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一个钢镚儿 > 第95章 第95章

第95章 第95章

        初一完全不认识这个老张家的丫头,  但是看老张家丫头的样子,似乎还是应该见过面的,  大概在他还是个萝卜头大小的土狗的时候。

        “你们男孩儿还真是长个儿厉害,  ”老张家丫头背着他的包边走边说,  “前两年你上你爷爷家过年的时候,还没我高呢。”

        “啊。”初一应了一声。

        他连微信跟姑娘聊天儿都进行不下去,  这种面对面的就更加无法进行了,但虽然他想不起来人家,  也还是老邻居,他不好意思就这么啊一声就把老张家丫头给晾那儿了。

        于是搜肠刮肚老半天,  终于找到了一句话,  在他看来还挺重要的,  完全不是客套的废话。

        “你叫什,  么名字?”初一问。

        老张家丫头猛地转头看了他一眼,脸上的表情有些震惊,  还有些尴尬:“你不记得我名字了?”

        不是不记得。

        是根本就不知道。

        对不起。

        “我叫张莹,  ”老张家丫头有些失落地说,  “名字太普通了吧,都记不住。”

        “记住了。”初一说。

        张莹看了他一眼,又笑了笑:“你是明年毕业了吧。”

        “嗯。”初一应着。

        “是要留在那边吧?”张莹说,  “哎,挺好的,  海边多美啊。”

        “嗯。”初一点点头,  本来这两句话他得嗯两次,  张莹一次说完了,他倒是省事儿了。

        “那……”张莹应该是在努力找话题,“你们学汽修的,有女孩儿吗?”

        “没有。”初一说。

        对话不大进行得下去了,初一感觉非常对不住张莹,忍不住回头看了看爷爷奶奶。

        张莹大概也挺尴尬,于是也回头看了看,然后走了过去:“奶奶我还是搀着你吧,有点儿滑。”

        “没事儿没事儿,”奶奶笑着说,“我腿脚还挺利索的呢。”

        初一放弃了过去搀着爷爷的想法,人姑娘过去搀着一个,自己也跟着过去搀一个,有点儿不合适,万一再让爷爷奶奶以为自己对张莹有什么想法,就很郁闷了。

        他只得一个人在前边儿拎着箱子走。

        还好车站离家不太远,他坚强地走着,越走越快。

        到爷爷家楼下的时候正好碰上老爸出来,一看到他,老爸就愣了愣:“你爷爷奶奶呢?”

        “后……”初一回过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把后头的三个人给甩掉了,“他们走得慢。”

        “你是不是不好意思了,”老爸接过他的箱子,低声说,“你奶奶想着你也没什么朋友,正好老张家丫头回来过年,聊到你,说差不多大,她就想让你多交个朋友……”

        “我也不,不认识她。”初一也低声说。

        “是啊,我说了别这样,你奶奶也不听,”老爸往回走,“人老了就这样,特别能操心。”

        初一笑了笑。

        跟在老爸身后走着的时候,初一看到了老爸头上的白发。

        他愣了愣。

        老爸才四十出头,上回无罪释放出来,他俩见面的时候,老爸的头发还是黑的,这也没多久没见,居然有白头发了……而且还挺多,头顶,后脑勺的边缘,还有两鬓。

        初一轻轻叹了口气:“你染,染头发吧。”

        “买了染发膏了,”老爸说,“还没顾得上弄,我头发白得挺早,随你爷爷。”

        初一没说话。

        回到家里把行李放好了,爷爷奶奶才进了屋。

        一进屋奶奶就叹了口气:“初一这孩子,真是的,把人小姑娘一扔,嗖嗖就走了,跟鬼撵似的。”

        “我又不,不认识她。”初一也叹了口气。

        “聊聊不就认识了,”奶奶说,“你以前那个性格也没个朋友,后来我看你不是跟五颗星关系挺近的嘛,还寻思这孩子也能有朋友了,就想让你多认识点儿朋友……”

        五颗星那是朋友吗?

