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一个钢镚儿 > 第103章 第103章

第103章 第103章

        早上初一没像平时那么准点醒,  是晏航起床去阳台的时候拉门的声音把他吵醒的。

        他先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还早。

        然后猛然看到了枕头旁边的小海豚按摩器……晏航纠正了他,  告诉他这个不是小鲸鱼是小海豚……他看到小海豚就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儿,  立马把手机一扔,  闭上了眼睛。

        昨晚上他对小海豚有过惊恐里带着不要脸的想像,但是怎么也没想到晏航会拿着这个给他按后背和腿。

        这种前后巨大的差异他当时没顾得上详细感受,那会儿无论是哪儿有点儿震动,都能起到同样的效果,但现在想起来……

        简直是是眼睛都不想再睁开了。

        初一抱着枕头翻了个身。

        本来还有点儿迷糊,因为小海豚的突然出现,他顿时完全清醒了,脑子里全是昨天晚上的情形。

        而且无论想到哪一幕,  都能准确地回想起当时的感觉来。

        晏航从阳台进来了,听脚步声是走到了床边。

        初一继续装睡,  半张脸都埋在枕头里。

        “要我帮你请个假吗?”晏航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告诉你们组长,  你臀部受伤需要休息。”

        初一直接一掀毛巾连坐起来的过程都省了,  直接从床上蹦到了地上。

        “你是想,想说你技,术不行吗,”初一一边穿衣服一边说,  “我都没,  没让你上,  不了班。”

        晏航没说话,  靠在柜门上冲他笑着:“喘成那样,我以为你要不行了呢。”

        “不,不要大,清早说这种儿,儿童不宜。”初一顿时觉得脸要烧起来了,“我还是小,小狗。”

        “小狗乖,”晏航过去搂着他亲了一下,“昨儿晚上玩得开心吗?”

        “别欺,欺负狗,”初一啧了一声,“狗又不,不是没机,会收拾你了。”

        晏航笑了好一会儿:“赶紧的,上班要迟到了。”

        初一往卧室门口走了两步,转头看了一眼床上,又扑回去拿起了那个小海豚按摩器,打开柜子把它塞到了衣柜最里头。

        然后才一扬脑袋走出了卧室。

        晏航进了厨房准备弄点早餐的时候,初一从浴室探出头,一边刷牙一边说:“别做早,饭了,我出去吃。”

        “嗯?”晏航看着他。

        “你留着肚,肚子跟晏,叔叔共进早,餐吧。”初一说。

        “他得睡到中午才能起来了,”晏航说,“昨天喝了酒,人也放松下来了,没准儿能睡到下午。”

        “我觉得他一,一直都放,松啊,”初一说,“进法院还笑,笑呢。”

        “他那人就那样,”晏航拿了瓶酸奶出来,切了两片面包,打算给初一随便弄个酸奶三明治,“有什么事儿脸上看不出来,非常老谋深算了。”

        “你跟他一样,”初一说,“小谋深,深算。”

        晏航笑着看了他一眼:“害怕么?”

        “不怕,”初一说,“你不会,算我。”

        “这么有自信。”晏航切了两片大红肠夹到面包里。

        “这两年我特,特别自信,”初一说,“不知道哪儿,来的。”

        “我给的。”晏航把三明治放在盘子里递给他。

        “应该是吧。”初一接过盘子,一脸若有所思半天也没吃。

        “怎么了?”晏航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没,”初一低头拿起三明治咬了一口,“就是觉得好,好险啊,人和人就,就那么一个转,头可能就错,错过了。”

        “一个汽修工,”晏航说,“就别成天这么诗意了。”

        初一笑了笑。

        老爸不仅没有睡到下午,连午饭都没有错过,十点半的时候晏航手机响了。

        “起来了?”晏航接起电话。

        “嗯,老崔打了个催命电话让我起床找你玩,”老爸打着呵欠,“大概觉得起晚了影响父子相见的深情程度。”

        “饿吗?”晏航问,“带你去吃饭。”

        “行,”老爸说,“不过我不想吃海鲜,就吃个普通的饭,没海鲜的。”

        “为什么?”晏航问。

        “吃腻了,”老爸叹了口气,“之前租个房躲着,房租里包了伙食,房东就卖海鲜,我吃了好几个月海鲜,想起那个味儿我就想吐。”

        晏航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儿又觉得有点儿不是滋味儿。

        “去吃火锅吧,”老爸说,“川味儿的。”

        “行。”晏航说。

        晏航收拾好下了楼,老爸居然已经站在楼下等着他了。

        “这么快?”他走过去。

        “有烟么,”老爸问他,“给我一根。”

        晏航把兜里的烟递了过去:“你不会是买烟的钱都没有了吧?”

