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灵媒 > 163、第一百六十三章

163、第一百六十三章

        沈途被戴上了手铐,  他的父亲惶惶然不知所措,  他的母亲则捶打着庄禛的手哭喊:“你放了我儿子,他是天才,  他是个绝世天才,国家知道了会保护他的。你们给他测智商啊,  他的智商很高的,他以后肯定能为国家做很多贡献!”

        庄禛看向被自己拎在手里,狼狈得宛如丧家之犬的少年,  对这番话表示深度怀疑。少年用来凸显自己的深沉和智慧的方框眼镜早就不知道被扔到哪里去了,  露出的眼睛里充斥着浑浊而又怯懦的光。他被梵伽罗扒了皮、拆了骨、剖了魂,  显现出了最真实的面貌。

        “我,我只是想找你玩玩,  我没有恶意的。我以为我们是同类。”他眼泪汪汪地看向青年,  嘴里不断嗫嚅。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因为他只是一个听凭别人摆布的傀儡,  早已失去了自己的见解和思想。

        他以为自己非常独特,  但其实他早已泯然于众。

        梵伽罗摇摇头,一字一句说道:“你错了,  我们不是同类,  我们是完全相反的存在。”

        少年最终还是被庄禛拎走了,失去了原本就不属于他的智慧,  他可怜的像个虫豸。他的父母哭哭啼啼、打打闹闹,最后还跪下哀求,后来似想起什么,  又嚣张地高喊:“我儿子不会有事的,他还没成年,他不用坐牢的!哈哈哈,你们抓吧,抓吧,反正今天晚上你们又得把他给放了。”

        庄禛极力压抑着内心的愤怒。如果不是梵老师及时报案,并牵制住了沈途的行动,那些炸.弹随时都会被他引爆。教学楼、行政楼、操场、食堂、图书馆,凡是人多的地方他都没放过,他准备血洗整个校园,毁灭几百甚至数千人的生命!然而他的父母竟然一点都不在乎,也不反思自己的教育方式,反而时时刻刻惦记着所谓小天才的虚名和儿子会不会坐牢的问题。

        所以说沈途长成这样也不全是受了那颗人头的蛊惑,他本身的性格就出了很大问题。

        庄禛已经很郁躁了,却又不得不忍耐沈父沈母的叫嚣和攻击,然而更令他感到悲哀的是,法律的确拿沈途这种孩子毫无办法,哪怕他们杀了人,甚至企图制造毁灭社会的灾难,一条“未成年”的辩护就足以让他们毫发无损地逃脱法律的制裁。他们犯法是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的!

        意识到这一点,庄禛坚定的信仰竟也微微动摇了一瞬,不过想到那些被及时拆除的炸.弹和被解救出来的数千名孩子,他扣住沈途的手又越发用力了一些。即便明知道最后是做无用功,但他维护正义的心不会松懈,执法的脚步更不会退怯。他们是保护普通民众最前沿也最坚实的一堵墙,他们绝不能垮!

        庄禛狠狠摁了摁沈途的脑袋,这大约是他唯一能施加给少年的惩罚。

        宋睿却在此时徐徐开口:“庄禛,回去之后给这个孩子请几个精神科的医生好好看看,我怀疑他患有非常严重的精神分裂,需要隔离治疗。”

        庄禛愣了愣,然后便点头笑了:“我明白,回去之后我就给他做精神鉴定。”

        沈父沈母傻眼了,却不敢攻击宋睿,只是尖叫着追上庄禛。成年人做精神鉴定或许是逃避法律制裁的一种手段,但少年人要是被鉴定成了神经病,那一辈子就都毁了!街坊邻居谁不知道他们家的孩子是个小天才,这事若传出去,他们还要不要脸?用不用活了?

        由此可见,这对父母真正关心的其实并不是孩子,只是孩子的附加价值,他们的想法是——我活不出理想中的模样,你得替我去实现,你要让我受到别人的羡慕。有多少孩子活在这样一对父母的阴影之下,从此一生被.操控?

        宋睿看着一群人闹哄哄远去的背影,叹息道:“毁掉沈途的从来不是这颗头颅,而是他的父母。”

        “宋博士说的对。”梵伽罗无条件地附和,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做。对于唯一的友人,他是非常信任的。

        宋睿严肃的面皮绷不住了,忍了又忍还是低头浅笑起来。

        ---

        两期节目都录制完毕,宋温暖正和导播商量放送时长的问题。由于种种原因,这两期节目的拍摄时长竟然还达不到一期的量,看这个样子,不补拍是不行了。两人正为补拍环节头疼,何静莲的母亲却气冲冲地闯进来,大声嚷嚷:“宋导,宋导,这一期的通告费你为什么没打到我卡上?你们这是毁约,得赔钱,要不然我家莲莲就不拍了!”

