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一个钢镚儿 > 第80章 第80章

第80章 第80章

        暑假的时候出去旅行的人很多,  好在初一他们学校比普通高中放假时间早了几天,他们出发的时候,大规模暑期自驾旅行团还没有开始上路。

        不过就这样,上高速的时候也排了一会儿队。

        初一趴着窗口往外看着:“那,  那边那个,  口为什么不,排队,  唰唰过。”

        “那是ETC通道,  要办个卡,就可以直接扫描车牌过去了,”晏航把车慢慢往前挪着,  “不用现场拿卡,  下高速也不用排队交费。”

        “哦,”初一点点头,  “以后你买,  买车了就去办,  一个吧。”

        晏航看了他一眼,  笑了起来:“说得好轻松啊。”

        “我给你凑,  凑点儿,”初一转过头看着他,“我明年就上,班了。”

        “好,  ”晏航点点头,  “定个计划吧,  20万的车,你给我凑五万怎么样。”

        “没问题。”初一说。

        晏航笑着打开车窗,接过了收费员递过来的卡。

        收费员是个小姑娘,带着非常标准的笑容说:“祝您旅途愉快。”

        “谢谢。”晏航说。

        “旅途愉快。”初一说,“开始旅,旅途了。”

        “嗯。”晏航应了一声,通过收费口之后他踩了油门,后视镜里能看到趴在窗口的初一脑门儿上的刘海一下被吹成了大背头,眼睛也吹没了。

        “不关窗?”他又问了一次。

        “就不关。”初一说。

        “你面前那个斗里有两副墨镜,一个我的,一个老崔的,”晏航说,“你拿一个戴上吧,一会儿眼睛给你吹瞎了。”

        “嗯,”初一打开小斗,拿出了两个眼镜盒,打开看了看,“这个骚蓝,色的是你的吧?”

        “是啊,”晏航笑着点头,“那个黑的是老崔的,你戴他的吧。”

        “不,”初一拿出了蓝色的那副墨镜戴上了,“我要时,时髦的。”

        “挺帅的,”晏航扫了他一眼,“配上你的大背头,像个黑社会了。”

        “你戴吗?”初一说,“路上反,光了。”

        “嗯。”晏航点头。

        初一拿了那副黑的给他戴上了,又偏着头盯了半天:“挺像我们黑,社会的小,小弟。”

        “是,狗哥,”晏航说,“狗哥您看我这车开得还行吧?”

        “可以,”初一点点头,“继续努力。”

        晏航之前计算过,如果中途不休息,开到地方大概也就四个小时,不过他们中途肯定是要休息的,他没跑过高速,也没开过这么久时间的车,像崔逸交待的,得注意安全。

        “有休息,站了。”初一顶着热风靠在窗户边说了一句。

        “好,”晏航说,“尿尿喝水吃东西伸伸腿儿。”

        “尿尿不要放,在第一个说。”初一说。

        晏航笑了起来,放慢车速,进了休息站。

        他上完厕所,又洗了个脸,出来的时候初一正拿着手机对着四周拍着。

        “拍什么呢?”晏航过去看了看,都拍的是来来往往的人。

        “旅行的人,”初一说,“跟平,平时的人看着不,不一样。”

        “嗯,”晏航也看了看四周,“这倒是真的。”

        “以前你跟晏,叔叔,”初一看着他,“也这,这样吧?”

        “不太一样,”晏航伸了个懒腰,带着他往休息区的超市走过去,“我们连行李都没两件,算不上旅行,算迁徙吧,一站站走,没有目的地,也不回头。”

        初一没说话,低头看着手机。

        旅行啊,到处旅行。

        初一以前就很想旅行,每次放暑假回到学校,前后左右的同学都在聊暑假去了哪儿玩,他一般都是隐身地在一边听着。

        他出来读书之前去过的最远的地方就是爷爷家,旅行从来没想过。

        好像全家人也没有谁想过旅行的事儿,姥姥可能连他们滨河区都没有离开过。

        初一挑了几张照片,想要发到朋友圈,想想又觉得还不够,于是凑到晏航旁边:“小天哥哥帮,帮我拍,张照片。”

        “嗯,”晏航拿了点儿零食和饮料,“拍什么样的?”