        “我是根本就没时间去买烟,”老爸点了烟,“初一上学……上班去了?”

        “嗯,”晏航点点头,“每天特别积极,跟拯救人类似的。”

        老爸笑了起来,想想又看了看他:“你俩是认真的吗?”

        “那要看怎么定义认真了,”晏航说,“我也没想过太多,什么以后之类的,没计划没想法。”

        “就你自己定义的。”老爸说。

        “那我挺认真的。”晏航点点头。

        老爸猛抽了两口烟,把烟在旁边垃圾筒上掐灭了:“行。”

        “其实也挺难接受的吧,”晏航看着他,“毕竟算是万万没想到。”

        “是根本就没想过,”老爸拿了颗口香糖出来放到嘴里,转身往大门那边走,“以前就觉得你挺招小姑娘,我还琢磨以后给我找个什么样的儿媳妇儿呢。”

        “现在不用琢磨了,”晏航说,“不光儿媳妇儿没有,还绝后了。”

        老爸看了他一眼:“可惜了老晏家这么好的基因。”

        “遗憾吧?”晏航笑着说,“不爽吧?”

        “多少有点儿,”老爸在他背上拍了拍,“不过还是那句话,你想怎么就怎么,只要你乐意,我都不管。”

        晏航跟老爸一块儿走到了小区门口,门口停着两辆出租车,但是他犹豫了一下,没上车,带着老爸顺着路往前走了。

        “走走吧?”他说。

        “嗯,”老爸伸了个懒腰,“很久没跟我儿子这么走了。”

        “以前也没怎么走。”晏航说,“走几步跟腿要断了似的。”

        “那是你。”老爸说。

        “我现在都挤公交车。”晏航笑了。

        “太子沦落到要靠个从小被人欺负的小结巴养活了,”老爸感叹着,“世道变了啊。”

        “你那儿还有钱吗?”晏航想了想,转头看着老爸。

        “没了,我走之前把钱都给崔逸……”老爸说了一半也转头看着他,“他贪污了我的遗产?”

        “……遗产给我了,”晏航说,“我就是问问,你要没钱了我这儿还有你部分遗产,反正你也没死,可以还给你。”

        “你拿着,不用管我,”老爸说,“我随便弄点儿就行。”

        “怎么弄?”晏航问。

        “找个富婆傍一下。”老爸说。

        晏航退后两步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叹了口气:“头发长长了再考虑这个事儿吧。”

        老爸笑了半天。

        跟老爸之前没有因为时间和发生过的事有什么生分和陌生感。

        从见到老爸的那一秒开始……不,他吐完了之后开始,他就回到了跟老爸惯常的相处氛围里。

        其实很多事都变了,他不会再跟着老爸到处游荡,不会再跟老爸到处租房,不会再一起不管有没有钱先吃一顿再说,也渐渐不会再在他消失的日子里不安失眠,甚至不会再跟老爸住在一起。

        但哪怕是这样,老爸依然是老爸,十几年相依为命处下来的感情,已经不单单是父子可以概括的了。

        而最重要的是,他们生活里那些不安的因素,已经没有了。

        老爸亲手带来的不安,但又亲手抹掉了。

        有时候想想,会觉得很奇妙。

        而现在,哪怕老爸明天就只字不留地消失,他也不会再重新回到黑暗里,想念当然还是会想念,那也只是单纯的想念了。

        唯一让他心里还轻轻抖了一下的,就是老爸的那句“遗产”。

        他走的时候,大概就没想过还能活着回来,算是抱着托孤的想法把他交给崔逸的。

        “想什么呢?”老爸在旁边问。

        “太多了,说不清。”晏航说。

        “老崔说你一直看医生呢,最近还去了几次,”老爸说,“情况怎么样?”

        “基本没事儿了,”晏航说,“上回去还是因为工作的事儿,情绪控制不好。”

        “你是揍了老板被解雇的吧?”老爸问。

        “真想揍来着,”晏航啧了一声,“揍我们新来的主厨,不过最后还是忍下来了。”

        “忍?”老爸似乎有些惊讶,转头看了他一眼。

        “嗯。”晏航笑了笑。

        “初一身上还是能学到点儿东西的啊,”老爸说,“我一直也没怎么管你,想打谁就打谁,反正吃不了大亏……没想到现在还能忍了。”

        “一个忍还用跟人学么。”晏航说。

        老爸笑了起来:“你自己清楚。”

        往前走了一段之后,饭店差不多到了,晏航往路边指了指:“那个商场新开业的,一会儿吃完了我带你去转转,你有好几年没逛……”

