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一个钢镚儿 > 第91章 第91章

第91章 第91章

        初一看着老杨,  在老杨喝水的这几秒钟里,  他脑子里转了能有八百多圈,  想要找到会让自己落下个“品行不端”的事件。

        他从小到大虽然被同学欺负被老师忽略,  但从来没有过任何涉及“品行”的问题。

        打架肯定不是,汽修班全是男生,  打架差不多是日常了,  跟品行也扯不上什么关系。

        那就只能是……他最害怕的那一个点。

        晏航昨天才刚说过,同性恋还不让上班了吗,  只要没出错,能有什么关系?

        可现在他想来想去也只能想到这一条了。

        “我一直觉得你是个挺老实的孩子,  也肯学东西,”老杨放下杯子,皱着眉,  “你平时打个架什么的,我也不想说,汽修专业一向就这样,  年轻气盛,  真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初一没说话,  看着他。

        “但是有些事就不一样了,  王老师好心安排你暑假去兼职,”老杨说,“结果你呢?”

        “啊?”初一愣了愣,  “我去,  了啊。”

        “是啊,  你去了,你在人家那里干什么了呢?”老杨看着他。

        初一猛地想起了李逍的事儿,顿时冷汗都下来了。

        但当时店里人并不多,店长也没有看到,老杨是怎么知道的?

        苏斌说的?那苏斌又是怎么知道的啊!

        “打人砸车,”老杨说,“是你干的吧?”

        果然。

        初一皱了皱眉。

        主要是这事儿他还没有办法解释,虽然他对自己喜欢男人这件事是有勇气承认的,但也不愿意到处去说。

        可老杨下一句话就让他整人个都有些郁闷得发冷了。

        “你说你实在要搞搞同性恋什么的,现在一个个的跟赶时髦似的,我也懒得管,而且不是说什么是隐私吗,那就尊重你们的隐私,”老杨说,“但是你跟周春阳同性恋一下也就行了,居然打个工还把客户扯上了!”

        “什么?”初一猛地抬起头。

        “你不要不高兴,”老杨说,“我说这些话都是有证据的!你跟周春阳是不是同性恋,是不是天天混在一起?你跟客户的事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打了客户,都把人打伤了?还砸了车!”

        初一看着老杨,这一瞬间他算是知道了什么叫百口莫辩。

        没错,他跟周春阳都是同性恋。

        没错,他跟周春阳的确是关系最好,天天一块儿上课下课吃饭,还一起在操场上看人打球。

        没错,他的确是打了李逍,还打出鼻血了。

        没错,他的确是砸了李逍的车,而且还踹了车窗。

        都没错,但又都是错的。

        如果这些都是苏斌给老杨说的,他苏斌还真是非常厉害,初一觉得自己活了快十八年,从来没有想到话还能这么说。

        一口气就那么生生地堵在胸口,堵在嗓子眼儿里,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却也无论如何也吐不出来。

        血都快从眼珠子里憋出来了。

        “这些都是真的吗?”老杨问。

        “不是。”初一回答。

        “那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老杨皱眉看着他。

        初一沉默了一会儿,说了一句:“没有。”

        当然不是真的,但老杨的语气已经很明显地能听出来已经相信了,这时他无论说什么,老杨估计也都会觉得他是在狡辩。

        初一也不想再费心去解释,这么多的话,对于他来说非常费劲。

        而且,他突然发现自己根本不屑再去解释什么。

        苏斌在背后说了他一些神奇的事,而他着急费力地拼命解释,听起来就很可笑,也许这就是苏斌想要的局面,他不想配合。

        “你确定不需要给我解释一下?”老杨似乎有些意外。

        “嗯。”初一应了一声。

        老杨瞪着他,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最后挥了挥手:“你也太不珍惜王老师对你的器重了,你去上课吧。”

        初一转身走出了老杨的办公室。

        走到操场边的时候,他看到了周春阳。

        周春阳手里拿着他的书包,应该是专门在这儿等他,他走了过去。

        “什么情况?”周春阳问。

        “推荐取,消了,”初一接过自己的书包,“跟你搞同,性恋,还跟客户也说,不清,还打,打了客户砸,了车。”

        周春阳看着他:“你打客户了?还砸车了?”

        “嗯,”初一点点头,“那个客户他……”

        “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周春阳马上问。

        “嗯。”初一应了一声。

        “对你动手动脚了吧?”周春阳又问。

        “是,不然我打,他干嘛。”初一说。

        “苏斌怎么知道的?”周春阳皱着眉,“操,这消息比胡彪还灵啊?建议胡彪揍他,抢生意呢。”

        初一扯了扯嘴角。

        “你给老杨解释了没?”周春阳跟他一块儿往教室走过去。

        “没。”初一说。

        周春阳有点儿吃惊地转过头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又叹了口气:“操,换我我也不解释,真他妈操蛋。”

        初一没出声。

        走了几步之后,周春阳又转过头:“说你跟我搞同性恋?”