        五颗星并不是朋友啊!

        五颗星是他男朋友,宝贝得不得了的,跟一般人能比吗……

        “起码得是个小伙儿吧,”老爸说,“你这突然抓个小姑娘,初一哪能交得上朋友。”

        “现在就得学着点儿了,”奶奶继续叹气,“你说这孩子,明年就上班了,再长大点儿,就该谈朋友结婚了,这性格去哪儿找媳妇儿啊。”

        “你就是能操心,”爷爷笑了起来,“周岁才18呢。”

        “我就这一个孙子,我能不操心吗,”奶奶说,“早知道当初多生几个孩子,那会儿只要一个孩子的也就咱们家了。”

        爷爷奶奶边聊边进了厨房去准备做菜,初一进屋转了转,爷爷奶奶这儿就两间房,每次过来,他都跟老爸老妈挤一个屋里。

        现在没有老妈,他跟老爸一块儿住,说起来是更宽敞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却觉得有些不自在。

        也许是他真的变了很多,那些以前他根本不会去考虑和介意的事,现在都会注意得到了。

        “现在就咱俩,你不用搭折叠床了,”老爸跟了进来,“挺好的。”

        初一看了老爸一眼,没有说话,把行李箱里带回来的海鲜干货拿了出来,老爸拿去厨房给了爷爷奶奶。

        初一把奶奶拿出来的一床新被子铺好之后,老爸又进了屋,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他。

        过了好半天,才叹了口气:“你有你妈的消息吗?”

        “没有。”初一说。

        “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老爸说,“就算要离婚,人也得回来啊。”

        初一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沉默。

        “狗子回家去看爷爷奶奶了,”晏航站在阳台栏杆上,手里拿着手机,对着远处星星点点的灯光拍着,“今年我得一个人过年。”

        -摸摸头

        -我也一个人,陪你

        -抱抱小天哥哥

        -小狗什么时候回来啊?

        “初三,”晏航说,“财迷得回来打工赚钱。”

        -小天哥哥那边炮比我们这边放得密集啊

        -我这边炮也很多,放得都听不清直播声音了

        -还没到三十儿就放这么夸张啊,不过我们这边禁了,偷偷放

        晏航把手机定在最远最亮至今也没弄清那里是什么地方的一个楼,看着小姐姐们在屏幕上聊天儿。

        以前差不多就是这样,他偶尔说两句,然后就看小姐姐们聊天儿,除了做吃的偶尔露出手,小姐姐们会炸一下,别的时候都是一副从来没红过就过气了的过气主播范儿。

        -小天哥哥今天不做点吃的吗

        -别说吃的,我饿了

        -我也没吃饭呢

        “楼下保安要放烟花,”晏航往下看了看,把手机对着楼下,“这个保安,养了个刺猬,结果长大了找了个老婆就不理他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郁闷的保安大哥

        -刺猬没直播过呢,哪天看看刺猬啊

        -现在冬眠了吧

        -刺猬还要冬眠啊?

        晏航对着楼下保安放的烟花拍着,保安大哥的烟花还挺灿烂的,而且颜色丰富,数量丰盛,放了能有十分钟才全部结束。

        “看电视去了。”晏航退出了直播,伸了个懒腰。

        回屋洗了个澡出来,手机上有一条初一发过来的消息。

        -今天累吗

        -还行吧,天天都这样好像习惯了,你那边怎么样?

