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转生成神龙后我和巨龙he了 > 10. 第 10 章

10. 第 10 章

        “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见证我们的第二勇士阿诺金和我们的神秘强者卓戈的对决——”

        圆台边缘,一个衣着华丽,看着就贵,值得偷的人正在发表讲话。

        他声音激昂,话很有煽动性。以及,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明显没有太用力,但是声音却能回荡在整个圆形的斗场里。

        卓戈淡定地站在一群群魔乱舞的人里,和阿诺金面对面。

        阿诺金今天穿的非常的悠闲……或者说比较粗陋,不比平时正统。

        无袖的上衣和便于活动的裤子和绑腿。看神情和气势,和昨晚他说的不符。

        袁羽一其实不太相信这人昨晚说的今天会输给卓戈的话,他不如相信瑞诺一定会想办法让卓戈赢。

        城主的演讲很简短,并没有花费太久。裁判是瑞诺,他站了出来:“今天的决斗点到为止,一方认输即可。若我觉得有必要介入,会强制停止决斗。

        你们懂了?”

        瑞诺的话比城主更短。

        卓戈点了点头。阿诺金翻了一下手里的剑,目光沉沉:“我知道的。”

        袁羽一确定,这人就算真的打算输给卓戈,可能也会狠狠先打他一顿。

        瑞诺看了眼卓戈,伸手解自己身上的剑。

        卓戈摆手,抽出挂在腰间,由有些破烂的皮革包裹的刀:“我今天带了武器。”

        阿诺金皱了下眉毛。瑞诺也不满意:“你就打算用那个破烂?”

        卓戈远远看了他一眼,抽出了小臂长的刀。阳光射下,刀身纯黑黯沉,刃却雪白,锋芒毕露。

        阿诺金显然是识货的,讶色一闪而逝。

        卓戈颠了两下刀看他:“不像你,我全心尊重我每个对手。”

        阿诺金抿了下嘴。

        “看来你们都准备好了。”瑞诺胳膊一揣,“那——开始!”

        他话音落下,阿诺金压低身体,眨眼间就到了卓戈身前。他没挥刀,只肩头狠狠一撞,就把卓戈撞得连退了几步。

        “向我好好展示你的尊重。”阿诺金低声,“卓戈。”

        卓戈咳了一声,呸了一下。

        人群静默了,随后窃窃私语声连成一片,充满了猜疑和惊讶。

        袁羽一……就撞了一下就吐血了啊,喂。

        卓戈提刀对准阿诺金:“让你一次。”

        袁羽一四爪抠住袋子,这种时候真的就很不适合逞强!瑞诺到底想没想到办法?

        坐在裁判席上的瑞诺下意识抠了自己的椅子,紧紧盯着台面。

        “卓戈今天似乎不在状态啊。”城主半倾身,面上有些失望。

        瑞诺笑了下:“他比较谦虚。”话音落下,卓戈手里的刀就被阿诺金打飞了出去。

        他喉结滚动了一下,下意识看了眼城楼的方向。

        城主皱紧眉:“怎么回事?你和他不是能打个平手吗?”

        瑞诺屁股下长了钉子般扭了扭,笑得高深莫测。

        台上就完全是一面倒的情形,袁羽一在袋子里都被颠得有点儿散架。

        卓戈吐出口血沫,屈肘从地上爬起来,晃悠了一下:“让你的第一十三下。”

        阿诺金挥了下剑,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你知道我最佩服的是你的什么吗?”

        卓戈站稳。

        “废物,却不自知。

        勇者是最强的,每个人都应该相信。但,只有你从里面盗取荣耀。说真的,我也不怪你。”阿诺金笑容阳光,话却不阳光,“放松,我还是会输给你。只是给你提个醒。”

        他笑容更大。

        袁羽一从他身上感觉到了一种扭曲的恶意。

        他刃上浮出一层光泽,袁羽一以为自己看错了,但那并不是错觉。

        瑞诺腾地站了起来:“剑斗不可用——”

        ‘呜——’号角声从城楼方向传来,随后是急促的钟声。

        随着那声音,血划过空气,溅出优美的弧度。提刀砍下的阿诺金笑容未成形就被声音打断,他扭过头,肃身而立。

        袁羽一闻到了瞬间爆发的浓重血腥味儿,喉头干涩。

        瑞诺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从裁判席上跳下,扶住欲倒的卓戈,喊:“巫族进攻——每个人,准备出城迎敌!”

