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灵媒 > 126、第一十百二十六章

126、第一十百二十六章

        女人已经抱不动日渐长大的女儿了,  只能将她半搂在怀里,  急急忙忙往巷外拖,“翎翎,  走,咱们快回家。”她低垂着头,  完全避开了梵伽罗的视线,甚至不敢向他讨要一个说法。

        但小女孩却倔强地挣扎着,尖声嘶吼:“我不走,  我不走,  我要杀了他!”

        “翎翎乖,  我们快走!别闹!”女人一瞬间怒气暴涨,却在触及女儿怨恨的目光时又缓缓放软了语气:“妈妈带你去医院看看,  你脖子都青了!”被梵伽罗提到半空时,  紧绷的衣领的确把小女孩的脖子勒出了痕迹,不过这点淤伤与许艺洋已然断裂的脖颈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

        “我不走,  我要报仇!我要杀了他!”小女孩胡乱抓挠着母亲的脸,  口中喊出的话让人不寒而栗。在母亲面前,她早已习惯了唯我独尊、高高在上的态度,  于是她便理所当然地认为所有人都应该像母亲这般对待自己。

        她恶狠狠地盯视梵伽罗,  阴毒的目光像一只完全丧失了人性的兽,但她今年也才十岁而已。

        其实人类刚出生的时候和兽类没有任何区别,  如果没有父母的悉心教导,他们将不具备人性,不会懂得善恶,  也不会使用语言和智慧。可以说人性是父母赠予孩子最初也最珍贵的礼物,但眼前这个孩子的父母却恰恰相反,他们在她拥有了独立意识后竟慢慢剥夺了她的人性,让她变成了一个魔鬼。

        由于特殊的能力和坚定的信念,她可以让思想单纯的孩子轻易地喜欢上她,但世界上的人千差万别,总有那么几个会不喜欢她,难道这些人就理当被她视为异端抹杀吗?当她进入成年人的世界,发现更多人不喜欢自己,难道也都杀掉吗?

        围绕在一个人身边的人会有很多,譬如家人、亲族、朋友、爱人、同事等等,在这些人里,能有30%的人喜欢这个人就已经很不错了,余下的那些人不会喜欢,也没有义务喜欢,他们都有自己的生活。而这70%的人在小女孩的眼中却是必须被抹杀的,这样的想法何其冷血?

        梵伽罗直勾勾地回视小女孩,目光也阴鸷地可怕。如果说小女孩还是一只未曾完全成长的猛兽,那他已经是一只择人而噬的巨兽了。

        在这场无声的交锋中,小女孩终于低下头,露出胆怯的表情。当然,这种胆怯只是很微弱的一种应激反应,孩子都是记吃不记打的,一旦离开梵伽罗,回到让她倍感安心舒适的环境,她又会固态萌发。教育孩子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绝非一两次的挫败能够使其矫正。

        见女儿不再挣扎尖叫,女人连忙拖着她往外走。但围观的群众却不同意了,将巷口死死堵住,高喊道:“别走啊,我们已经报警了,警察很快就来!”

        “打孩子的人看上去好面熟!”

        “是梵伽罗啊!我刚才竟然没认出来!”

        “啊,是诅咒梵凯旋会病死,并且在电视上骂苏枫溪是怪物的那个梵伽罗吗?他怎么连孩子都打,太过分了吧!”

        “这个人真的很烂啊!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不能让他走,一定要报警抓他!”

        “快让让,快让让,警察来了!”

        于是半小时后,梵伽罗便坐在了城西分局的审讯室里,两名警察正在咄咄逼人地审问他,可他的神念却分裂开来,一半监控着小女孩,一半照看着许艺洋。现在他已经知道了,小女孩名叫萧言翎,今年十岁,不但人长得漂亮,成绩也非常优异,还在某宝给各大童装店当平面模特,颇有一些粉丝;其母叫做温桂云,在某宝开了一家服装旗舰店,生意非常红火,近年来赚到了数亿身家,算得上是京市新贵;其父名叫萧润民,是某科技公司的主管,如今正在赶来警局的路上。

        萧言翎这会儿正趴在妈妈怀里,与警察一起看监控。

        “什么都没拍到,那边的监控头坏了。”警察指着白花花的电脑屏幕说道。

        温桂云暗暗松了一口气,萧言翎却不干了,尖声道:“肯定有拍到,不会坏的!你再看一遍,快看啊!”

