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灵媒 > 140、第一百四第十章

140、第一百四第十章

        ()        宋睿跟随孟仲走进一间极具现代感的办公室,  里面除了一排排监控器还安放了很多高精尖的设备,  其中一台设备正在播放萧言翎的x光片和脑部ct扫描结果。一名身穿白大褂的人指着这些照片对站在一旁的穿着部长制服的某个男人说着什么。男人身旁簇拥着一群体格健壮的特安部精英,打伤梵伽罗的那人赫然在列,  由肩章判断,他似乎还是这支特攻队的队长。

        “那就是由张家掌控的第九特攻队的人。”孟仲低不可闻地道:“萧言翎如今已落在第九特攻队手里,  别的几支队伍想跟他们一起进行研究,都被拒绝了。没有办法,张家提供的药剂对所有特工人员都很重要,  目前没人敢得罪他们。”

        “那他们岂不是一家独大?”宋睿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眼镜,  借以遮挡眸中的冷光。

        “是的,  能进入特安部的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对力量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  谁能让他们变强大,  他们就跟谁走,这很现实。”孟仲摇头低叹。他原以为特安部进行人员扩招是一件好事,  却没料到大量涌入的心怀叵测的人会撕裂这个组织的凝聚力和向心性。

        “他们在找萧言翎身体里的那个东西?”宋睿猜测道。

        “是的,  贼手事件发生后我们才意识到某些人的异变竟是由这种能量体导致的,所以我们对之后捕获的异变者进行了研究,  果然在x光片上发现了那种会发光的东西,  它们可以潜伏在异变者的任何一个身体部位、大脑、脖子、腹部、甚至双足。当然,普通的医疗仪器是检测不到的,  我们使用的是经过改造之后的仪器,加装了磁场感应设备。然而我们一旦剖开这些异变者的身体去寻找,那东西就会消失,  再照x光片的时候,它们又会出现在另一个部位,再剖再消失……总之不会让我们找到。目前唯一能把这玩意儿取出人体的只有梵伽罗,这才是特安部一直力保他的原因,他对那些利欲熏心的人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

        孟仲指了指环绕在白大褂周围的特安部精英,笑容讽刺。

        那名身穿部长制服的男人正厉声诘问:“找不到是什么意思?”

        白大褂指着电脑屏幕,语气无奈:“你看看,这是我们以前拍摄的x光片,这些或大或小的光点就是你们!们要找的东西,但是你看看萧言翎的x光片,她的身体构造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我们根本找不到光点。”

        “那你怎么解释她的超能力?”

        “或许她天生就有超能力,不是那东西造成的异变。”

        “不可能!我见过太多异能者,他们大多只是具备了通灵能力,在六感或七感上比普通人强一点,却不会强到这种地步。这是来自于超自然的力量,是不属于人类的!心想事成,世界奉我为王,你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世界会毁在她手里!你必须把那东西从她身体里取出来,无论用什么方法!”

        这位部长的话惹笑了宋睿,他走到一排排监控器前,盯着遍布其上的娇小人影,叹息道:“把那东西取出来,交给你,然后让你心想事成、在世为王对吗?如此响亮的救世宣言也掩盖不了你的私欲。”

        “宋睿?你怎么来了?谁准你进来的?”这位部长脸色阴沉地看向孟仲,孟仲耸肩道:“忘了告诉你,从很久以前开始,宋睿博士就是我们特安部的特别顾问,你可以去查岗位表,他的保密级别比你还高。”

        宋睿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张身份识别牌,随意地夹在指尖,左右晃了晃。

        这位部长的脸色由黑变青,极度扭曲,却只能隐忍,因为他发现宋睿的职务竟然真的比自己高,而且这是由国家颁发的岗位证,不能随意说取消就取消,恰如孟仲被他们架空了,但他的军衔依然是特安部最高的,没有实权并不能导致他地位跌落。

        宋睿把识别牌收入口袋,仰头看向监控器上的萧言翎。她被单独关押在一个巨大宽阔的牢房里,双手绑着粗重的铁链,双脚坠着一颗重达几十公斤的铁球,正瘫坐在地上郁躁地嘶吼着什么。她头发散了,衣服乱了,鞋子丢了,模样糟糕得像个野人。