        “我坐在驾,驶室的。”初一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声说。

        “好,”晏航笑了,“还可以车头车屁股地坐着靠着,我给你拍。”

        “女的才,才那样,”初一说,“我要坐驾,驾驶室。”

        买完吃的,他俩去了停车场,晏航把车从车位上开了出来,停在了绿化草坪旁边:“在这儿拍,背景好看点儿。”

        初一上了车,坐到驾驶室里之后,就不知道该怎么摆姿势了。

        虽然晏航总说他帅,但他知道自己不像晏航,随便往哪儿一坐,定格了就是张硬照,他得凹造型,要不就还是土狗。

        “胳膊撑方向盘上吧,”晏航说,“然后转头看着我就行,把您的黑社会墨镜带上。”

        “好。”初一戴上墨镜,清了清嗓子。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清嗓子,总之他清了清嗓子,然后把胳膊往方向盘上一撑。

        喇叭非常响地叫了一声。

        “哎!”他吓了一跳。

        清嗓子大概就是为了这一声吼吧。

        “拍下来了。”晏航笑着说。

        初一没有笑,很严肃地重新把胳膊在方向架上撑好,偏过头看着他。

        “哎酷死了。”晏航按下了快门,“把车门关上再来一张,往车窗外面探点儿。”

        “哦。”初一关上车门,把胳膊肘伸到车窗外,往车窗上一靠。

        “墨镜拉下来点儿。”晏航又说。

        “好麻烦。”初一用手指勾着墨镜往下拉了拉。

        “这个动作帅,”晏航连按了几下快门,“狗哥我提醒你,这种照片发了朋友圈之后,请拒绝小姑娘们的各种撩。”

        “怎么拒,拒绝?”初一问。

        “不回复就行。”晏航说。

        “我本来也不,知道怎,怎么回啊。”初一说。

        “那太好了,”晏航说,“请保持你在这方面的弱智。”

        拍完照片,他俩坐在草坪边儿上吃了点儿东西就继续出发了。

        “喜欢这种感,感觉,”初一说,“在路上,跑啊跑啊,旁边有你。”

        晏航没说话,伸手在他下巴上捏了捏,发动了车子。

        阳光很好,风里有灰尘和泥草的味道,耳边有电台主播没话找话的尬聊,时不时会因为信号不好而有断续的音乐,眼前指向天边的高速公路,远处连绵的绿色,还有副驾上靠着窗看风景的狗。

        这种感觉的确很好。

        生活有时候会因为不确定而充满新奇和乐趣,也会因为太多不确定而人心不安。

        如果有一个确定转头就会看到的人,所有的不确定就都会变得缓和起来。

        初一昨天晚上没有睡好,这会儿一直盯着外面不断后退的风景,催眠效果应该很好,大概开出休息站没到一小时,晏航发现他挂在安全带上睡着了。

        姿势有点儿毁形象,不过很可爱。

        晏航把车窗关上,打开了空调。

        这一路热风吹得他脸上都麻了,也不知道初一哪儿来那么大劲头一直顶着风兴奋着,就差吐舌头了。

        路过了两个休息站之后,初一醒了过来。

        “我睡着了。”他说。

        “睡得爽吗?”晏航问。

        “爽,”初一拿了张湿纸巾在脸上擦着,低头看了看纸,“我操。”

        “哎呦土狗也会说我操了。”晏航说。

        “一,一直会说,”初一又抽了一张纸继续擦脸,“不当人面儿说,而已。”

        “骂谁呢!”晏航说。

        “不当外,外人面儿。”初一补充说明,又拿了第三张纸在头发上搓着。

        “都黑了吧,”晏航啧了一声,“还拿脑袋兜灰吗?”

        初一笑了笑。

        下高速之前,他俩在休息站又停了一次,给车加满了油。

        出了高速收费站,晏航在路边停下,拿出了手机点了导航。

        初一往四周看着,田原景象已经少了很多,远处有不少高楼,前面的路绿化带很宽,草很厚,毛绒绒的看着很舒服。

        这就是晏航出生的城市了。

        很陌生的感觉。

        车继续往前开的时候,晏航的话少了,不知道是为了听清导航的声音,还是因为到了这个城市,心里有事儿了。

        “先到酒店住下,”晏航说,“崔逸给指定的酒店,说那儿交通方便,去墓园也比较好走。”

        “嗯。”初一点点头,看着窗外,“你记,记得这些地,方吗?”