        “嗯,”初一点点头,“赶时髦。”

        “我——操!”周春阳很郁闷地喊了一声,“我他妈是不是躺枪啊!”

        “啊。”初一点头。

        “你不跟老杨解释这个我理解,”周春阳突然想紧张地压低声音,“我操,你记得跟晏航解释啊,我不想挨揍啊。”

        “嗯,他不,不会信的,”初一说,“你不是喜,喜欢他么。”

        “你俩我谁也不喜欢好吧,”周春阳说,“我现在对你俩都没兴趣知道吧!”

        “嗯!”初一笑着点了点头。

        “……哎!”周春阳走了一会儿,狠狠踢了一脚地上的一块石头,“这个苏斌,是他妈活腻了我看。”

        初一没有说话,沉默地往前走。

        到教室的时候,宿舍的人已经给他俩占好了座位,初一坐下之后,李子强马上问了一句:“怎么样,找你什么事儿?”

        “取消推荐的事儿,”周春阳说,“操。”

        “我操?”李子强愣了。

        “我操。”张强骂了一句。

        “操。”胡彪很吃惊地看着初一。

        “为什么取消啊?”高晓洋破坏队形问了一句,“这推荐还能取消啊!”

        “理由是什么?”吴旭问。

        “打客户了,还砸了客户的车。”周春阳说。

        “初一打客户?”李子强有些不相信。

        “嗯,”周春阳看了初一一眼,“打是打了,但是你们觉得他会随便打人吗,还打客户。”

        “那肯定是有原因的啊!”胡彪压低声音,“客户肯定先找事的。”

        “但是被人掐头去尾一转述,”周春阳说,“就不一样了。”

        几个人同时转过头,看着跟他个隔了好几排坐着的苏斌。

        “真他妈日了狗了,”张强说,“他怎么知道的啊?”

        初一看了他一眼。

        “说话注意点儿啊小强哥,”胡彪说,“狗哥在这儿杵着呢。”

        张强啧了一声:“这是重点吗!重点难道不应该是一会儿我们回宿舍得把苏斌收拾一顿吗!这还能忍?”

        “得了吧,”周春阳说,“苏斌会承认吗?老杨也没说是苏斌啊,再说了,就算是他,他对推荐不满意,去跟老师说了,回头就被揍了一顿,你让老杨怎么看初一啊?”

        “……靠,”李子强很不爽,“那怎么着,就这么憋着了?”

        “初一的事儿初一自己决定怎么处理,”周春阳说,“我呢,就等着,如果哪天老杨给苏斌推荐了,我就上老杨那儿举报去。”

        “举报什么?”胡彪问。

        “他骚扰我,”周春阳说,“到时你们给我做个证就行。”

        初一没忍住笑了起来。

        几个人一通乐,纷纷点头:“没问题。”

        “万一他说你骚扰他呢,毕竟你性向可是公开的。”高晓洋说。

        “看颜值,”周春阳指了指自己的脸,“你觉得长我这样的,能骚扰苏斌那样的吗?”

        “不能。”初一说。

        “这不就是了,”周春阳说,“等着吧。”

        周春阳的话无论是真话还是气话,初一都挺感动的,宿舍里这帮人,是他新生活里很重要的那一方阳光。

        推荐没了,初一很憋屈,看到苏斌的时候就想过去把他的脑袋按到马桶里抽个十回八回的,但宿舍一帮人跟着他一块儿不爽的时候,他还是能感觉到温暖。

        他并不是特别在意这个推荐,现在的他,有以前的土狗从来没有过的自信,他喜欢自己现在的专业,也愿意为这个专业去认真琢磨,所以他对自己有信心,有没有这个推荐,他都能找到合适的去处。

        他的郁闷,更多的是因为被人在背后用这样的理由这样的手段坑了一把。

        他从小到大被人欺负,却也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坑过。

        不知道是不是心虚,平时苏斌晚上不会去教室自习,无论宿舍里的人怎么闹腾,他都会戴着耳机躺床上玩手机。

        在老杨找过初一之后,整整一个星期,他都压着熄灯的点儿回宿舍。

        宿舍也没人问过他什么,但大家心知肚明,估计也就不想再装了,直接回避,以防在宿舍呆的时间太长了被收拾。

        周末本地的几个人回家,东西都没收拾完,他人已经走了,不知道上哪儿躲着去了。

        “妈的,”周春阳说,“我真想叫几个人过来揍他一顿。”

        “我觉得行。”张强点头,“我们知道是他说的,但没证据,找人打了他,他知道是我们干的,也一样没证据,互相坑呗,看谁能玩得过谁。”

        “谢了,”初一把包往背上一甩,“你们别,惹麻烦。”