        何静莲惨白着一张脸追进来,表情和语气都十分难堪:“妈,你干什么!宋导已经把钱打给我了。”

        “打给你了?钱在哪儿?”何母立刻调转矛头:“你怎么能拿走通告费!你弟弟这会儿正急着要交补课费你不知道吗?钢琴课、小提琴课、油画课……哪一样不需要钱?”

        何静莲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母亲的质问,宋温暖却看不下去了,厉声道:“小莲上周已经满十八岁了,你们的监护权已经自动解除,你们没有资格再左右她的人生。这是她辛苦赚来的钱,她自己拿着有什么错?儿子是你们的,他要上学,费用不该你们当父母的出吗?我告诉你,以后节目的通告费我只会打到小莲的卡上,你去告我我也不怕,你看看法院会支持谁。合约上有你的签名吗?有提到你一个字吗?没有你就赶紧滚,不然老娘派保安来撵你!”

        宋温暖若是发起怒来,那张明艳非凡的脸的确能带给人不小的压迫感。何母不敢和她杠,于是转身去抢何静莲的背包,怒骂道:“你翅膀硬了是不是,敢偷家里的钱!卡呢?卡呢?快把卡交出来,你弟弟的学习一点都不能耽误你知道吗!你这孩子怎么那么不懂事!”

        她是真的急着用钱,并不是故意来讹诈的,何静莲能感觉到,所以才更加心寒。什么叫做偷家里的钱?这些钱不原本就是她赚的吗?家里的所有存款,不都是靠她承受痛苦、贩卖灵魂挣来的吗?为什么弟弟大把大把地花用就可以,她私下攒一点却不行?

        何静莲用尽全力抱住自己的背包,泪水止不住地流。毫不夸张地说,她虽然有一个家,但是真正属于她的东西却都在这个包里,一张身份证、一张银行卡、一部手机。银行卡和手机还都是宋温暖帮她添置的,她的家人从未考虑过她的需求,只担心她能不能挣到更多的钱。

        她哭得全身发颤,手臂也就使不上力,眼看背包就要被母亲抢走了,一种绝望感涌上心头,令她差点崩溃。直到参加了这档节目,遇见了梵老师,明白了什么叫做真情,她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生存的那个地方根本不叫家,叫囚牢。

        她不断祈求母亲不要这么残忍,好歹给自己留下一些什么,但何母根本就不听她的话,还无差别地攻击着围过来帮忙的工作人员。儿子每个月的补课费都要上万块,何母的压力也很大。在自己没有能力的情况下,她只能把压力转移给女儿,一家人本来就应该互帮互助啊,要不然还叫什么一家人?

        但她显然忘了,他们对何静莲根本没有帮助,只有压榨。

        感受到母亲的心情,何静莲终是慢慢放开了拉扯背包的手,偏在此时,阿火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一把捞走那个包,举得高高的。

        “有本事你把包从我这儿抢走,老子站着不动,随你怎么抢!”阿火是真的生气了,凶狠的样子像一只狼。

        何母身材娇小,根本够不到那个包,只能不断在原地蹦跶,可蹦跶也没用,还是摸不着。她想跟工作人员借凳子,工作人员立刻把凳子搬走,没人待见她,反倒用鄙夷的目光看她的笑话。

        何母蹦跶了几十下,又狠狠捶打阿火,对方都巍然不动,也不还手。他把包举得很高很高,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把它抢走,但其实他真正想要守护的却是包的主人,那个哭得不能自已的女孩。

        “你把包还给我!那是我女儿的东西,还给我!你这个抢劫犯,我要报警,你等着,我要报警!”何母也是有羞耻心的,她知道抢夺女儿的东西不好,更知道别人正用何等厌恶的目光看着自己。她也要脸,所以她渐渐退怯了,拿出手机假装去打电话,却偷偷摸摸地跑了。反正女儿晚上终究是要回家的,她到时候有的是办法把女儿的钱掏出来,这个孩子被人带坏了,得好好教育教育!

