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灵媒 > 134、第一四百三十四章

134、第一四百三十四章

        萧言翎是憋着满肚子怒火跑出教室的,  被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拦住时她眉毛一竖就想爆发,  却在瞥见对方的胸针后眼珠子一转,换了一张泫然欲泣的脸。

        “老师,  我不去办公室,我待会儿还要上课呢。”她用攒紧的拳头揉了揉眼睛,  让自己的眼角变得一片通红,越发显出几分脆弱和可怜。

        女记者心下一软,忙道:“那老师陪你聊一会儿好吗?把心里的恐惧说出来你会好受一点。走,  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

        两人来到一间空置的多媒体教室,  为了让小女孩感觉到安全,  女记者把门和窗户都打开,让灿烂的阳光照进来,  又从包包里翻出自己伪造的教师工作证,  戴在脖子上,完了拿出手机,  背对小姑娘发送了一条信息:【我准备好了,  观众在线了吗?】

        那边秒回:【观众人数目前是三万多一点,还在不停往上涨,  你尽量让萧言翎正面出镜,  可以开始了。】

        【ok!】

        女记者收起手机,对着玻璃窗的反光调整胸针的位置。她并不知道的是,  当她埋头整理自己时,萧言翎正转动着血红的眼珠子,不怀好意地看着她。然而当她转过身时,  萧言翎却又变成了那个可怜兮兮的、饱受惊吓的无辜小女孩。

        直播室里的观众是冲着事件真相来的,大家都很想知道梵伽罗到底对一个小女孩干了什么,而女记者的提问也大多围绕这一点:

        “翎翎,听说今天早上是你的班主任老师送你来学校的,你爸爸妈妈呢?发生如此危险的事,他们为什么不在你身边?”

        萧言翎低下头,状似难过,实则是为了掩盖自己忽然迸射出杀意的眼睛:“他们太忙了,整晚都在加班,根本不回家。”

        “哦,那他们也太不应该了,我听罗老师说梵伽罗今早又跟踪你了对吗?”女记者爱怜地抚摸小女孩的头,却不知道自己抚摸的是一只恶魔。

        “对,他一整晚都守在我家外面,我吓坏了,不敢出门,只好给罗老师打电话。”萧言翎用细瘦的胳膊抱紧自己,假装害怕得直发抖。她抬起头,露出一张既纯真又脆弱的脸,每一个角度和每一个表情都是设计好的,以期博取观众的好感和保护欲。担任平面模特的经历让她深谙惑人耳目之道。

        她的个人形象是非常优越的,大而明亮的眼里总是一片清澈干净,否则也不会成为最受欢迎的小模特。守在直播间里的观众看见她饱受惊吓的模样,顿时心都碎了,开始大肆咒骂梵伽罗是禽兽,还猜测他是不是恋.童.癖,想对人家小姑娘干些不好的事。

        有人发弹幕说道:【听说翎翎的班主任当机立断报了警,梵伽罗现在已经被警察抓走了。我由衷地感到庆幸!小天使没事真是太好了!】

        是的,在大众眼里,此刻噙着泪的萧言翎就是天使,而试图伤害她的梵伽罗则是恶魔。

        女记者硬下心肠继续问道:“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梵伽罗都对你干了什么?”

        萧言翎颤抖了一下,然后犹犹豫豫拉开衣领:“他掐我脖子,捂我嘴巴,我不能呼吸了。”

        看见小女孩脖颈上的一圈紫色勒痕,女记者倒吸了一口气,屏幕后方的观众则差点把键盘和鼠标砸烂。没得洗了!把一个小女孩害成这样,梵伽罗真是没得洗了!人渣去死吧!

        直播间里一片骂声,通过大家的转发和宣传,观看人数正在直线飙升,很快就突破了五万、六万、七万……

        萧言翎抱紧自己低低地哭,没有多大声,却破碎得令人心疼。女记者问不下去了,手忙脚乱地从包里翻出一块巧克力,安慰道:“不哭了,不哭了,老师请你吃巧克力。吃点甜食心情就会好一些。你知道吗,很多人都在关注这件事,他们不会让伤害你的人逍遥法外的。我们都会保护你,帮助你。”

        萧言翎小心翼翼地接过巧克力,更咽道:“谢谢老师,我不怕了。坏人会得到惩罚的对吗?他会被关起来的对吗?”她抹掉眼泪,露出一抹坚强的笑容,却更加让直播间里的观众心疼、心碎。她那张被泪水冲刷过的脸散发出惊人的美丽和脆弱,以至于观众急切地写道:【小天使,你一定要坚强!我们都会保护你的!我们会众筹给你请最好的律师,让梵伽罗坐牢!】

        与此同时,一个名叫“翎翎后援会”的组织已悄然成立,人数竟然还不少。大家踊跃捐款,誓要告到梵伽罗破产!

