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灵媒 > 193、第一百九十三章

193、第一百九十三章

        苏枫溪被梵伽罗的拐杖钉在地上,  渐渐停止了挣扎,  本就所剩无几的焦枯乱发这会儿已全部脱落,干瘪的脸颊越发凹陷,  嘴唇也全然萎缩,露出黑红的牙床,  竟似一具骷髅。

        站在周围的警察简直难以想象在四五十分钟之前,她还站在台上翩然若仙地吟唱着美妙的歌曲。

        能徒手撕碎防爆网、能发出蛊惑人心的歌声、能用美丽的皮囊伪装自己,她到底是一只什么样的怪物?

        “还愣着干什么?快把她抬到车上去!”孟仲一声令下,  这些人才纷纷醒转,  然后七手八脚地去抬苏枫溪,  却发现那拐杖竟然扎穿了她的身体,将她紧紧钉在地板上。

        有人试图去拔拐杖,  却被梵伽罗阻止了:“动什么都不能动这根拐杖,  否则她还能恢复力气。”

        一听这话,手已经握住拐杖的那名警察一下子蹦出去老远。梵伽罗则信步上前,  轻轻一拧便把杖尖拧出地板,  低声吩咐:“抬走吧。”

        一群警察这才一涌而上,把人弄走,  另有几十名警察荷枪实弹地围在他们身边,  以防特安部那群人忽然冲出来把苏枫溪抢走。恰在此时,张阳闻听消息匆匆赶到,  却被一排排防爆盾阻挡在几十米开外,只能脸红脖子粗地嘶吼:“孟仲,你快把人交给我!”

        “你有没有搞错?你是哪个单位的,  敢跟我们警察抢人?你有政府批文吗?”孟仲耸耸肩,满脸都是嘲弄。

        张阳来得太急,哪里有什么批文,脸色顿时灰败下去。他本就是一个颇为沉得住气的人,自然不会当场与警察动手,只能低咒一声转身跑了。一群身强体壮的保镖追在他身后,却都赶不上他的速度,可见在武力值方面他也是不差的,所谓的纨袴膏粱一直都是他的保护色。

        孟仲盯着张阳的背影看了几秒,不由高声催促:“我们快走,回局里!”

        城南分局的警察全都走了,其余分局的警察则留下善后。别的不说,先把这群瘫了一地的巨星送回去要紧,他们这会儿全都在打冷颤,有的人还口吐白沫,怕不是吓出病来了。

        孟仲一行匆匆回到警局,把半死不活的苏枫溪扔进一间牢房。那根尖锐的拐杖还插在她的胸口,顶端的水晶骷髅头已染成了粉红色,两颗眼珠更是红得似血,俨然已快把她的力量吸干了。

        “梵老师,她什么时候会死?”孟仲冲牢房里的怪物扬了扬下颌,语气略显焦急。

        “我得再观察一阵,按理来说,她这个时候早该死了。”梵伽罗摇摇头,表情十分困惑。

        “你想她死?”宋睿瞥了孟仲一眼,讽刺道:“你以前不是最喜欢养着这些怪物吗?对你来说,他们是绝佳的实验体。”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经历了萧言翎的事,我已经意识到了,这种怪物根本就是不应该存在的,更不值得研究!”孟仲看向梵伽罗,坚定道:“梵老师,我的理念已经彻底改变了,我要消灭这些怪物,全部消灭,一个都不留!”

        梵伽罗深深看他一眼,末了点头道:“孟局长,看来这一次我们有望达成合作。”他主动伸出手,而孟仲则迫不及待地握住了他的手,眼里有着感激和信赖。

        “所以她什么时候能死?”孟仲紧跟着解释:“张阳回去之后就会准备批文,届时我们必须把人交给特安部。”

        梵伽罗尚未回答,站在庄禛身边的刘韬就开骂了:“艹他娘的特安部,他们最喜欢干的事就是截胡!上次是萧言翎,这次是苏枫溪,他们到底是干嘛的?真是保卫人民的安全部门?”

