孟里,今天不把东西吃完,就给我在这儿站一天。你知不知道浪费粮食是多么可耻的行为?真丢人。”

        小孟里嘴巴一撅,眼里含了泪。

        陈樾在一旁看,不开口。

        孟昀说:“你还好意思哭,种玉米种红薯的爷爷才想哭呢。辛辛苦苦种的粮食,被你这么糟蹋。你说你错没错?”

        小孟里一下子哇哇哭,扭着小身板朝陈樾伸手,要抱抱。

        陈樾不抱她,只是蹲下来与她平视,无声地摇了摇头。

        小孟里仍伸着双手,嚎:“爸爸,抱抱……”

        陈樾说:“妈妈说的话是对的,对的话你该不该听呢?”

        孟里见爸爸这里没指望了,只好不哭了,把玉米跟红薯捡起来,眼巴巴地看看孟昀,又看看陈樾。

        陈樾这下将她揽进怀里,『揉』『揉』她『毛』茸茸的小脑袋,说:“你现在和妈妈去说,让妈妈帮你擦擦玉米上的灰。”

        小孟里含着泪:“妈妈在生气,怎么办?”

        陈樾说:“我教你。你去抱抱她,亲她一口就好了。”

        小丫头于是飞扑去了孟昀怀里。

        两人日常给小孩的陪伴足够多。到了寒暑假,如果恰好陈樾跟孟昀不出差,都待在上海,小孟里就会被爷爷『奶』『奶』接去杭州。正好他俩可以过二人世界。

        日子过得平淡如风,又时起涟漪。或许因为常常跑西部城市,山川湖泊,大城小村,哪里都去,生活半点也不会无聊烦腻。

        待在上海的时候,虽显得按部就班了些,也总有新鲜感。工作日,陈樾的研究进度往前推了一点;孟昀写了一首超满意的新歌。周末,两人找一条梧桐树荫的街道散步,进一家复古的小店,寻一家冷门的餐厅,看一场奇怪的现代艺术展,哪怕只是叫上一堆所谓垃圾食品的外卖,躲在卧室里拿投影仪看电影……

        当然,偶尔也会有那么一两周,他比较忙,或者她比较忙,懈怠了对方。

        那一次,孟昀制作的某张专辑中一首歌被泄『露』音轨,只得替换掉。她日夜加班,早出晚归,到了周末也不见人。

        孟书桦把小孩接去杭州过周末了,陈樾干脆去公司加班,到了晚上下班时无意看一眼桌上的台历,发现竟是他的生日。

        陈樾跟孟昀在一起之后才过生日的,以前没这个习惯,也并未放心上。他回了家,刚进电梯,孟昀给他发了条消息:“你吃饭了没有,过会儿我给你带螃蟹回来好不好?”

        陈樾回:“好啊。”

        孟昀拍了张他们公司点的螃蟹外卖图。

        陈樾笑着走出电梯,摁开家门。

        门拉开一条缝的时候,涌起了风。

        陈樾想,应该是孟昀出门的时候忘记关窗了。

        呼呼呼~啦啦啦~

        有风声,但那声音却又不似一般的风。像是——

        陈樾一愣,门在他面前打开,他先看见玄关柜子上一小排飞速转动的小风车,而后,地板上,桌子上,地毯上,流理台上,电视柜上,一屋子小小的纸风车在夜风中呼啦啦转动,红的黄的蓝的绿的,还有闪闪发亮的玻璃纸做的,无数的小风车在为他唱歌。和儿时的一模一样。

        陈樾被风包围着,怔愣了十秒才反应过来,人一下笑了起来。

        下一秒,孟昀捧着个点了蜡烛『插』着彩『色』小风车的蛋糕走出来。陈樾捂着眼睛转过身去,笑得弯了下腰,好不容易直起身来看她一眼,脸都笑红了,又低下头去,笑着摇了摇。

        孟昀捧着蛋糕到他跟前,也笑得东倒西歪:“说,你是不是猜到我骗你说在外面要给你惊喜?”

        陈樾脸还是红的,笑着实话实说:“回来的路上,有那么想了一下。但没想到……”

        孟昀道:“没想到办法虽然俗,还是很惊喜,对不对?”

        陈樾托住她捧蛋糕的手,说:“你从哪里搞来这么多风车?”

        孟昀邀功:“还能是哪里,这种风车都没有卖的。全是我自己买彩纸钉子棍子做的,几百个呢。我手都要肿了你看。要亲亲才能好。”

        陈樾握住她的手心,吻了下她的手指。想着她剪彩纸,钉小钉……他眼睛湿了一下,凝视着她,只是笑,烛光映在他黑『色』的眼瞳里,跳跃着。

        孟昀催促:“快许愿。愿望要带上我哦。”

        陈樾说:“只关于你。”

        呼~

        风车起舞。

        小时候,他想买一个彩『色』的小风车,要一块钱。他没有买,但每天去看。后来,那个卖货郎走了,风车也都被他带走了。没有了。

        没关系,陈樾同学,未来会有个女孩,带着很多的纸风车来找你。

        ”  target=”_bnk”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  w  ,请牢记:,,,

  http://www.lewen12.com/47/47423/108407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