        周春阳啧了一声。

        “下周三我晚,晚上不打工,”初一说,“请你们吃自,自助。”

        “晚上?”胡彪马上问。

        “嗯,”初一点头,“啤酒街。”

        “狗哥够意思,”胡彪竖了竖拇指,“上月跟航哥过生日也没叫我们一块儿,还以为你不乐意跟我们一块儿混了呢。”

        “他都没,没过生日,”初一叹了口气,“事儿多。”

        “你跟晏航什么关系啊,人家过生日你还要凑热闹呢,”周春阳说,“想混饭吃找我啊,没少带你们吃吧。”

        晏航的生日的确是没过,他倒是记得,但是正好卡着晏叔叔的事儿,生日也就没怎么特别过,就吃了个饭,他送了晏航一个刻字的保温杯。

        晏航说杯子是老干部款的,刻了字就更老干部了,但还是坚持每天用它喝水,凉水也用它喝。

        初一想想就觉得挺好笑。

        不过想到今天的事儿,他又笑不出来了。

        为了排解自己的郁闷,他先去晏航家对面的商场转了几圈,然后又去小超市转了转,按晏航的习惯买了点儿菜,拎了箱酸奶。

        到家没等多久,晏航就回来了。

        他立马觉得一阵踏实,扑过去搂着晏航一通狂蹭。

        “你拿我挠痒痒呢?”晏航被他蹭得摔进了沙发里。

        “嗯,”初一趴他身上又拱了两下才站了起来,“我买,买菜了。”

        “你还去买菜了?”晏航有些意外。

        “不想一,个人呆,呆着啊,”初一说,“就去买了。”

        “我看看有什么菜,”晏航进了厨房,看了看他买的菜之后又回到客厅,“买得不错,都能配上。”

        初一笑了笑。

        晏航进卧室换了身衣服出来,坐到了他旁边,往他身上一靠:“狗子。”

        “嗯。”初一应了一声。

        “说吧,”晏航说,“是不是在学校碰上什么事儿了?”

        “啊?”初一愣了愣,转头看着他。

        “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晏航往他身上挤了挤,“说吧,一个人憋着不难受么?”

        初一叹了口气:“其实也没,没什么。”

        “嗯。”晏航笑笑。

        “就学校给,给了我一个推,荐机会,”初一说,“现在没了。”

        “是你以前说过的那种推荐吗?不是要到明年才推荐的吗?”晏航问。

        “嗯,王老师就给我,我们班,主任先推,荐了我,”初一说,“之后还,会有别人的。”

        “为什么没了?”晏航又问。

        初一拧着眉,把那天的事儿给晏航简单说了一下。

        晏航愣了半天才骂了一句:“我操,这他妈什么意思啊?”

        初一没说话。

        “你们班主任的脑子是不是应该去实训室让人练习拆装啊?”晏航说。

        初一叹了口气。

        晏航看着他,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郁闷?”

        “嗯,”初一点头,“倒不,不是为推荐。”

        “我知道,”晏航说,“从小到大没被人这么阴过吧?”

        “没,”初一说,“深刻体,体会了人,人心险恶。”

        “别的同学知道了吗?”晏航问。

        “宿舍的知道。”初一说。

        “我是说,别人知道你跟周春阳一样是个小基佬吗?”晏航把脚搭到他腿上。

        “没,”初一摇摇头,在晏航腿上一下下捏着,“春阳说不,不要告诉别,别人。”

        “那现在有人说这件事吗,你被取消推荐的原因。”晏航说。

        “好像没,”初一说,想了想又皱了皱眉,“有人知,知道也没,人敢来我,我这儿说啊。”

        晏航手指按着嘴唇轻轻咬着:“这人是欠收拾了。”

        初一看着他。

        “怎么?”晏航看了他一眼。

        “我要是收,收拾他,”初一说,“会被老杨知,知道。”

        “废话,”晏航说,“再说了,你连解释都不想解释,还收拾他干嘛,晾着吧,让他弄不清你到底在想什么,吓死他。”

        “他都不,不怎么回,宿舍了。”初一说。

        “多好。”晏航笑了笑。

        初一觉得自己的情绪还是很容易调节的,毕竟憋屈了十几年有经验,再加上周末跟晏航泡在一起。

        周一回到学校的时候,看到苏斌,他已经不再有那种强烈的想要拿他脑袋当马桶搋的冲动了。

        不过依然是有点儿堵得慌。

        没个爆发的点。

        如果苏斌是膀子哥就好了,膀子哥特别容易主动进攻然后被人抓着机会反抽。

        可惜苏斌的样子就跟反了似的,仿佛是他受到了全宿舍的迫害,连宿舍都不敢回。

        简直让人浑身难受。

        跟他一样难受的还有周春阳,毕竟被莫名其妙拉了躺枪。

        下午体育课,宿舍几个人躲在里面小操场上聊天儿的时候,周春阳一直念叨着:“我不行了,我特别想现在就过去抽他。”