        晏航这话没说完就感觉有什么地方好像不太对。

        “亲爱的太子,你是不是觉得我被关了十几年刚放出来啊?”老爸说,“我自首进看守所之前一直在外头逛呢。”

        “……顺便跟踪我是吧。”晏航说。

        “真没有,”老爸笑了起来,“我事儿那么多,也不是一直在这儿,而且吧……”

        老爸把胳膊搭到他肩上搂了搂:“我也不太敢去看你,想得厉害,也心疼。”

        晏航没说话。

        “是不是觉得挺委屈的,”老爸问,“没混着个靠谱的爹。”

        “我才二十出头,”晏航说,“你现在开始靠谱也来得及。”

        “行,”老爸点点头,“明天我跟崔律师商量一下,我去给他做个助理吧。”

        “……你不如直接问他要钱呢,”晏航笑了起来,“找这么次的理由你好意思么。”

        “我还真得找他要点儿钱,”老爸说,“玩完了今年,明年自己弄点儿什么干干。”

        “好。”晏航马上说,“我可以去帮忙。”

        “别大材小用了。”老爸摇头。

        “你想弄点儿什么?”晏航问。

        “反正不会是开西餐厅。”老爸笑着说。

        初一今天提前一小时下的班,跟同事交待了几句就坐车去了商场。

        晏叔叔回来得太突然,一点儿准备时间都没给他和晏航留。

        他一直想着要在晏叔叔出来之前去买点儿礼物,算是个庆祝纪念,结果还没想好买什么,人就这么突然回来了。

        初一在商场里来回转悠着,太贵的买不起,便宜的没意思,普通的没创意,有创意的又不实用……

        最后他还是站在了保温杯专柜前。

        这家的杯子,之前他经过都不会往里看,拖他进去他也会抱着门柱不撒手的,一个杯子好几百,他去年给晏航买杯子都没舍得进来。

        不过现在不同了,他现在工资收入还不错,比实习的时候要高了一倍,等之后考完证,钱还能再加点儿。

        买个几百块的保温杯,已经不需要咬牙切齿了。

        从商场拎着一看就是超级豪华土豪保温杯包装的袋子出来的时候,晏航的电话打了过来。

        “喂?”初一接起电话。

        “你今天准时下班吗?”晏航问。

        “已经下班了。”初一说。

        “嗯,那行,今儿晚上就在家吃,”晏航说,“我做点儿菜。”

        “不出,出去吃个大,餐什么的吗?”初一问,“毕竟放,放出来是,个大事儿啊。”

        “又不是蹲了十年冤狱,你是不是还想放挂鞭啊……我爸一般情况下喜欢在家窝着,”晏航笑笑,“你没看他以前吃个烧烤都要拿回家吃么。”

        “那行,”初一说,“我带菜回,去吗?”

        “我买了,”晏航说,“你只管马上立刻回来就行。”

        “想我了吧?”初一问。

        “是啊,”晏航说,“也担心你的屁股,回来我给你揉揉。”

        “……你再喊大,大点儿声吧。”初一说。

        晏航笑着挂了电话。

        初一拎回家的保温杯得到了晏叔叔的高度赞扬。

        他拿着杯子笑了能有五分钟还没停下来。

        “你是保温杯推广大使吧?”晏航也笑得不行,“还能不能有点儿别的礼物送了啊?”

        “这个不,不好看么?”初一跟着也一直笑。

        “比我那个强多了,”晏航拿过杯子看了看,“我感觉主要是店里大概没有太难看的中老年款,你闭眼儿挑也能挑个差不多的。”

        “这是销,销售挑的。”初一如实回答。

        “难怪。”晏航笑着伸手在他脸上弹了一下。

        初一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晏叔叔那边看了一眼。

        晏叔叔啧了一声没有说话。

        初一压低声音尽量让嘴唇不动,转过头看着晏航:“别瞎动手。”

        晏航没出声,抬手又在他脸上捏了一下。

        初一瞪着他。

        晏航又抬手捏了捏他鼻尖。

        “没完了啊?”他说。

        “就你自己心虚。”晏航小声说。

        “都啧你了!”初一还是瞪着他。

        晏叔叔在那边又啧啧啧了好几声,晏航笑着倒到沙发里:“他好久没这么可爱的小孩儿可逗了,你还这么配合。”

        “是,”晏叔叔点了点头,“晏航没个小孩儿样,我平时都逗不着他。”

        初一叹了口气。

        “吃饭,”晏航拍了拍手,“给老崔打个电话吧,可以过来了。”

        晏叔叔给崔逸打了电话:“崔律师,开饭了,用我过去把您背过来吗?”

