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红色的血渗进脚下地砖的缝隙里,由泥土和成一种深深的锈红。血腥味儿凝而不散,犹如有无数灵魂纠葛在其中般,风拂过,只觉通体寒凉。

        主道上只剩血,条条血痕沿主道往前汇去,如同一条红色的蟒。

        袁羽一下意识紧抓卓戈肩上的衣服,心跳声都嫌大了。

        他们沉默着沿血痕一路走过,终点在城中央广场上。

        那里,码着整整齐齐的尸体。没有堆叠,只是挤挤挨挨,塞得满满当当。

        他们走时还生气勃勃的城池死了。

        袁羽一半张嘴,被随风入嘴的血腥味儿冲的想吐。

        卓戈摘下他,随手塞进了腰间的口袋里。袁羽一在黑暗里,却依旧被无孔不入的血腥味儿包围了。

        他心里有个荒谬却又合理的猜测。他想另外两人大概也想到了。

        天色还暗,场中只看得到密密麻麻的黑暗,寂静无声。

        最中央的一道白影动了下。

        两人对视了一眼。

        “谁?”瑞诺声音干涩,沙哑同缺了许久水的人。

        “啊,欢迎回来。”熟悉的声音响起。

        瑞诺下一秒就冲到了那人面前,抬手掐住他的脖子将人狠狠掼了出去。

        ‘砰’——那人于空中划出一道白影,撞塌了场中的雕像,摔到地上爬不起来。

        只来得及咳一声,他就被再次欺近的瑞诺一脚踩住了脖子。

        瑞诺一字一顿:“阿诺金!”

        卓戈手指摩挲腰间的口袋,眼神幽幽。

        “咳——”已经换了身干净衣袍的阿诺金皱眉看着自己立时就染上了尘土和血的衣服。

        “这些是……你干的?”瑞诺脸上黑色的纹路如同吸进了所有的光,缓缓蠕动,愤怒地扭曲着。

        阿诺金看向他。

        瑞诺脚往下压了一寸。

        阿诺金露出个痛苦的表情,脊椎发出一声脆响,生生被踩断了。

        “回答我!!”瑞诺拔高声音,随着他的怒吼,森寒的气息在整个广场蔓延开来,温度骤降。

        卓戈看了眼斜到西边的月亮,天快亮了。

        阿诺金费劲的张嘴:“对。”

        瑞诺的胸腔立时以一种沉重的弧度急促的鼓动起来,显示了他压抑的滔天怒气。

        卓戈抬脚走了过去。

        “你这样,听不清。”卓戈微垂眼睑。

        瑞诺抿紧嘴,脚下一碾,直接把阿诺金的脖子碾出个绝不正常的角度。

        再抬脚,他狠狠一跺,‘砰’一声。阿诺金身下的石板龟裂开来,他闷哼一声,喷出一口血。

        瑞诺竟生生将人跺进了地面。

        上下半身也扭曲了,阿诺金呼哧呼哧喘气。

        “放心,你不能再死了。”瑞诺阴着脸,“把你变成巫的人是我,为什么要杀了他们?

        你不回城,他们又怎么会攻击你?我不信你没办法在沼泽森林里找到容身处!

        你这个疯子!”

        阿诺金奇怪地看向瑞诺,笑。依旧是那种测量,设计好的笑容,“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瑞诺皱眉:“那是怎么回事?”他急躁地一脚踩断他的腿,“说清楚!”

        阿诺金痛哼一声:“他们……想要把我藏起来。”阿诺金笑,“他们提出把我藏起来。

        一整个城的人,都想把我藏起来,保护起来。”

        瑞诺神情一空:“……那为——”

        “你还不懂吗?”阿诺金面露沉痛,望着天空,眼眶含泪,神色坚毅,“这座城沦陷了。”

        瑞诺狠狠哆嗦了一下,下意识收回了踩在他身上的脚,看怪物一样看着他。

        阿诺金闭眼,叹息:“他们需要被制裁,被纠正。光明神在上,我成功清除了他们的罪孽。

        他们安息了。”

        瑞诺往后退了半步。

        卓戈露出个嫌恶的表情。

        “巫杀人,人杀巫。两者绝不可共存。这是规则。”阿诺金慢慢陈述,“他们试图包庇一个巫。一城的人,居然无一有制裁我的心。

        我很失望。我终究是失职了。但是没关系,我已经纠正了这个错误。”

        瑞诺粗喘了几口气:“我……本以为,身份的转换能让你看清你所谓的人巫无法共存不过是个谎言。

        呵——”

        他脸色扭曲地笑了一下:“人杀巫,巫杀人?放屁!你知道第一名巫是谁吗?”