        阿诺金舔了下唇瓣,抬手按住肩,鞠了一躬:“我去调动卫队。”

        瑞诺喊住阿诺金,脸色森严:“卓戈一直住在城外,他察觉到最近巫族蠢蠢欲动。他和我商量好今天故意造成疏忽防备的假像,以引诱敌人。”

        他说完顿了一下,匆匆拽下了脖子前的东西,面色懊恼。

        但他说的话已然传了出去,刚刚嘘声一片的人群面面相觑。

        这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卓戈之所以被压着打,完全是做戏。

        阿诺金僵了一瞬,随后瞪大眼睛,结结巴巴:“那,那你们怎么不和我说!都是我的错!”他红了眼睛,看着卓戈跪倒,满脸痛苦。

        瑞诺被他过激的反应唬了下,匆忙正色:“阿诺金!振作起来,不要浪费了卓戈的一番心血。随我出城迎敌——”

        “是!我一定不负重托!”阿诺金喊得极为大声,看了眼卓戈,面色坚毅地起身冲了出去。

        瑞诺脸抽了一下,迅速往卓戈手里塞了瓶东西,放平卓戈,带着一脸正气,大跨步子往外走:“跟上我!”

        “是!”被一场决斗憋着的观众大声应是,拥在他身边往外冲。

        人潮熙熙攘攘去,卓戈躺在原地一动不动。

        袁羽一爬出口袋,检查他有没有死。

        “他是真的弱。”卓戈突兀道。

        袁羽一冷漠地在他肩膀的伤口上狠狠抠了一下。他嘶一声,从地上坐了起来,瑞诺塞给他的药滚落一边。

        他捂住肩膀龇牙咧嘴,拎开捣乱的袁羽一,抓起药看了一眼,然后塞进了口袋,并不打算用。

        他扭扭肩膀,放任它血流不止,爬起来捡起自己的刀,远远看了眼城楼。

        上下抛了抛刀,他往城外走去。

        袁羽一微微瞪眼,爬到他脖子上对着他的耳朵就是一口,死咬着不撒。

        是不是真傻?

        阿诺金这人心思深沉,说的话,做的事总透着诡异。他恐怕已经知道瑞诺名不副实,卓戈更是外强中。不拆穿,说不定所图不小。

        这城里再呆下去,迟早暴露,然后他们都得被群情激愤地弄死。

        还不趁乱跑路!

        “别闹。”卓戈擦擦流到手上的血迹,拎开袁羽一,脚步不停依旧往外走。

        袁羽一在皮口袋里翻了下肚皮。啊,他不管了。等卓戈一死,他就和鸡兄私奔,顺便把卓戈的小金山也偷走!!

        卓戈一路走到了城楼上,众人看他染血的样子纷纷让开,目露敬佩。

        他面不改色。

        站到视野开阔的地方,下面一队和瑞诺,阿诺金他们穿着差不多的人正在和对面乌压压一片对峙着。

        袁羽一往外扒了扒。

        “现在什么情况?”卓戈随意拽过旁边的人。

        “老样子。”被拽过的人手执大斧,面上不痛快,“巫族这次依旧要求和勇者卫队战斗,如果输了,就退回沼泽森林。”

        “呸——孬货。”他啐了一下,“也就勇者大人脾气好,每次打退他们,也信守承诺绝不追击。

        不然他早领着我们把这群恶心的死人们赶回森林深处了。”

        巫族?

        袁羽一往外爬,随风飘过来一缕怪异的潮味儿,略刺鼻,并不好闻。

        他往下看,心里一悚。

        虽然他们都穿着兜衫,把自己罩得严实。但袁羽一也能看到些。

        巫族是人,只不像活人——各个骨瘦嶙峋,形容苍白,眼睛通红。

        活像他曾见过的医谷豢养的药人们。那些只知道抓挠,还十分禁打的行尸走肉。打头的巫族骑着一匹黑色的怪马,头上有角,浑身往下滴些暗红色的东西。

        黑压压的巫族压在城外,像远处森林里蔓延出来的黑暗,正跃跃欲试地吞噬这座城。

        看着就充满了阴森和不祥的感觉。袁羽一生理性不喜这些玩意儿。

        城下曾在酒馆里嚎啕大哭的瑞诺面对庞大的黑暗军团却显得游刃有余,脸色平稳,跨下的马不安分的嘶鸣,也被他安抚住了。

        单从这样看,他确实当得起自己的称谓。

        袁羽一当真看不懂这一出出的都是怎么回事了。

        不久,对面巫族派出了一个非常威风的人和瑞诺战到了一起。

        他们有来有往,袁羽一意识到,瑞诺大约是真的有着很强的实力,不假。

        巫族没理由陪他做戏。

        对方很快就招架不住了,在负隅顽抗了几下后,他打马归队,对着瑞诺嘶吼了一句。

        听懂的袁羽一愣住。

        “等一下!”瑞诺喊住要退回去的军队,脸色沉沉,“三次了。每年你们都要折腾这么一出戏码。若你们还是执迷不悟,想要染指你们不该染指的光明。下次,我将带领全城对你们进行讨伐。”