        -挺好的,就是晚上要跟我爸一个屋有点尴尬,没什么话说

        -以前不也这样吗

        -嗯,但是以前他跟我妈说话啊,我自己呆着

        晏航笑了笑,给初一把电话打了过去。

        那边初一很快接起了电话,声音非常严肃冷莫:“喂。”

        “挂了。”晏航说。

        “别别别,”初一小声说,听声音带着喘,估计是跑到楼上露台了,“刚我爸在,在边儿上呢,不自在。”

        “你们这父子关系也真是。”晏航叹了口气。

        “没办法,这么多,年都是这,这样,”初一也叹了口气,“我都找,不到话跟,跟他聊。”

        “一会儿喝几盅就有话聊了。”晏航说。

        “喝几盅他倒,倒是话多,”初一笑了笑,想想又压低声音,“我爸有白,头发了。”

        “你爸没多大年纪吧?”晏航说,“估计这阵儿挺愁。”

        “嗯,”初一应了一声,“你明天跟,崔叔在,在家过吗?”

        “是啊,”晏航说,“我俩打算随便吃点儿就行了,我初一还要上班。”

        “想,我了吧?”初一小声问。

        “是啊,”晏航笑了起来,“快回来吧。”

        “初三就回,回了,我琢磨明,明年把爷,爷奶奶接,接过去过,年算了,”初一说,“就不用来,回跑。”

        “也行,”晏航说,“也让他们看看你现在的状况,省得老操心你过得好不好。”

        “哎,”初一叹了口气,“太操心了。”

        “怎么了?”晏航问。

        “今天带,带了邻居的女,女儿去接我,”初一说,“我都不,不认识。”

        晏航愣了愣:“相亲啊?你们那儿什么风俗啊,给未成年相亲?”

        “不,不是,”初一说,“我奶说让我学,学会跟女,女孩儿相处。”

        “为什么要跟女孩儿相处?”晏航啧了一声。

        那边初一没了声音,又叹了口气。

        “怕你以后交不着女朋友结不了婚呢,”晏航也叹气,“老太太想得真远。”

        “你生,气吗?”初一问。

        “我气什么,”晏航笑了笑,“又不关你事儿,你奶奶也没做什么。”

        “要不……”初一像是在下决心,过了一会儿都能听出他咬着牙,“我跟他们说,说了得了。”

        “说什么?”晏航愣了愣。

        “我不结婚,”初一说,“我要跟五,五颗星过。”

        “别,”晏航赶紧说,“大过年的,别说这个,你还让不让老人家过年了。”

        “……那怎,么办?”初一说。

        “以后有机会再说吧,你才多大,”晏航说,“这会儿也没人逼你结婚。”

        “哦。”初一应了一声。

        晏航没再说话,听着电话里初一的呼吸声有些出神。

        他挺感动的,初一在这件事上几乎没有过多的思考也没什么犹豫,虽然就算犹豫了,就算什么也不敢说,也很正常。

        但初一的第一反应就是说。

        小屁狗子还挺猛的。

        跟初一聊了几句挂掉电话之后,晏航躺到沙发上,拿着手机一下下转着。

        出柜。

        这个问题在初一说起之前,他还从来没有想过。

        老爸不知所踪,他并没有需要专门出柜的人。

        但现在老爸就在那儿,有崔逸带话,他甚至不用等到跟老爸见面。

        向老爸出柜,应该没什么压力,老爸是个似乎什么都能接受的人,还挺惯着他,如果真知道了,大概不会有什么反对意见,顶多就是吃惊一把。

        就算反对,也无所谓。

        晏航咬了咬嘴唇,算是对他不辞而别,以及十几年来在某些方面不是个称职父亲的报复吧。

        没错。

        晏航打了个响指。

        然后拿出了手机。

        在说“我爱你”的时候被初一抢了台词,让他非常不爽,这回他可以轻松领先了。

        -你什么时候去见我爸?

        晏航给崔逸发了条消息。

        “明天会去一趟,也不是聊案子,就是聊会天儿,”不爱打字的中年男人崔逸发了语音过来,“你有什么话我就帮你带过去。”

        -告诉他我胖了就行,另外的话过完年再带

        “另外的什么话?”崔逸问。

        晏航拿着手机又转了几圈,然后飞快地打了一行字给崔逸发了过去。

        -我要跟他出个柜

        也就过了不到一分钟,崔逸的电话打了过来。

        晏航接了电话:“喂?”