        孟仲脸红了,宋睿则似笑非笑地解释:“他们现在只是一家私人公司,不再是保卫人民的机构了。”

        庄禛坚定道:“那就更不能把人交给他们,听说苏枫溪背后站着的人就是张阳,他把人要走指不定是为了什么。”

        “自然是救她。”梵伽罗徐徐说道:“你们知道救活她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吗?像萧言翎那样,以命换命。她之前把自己的实力推得太高,连灵魂都催燃了大半,要让她完全恢复,连灵魂都修补完整,必须得拿数百乃至上千人的命来填。”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转为冰冷:“所以我的意见与孟局长一致,她今天必须死在这里。”是放一人,致死千百人;还是杀一人,救活千百人,这一道选择题对他来说几乎不需要思考。对于犯了死罪的人来说,世上已经没有所谓的公平,你做了错事就得付出代价。

        奄奄一息的苏枫溪听见梵伽罗的话,顿时扯着破碎的气管笑开了:“我不会死的,哈哈哈,梵伽罗,你杀不死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杀死我,因为我是不死之身,哈哈哈……”她已经失去了全部力量,只能像只蠕虫一般扭动着,沙哑嗓音里却充满快意。

        “张阳一定会来救我。梵伽罗,我跟你耗着,我们看看到最后是谁先咽气!没人能活得比我长,哈哈哈!”她爬满红血丝的眼球牢牢锁定青年的身影,瞳孔里有疯狂的恨意,也有强烈的笃信。

        “打开牢门。”梵伽罗从来不是一个轻易会被威胁的人,他习惯于掌控一切。

        刘韬连忙打开门放他进去。

        梵伽罗不紧不慢地踱步到苏枫溪身边,手掌覆住已接近赤色的水晶骷髅头,用力往下一按。

        “啊啊啊啊!”苏枫溪发出一串凄厉的惨叫,紧接着又断断续续嘲笑:“哈哈,我,我死不了,哈,你,杀不,死我!哈哈哈,你,梵伽罗,再如何,厉害,也绝对,杀不死我!”

        “无论如何,我们先试试看吧。”梵伽罗半蹲在她身边,用商讨的语气跟她说话,动作却极为残酷。他把自己狂猛的磁场经由拐杖灌入苏枫溪破了一个大洞的心脏,然后催动它们飞快旋转,形成一道道宛若真空的利刃。

        只一瞬间,这些利刃就把苏枫溪犹在跳动的心脏切割成了碎片,然而下一秒,这些碎片又粘连在一起,组合成了一个新的心脏,虽被刺穿,却始终充盈着一股浩瀚的生机,并砰砰砰地跳动着。

        苏枫溪疼得胡乱.抽.搐,锋利的牙齿都咬碎了好几颗,由此可见梵伽罗对她造成了何等可怕的伤害。再看向面容沉静的青年时,她眼里已经没有了得意和仇恨,只余恐惧。

        梵伽罗却极为温和地说道:“我们再试一次。”

        苏枫溪:!!!

        一股强大的磁场像冰锥一般刺入她的身体,在她粗壮的血管里搜刮,在她干瘪的皮肉里搅动,然后把她藏匿在腹部的灰色光团包裹,拉扯出体外。

        “不不不,不要!你不能拿走它!”苏枫溪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挣扎。

        梵伽罗一只手虚悬在半空,另一只手随意摁了摁骷髅头拐杖,便把刚支起上半身的苏枫溪镇压下去。那颗光团还是到了他手里,又一枚鱼形玉佩,一寸见方,颜色深灰,灵性十足,这会儿还在挣扎着,似要逃脱。

        梵伽罗掌心一合便把光团纳入体内,再去看苏枫溪,她竟然还活着,只是眼里的光芒已尽数泯灭,胸膛的起伏渐渐变得微弱,体内的绝大部分生机都已流失,却不知为何竟留存了最后一缕。

        梵伽罗眸色暗了暗,似先前一般把磁场灌入苏枫溪的心脏,再次将之搅碎。由于身体虚弱到了极致,她竟是哼也不哼便合上眼睛逝去了,牢房里久久没有声息,仿佛一切都静止在了这一刻。

        牢房外的众人等了又等,额角不由分泌出细细密密的汗。苏枫溪死了吗?应该死了吧!

