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一个钢镚儿 > 第99章 第99章

第99章 第99章

        晏叔叔的事终于要开庭了,  虽然崔逸的意思是基本没什么问题,  刘老师也已经准备得很全面了,  但终归是个命案开庭,  别说晏航了,  初一也紧张得想要哆嗦,何况他本来就是个容易紧张的人。

        不过为了给晏航稳定情绪,  他一直表现得很稳重冷静,  甚至没耽误去给老爸打听租房的事儿,  还让晏航也帮着打听,他想让晏航觉得一切如常,也想分散一下他的注意力。

        晏航说如果这次庭审顺利,过一段时间晏叔叔就能出来了,初一希望他能平静地等到时间去接晏叔叔。

        “你准备给他租个什么档次的房?”晏航窝在沙发里拿着手机慢慢划拉着。

        “一居室就,  就行吧,  ”初一说,  “他一个人,  也住不了太,太大的,  地段也不,  不用太讲究。”

        “你毕业了没宿舍住了,  ”晏航看着手机,“他会不会让你过去跟他一块儿住?”

        “我不去,  ”初一想也没想,  “我来,  来这儿。”

        晏航笑着抬头看了他一眼:“我这儿也就是个一居室。”

        “我又不,不占地儿,”初一说,“我还是金主,我给你交,交房租。”

        “那行。”晏航点点头。

        “那,”初一突然想起来,“晏叔叔……”

        “要是以前呢,他肯定跟我一块儿住,”晏航说,“现在知道咱俩的关系,他肯定要自己找地儿住。”

        “哦。”初一突然有些内疚,这么多年,出事儿之前晏叔叔和晏航都没有分开过,从来都是一起来一起走,租了房一起住。

        现在突然从看守所出来,就不能跟儿子住一块儿了,多伤心啊。

        “我爸这个人,”晏航把脚踩到他后背上,“也说不准他能不能安定下来,他这辈子就没安定过,现在猛地一下就待在这儿了,不出去转悠了,可能还不习惯。”

        “他还,还会到处跑吗?”初一转过头,“凶手都……抓,住了啊。”

        “他这么多年的生活方式就那样,我刚来的时候都不习惯,何况他,”晏航叹了口气,“他现在又没什么牵挂了。”

        “哦。”初一也叹了口气。

        晏叔叔还真是个浪子啊。

        给老爸找的房子也不是特别容易找,晏航跟以前同事打听的都太大了,动不动就三室四室,还海景房,这种房子租金他负担不起。

        折腾了好几天,还是汽修厂的江师傅帮问到一个一居室,就是位置稍微偏一些,这个问题到不大,初一打算去看看。

        “跟我一,一块儿去吧。”初一看着晏航。

        “行。”晏航点点头。

        离开庭的日子越来越近,晏航也越来越不爱动弹,窝在沙发里或者飘窗上抱着书,但有时候视线会长时间停留,一看就知道是在发呆。

        初一除了拉着他一块儿去看房子,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能让晏航注意转移一下的办法了。

        当然他还有大招,不过现在他俩的情绪都不算太好,大招使出来怕效果不尽如人意……

        “这房子内部挺好的,”房东打开了门,“去年我刚装修过,东西都是新的,都能用。”

        初一和晏航跟在房东身走进了屋,里面的确都挺新,墙都还是雪白的。

        “外面楼面就没办法了,毕竟是老楼了,”房东说,“但是周边生活设施都齐全,过日子很方便,超市菜市场什么的都有。”

        “嗯。”初一点点头,进厨房看了看,这厨房虽然没多大,但比起原来家里的厨房,也都算很好了。

        屋里就这么点儿面积,转了没到十分钟,也就没什么可看的了。

        初一看了晏航一眼。

        “我觉得还行,”晏航说,“刚过来看公交车站也没多远。”

        “对,车站近,到市区有两趟车呢,”房东说,“还是挺方便的。”

        初一没有租房经验,晏航说行,他就也觉得挺好了,于是当场就跟房东签了协议,交了钱拿上了钥匙。

        房东临走的时候又交待了一下哪个超市的生活用品比较全。

        “你爸一个人住这儿挺合适了,”晏航又转了转,“就算带个人回来,也够住。”

        “带个人?”初一看着他。

        “他才四十出头吧,”晏航说,“找个女朋友也正常。”

        “……还没离,离婚呢。”初一说。

        “你妈都失踪了,”晏航摸摸他后脑勺,“不过你爸怎么想就随他吧,这事儿你也管不着。”

        “嗯。”初一点点头。

        老妈说是要离婚,但自从老爸被抓她失踪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老爸就被她这么晾着了,要真又找了个什么女朋友,也并不稀奇。

        初一叹了口气,这世界上像他们家这样的家庭,不知道还有没有第二份了。

        从租房的地方出来,晏航伸了个懒腰,又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转转再回去吧。”

        “好,”初一马上点头,晏航能主动要转转让他松了口气,“去哪儿?”