        她颐指气使的态度令警察不适地皱眉,却还是耐着性子放了一遍监控。这一次,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原本空白的画面竟变成了清晰的影像,梵伽罗牵着小男孩和小女孩慢慢走进暗巷,完了蹲下身与小女孩说话,小女孩似乎察觉到了危险,转身想跑,却被小男孩一把推进水坑,砸了一块石头。梵伽罗非但没阻止小男孩欺负人的举动,还一只手把小女孩提起来,另一只手捂住小女孩的脸,像是要把对方捂死。

        “我靠,这一大一小都是恶霸啊!”围在电脑旁的众位警员发出惊呼。

        小女孩尖声道:“这下可以抓他了吗?可以判他死刑吗?”

        “当然可以抓他了,死刑有点困难,还得看审讯的结果。”负责翻看监控的警察安抚道:“小姑娘别怕,坏人都会得到惩罚的。”

        “对,坏人都会得到惩罚,他应该消失!”小女孩尖锐的语气和狠毒的表情引起了众人的不适,却也没让他们多想。小孩子嘛,说话总是口无遮拦的,更何况她刚才还受到了那么大的惊吓。

        她的母亲温桂云全程呆坐一旁,完全没有发言权,眉宇间缓缓笼上一层阴霾。事态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期,她原本是想躲开梵伽罗的,却没料还是与他撞上了。孩子她爸知道了肯定又会很生气吧。

        她捂了捂脸,无力再想。

        另一头,被安置在舒适的休息室的许艺洋也正在接受两名女警的问询。当然,她们的态度是十分温柔且小心的,半点都不敢让孩子产生恐怖的联想,因为她们调查过孩子的基本情况,知道他曾是一个受虐儿,心里还带着未曾愈合的伤。

        “洋洋,先喝点东西缓一缓。”一名女警把一杯温热的牛奶递过去。

        “我要,哥哥。”许艺洋摇摇头,满脸迫切渴望。

        “哥哥还有事,一会儿就过来。”别的暂且不提,梵伽罗对待这个孩子的用心却是值得肯定的,否则孩子不会对他如此依恋。

        “一会儿,是,多久?”急切之下,许艺洋竟连说话都流利多了。

        “这个说不准呢。洋洋,你们为什么那样对待萧言翎?如果你不说清楚,你哥哥可能还要在那边待很久,你也想快点看见他吧?”女警循循善诱。

        许艺洋明白了,指了指自己始终耷拉着的左手:“她欺负我!”他只是太善良单纯,却一点儿也不笨,所以他知道不能让别人看见自己断裂的脖子和左腿,因为这两个地方若是伤到了,他是不可能好端端地行走的。他只需把另一处无关痛痒的伤指出来就能博得这些大人的同情。

        果然,女警撩起他的袖子,查看了他的骨头后惊呼道:“这孩子的左手断了!”

        另一名女警感到十分不可思议:“真的断了?可他竟然没喊疼!他是怎么忍下来的?”

        “他以前的经历让他对疼痛的感知变迟钝了吧!快点,我们得带他去医院,不能再拖了!”

        两名女警准备去抱许艺洋,却被他躲开了。他灵活地跳下椅子,朝门外跑,别的警察看见了想抓他,两名女警却连连高呼阻拦:“别碰他,他的左手已经断了!这会儿不知道有多疼!天啊,这个孩子真是太……”

        她们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个坚强的孩子,对梵伽罗的愤怒也因为孩子的遭遇而大大降低。如果是因为自己的孩子受了欺负才那样对待别人家的孩子,倒也可以理解。孩子的手都断了,哪个真心疼爱孩子的家长能压得住内心的愤怒?

        许艺洋无需指引就顺着大哥哥的神念跑到审讯室门口,砰砰砰地敲门。

        里面的警察还以为是同事来了,问也不问就跑去开门,腋下却钻进一个小身影,径直奔到始终未曾开腔的梵伽罗身边,死死抱住他的胳膊,眼里泛出泪花。

        “哟!这孩子怎么跑来了?负责带他的人呢?”

        “我们来了,我们来了!队长,你出来一下,我们跟你汇报一下情况。”两名女警看了看依偎在一起的一大一小,这才冲负责主审的警察招手。

        十几分钟后,两名警察回来了,看向梵伽罗的目光已不如之前冷厉:“我们调查过了,许艺洋是自己摔伤的,跟萧言翎没关系。”

        “那孩子很危险,如果放任下去,她的身边会不断出现死亡。”梵伽罗把小小的孩子圈在怀里,终于说出了自打进入警察局之后的第一句话。

        “她坏!”许艺洋坚定地点头,短短的眉毛竖得直直的,像一头愤怒的小狮子。

        “小朋友,说谎是不对的,你们学校的老师说了,你是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跟别人没关系。还有,梵先生,请你不要在孩子面前说这种危言耸听的话,对他影响不好。”警察无奈地扶额。他起初以为梵伽罗是什么恋.童.癖或虐.待狂,结果闹了半天竟然是为了给自家孩子出气!这也太……