        “初一?”崔逸劈头就问了一句。

        “……你反应怎么这么快?”晏航愣了愣。

        “我早看你俩不对劲了,”崔逸说,“整天缠缠绵绵到天涯的。”

        “别说得那么恶心。”晏航啧了一声。

        崔逸沉默了几秒钟又问:“真的假的?这事你别拿你叔开玩笑。”

        “没开玩笑,”晏航清了清嗓子,“真的。”

        崔逸没出声,像是在思考。

        “崔叔你说,”晏航把腿架到茶几上,“这件我爸能接受吗?”

        “他不接受有屁用,这事儿又不是他说了算,”崔逸说,“你不用管他能不能接受。”

        “那他能不能呢?”晏航问。

        “能吧,”崔逸说,“你爸什么没见过,老狐狸精。”

        “嗯,”晏航笑了笑,“那过完年你帮我给他带个话吧,我写封信,你带过去给他展示一下就行,其实我也想过当面儿说,但是我赶时间,而且也觉得有点儿尴尬,他以前带我偷听人家墙角听的都是男女。”

        “……你们家晏致远这个爹当得真有特色。”崔逸有些无语。

        “崔叔,”晏航说,“那你能接受吗?”

        “能,有什么不能的,”崔逸说,“特别是如果你爸接受不了哭天喊地的我还能在一边儿看戏呢。”

        晏航笑着没说话。

        “要不我明天就带着信去给他展示吧,”崔逸说,“让他过不好这个年,怎么样。”

        “你俩真是哥们儿吗?”晏航说,“真不是他坑了你你现在伺机报复呢?”

        “不是哥们儿,”崔逸很干脆地说,“我要看戏的时候他就不是哥们儿了。”

        “操。”晏航笑了笑。

        “放心吧,”崔逸说,“我看情况。”

        “嗯,谢谢崔叔,”晏航说,“明天给你做大餐。”

        晏航把写给老爸的信给了崔逸。

        信写得跟老爸最后留给他的那封信一样。

        用信封装着,里面就一张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纸,上面写着简单的几个字。

        我有男朋友了。

        不过崔逸说是要看戏,看老爸哭天喊地,但三十儿那天去了看守所,也还是没有提这件事,只是聊了一会儿,回来之后按老爸的要求,给他包了一个大号的压岁红包。

        崔逸大概还是觉得过完年再让老爸知道比较合适。

        晏航虽然感觉这件事无论什么时间告诉老爸,自己都没有什么压力,但知道崔逸没在大年三十儿这天给老爸说的时候,他还是微微松了一口气。

        毕竟是件挺大的事儿,万一老爸真的接受不了,这年还真不好过了。

        今年这个年过得挺度日如年的,如年都如到了晏航提前了快两个小时就到了机场。

        发了快三小时的呆,才终于看到了初一坐的那班飞机到港的信息。

        “我出来了!”初一第一时间打了电话过来。

        “我在出口这儿站了三个小时了,”晏航说,“腿都站粗两圈儿了。”

        “一会儿给,你捏腿。”初一笑着说。

        “捏腿不够。”晏航啧了一声。

        “大,庭广众的,”初一说,“控制一,一点儿。”

        “赶紧的,”晏航说,“跑出来。”

        “好。”初一挂掉了电话。

        没过两分钟,晏航就看到了一路从里面狂奔而出的初一。

        虽然度日如年,但这几天晏航也还觉得能够忍受,并没有太难熬,但看到拖着箱子带着风跑出来的初一时,他还是猛地一下觉得全身上上下下都通透了。

        心情扬了起来,连毛孔都张开了,一块儿往外扇着清新的小风。

        初一跑到离他还有两三米的地方才猛地一停,然后在光滑的地面上滑了过来。

        “我靠,”晏航低头看了看他的鞋,“你这什么鞋这么不防滑。”

        “我爷地,地摊儿上给,我买的跑鞋,”初一笑得不行,“一天摔一,一跤,我都没敢跟,跟他说。”

        晏航跟着乐了半天,缓过来之后一张胳膊:“来抱一下。”

        初一搂住他,非常使劲儿地收紧胳膊,把脸埋到他脖子那儿狠狠吸了两口气:“香。”

        晏航偏过头,悄悄在他耳朵上亲了一下:“想我吗?”