        对面嚎了几句,加速退了回去。

        大片倾泻下的黑暗又潮水般退了回去。

        瑞诺回城后,被围在了中间。

        大家都关心一个问题:“我们终于要主动和他们开战了吗?!”

        瑞诺示意他们稍安勿躁。他站到高处,一一扫视他们:“我们边境三十二城,历来都被称为流放的城池,是面对巫族的第一道防线。我们过的日子是中央的人们想象不到的。”

        他说完,人群一阵寂静,浮出一层哀伤。

        “但我们的强悍也是他们想不到的!因为我们有信念!有信仰!有荣誉!”瑞诺的话清空了刚刚那些压抑。

        “我们清楚,一旦我们沦陷,我们身后大片的光明之地都将遭到蚕食。彼时,黑暗降临,我们珍惜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数百年来,我们都以守城为己任。一次,一次,又一次地,他们从未停止过妄念!”瑞诺掷地有声,深吸口气,声音微颤,“三十二城,我们的新生儿每年只有不到十分之一能活下来,而活下来的都是战士!

        光明神知道我们的苦痛,每四年设转生阵,借光明之力召唤来自异界的勇者,作为生命的代表率领战士们和不祥之物们抗争。

        我们乌龟一样困守城池,资源匮乏,还要警惕他们的骚扰。”他手臂一伸,指向城外,满脸愤怒。

        “承蒙你们的抬举,我,瑞诺成为了数百年来第一位黑发黑眼的勇者。你们给我荣誉,称我为奇迹,称我为第一勇士。

        而我幸不辱命,也取得了数百年来最稳定的局面。”瑞诺顿了顿,眼眶泛红,“但是,我们都知道,今年是我留在这里的第三年。

        我热爱这个世界,也相信下一位勇者依旧能够守好这第一道防线。

        但,我更爱你们。”

        瑞诺一个一个,认真和他们对视:“我们并肩作战。我们喝酒唱歌。我喜欢布鲁尔的新酒,非常带劲儿。

        我也喜欢汉森,他总是能塞给我我最喜欢吃的果子。小莱斯——”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编织的袋子冲人群里唯一一个小女孩儿晃了晃,“这是我到这里收到的第一份礼物。”

        他垂眼看手心,手指摩挲掌心里的东西,眼神赤诚:“我真的很喜欢。”他噎了下,声音更咽。

        黑黝黝的精瘦小姑娘害羞地往父亲怀里缩了缩。周围大多数人面带慈爱,感性的已经在偷偷抹泪。

        闭了闭眼睛,瑞诺把东西塞回怀里:“我热爱你们。所以,即使知道会有下一任接替我保护你们,我依旧不放心。”

        “走之前,我要做一件事。”他仰起头,“我会带领你们,打回去。

        狠狠地打回去!”

        他吼了一声:“打到他们闻风丧胆!打到他们再也不敢觊觎他们不该染指的世界!我想让你们免受一次次的骚扰!免受看不到头的折磨!”

        他面上热火,站下台子,伸出手低声:“我知道这很自私。但,你们要和我一起吗?”

        人群寂静了一瞬,有人先吼了一句:“打回去!”

        之后就是潮浪般一**涌来的喊声。群情激愤,大家的战斗意志被推向了最高点。

        瑞诺看着欢呼的人群,欣慰地笑了:“好。我们打回去!”

        众人欢呼,几乎要隔空吓退盘踞在城外的黑暗。

        阿诺金和卓戈站在一块儿看着人群里发光的瑞诺。

        阿诺金弯唇,近乎深情:“勇者,不可有污点,不可有功利。永远身披光明神的泽被,为生灵开拓道路。”

        卓戈斜倚到一边的旗杆上,他的伤口已经愈合了。

        袁羽一冷冷注视着人群中央的瑞诺。

        巫族‘败逃’时对瑞诺喊得那句是‘该收网了’。

  http://www.lewen12.com/47/47419/106091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