        “看楼盘去。”晏航笑了笑。

        “什么?”初一愣了。

        “挺远的,打车贵,坐公交吧,”晏航说,“我昨天手机上看王姐说有个新楼盘在近郊,很便宜。”

        “看房啊?”初一总算明白了,手指在自己和晏航之间来回指了两下,“咱俩?看房啊?”

        晏航笑了起来:“怎么了啊,看房又没让你买房,能不能有点儿金主范儿啊。”

        “看,什么看,”初一一挥手,“给你买。”

        “没错,”晏航点头,“就是这样。”

        坐在公交车上往那个据说便宜的楼盘去的时候,初一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怎么突,突然想看房啊?”

        “不知道,”晏航说,“就刚房东带着给介绍的时候,我就觉得……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就挺有意思的。”

        “啊。”初一看着他,没明白这有什么意思。

        “会下意识地就看屋里,这里放什么,那里放什么,这里应该弄幅画,那里可以放盆花,但是一想,这也不是自己的房子,这么折腾又觉得亏了。”

        “所以就假,假装买房,过个瘾,”初一点点头,“懂了。”

        晏航笑着没说话。

        这个楼盘大概因为是在近郊,所以来看的人不算太多,但也基本把售楼的小姑娘给占光了。

        估计他俩这样也不像是马上能买房的,所以也没人招呼,这让初一感觉有点儿尴尬。

        晏航倒是很自在,先拉着他看了一遍沙盘,然后挑了个觉得不错的楼,直接就过去了。

        楼盘还在建,门什么都没装,他俩直接进了之前看好的那套。

        “一楼还带个小院子,”晏航说,“可以种点儿东西。”

        “菜吗?”初一问。

        “……你还能不能行了,”晏航看了他一眼,“你爷爷一个老头儿种的都是花,你一个十八岁小伙子想种菜。”

        初一笑了笑:“那种花。”

        进了屋之后晏航转了转:“户型跟老崔那套有点儿像。”

        “崔叔的房,房子是买的吗?”初一问。

        “嗯,他买个房还是轻松的,”晏航说,“不像我爸,这辈子光浪了。”

        “各有各的活,活法。”初一说。

        晏航转过头笑了笑:“是啊。”

        看房子能看两个小时,这是初一之前没想到的。

        晏航带着他楼上楼下地转悠着,本来他只觉得晏航想看,他就陪着看,转了一会儿之后,他突然明白了晏航为什么会想要看。

        挺奇妙的。

        虽然买不起,但每看到一套房子,都会忍不住想着,如果这是我家,我会想要什么样的结构,要高层还是要一楼,要院子还是要露台,屋子应该怎么排列,各种空间要怎么去设计。

        这种想象让会让人充满期待和向往。

        有那么几个瞬间,初一都觉得这是他和晏航的房子了,下一秒他们商量好就要住进来了。

        他忍不住嘿嘿地乐了好一会儿。

        但想想不知道这个愿望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又觉得有些怅然,叹了口气。

        “要疯了吧?”晏航说。

        “啊,”初一揉揉鼻子,“我想买,买房子。”

        “先买车吧,”晏航说,“挑个好歹努力一下能实现的先实现了。”

        “应该去看车,车展了!”初一一拍手,“车展!”

        车展得到国庆才有规模大的,这会儿离国庆节还有些距离。

        而且从现在到国庆,中间还夹着很多事儿。

        比如晏航要考证,比如他要毕业,也要考证,老爸还要过来……

        最重要的是,要开庭了。

        崔逸跟晏航聊了两三次,确定他是不是真的不去旁听。

        晏航的决定都是不旁听了。

        “真不听吗?”初一问。

        “不敢听。”晏航说。

        “你还,还有不敢的,事儿啊?”初一拉过他的手,轻轻捏着。

        “嗯,我不是谦虚,这事儿我是真怂,”晏航仰头靠在沙发里,“我真不敢。”

        “那要不我,我过去听,”初一想了想,“然后告,诉你?”

        “不要,你得陪着我,”晏航说,“法院门口蹲着。”

        初一愣了愣:“门口?”