        一群身穿白大褂的科研人员站在远处观察她,还把一台台经过特殊改造的扫描仪器架设在足够安全的距离,以期对她进行全方位的检查。他们很想摸透她的生理结构,最好是能够把她弄上解剖台,一刀一刀剖开,翻找那神奇的能让人心想事成的东西。

        “把东西交出来我们就放你走!”一名女特工站在几十米开外喊话。

        回应她的是萧言翎的冷笑和嘶吼。她拖拽着铁球走了!几步,却又浑身无力地跌坐回去,仿佛很虚弱。这虚弱让她情不自禁地嚎啕大哭,像个迷茫无助的普通小孩。

        看见这一幕,宋睿眉梢微挑,笑容兴味。这个孩子还真是让他刮目相看,能够躲开梵伽罗的追击,她果然不是一般人。

        “一群大男人躲在监控室里旁观,却让一个女人去最危险的地方审问囚犯,你们特攻九队的作风果然很特别。难怪我们基层警察在第一线冲锋陷阵,你们却在事态平息后赶来摘桃子,是因为怕死吗?”宋睿转过头,直勾勾地看向特攻九队的队长,也就是弄伤了梵伽罗的那个男人。

        男人是个冲动易怒的性子,要不然也不会无缘无故去挑衅梵伽罗。他上前几步,凶神恶煞地质问:“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

        宋睿指尖微弹,继续道:“哦,我差点忘了,你们还给她打了一针,以确保她昏迷得更彻底。送她回来的路上你们一定很辛苦吧,因为你们每时每刻都恐惧于她的苏醒,害怕被她撕成碎片,心累的感觉远比身体累更难受,这一点我能理解。”

        说到这里,他扶着眼镜框轻轻一笑,俊美的脸庞几乎写满了四个字——鄙夷、蔑视。

        男人快被气疯了,揪住宋睿的衣领就要挥舞拳头,却被他冷锐的嘲讽冻结了身体:“所以说你只有在我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身上才能找到存在感吗?就像你故意打伤梵伽罗那样?恃强凌弱是你的特长?那你们特攻九队的特长还挺‘特别’的,果然是精英中的精英,难怪组织会把运送一个昏迷小女孩的‘重大’任务交给你们。”

        “队长,他只会耍嘴皮子而已,你别跟他一般见识。”几名队员走过来劝阻,脸上却都带着屈辱的表情。宋睿的这番话简直是把他们特攻九队的尊严扔在地上踩!!问萧言翎!我就不信我从她嘴里掏不出一句实话。”

        男人气冲冲地走了,那位部长也没拦他。都说先礼后兵,既然女特工的温柔礼待对萧言翎不起作用,那么换上强壮男人的恐吓威慑,她总会害怕妥协吧?

        看见这些人转变了审问策略,宋睿削薄的嘴唇微微往上一勾。

        孟仲似乎察觉了什么,却一句话都没说。这些人急于从萧言翎那里把东西弄出来,在贪欲地驱使下,他们简直无所不用其极。若不是萧言翎信誓旦旦地说如果她死了,那东西也会跟着消失,这些人恐怕早就下杀手了。

        男人的脾气非常暴躁,刚下到监狱就开始严词逼供,而萧言翎的磁场还不足以覆盖整层楼,只能被铁球锁在原地,忍受他的恐吓。

        “我不会把东西给你们的,别说了!啊啊啊啊!”当男人详细描述人体的解剖过程,并表示会活着把萧言翎解剖,一寸一寸在她的皮肉里翻找那枚光球时,萧言翎终于爆发了,她开始捂着脑袋尖叫,满脸都是恐惧和惊惶。

        而男人却很得意,让科研人员支起一面大屏幕,播放解剖的视频,那鲜血淋漓的画面绝非一个孩子能够承受的。

        孟仲狠狠皱眉,对男人的审问策略极其不满。这已经算得上是精神虐待了吧?