        “梵先生,孩子的手摔断了的确很严重,我们也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你的手段太过激了,这样,你把孩子交给我们的同事,我们先带孩子去医院治疗,你留下等萧言翎的父亲,然后我们帮你们双方做一个调解行吗?孩子的伤最重要。”

        梵伽罗轻轻抚摸着许艺洋的断臂,未曾表态,许艺洋却已急切地喊起来:“不去!只要,哥哥!”

        两名警察还要再劝,审讯室的门又一次被敲响,一名年轻警员探头进来,小声道:“有人来保释梵先生,萧言翎的父亲也来了,说是不准备起诉。”

        目前两个孩子都没出什么大事,还上升不到触犯刑法的地步,所以公安机关也不能提起公诉,一切还得看受害者家属的意愿。如果受害者家属一力主张追究责任,那么他们可以自己向法院提交诉状,如果他们不准备追究,这件事就只能算了,公安机关也无权干预。

        两名警察了解到事情原委后对梵伽罗的恶感早已降低不少,虽然他手段太过激烈,但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他能像对待自己的孩子那般对待许艺洋,就足以证明他不是一个坏人。

        “梵先生,你可以走了,有鉴于孩子受了伤,并且只信任你一个,所以我们不打算拘留你,你赶紧带他去医院吧。”警察敞开审讯室的门说道。

        “谢谢。那个孩子……”梵伽罗走到门口的时候停步,似乎想说什么,却又默默收回了未尽之语。现在无论他说什么都是毫无意义的,在悲剧真正到来之前,没有人会认为一个天真可爱的孩子能对他人甚至是这个社会造成毁灭性的灾难。

        他牵着许艺洋的右手走出审讯室,却见宋博士正斜倚在窗边眺望远方。听见脚步声,他立刻回头看过来,却什么都没问,只是把自己昂贵精致的领带做成护带,套在孩子的脖子里,又小心翼翼地把他的断手搭上去。

        梵伽罗知道孩子不会疼,所以根本没想到这一茬,但即便如此,他漆黑的眼里依然渗出浓浓的感激。

        “宋博士,你是及时雨吗?”他笑着低语。

        宋睿也低声笑了,环住青年的肩膀说道:“走吧,送你们回家。我刚才跟那家人谈过了,他们已经签了谅解书。”

        想起那个恶魔一般的孩子,梵伽罗被温情覆盖的眼眸立刻笼罩了一层寒霜。他朝会客室看了一眼,却发现一名男子正推门出来,满脸都是焦虑和怒色。瞥见宋睿,他愣了愣,然后就意识到了梵伽罗和许艺洋的身份。

        但他的表现却完全不像受害者家属,反倒快步走过来,深深鞠躬:“梵先生,对不起!孩子的伤势怎么样?要不要我们陪你们去医院?所有医疗费都由我们来出,真是太抱歉了!”

        “萧先生,您没有必要这样,我们调查过了,许艺洋的伤与您的女儿没有关系。”一名警察连忙阻止他犯傻的行为。

        萧润民却只是苦笑一声,无法解释。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事情的真相,当女儿杀害了家里的狗之后他就明白,这个孩子已经被他们毁了。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她现在竟然连同类也敢下手!

        接到妻子的电话时,他内心的惶惑和恐惧简直难以用语言形容。

        而梵伽罗的话却让他往更恐怖的深渊里滑去:“有一就有二,**的阀门一旦开启就再也无法关闭,那孩子已经失控了。”

        “还会有更多的受害者吗?”萧润民脸色大变,随后悲哀道:“当然,我早应该想到的,她的脾气越来越坏,都是我们害了她,是我们没教育好。”

        “如果你想寻求帮助,可以来找我。”梵伽罗下意识地摸了摸裤子口袋,却发现里面没装名片,不由愣了一秒。

        宋睿理所当然地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烫金名片。

        梵伽罗勾唇接过,交给萧润民,徐徐道:“通过这个电话号码,你总能找到我。”是的,这是一张宋博士的名片,不过没关系,找到宋博士就等于找到他,更何况在紧急情况下,宋博士也有能力解决很多麻烦。

        萧润民用颤抖的双手捧住名片,而宋睿则快步走到前面去了。他怕自己太过愉悦的表情会被青年发现。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http://www.lewen12.com/41/41055/78888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