        “嗯,”晏航偏过头看着他,“我不敢去听,但是……”

        “想偷看。”初一说。

        “老崔说可能会从正门走,说不定能瞄着一眼,”晏航说,“我就想……看看我爸现在什么样了。”

        “英俊,”初一说,“帅气。”

        晏航看了他一会儿笑了起来:“你这个狗屁精当得真敬业。”

        初一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几下:“那我陪你蹲,蹲门口。”

        崔逸比他俩提前一天过去,初一和晏航在开庭前一天下午到的时候,崔逸已经在他住的酒店帮他们订好了房间,酒店离法院很近,走路过去大约二十分钟。

        “我都没,没来过这边。”初一趴在房间窗台上往外看着。

        “你还是这片儿长大的呢,”晏航靠在窗边,点了根烟,“你是不是一直就在你家那两条街活动啊。”

        “不止两,条街,”初一说,“去学校,去菜,菜市场还,有商场,有个七,八条街吧。”

        “那我还小看你了啊?”晏航笑着说。

        “嗯。”初一点头。

        “回来的事儿没跟你爷你爸他们说吧?”晏航问。

        “没说,”初一说,“我爷他们还,还好,我爸知,道了怕他尴,尴尬。”

        晏航叼着烟,看着远处。

        “要跟崔叔刘,刘老师吃,个饭吗?”初一问。

        “不用,”晏航拍拍他,“他俩今天晚上没空理我们,你想吃什么一会儿咱俩就去吃。”

        没什么想吃的,也许是在这里长大,初一觉得无论什么食物,都挺平常的,特别是眼下这种情况,放个烤全羊在他面前,他估计也没什么胃口。

        晏航就更不用说了,抽第二根烟的时候连烟都忘了点,搁嘴里嘬了半天都没发现,初一给他点上的时候还把他吓了一跳。

        “算了不抽了,”晏航抽了两口把烟掐了,“吃饭去。”

        酒店这条街还挺热闹的时候,他俩沿着街随便走了一段,找了个饭店,没滋没味儿地吃了一顿。

        连饱没饱都没太感觉出来。

        初一按了按肚子。

        “没吃饱?”晏航马上问。

        “不是,”初一对于晏航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第一时间注意到他的小动作非常感动,“我就是确,确定一下我吃,没吃。”

        “怎么比我还紧张。”晏航笑了。

        “我本来想装,装得比你镇,定一些,”初一叹了口气,学着晏航的样子,把胳膊搭到他肩上,“但是我还,还小,装不来。”

        “以后这种不要脸的话只能悄悄跟我说,”晏航上上下下打量着他,“都快比我高了,还成天说自己小,脸都大成饼了还小呢。”

        “比你小,”初一说,“就可以说小,我是小,可爱。”

        “抽你啊。”晏航看着他。

        “我是大,大可爱。”初一改了口。

        “……行吧。”晏航叹了口气。

        这一夜晏航没睡着,初一自然也跟着睡不着,早上崔逸打电话给晏航的时候他俩已经在房间里坐了快一个小时了。

        “老崔说他和刘老师一会儿就直接过去了。”晏航说。

        初一猛地一下站了起来:“那我们也走,走,走,走……”

        “走啊走,”晏航嘴角带着笑看着他唱了一句,“走到九月九……”

        “这种老,老年人才会,唱的歌,”初一啧了一声,“你都会。”

        “走吧,”晏航站了起来,原地蹦了蹦,“去暗中观察。”

        “什么时,时间开始啊?”初一跟在他身后走出了房间,小声问着。

        “不确定呢,说是先得从看守所提人,”晏航似乎是想找件衣服换上,但蹲在自己的包跟前儿摸了半天却什么也没摸出来,“提了人到法院之后……”

        初一伸手从包里拿了件T恤出来放到他手上。

        晏航看了他一眼。

        “小航航不紧,紧张。”初一在他脑门儿上亲了一下。

        “嗯。”晏航笑了笑。

        初一又伸手捧着他的脸,在他脸上来回搓了搓:“放松。”

        “嗯。”晏航偏过头,嘴唇在他手心里蹭了一下。

        他俩到法院门口的时候,四周非常安静。

        看不到什么人,大楼里有两个人顺着台阶往里走,看上去一片平静。

        不,不是平静,就是特别庄严,初一每次经过法院都会莫名其妙地紧张,总觉得走慢了就会被人抓进去。

        也不知道为什么。

        哪怕是眼前这个并没有多大,看着也没有别的法院高级的法院。

        法院附近没什么可以呆着的地方,晏航拉着他进了一家茶叶店,就在法院对面,隔着玻璃能看清大门附近的动静。

        老板给他们上了壶茶,一边介绍着茶叶。

        不过晏航明显听得心不在焉,老板往对面看了一眼:“是今天有认识的人要开庭吧?”