        滴答、滴答、滴答,这是挂钟的秒针在自顾地走,一圈、两圈、三圈,于是分针也跟着转。当所有人的心都因苏枫溪渐渐凉透的尸体而重重落下时,她竟猛然睁开眼,发出长长的嘶鸣!她又活了!

        看见梵伽罗眼里的错愕,苏枫溪艰难却得意洋洋地笑起来:“哈哈哈,哈,我,我早就说过,我死不了!我是不死之身!哈哈哈!”

        梵伽罗这才发现她的心脏里竟又开始酝酿生机,虽只一缕,却不多不少,恰恰能够维持她的心跳和呼吸,是旁人无论如何都夺不走的。他试着摄取了几次,始终未能把这最后一缕生机拿走,只能冲牢房外的几人摇头。

        孟仲非常失望,忧心忡忡地说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她要不死,张阳就总有办法救活她!不要小看张家,他们的底蕴很深厚,我怀疑苏枫溪就是张家刻意培养出来的。”

        “难道他们一来,我们就必须交人?不能拒绝吗?”庄禛不喜欢这些磨磨唧唧的事。

        “如果他们拿着批文,你也准备跟他们硬顶吗?其结果只会是你被当场辞退!”经历了那么多波折,孟仲的观念已经改变了,他知道世界上有太多让人无能为力的事。

        庄禛和刘韬暗暗咬牙,似乎在脑补那气人的场景。

        梵伽罗却在此时双膝跪地,一只手依然覆着骷髅头,另一只手悬于苏枫溪的脸前,轻柔低语:“让我来看看你的记忆,找找你的弱点,如何?”

        他的态度足以用温柔可亲来形容,说出口的话却令苏枫溪双目圆睁,心脏剧颤,于是那根拐杖便也跟着颤了颤。

        “你在抗拒?”梵伽罗低声笑了:“这是一个好现象,你越抗拒便代表你的记忆越有价值。抱歉,我要开始了。”

        苏枫溪绝望地闭上双眼,脑子里不知为何竟显现出一头巨鲸,深蓝色,拥有一双漆黑的眼,与梵伽罗的眼一模一样。它甩动尾巴慢悠悠地掠过漆黑一片的深海,搅起层层波澜,许许多多泡沫跟随这些波澜缓缓上浮,在海面形成一大片堆雪。

        一束艳阳照射下来,令那些由许多细小的泡沫组成的堆雪反射出五彩斑斓的光,显出十二万分的美丽。苏枫溪的神念不由自主地看向这些发着光的泡沫,然后才惊悚地发现它们竟然包裹着一段段影像,每一段影像都取自于她的生活。

        换言之,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泡沫堆雪,而是苏枫溪的记忆。它们隐藏在她内心的最深处,是她最难以面对甚至恐惧的过往,所以她的神念猛扑过去,试图将它们搅碎。

        偏在此时,一头巨鲸从海底窜出,张开血盆大口,将这些记忆全部吞噬。它遮天蔽日的双鳍在海面掀起滔天巨浪,而苏枫溪的神念便在这巨浪中颠簸、冲撞,仿佛随时会被搅碎。她支撑不住了,于是猝然睁眼,发出惊恐而又破碎的嘶鸣。

        梵伽罗的双眼却还紧闭着,殷红的嘴唇微微开启,似乎在品尝那些记忆的滋味。

        再一次被他的磁场掌控,再一次直面他的力量,苏枫溪才终于明白,无论她怎么挣扎,这个人总有办法将她打垮。他是梵伽罗,他也是永远停留在她心里,并带给她无边恐惧的那头巨鲸!