        何母走后,阿火立刻把包还给何静莲,心疼道:“别哭了,没事了。”

        “谢谢,谢谢。”何静莲抱紧包,却哭得更加心酸。

        大家看着蜷缩成一团,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女,心中无不叹息。这又是一个被亲情绑架的孩子,把儿女视作私产大约是华国父母最为可怕的一种思想,而重男轻女则是顽疾中的顽疾。

        梵伽罗缓缓走到少女身边,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把关怀传递过去。无数人散发的善意汇聚成温暖的泉水,让浑身发冷的何静莲慢慢回温,并渐渐停止了哭泣。这个世界最迷人的地方就在于此——它有黑暗,却又绝对会存在光明。

        “谢谢大家,我没事了。”何静莲拽着包包不断鞠躬,眼睛红彤彤的,却充满了明亮的感激。

        就在此时,四个穿着打扮极为不俗的男女走进录制间,领头那人是一名身材瘦小、容色灰败的老者,眼睛很深邃,却也同样浑浊,手里握着一支拐杖,走起路来一步一颤非常缓慢。一名长相靓丽、气质优雅的年轻女子搀扶着他,不时提醒他小心脚下。女子的皮肤保养得非常好,脸上没有一丝一毫涂脂抹粉的痕迹,却光滑得宛若最上等的白瓷。

        宋温暖的目光在女人精致无暇的脸上巡视一番,心里像打翻了一杯柠檬汁,酸得要死。女人斜睨她,又淡淡地移开视线,态度十分倨傲。

        走在两人身后的是两名年轻男子,一个高大威严,容貌英挺,一个身材修长,气质风流。

        宋温暖并不认识老者和女子,却认识他们身后的两个人,于是连忙迎上去,“孟部长,你怎么来了?是有什么指示吗?”

        孟仲尚未开口,站立在他身旁的年轻男人已笑嘻嘻地说道:“宋导,听说你们这次的录制时间不够?要不我帮你们设置一个补拍环节怎么样?来来来,所有的选手都过来,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阳,一个不值一提的小人物,这位是万炳彪万老,想必各位都认识吧?”

        当何母吵闹的时候,所有灵媒就已经汇聚到了录制间,此刻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年轻男子。他真是人如其名,十分张扬。

        选手们并不认识万炳彪,但整个节目组的人却都沸腾了,然后纷纷露出或敬畏或讳莫如深的表情。这位万老与总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能量非常大,一档节目能不能播,过不过审,他发句话就行了。有他在,即便张阳无权插手节目的录制,大家却都选择了沉默。

        “来,所有人都过来,摄像机都给我打开,灯光也调好。这台摄像机还要再放近一点,把这些桌子凳子都搬走,赶紧的。”张阳自然而然地抢走了导演的权力,把在场的工作人员指挥得团团转。

        现场很快就按照他的要求布置好了。他让年轻女子扶万老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完了拍着手笑言:“我给你们构思了一个补拍环节,叫灵媒之战。怎么样,听上去是不是很刺激?”

        宋温暖抱臂看他,没答话,脸上的表情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导播等人却讷讷点头,不得不屈从于权威。

        仅剩的七位灵媒以梵伽罗为中心,看似散乱却又有序地站立在张阳的对立面,冷漠地旁观。

        孟仲悄悄走到宋睿身边,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见大家兴致不高,张阳冲站立在门口的保镖招手:“来,把我准备的东西抬进来。既然大家不觉得刺激,那我就给你们一点人工的刺激。我敢保证你们会很开心!”

        他话音刚落,几名体格高壮的保镖便抬着十个亮闪闪的银色金属箱走进来,又一一打开,陈列在地上。那些鲜红的、崭新的、成捆的百元大钞在灯光下放肆招摇,更有一股独属于金钱的香味缓缓扩散开来,刺激着所有人的视网膜和神经。

        这一幕恰如张阳所说——很刺激!一个箱子一百万,十个箱子就是一千万。他想干什么?

        张阳的目光扫过所有人的脸,嗓音低沉,笑容诡谲:“我要你们互相通灵,互相感应,然后说出彼此隐藏得最深的秘密。说得最多最准的那个人就是最后的胜利者,这一千万他可以全部拿走!”

        宋温暖还沉浸在这新颖的赛制中回不过神,宋睿已猛然握紧了拳头,目露煞气——这不是比赛,这根本就是互相残杀!通灵是灵魂的博弈,其结果往往比□□的损害更惨烈!张阳是故意的,他是冲梵伽罗来的!

  http://www.lewen12.com/41/41055/80515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