        “嗯,”晏航收回目光,“我们一会儿买茶叶,就这个吧。”

        “没事儿,”老板笑了笑,“先喝着吧,不买也没关系。”

        “谢谢。”初一说。

        老板起身走开了,坐到了另一边的摇椅上慢慢喝着茶。

        等待的时间很漫长,他俩到的时候是差不多九点,崔逸说不会这么早,因为还要提人,他俩这会儿到了估计还得等一阵儿。

        初一一开始还想像了一下,如果见着晏叔叔人了,会是什么样的场景,晏航会不会一路飞奔过去,大喊着老狐狸,然后晏叔叔回头泪流满面。

        后来就不想了,觉得自己的想象力有点儿太匮乏而且太狗血,特别是在抓住晏航手的时候,他发现晏航的手冰凉,顿时就什么也不想了。

        就握着晏航的手拼命搓着。

        一直搓到快十点,晏航有些坐不住了,初一也能感觉得到,他跟几乎晏航同时站了起来,快步走出了茶叶店,往对面的大门走了过去。

        跟初一过了街走到法院门口,晏航觉得步子老有些踏空。

        这要是让老爸知道了,不知道会怎么嘲笑他,不就是来瞄一眼人么,还至于紧张成这样……

        登记之后往里走了没两步,初一突然猛地拽了一下他的胳膊。

        晏航回过头,看到从大门外转进来一轮法院的车,他顿时定在了路边。

        虽然崔逸说了有可能瞄得着人,但晏航在心里一直是做着两种准备的,看得见,看不见。

        这会儿看到车开过来,他估计应该是能看到,顿时就有些喘不过来气儿了。

        多久了?

        两年多了?

        还是三年了?

        还是一年多?

        不,一年多怎么可能……两年?三年?

        车开到了法院大楼的台阶前停下了,晏航盯着车门,下意识地往旁边捞了一把,抓住了初一的手,狠狠地捏紧了。

        “啊啊啊。”初一小声地喊了两声。

        他听见了,但是也没松手。

        车门打开,先下来的是法警,接着是……嫌疑人。

        晏致远。

        只凭半个后脑勺,晏航就能认出来这人就是老爸。

        头发剪得很短,他认识老爸这二十年,从来没见过他剃过这么短的头发。

        老爸跟法警一块儿顺着台阶往里走。

        晏航觉得眼前有些发虚,像是蒙了一层雾,但还是能从他走路的姿势看出来,应该是戴着手铐,脚底下看不清,不知道有没有脚镣。

        马上要进去的那一瞬间,老爸突然定了一下。

        初一突然觉得非常佩服晏航和晏叔叔之间的这种默契,哪怕是在这种情况下,两个人居然都还能做到同步。

        晏航在晏叔叔转过头的同时,转过了身,背对着大楼。

        而他还什么都没反应过来,愣在那儿瞪着晏叔叔那边。

        距离有些远,他完全看不清晏叔叔的表情,但就在他转头又转回去的这短短不到一秒的时间里,他感觉似乎能看到晏叔叔嘴角的笑容。

        站在原地老半天之后,初一才把自己一直被晏航死死抓着感觉都快骨折了的手抽了出来,用力甩了几下。

        晏航看着他:“进去了?”

        “嗯。”初一点点头。

        晏航开口的时候眼睛里还有很不明显的泪光,说完之后眨了眨眼睛,就恢复了平时的样子。

        “他穿的是我给他买的衣服,那件T恤,”晏航说,“现在不用穿着看守所的衣服开庭了吗?”

        “应该是不,不用了吧?”初一说。

        “真遗憾,”晏航说,“不能嘲笑他衣服难看了,不过还可以嘲笑手铐。”

        “嗯。”初一笑着点了点头。

        “还换发型了,估计是推子推的,”晏航说,“他最不喜欢头发这么短,说显二。”

        初一没说话,看着晏航。

        晏航又说了很多,对晏叔叔评头论足了一番,还顺便推测了一下他在庭审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无论是语气还是神态,晏航看上去都很轻松。

        但初一光听他这一串串说个没完的话,就知道他并不轻松,甚至他说这么长时间,连姿势都没变过,一直是刚转过身时的样子。

        “晏航。”初一打断了他的话。

        “我觉得到时……嗯?”晏航停了下来。

        “没事儿了,”初一说,“肯定会顺,顺利的。”

        “嗯。”晏航终于动了一下,低头轻轻跺了一下脚。

        “他刚进,进去的时候,”初一说,“冲咱们笑,笑呢。”

        “是么?”晏航抬起头。

        “啊,”初一点头,“我看到了。”

        晏航看着他,过了好半天才啧了一声:“肯定是个意味深长的笑……上回去见我妈的碑你都吓得顺拐了,刚见着我爸你没吓得跪下啊?”

        “啊!”初一猛地一愣,“这是见,家长啊!”

  http://www.lewen12.com/0/6/24732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