        萧言翎独自走了,女记者则待在多媒体教室里与同事进行沟通:【这孩子太让人心疼了,我准备了很多问题都没敢问,怕她想起不好的事。】

        【你这样不行啊!直播间里的人数还在增长,这么好的势头我们不能草草结束的!你再把她叫回来。】

        【可是她要上课啊,我总不能扰乱她的课程吧。老师找不到她会问起来的,到时候发现我了会把我赶出去。我们这次采访并没有征得学校和监护人的同意,理论上来说是违法的。】

        【这样,你去她的教室,偷拍她上课的日常。只要她出现在镜头里就能留住观众。这孩子有一种很吸引人的特质,以后长大了肯定不得了!】

        【那行,我去偷怕她的日常。】女记者再次调整针孔摄像机,完了朝萧言翎的教室走去。

        ---

        心情原本已经略有缓解的萧言翎回到教室后却发现同桌还在哭,很多女孩子围在她身边安慰,义愤填膺地说道:“萧言翎好坏啊!竟然把娃娃的脑袋扭断了!”

        “是啊,我最讨厌扭娃娃脑袋的人,我弟弟总喜欢这样干,我都跟他打了好多次架了!”

        “我们不跟萧言翎玩了!”

        “我也不跟她玩了!”

        “我要跟她绝交!”

        你看,孩子的世界就是这样简单,说不喜欢就不喜欢,说绝交就绝交。

        毫无疑问,这等同于众叛亲离的一幕深深刺痛了萧言翎的眼睛,她大步走过去,嘶喊道:“你怎么还在哭?你烦不烦?不就是一个娃娃吗?我让我妈妈买一百个赔给你!”

        “我不要新买的,我就要这个娃娃!呜呜呜……”同桌一边哭一边试图把娃娃的脑袋安回去,可是关节处的塑胶已完全被萧言翎扯烂了,根本安不回去。看见娃娃的脑袋颤巍巍地掉落在自己掌心,同桌哭得更大声了,惹得一众女孩子同仇敌忾地瞪视萧言翎。

        萧言翎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又看了看依然围绕着自己,却已经对自己非常不友好的同学,只觉得这一切都像一场噩梦。还有几分钟老师就要来了,同桌肯定会告状,那么自己在老师心目中的形象也会毁掉。没有人会爱自己,他们都会伤害自己!

        这个想法令萧言翎陷入了既恐惧又狂怒的状态中。她觉得所有人都是那么面目可憎,所有人都像梵伽罗一样是必须铲除的。只要毁掉眼前的一切,她又能还原一个美好的世界。

        她血红的眼珠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然后开始歇斯底里地尖叫:“闭嘴,闭嘴,闭嘴!你们都给我闭嘴!”

        吵闹的孩子们于瞬间被剥夺了声音。

        萧言翎看向同桌,怒吼道:“别哭了!你真烦人!”

        同桌的眼耳口鼻冒出汩汩鲜血,然后软倒了下去。这一幕吓住了所有孩子,他们开始四散逃跑,脸上明明极度惊恐,嘴里却发不出声音。这诡异的一幕正好被女记者拍了个正着。看见萧言翎狰狞恶毒的嘴脸,看见倒在课桌上七窍流血的小姑娘,她竟吓呆了,直播间里更是一片寂静。

        班主任罗老师恰在此时走进教室,在搞不清状况的前提下大喊:“跑什么,跑什么,上课了,都给我坐回去!”

        有一部分孩子跑掉了,还有一部分孩子并未意识到危险,只是傻愣愣地站在原地。上课铃响了,萧言翎看了看教室门,教室门就轰然关上;萧言翎又看了看敞开的窗户,于是连窗户也都一一合拢,发出砰砰砰的巨响。

        这诡异的一幕看傻了罗老师,也终于让她意识到情况不对。她连忙跑去拉门,却发现门无论如何都拉不开了。

        “门窗怎么自动关上了?换了智能系统吗?”她此时还未把事情往萧言翎身上想,正准备查看窗户,却又发现了七窍流血的小姑娘,顿时发出骇然地尖叫:“呀!刘兰兰,刘兰兰!你怎么了?你怎么这样了?”