        “不记得了,”晏航说,“我就小学在这儿,也没来过这边,对于我来说这里基本就是个陌生城市。”

        “哦。”初一应着。

        “其实我小时候住哪儿我也不记得了。”晏航叹了口气,“什么印象都没有,上小学之前就没什么记忆。”

        “弱智啊。”初一说。

        “你是不是欠收拾了。”晏航斜了他一眼。

        “我三,三岁的事儿都记,得呢。”初一说。

        “我大概……”晏航皱了皱眉,“是刻意不记得的吧,人的脑子是很聪明的,太痛苦的东西就自动遗忘了。”

        初一看着晏航,没再说话。

        崔逸给指定的酒店,还是可以的,今年还加修了新楼,他们房间就在新楼,东西都很新,起码看上去很干净。

        “我们要一,张床就够,”初一进了房间之后就往床上一倒,“两张多浪,浪费啊。”

        “那你去跟前台说我们俩男的要换个大床房。”晏航说。

        “我就是随,随便说说。”初一笑着说。

        晏航到卫生间浴室里转了一圈,又拉开窗帘看了看外面:“环境还可以,窗户外面是停车场,安静,还能看到车。”

        “崔叔的车挺,贵吧?”初一问。

        “嗯,”晏航点点头,“对于我们来说相当贵了,七十多万,丢了我俩赔不起。”

        初一想了想:“那你以后买二,二十万的车是,不是太便,便宜了?”

        “老崔第一辆车才五万,”晏航转身扑到床上,压在初一身上,亲了亲他,在他眉毛上一下下摸着,“二十万的计划已经挺牛的了。”

        “嗯,”初一笑笑,手伸到晏航衣服里,在他背上摸了摸,“二十万能买,买到大车吗,SU,V。”

        “能,你喜欢大车啊?”晏航问。

        “旅行方便。”初一说。

        “行,以后有车了,争取一年出去玩一次。”晏航低头在他脖子上轻轻舔了舔,接着就啧了一声,“靠,咸的。”

        初一没说话,嘿嘿嘿地乐着。

        “洗澡去,”晏航下了床,“咸菜狗都不好吃了。”

        初一拿了衣服去洗澡,听动静他应该还处于旅行的兴奋当中,一边洗还一边哼着歌。

        可惜这人长了快十八年,就会一首数鸭子,天天数。

        晏航叹了口气,看了看手机。

        三点多,一会儿出门去墓园看看,回来能赶上吃晚饭,崔逸还给了他几个饭店的地址,说是味道不错可以去吃吃。

        虽然崔逸没说,但看名字都不是什么高级的饭店,应该就是夜市小店,晏航估计这几个饭店都是老爸跟他以前经常去吃的地方。

        “洗完没!”晏航到浴室门口问了一句。

        “洗头呢,”初一在里头说,“你洗个澡半,半个小时我都,没催过你。”

        隔着浴室的玻璃,晏航能隐约看到初一的身体,他拿出手机又看了一眼时间,增加点儿业余活动应该也来得及。

        于是他去拿了自己的换洗衣服,推开浴室门挤了进去。

        “干嘛?”初一顶着一脑袋泡沫看着他。

        “你猜。”晏航脱掉了上衣。

        刚把外裤脱掉,初一就扑上来搂住了他,往他脸上脖子上一通亲,糊了他一脸泡沫。

        完全了业余活动顺便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初一突然紧张地抬头看了看:“会不会有摄,像头!”

        “不知道,”晏航一边擦头一边说,“这么好的身材,摄了就摄了吧,也不丢人。”

        “这是什,什么逻辑啊?”初一有些吃惊地看着他。

        “帅哥的逻辑。”晏航说。

        “哦。”初一还是看着他。

        “快收拾吧,”晏航拉开窗帘往外看了看,“一会儿先陪我去趟墓园,然后回来咱俩去吃点儿老崔推荐的……忆往昔晚饭。”

        “好,”初一提了提裤子,“要买点儿什,什么香啊纸,纸钱之类的吗?”

        “不用,”晏航笑了笑,“我爸应该不弄这些。”

        “嗯。”初一点了点头。

        突然有点儿紧张。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紧张,但这种紧张从他和晏航穿好外套走出房门开始就一直没有消失了。

        就像是……要见家长一样的紧张。

        虽然初一也不知道见家长这种想法是怎么冒出来的,而且他也不知道见家长是不是这样一种紧张,再说他第一次见晏叔叔也没有这样紧张过……但总之他就是紧张。

        “怎么了?”晏航大概是感觉到了他的情绪,搂过他小声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害怕?要不你在房间等我,我自己过去……”

        “不不不不,”初一赶紧摆手,“不是。”

        “嗯?”晏航看着他。

        “我是紧,紧张。”初一轻声说。

        “紧张?”晏航愣了。

        “见,见家长。”初一声音更小了。

        “就一个墓碑,”晏航顿了顿,几秒钟之后没忍住乐出了声,“你要笑死我了宝贝儿。”

        初一啧了一声。

        “没事儿,”晏航说,“一会儿找到地方,你不用紧张,我说话就行,一般见家长就这么说,爸爸妈妈这是我媳妇儿,带回来让你们看看……”