        男人得意洋洋的脸出现在监控器上,而宋睿却盯着这张脸,目中浮现出愉悦的微芒。

        男人不断让科研人员播放各种解剖的视频,还找来功放机扩大音量,以期增加威慑力。被解剖的人一点声音都没有,但是解剖者翻开他们的皮肉,切断他们的骨头,在他们的血水里翻搅的声音却足以令人头皮发麻。恐惧之源从来不是所谓的尖叫,而是静谧之中的微响,因为你不知道那响动到底来自于人类还是鬼怪,最终让你产生恐惧的恰是这种未知和猜疑。

        !        这叽叽咕咕的声音对萧言翎而言无异于鬼怪,她的尖叫声越来越高亢,越来越凄惨,与此同时,锁住她双脚的铁球忽然被她的意念抛上高空,将她甩飞出去。铁球不断撞击牢笼,她的身体就不断砸在这些钢筋上,发出砰砰砰的闷响。为了逃避男人的恐吓,她竟然开始自残。

        只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她就已经被砸得头破血流,意识模糊。随着她的意念的消散,那铁球轰然坠落,又一次将她狠狠砸在地上。

        “恐惧让她产生了自残倾向!”科研人员焦急地说道:“我们给她的刺激太大了,远远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

        “她晕过去了!”另一名科研人员指着扫描仪上全部趋于平行的一条条数据线说道。

        “快去看看她现在是什么情况,在确定那东西的存在之前,我们绝不能让她死了!”部长慌神了,在原地踱了几步,干脆扔掉对讲机,亲自去监狱查看情况。那可是能令人心想事成的能量体,谁不想要?错过了它等于错过了全世界!

        特攻九队的精英也都跟随长官去楼下查看情况,监控室里只剩下了宋睿、孟仲和一名研究员。

        “对一个孩子使用这种审问策略,我不知道特安部招揽的都是一些什么人。”孟仲盯着监控器摇头叹息。

        “什么?”

        孟仲心下一颤,直觉不好,然而变故就在这一秒发生了,那些匆忙赶至萧言翎身边的人,包括那名特攻队长,竟然被一种莫名的力量冻结在原地,他们表情木然,身体僵硬,唯有眼珠子里的血丝和惊骇在表达着他们内心的恐惧。

        本章节

        原本昏迷不醒的萧言翎竟猛然睁开眼,伸出手,覆住了特攻队长的脑门,然后裂开嘴一边吐血一边灿笑。毫无疑问,特攻队长是这群人里生命力最旺盛的,吸干了他,她就能把自己的磁场扩展到更远的地方。之前的恐惧、失措、自残、昏迷,都是她自导自演的戏。为了引这些小虫子上钩,她脑子里不知道盘旋了多少个诡谲的念头,只可惜那名女特工太过谨慎,一直不敢靠近,换了这个傻大个儿才终于让她抓住机会。

        她的指头很短很细,只堪堪盖住特!攻队长的眉眼,可对方却像失了魂一般任由她掌控着,吞噬着,掠夺着。只在瞬息之间,这名原本高大健壮的男人就枯瘦干瘪了下去,站立在他周围的人也都迅速变得脸色苍白,目光涣散。他们的生命力正在流失。

        与此同时,萧言翎的磁场却得到了极大的扩张,摆放在安全距离之外的那些扫描仪器开始一个接一个地爆炸,以至于刚跨出电梯的部长等人也都晕倒过去,被悄然蔓延过来的磁场贪婪地剥夺了生气。

        “砰砰砰”的闷响在牢房里震荡,用特殊材质打造的监控摄像头也被实力大增的萧言翎一一爆掉,原本清晰传输的画面变成了一片密密麻麻的雪花,监控器彻底失去了她的踪影。

        蹲守在监控室里的研究员吓得差一点魂飞魄散,愣了好一会儿才打开中控,呼叫各部门去救援。他完全没想到那位特攻队长的一个错误决定竟然能引发如此严重的后果!

        宋睿指了指一片雪花的监控器,轻笑道:“我早就说过,这些人不过是些酒囊饭袋、跳梁小丑罢了。对萧言翎而言,解剖根本不算什么,因为她早已经历过世上最可怕的事,也把自己的心锤炼成了铜墙铁壁。你们低估她了。”

        “她小小年纪能经历什么最可怕的事。她也太会伪装了,狠起来连自己都往死里虐,简直是一个天生的魔鬼!”孟仲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他以为这个小姑娘是被一群鲨鱼围剿的可怜猎物,却没料她才是那头真正能吃人的大白鲨!

        “手刃自己父母算不算世间最可怕的事?”宋睿推开办公室的门走出去。

        孟仲:“……”

        孟仲追了出去,试图劝说什么,却又无奈地闭紧了嘴巴。他身边来回奔跑着许多人,每个人都带着焦急的神色,显然已被萧言翎弄得方寸大乱。宋睿说得没错,这么烫的山芋即便是特安部也吃不下。

        ”

        ”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http://www.lewen12.com/41/41055/79580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