        崔逸在那边不知道说了句什么,晏叔叔说:“没事儿啊,我可以帮你打断了再背过来。”

        崔逸几分钟之后进了门,一进来就叹气:“这种家庭聚会就不用叫我了吧,我不太适应。”

        “你可以在旁边杵着上菜啊。”晏叔叔说。

        “你知道我一小时咨询费多少钱吗?”崔逸说。

        “不知道,”晏叔叔回答得很干脆,“我又不给钱。”

        “崔叔坐这儿,”晏航给崔逸拿了椅子,“偶尔感受一下家庭温暖有利身心。”

        崔逸坐下,靠着椅背笑了笑:“也挺好,总算是能消消停停了。”

        “明天忙吗?”晏叔叔问他,“不忙的话喝点儿吧?”

        “你都这么说了,”崔逸说,“我明天就算忙也得喝啊。”

        初一跟着晏航进了厨房,打开冰箱看了看:“啤酒没,没买吗?”

        “他俩要喝白的,”晏航说,“我买了,咱俩喝饮料。”

        “哦。”初一愣了愣,“为什么?”

        “老崔我不了解,我爸要是这架式,今儿晚上肯定是不醉不算完,”晏航说,“你要跟着喝,那明天就请假吧。”

        “我不喝,”初一赶紧说,“不喝。”

        晏航今天做的是中餐,四个人,他做了七八个菜,都拿大盘大碗装着,再把几瓶白酒往桌上一放,看得初一非常颤抖。

        一看就是最后得有人在桌子底下躺着的。

        “你俩饮料?”崔逸看了一眼晏航手里的冰红茶。

        “嗯,”晏航点头,“我俩还小。”

        “未成年。”初一说。

        “那你们看着大人喝吧,”崔逸手指在酒瓶上弹了一下,“倒酒。”

        晏航马上站起来开了酒,给他俩一人倒了一满杯。

        “没想到吧,”晏叔叔拿起杯子,“咱俩还有这么喝酒的一天。”

        “嗯,”崔逸也拿起杯子,先是看着酒愣了一会儿,然后往他杯子上磕了一下,“我以为这辈子也见不着了。”

        晏叔叔笑了笑,仰头一口,半杯酒下去了,初一看着都觉得嗓子眼儿烧得慌,他赶紧拿起冰红茶喝了一口。

        崔逸也一仰头下去半杯。

        初一又拿起冰红茶喝了一口。

        晏航一直没弄清楚崔逸和老爸的关系,大致只知道他俩在老爸没结婚前就是朋友,至于一个后来当了律师的人,是怎么跟当初是个混混到现在也还是个无业游民的老爸成为朋友的,就不清楚了。

        老爸也没提过,大概是提这些,就要提那边他不愿意多想的过去。

        晏航拿过冰红茶瓶子往初一手上磕了磕:“狗哥走一个。”

        初一很豪迈地一仰头,喝掉了半瓶冰红茶,然后一抹嘴,把瓶子往桌上一放:“到你了。”

        晏航忍着笑,也豪迈地仰头灌下去半瓶。

        “是不是有,有点儿傻?”初一小声问。

        “是。”晏航笑着点头。

        老爸和崔逸喝酒喝得很猛,边聊边喝,菜吃得不多,但酒没多大一会儿就空了一瓶。

        虽然在晏航听来,他俩聊天儿没什么可听的,无非就是老爸这几年的见闻,崔逸问问,他随口说说,但却很安心。

        初一在身边埋头吃着,边吃倒是边听得很投入,时不时还插嘴追问几句。

        就算是狗哥了,也还是个没见过世面的狗哥,老爸那些随口说出来的见闻,对于他来说,都是很新鲜的事儿。

        晏航笑了笑,靠在椅背上轻轻晃着。

        天花板上的灯挺旧了,不过初一刚换了灯头,所以很亮,之前用的是白光,初一买灯泡的时候坚持买了黄光的,说是看着舒服。

        的确很舒服。

        鼻子里闻到的菜香,酒香,耳朵听到的时高时低时有时无的聊天声,眼睛里看到这一个屋子,一桌菜,几个人。

        晏航感觉整个人前所未有地松弛。

        并不是他过不惯一成不变“普通”的生活,而是他并没有真的过上这样的生活,一直到现在,才真的开始了。

        他闭上眼睛轻轻晃了晃,眼泪从眼角滑进了耳朵眼儿里。

        正想抬手蹭一下的时候,有人拿纸巾在他眼角按了一下。

        他转过头,看着初一。

        “开心吧?”初一问。

        “嗯。”他笑了笑。

  http://www.lewen12.com/0/6/24732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