        阿诺金转脸。

        “我想你不知道。”瑞诺笑容异样,“她叫安洁莉卡。17岁,是个有雀斑的农家女孩儿。

        父亲是农夫,母亲做皮制品。7岁她就决定要嫁给一个男人。

        但是,17岁,她死了。死于瘟疫。”

        瑞诺嘴唇抖动了一下,压低声音:“她的爱人,为了救回她,开始研究死灵召唤的魔法。

        不巧,他是个该死的天才。他成功了。”

        “他带回了安洁莉卡。”瑞诺拉开距离,“死而复生,代价是安洁莉卡再也不能行走在阳光里,不需要进食也睡不着。

        很快,她疯了,央求恋人结束自己悲哀的生命。”

        瑞诺眼神悠远:“为了安抚恋人,男人带着她离开村庄游历。

        途中如果有人希望找回自己死去的亲人,爱人,视情况,男人会教安洁莉卡如何召唤回他们。

        安洁莉卡很高兴。”

        “那就是……被光明神亲手剿灭的第一代巫。”瑞诺看着他,“不是因为他们杀人,也不是因为他们邪恶,是因为他们和活人混居,死后依旧可以‘活’下去。”

        阿诺金微怔:“你撒谎!!巫族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收割生命的**!他们需要不断杀死活物才能生存下去。

        就……就像我——”

        瑞诺呵了一声:“你?”他猛地拽起阿诺金,往场中拖。

        扔到地上,他朝阿诺金唾了一口:“好好看着。”

        “卓戈……我需要你的血。”瑞诺看向卓戈,眼睛里藏着疯狂,“很多。”

        卓戈抬了下眉毛,伸手。瑞诺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三个水囊,“装满。”

        袁羽一往外爬出些:“放这么多血会死人的。”

        “他不会。”瑞诺走向排列整齐的尸体。

        卓戈抽刀在自己的手腕划下深深一个口子。

        袁羽一看着那线一样流出来的血,浑身发麻。

        等三个水囊装满,卓戈已经坐到了地上,脸色苍白。

        袁羽一咬牙,爬出来,舔上了他手腕上的伤口。卓戈皱了下眉毛,但没有抬手阻止他的力气。

        袁羽一呸呸呸地把自己的口水全糊在了他的伤口上,看着迅速愈合的伤口,他一时分不清是自己的口水起了效果还是卓戈天生的自愈力。

        瑞诺忙活完,走过来,接过水囊:“谢了。”

        他看一眼袁羽一,一顿,“……你吃了他的血!?”

        袁羽一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顿时想呕。

        瑞诺站了会儿,发现袁羽一毫无异样,眼神怪异。但他没纠结太久,拎着水囊就走了。

        这会儿功夫,被扔在地上的阿诺金已经自己把自己的骨头都对到了位置。

        虽然依旧无法站立,却像个人了。

        瑞诺站到他面前,将水囊往下一翻,粘稠的血一下倒在了地上:“你看好了——”

        袁羽一嘶了一声,放那么多血,说倒就倒!

        但是那流下的血落到地上却诡异地没有渗进去,而是蜿蜒地游了出去,犹如有了生命般。

        卓戈起身,往外围站了站。

        袁羽一爬上卓戈的头顶,往下看。

        血液不是自己爬行的,是沿着一道道事先画好的血痕爬行的。

        血痕范围非常大,将整个广场都容纳了进去。

        “世人知道的常识是——”瑞诺倒空一个水囊,解开第二个,“巫族又称不死族。是一种邪恶的生物。他们天生渴望收割生命,天生拥有召唤尸骨驱使的能力。

        是所有生灵的敌人。不用火或者圣水完全焚化或熔炼,碎成上百片,只要能拼接固定起来,都能正常行走坐卧。”

        瑞诺呲牙:“就算不杀人,也会杀动物来维持活动——呵。那些不过是死灵。”

        他倒第三个水囊。

        红色的血很快爬成一个巨大的繁复的阵,以瑞诺为中心,包容了整个广场。

        “安洁莉卡被烧成灰,除我自己外,我便再没‘复生’过任何灵魂。如果你们定义第一代为巫,那么和人族斗争了数百年的不过是巫的附属,死灵而已。

        真正的巫,只有我一个。”瑞诺倒空水囊,“如今你也勉强算一个,还有之前同样被我的召唤波及的。”

        “巫,是生灵的另一面。我不过误打误撞,让他们有了能被看到的躯体而已。

        生死绝对存在,意味着巫本就合理,是世界规则完善的另一缺。

        所以,光明神才会如此紧张,非要赶尽杀绝。”瑞诺嘲讽地笑。

        他伸展双臂,额间黑色斑纹完全绽开,往额侧延伸,形成一个黑色王冠。

        随着他气势的节节攀升,血形成的阵散出淡淡的黑芒,随后越来越盛,越来越盛。

        袁羽一呆呆看着中央已经半浮空的人。

        “来到我的身边——”瑞诺低低吟唱,成串意义不明的话从他嘴里出来,“我,归属死亡的子民们。”

        ‘duang——’

        一声,从天际传来,又像从自己灵魂里传来的,极厚重一声。

        袁羽一一抖,有个声音没有说一个字的告诉了他,死之神明归位了。

        什么叫……死之神明?

        黑芒大盛,本来只笼罩了一个广场的阵法突然虚幻,整个扩散了出去,笼罩了整座城池。

        更远的,袁羽一看不到了。

        中央的瑞诺脸色一僵,然后苦笑连连:“……终归没躲过。”

        公历646年,整个大陆的智慧种族在时隔千年后都被‘通知’了一件事——

        新的神明已诞生。

        其司掌轮回,名死神。

  http://www.lewen12.com/47/47419/106091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