        “想,”初一还是埋在他脖子那儿,“想得不,不行,都怕说梦话叫,叫你名字让,我爸听,听到。”

        晏航笑了笑:“至于吗?”

        “至于,”初一说,“不像你,还背,背着我直播。”

        “这都被你知道了。”晏航说。

        “还被我看,到了呢。”初一说。

        “你看了啊?”晏航愣了愣。

        “嗯,”初一点了点头,“我还没,没从手机上看,过你直播呢。”

        “那你也没冒个泡。”晏航啧了一声。

        “你这直播实,在是太无,无聊了,”初一也啧了一声,“没有冒,泡的欲望。”

        “那你有什么欲望啊?”晏航问。

        “……你猜。”初一说。

        “你少女个屁啊还我猜,”晏航拍了拍他屁股,“走吧,车在外头,晚点儿老崔要出门,还得把车还给他呢。”

        “等一,一分钟。”初一说。

        “怎么了?”晏航问。

        初一往他身上轻轻顶了一下:“等我平静。”

        “我操,”晏航感觉到了某种斗志昂扬,“你是不是憋着了。”

        “是。”初一点头。

        本来是没这么容易激动的,初一闭着眼睛凝神聚气地在脑子里背着发动机异响时有可能出现的故障。

        毕竟跟晏航在一块儿各种鬼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但备不住前段时间他给自己一股脑查到的那些信息,在见到晏航的那一瞬间就全都开了花,一个个争奇斗艳的。

        数了十来种故障以及排查故障的方法之后,初一才终于平静了下去,松开了一直搂着晏航的胳膊。

        “好了啊?”晏航斜眼儿往他裤裆那儿瞅了瞅。

        “好了,”初一蹦了两下,“走。”

        回到晏航家楼下,崔逸已经在楼下等着了,看到初一从车上下来,先拿了个红包递过来:“给我拜年。”

        “崔叔过,过年好,大吉大利。”初一笑着说。

        “拿着,”崔逸把红包放到他手上,“今年就要实习准备上班了,祝你工作顺利日进斗金。”

        “谢谢崔叔。”初一愉快地接过了红包。

        红包非常厚,他有些吃惊,但也没好意思当着崔逸的面就拆开来看。

        一直到崔逸开车走了,他跟晏航一块儿进了电梯之后,他才赶紧打开了红包:“怎么这,这么厚,都是一块的吗?”

        晏航笑着没说话。

        “我靠!”打开红包看着厚厚一叠一百块之后,初一震惊了,“是!不是搞!错了啊!拿错红!包了!”

        “没拿错,”晏航说,“今年我也是这么大,你肯定得跟我一样。”

        “为什么?”初一还是吃惊,他跟崔逸的关系,肯定不可能像晏航跟崔逸那么深。

        “晚点儿再告诉你,”晏航走出电梯,“这事儿要一说,就耽误正事儿了。”

        “什么正事儿?”初一跟着他。

        晏航拿出钥匙打开门,转身把他往屋里一拽,一脚把行李箱踢到旁边,再一脚把门给踢上,然后抓着他衣服一掀:“撸狗。”

        初一的呼吸暂停了一秒,在晏航的手摸进他裤子的时候,他搂住晏航,连啃带亲带摸再带舔地把晏航推进了卧室。

        “不撸狗。”初一喘息着说。

        “嗯?”晏航看着他。

        “我要成,成年。”初一说。

  http://www.lewen12.com/0/6/24732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