        “春阳你别说这个话,”张强说,“你这话一说,我就真的想去了。”

        “等放假吧,”初一说,“挺住。”

        “靠。”周春阳咬了咬牙。

        李子强掏了烟出来叼着,又把剩下的跟几个人一块儿分了。

        “我买瓶饮料去,”胡彪站了起来,“你们喝吗?我请客。”

        大家点了饮料之后,胡彪跑着去了小卖部。

        没过几分钟,他又跟被人追杀似的狂奔着回来了,手里也没有饮料。

        “怎么了?”李子强马上站了起来。

        “出什么事儿了吗?”吴旭问。

        “我操!我操!”胡彪一边跑过来一边挥着手喊,“你们猜……”

        “猜你大爷有屁放。”周春阳打断了他的话。

        “苏斌被人拖出去了!从小卖部那儿!”胡彪一脸兴奋带震惊地喊了一声,“我操!好些人看到了,不过这小子没人缘,谁也没拦,都干瞅着!”

        “被拖出去了?”几个人都站了起来。

        “春阳你叫的人?”李子强看着周春阳。

        “我没叫啊,”周春阳说,“我要叫了人我能他妈憋成这样吗?”

        “那是谁?”几个人立马来了兴致,转身就往大门那边走。

        “戴着口罩帽子!”胡彪兴奋地说着,说到一半猛地停下了脚步,转回头看着初一,一下压低了声音,“我操,初一,不会是航哥吧!”

        “什么?”初一愣了。

        “就是晏航!”胡彪跳了一下,“我说怎么听声音那么熟呢!”

        “还说话了?”周春阳问。

        “说了,”胡彪兴奋得不行,“说,你他妈欠我的钱什么时候还!我靠肯定是他,初一是不是你叫来的啊!”

        “我没。”初一也震惊得不行,猛地想起了那天晏航说的那句话。

        这人是欠收拾了。

        “欠钱?”高晓洋有些迷茫,“他欠了晏航的钱吗?”

        “你傻了吗?”周春阳说,“他不说欠钱,他难道说我是来给初一出头的吗?”

        “他也可以不说话啊。”吴旭说。

        “哎,我跟你们这些傻子说话真费劲,”周春阳一边往学校门口那边走,一边无奈地说,“他什么也不说,苏斌就可以跟老杨说那是初一叫来的人,他说这一句,旁边人都听到了,是苏斌他妈欠了钱被人找到学校来了。”

        “对!”胡彪点头,“说得还挺大声,好些人听到了,小卖部老板都听到了!”

        “我操,快,”李子强跑了起来,“看热闹去!苏斌被人追债追上门了!”

        初一回过神,赶紧跟着就往外跑。

        “等等!”周春阳一把拉住了他。

        “怎么了?”初一看着他。

        “如果真是晏航,你不能去拉架,我们过去要是碰上了,就是看热闹的,”周春阳说,“也不能让人看出来你俩认识,懂我意思吗。”

        初一点了点头:“懂了。”

        不过他们赶过去的时候,苏斌和拖走他的人都已经没有影子了,他们和另外几个看热闹的站在学校门口东张西望了半天,也没看出哪儿有什么动静。

        “你们几个!”保安不知道从哪儿走了过来,“干嘛呢!回去!上课时间还想往外跑呢,就走开十分钟你们都不老实!”

        一帮人回到了小卖部,胡彪买了饮料,一块儿站在门口喝着。

        “是你们班的吧?”小卖部老板走过来问了一句,“刚被拖走的那个。”

        “嗯。”周春阳应了一声。

        “还不赶紧跟你们老师说一声啊?”老板说,“追债的呢,下手都狠。”

        “怕被报复,”周春阳说,“我们不敢说。”

        老板叹了口气,回到收银台,拿起电话拨了个号:“喂!杨老师吗!我小卖部!你们班有个学生被高利贷追债的拖走了啊!啊!是谁啊……”

        “苏斌,”周春阳马上转头告诉老板,“他叫苏斌。”

        “苏斌!”老板说,“是的!高利贷!啊!是不是高利我不知道,反正是被人追债了!”

        “真他妈爽啊。”周春阳点了根烟,靠在小卖部门边,愉快地说了一句。

        “别在我这儿抽烟啊!”老板挂了电话指着他,“上后头抽去。”

        几个人绕到了小卖部后边儿,坐在了台阶上。

        初一喝了口饮料,手机在兜里响了一声,他赶紧拿出来看了一眼。

        是晏航发过来的消息,他看着这行字,突然就想笑,就像周春阳说的,真他妈爽啊。

        -狗哥,一会儿下课了公交站见,请你吃饭

  http://www.lewen12.com/0/6/24732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