        她根本不敢碰触小姑娘,只是探了探对方鼻息,然后慌里慌张地打120,却发现手机没信号了。

        “她这是怎么了?什么时候发生的事?”班主任下意识地看向萧言翎,这才发现对方的表情竟然十分狰狞可怖,嘴角还缓缓流出一线血迹。

        为了控制住这间教室和教室里的人,萧言翎再一次动用了能力。可是她残破的身体却没有办法承受这样的负荷,所以伤势又加重了几分。她坐倒在凳子上,大口大口地喘气。伴随着她的虚弱,她对同学们施加的禁锢也终于消失了。

        “罗老师,萧言翎是怪物!她杀了刘兰兰!她不准我们说话,我们就说不了话了!”一获得自由,孩子们就狂奔到班主任身后,哭喊着诉说刚才的情况。

        若在以往,班主任绝不会相信这等荒谬的话,可她看了看生死不明的刘兰兰,又看了看萧言翎恶毒的不似孩童的眼,又看了看莫名关紧的门窗,心里竟然隐隐产生了一种极可怕的联想。有一部电影叫《魔女嘉莉》,说的不正是一个拥有诡异能力的女孩复仇的故事吗?

        可是大家都对萧言翎很友善,甚至可以说平时都围着她打转,她复得哪门子仇?

        罗老师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把孩子们拢到自己身后,又试图去开门窗。可是没有用,门拉不开,窗打不开,拿凳子砸都没用,那层透明的玻璃竟变得比钢板还硬。逃走的孩子没敢跑远,这会儿正趴在外面的窗台上焦急地看着大家,一名女老师目瞪口呆地站在教室外面,额头的冷汗汩汩往下.流淌。

        “打110报警啊!快报警!”班主任贴在窗户上冲这名女老师大喊。紧紧围在她身边的孩子们吓得嚎啕大哭,一声声地喊着爸爸妈妈。

        这四个字像尖刀一般插.入萧言翎的心脏,令她调动最后一丝力气怒吼:“别喊了!你们不会有爸爸妈妈的!因为你们都会死!”

        她的发辫早已散开,这会儿正无风飘荡,而她的头顶,四台没有启动开关的电扇正哗啦啦地转圈,从慢到快,再到剧烈的震颤、嗡鸣……它们眼看着就要掉下来了,每一片急速旋转的扇叶都将化为一柄钢刀,收割孩子们的性命!

        罗老师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一点,连忙高喊:“快钻到桌子下面去!快快快!别挤在一起,危险!”

        有的孩子马上就钻到桌子下面,也有的孩子吓傻了,根本无法动弹。罗老师只好硬按着他们的脑袋,把他们塞进桌底。可是这样太慢了,那么多孩子,一个个地塞,什么时候才能塞完?头顶的吊扇已经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连接处的螺丝也都噼里啪啦往下掉……

        罗老师没有办法了,只好飞快拖来一张张桌子,把孩子们围起来,又把凳子搭在桌子和孩子们的身上,给他们施加一层保护。可她自己却暴露在萧言翎眼前,被她恶毒的视线牢牢盯上了。躺倒在她脚下的刘兰兰呼吸也渐渐趋于微弱。

        教室里刮起了飓风,吹乱了所有人的头发,吹得试卷和书本到处乱飞,甚至还把孩子们的文具盒、笔、书包、墙上的挂画等物抛上高空。有的圆珠笔和钢笔被扇叶削断,溅起的蓝、黑色的墨水,弄脏了雪白的墙壁和洁净的门窗。

        趴在窗户上的女记者被一块突然砸来的挂画吓得失声尖叫,却又惊骇地发现哪怕在如此暴击下,这些原本脆弱的玻璃却还牢不可破!教室里和教室外被这些门窗隔离成了两个世界,里面的人逃不出,外面的人进不去。

        她开始意识到情况不对了,连忙拿出手机准备报警,却又一次被教室里的情景吓得呆滞。

        那些电扇掉下来了,有三架砸在孩子们的头顶,却被堆积的桌椅挡了挡,没有发生血溅三尺的骇然场面,但无处可躲的罗老师却被最后一架电扇击中,倒在了血泊里。一片扇叶从她的肩头斜插.入她的身体,而她却还扭着头,努力去探看孩子们的情况。

        “萧言翎,你放同学们走吧,他们平时并没有伤害过你。”她气若游丝地哀求。

        萧言翎却根本不搭理她,也完全不在乎她的伤势,只是从书包里拿出一部沾满血的手机,开始一遍又一遍地拨打电话。她所坐的那张凳子和躺在她脚边的刘兰兰是教室里唯一完好的存在。

        暴风过后,这间原本窗明几净的教室已变成一片废墟,罗老师的鲜血正缓缓在地上流淌,吓走了刚才还趴在窗台上往里看的同学。

        那名女记者僵硬地站在原地,用颤抖的嗓音一遍又一遍地喃喃自语:“这是什么啊?一个意念就能杀人,萧言翎到底是什么东西?”

        原本满屏都刷着“小天使我们保护你”的直播间如今已陷入一片死寂。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http://www.lewen12.com/41/41055/79088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