        将他踩在脚下?这个曾经在她看来很快就会实现的愿望,如今竟显得这般可笑,于是她的嘴角便真的翘了,却又在梵伽罗的吟语中冻结。

        “你想成神?”

        他竟然连她偶尔闪现的一个妄念都能感应得到!

        “这缕生机是别人借给你的,那人不死,你便不死,难怪。”

        苏枫溪:!!!

        “你叫他老怪物,恨他却又离不开他,被他掌控着,像折断羽翼的雀鸟。他迫使你在众多男人中周旋,利用你的美貌为他创造财富、引渡人脉,真卑劣啊。让我来看看他的脸……”青年的低语声忽然停止了,眉心中间隆起一线,腮侧的肌肉也绷得很紧。

        苏枫溪紧张地盯着他,不知道他能不能看见老怪物的长相。应该不能吧,那个人可是活了几百年的妖怪啊!

        “果然是你啊……”梵伽罗却在此时睁开眼,瞳孔里氤氲着一层雾气,雾气下.流转着莫测的光。他收回手,慢慢站起身,眼睑依然低垂着,似在注视苏枫溪,视线却穿透她,看向不知名的虚空。

        这种眼神苏枫溪再熟悉不过,因为那个老怪物也常常躺在软椅上,用同样茫然的双眸看着远方。

        这是活了几百年的人才会具备的眼神,因为他们的生命太过漫长,以至于他们的记忆就像沉淀于光阴之河的细沙,必须经过一番耐心的打捞和冲洗才能还原本来面貌。

        在这一刻,一个闪电般的念头钻入苏枫溪的脑海,让她猛然意识到,梵伽罗或许并不是梵伽罗!

        “你,你,老怪物,你……”苏枫溪颤巍巍地指着他,却无法完整地表达自己的意思。她被那个猜测吓得心脏都在紧缩。

        而梵伽罗却在她最惊骇的时候忽然把手悬于她脸前,将她死死包裹在心防最深处,连巨鲸的双鳍都掀不开的秘密一口吞没。那些常人难以想象的可怕场景涌入他的脑海,令见多了世间最诡异之事的他都忍不住愣了愣。

        “去她家。”他立刻收回手,大步离开。

        “啊?”孟仲的反应慢了半拍。

        宋睿却猜测道:“去她家就能找到消灭她的办法?”

        “对,她也是自作孽。”梵伽罗并未解释,因为时间不够了。他刚走到警局门口,孙正气就从二楼冲下来,大声喊道:“梵老师,你们动作快点!刚才我偷听局长打电话,特安部那边好像拿到批文了,这会儿已经在赶来的路上!”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梵伽罗礼貌颔首,然后加快了步伐。

        孙正气用力拍打栏杆,暗暗骂了特安部一句。哦,他差点忘了,这个部门现在好像叫做龙图特安保全公司,是一个半科研机构,手里好像还握有好几个重大研究项目,上头比较重视。

        妈的,什么野鸡公司,竟然也敢来摘我们警察局的桃子!你等着吧!梵老师肯定能赶在你们前面!然而孙正气刚想到这里,胡雯雯就火急火燎地跑过来,大喊道:“不好了!苏枫溪的力气好像在恢复!她又开始挣扎了!快去找梵老师!”

        她这边话音刚落,孟仲和庄禛的车已经从那边的停车场呼啦啦地开出去了,速度极快。再把人叫回来肯定是不行的,张阳也在路上,两边都在与时间赛跑!

        “走,我们先压着!”无法可想之下,孙正气只能硬着头皮顶上。

  http://www.lewen12.com/41/41055/81825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