        “媳妇儿?”初一看着他。

        “老婆?”晏航也看着他。

        初一没说话。

        “也是,不合适,怎么说也是个老爷们儿,”晏航点点头,“那就只能说,这是我男朋友,反正也不结婚。”

        初一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想想又还是没说出来。

        只觉得有点儿迷糊,感觉有个地方晏航的表达似乎不够正确,不过又不知道是什么。

        墓园在市郊,从酒店开车过来,没有什么岔路,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很好找。

        现在不是扫墓的时间,墓园里很静,停车场上停着两三辆车。

        晏航拿着崔逸发给他的编号,看了看旁边的地图:“应该是在山坡那边。”

        “这儿的空,空气真好。”初一说。

        “都是树啊草的,还没有人,”晏航说,“空气当然好了。”

        顺着路往山坡那边走,一路他俩都没再说话,初一轻轻抓住他的手时,他才注意到自己手心有些出汗,这么热的天儿里他的手指是凉的。

        多少还是有些伤感吧,对于记忆里从来没有存在过的妈妈。

        离编号越近,晏航感觉自己的手越凉,脚步也很慢。

        一个个墓碑,一个个名字,记录着不一样的人生。

        最后他停在了一个墓碑前。

        这是个夫妻墓,一半立了一块黑色的碑,写着名字,还有照片,另一半是空的。

        这是晏航第一次知道自己妈妈叫什么名字。

        陆小舟。

        晏航笑了笑,还挺可爱的。

        看墓碑的新旧程度,这应该是老爸几年前的什么时候来新换的。

        墓碑前收拾得很干净,他们过来的时候,还看到有工人在打扫,应该是每天都会打扫。

        这么说来,如果老爸来过,也没有什么痕迹能留下了。

        不。

        还是有的。

        晏航蹲了下去,墓碑前有一个香炉,还挺大的,比隔壁的都大了一号,里面放着一香炉的米,但没有燃尽的香柱,晏航看了看旁边墓碑前的小香炉,确定工人是不会清理香炉的。

        老爸果然是不弄这些香啊纸钱的……但为什么放了个香炉呢?

        他犹豫了一下,把手指戳了戳香炉里的米。

        米里埋了东西。

        他手指轻轻勾了一下,一个很漂亮的小戒指在指尖上被带了出来。

        “啊。”初一在边儿上有些吃惊。

        “玩浪漫呢,”晏航笑了笑,“你猜还有什么?”

        “戒指。”初一说。

        “……戒指都拿出来了,”晏航又在米里翻了翻,然后愣住了,“我操?狗子你去摆个摊儿吧,算命什么的。”

        “真还有?”初一也愣住了。

        “嗯,”晏航又摸出来了一个戒指,“这个款比刚那个旧一些。”

        “每年都,都买一个,吗?”初一也蹲了下来。

        “应该不是,每年都买,这里头该有一把了,”晏航轻轻叹了口气,继续在米里翻着,“这米倒是可能得一年一换。”

        “新米好吃,”初一说,“陈米都不,不香了。”

        晏航看了他一眼,笑了起来:“傻狗。”

        米里的东西其实也不是太多,三个戒指,一个小吊坠,一条手链,烟盒纸叠的两颗心,几片枯了的玫瑰花瓣,还有……一张很小的照片,剪成了圆形,看边缘应该是之前夹在那种照片吊坠里的。

        晏航拿起照片看了看,手猛地抖了一下。

        虽然照片很小,但毕竟上面的人是他,他一眼就能看到细节。

        “老狐狸。”他咬了咬牙。

        “我看,看看,”初一凑了过来,接着先是一愣,又猛地抬头看着晏航,“这是,是,是,这是你,你……”

        “这是我的领班制服。”晏航说。

        “他怎,怎么拍到的?”初一非常震惊。

        “不知道,”晏航盯着照片,“拍得不是特别清楚,应该是离得挺远然后把镜头拉近了拍的。”

        “嗯。”初一也盯着照片。

        “老狐狸偷拍我,”晏航说,“这个老狐狸居然偷拍我。”

        “告他。”初一说。

        晏航一下笑了起来:“你烦不烦。”

        “烦。”初一也笑了笑。

        “这个应该是在楼下垃圾箱那儿,我每天都在那儿抽烟,”晏航看着照片,“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拍的,制服天天都一样。”

        初一没说话,他的脑子已经被震得没办法再去思考了。

        一直下落不明的晏叔叔,有一张晏航当领班之后的照片。

        “偷拍我,”晏航声音低了下去,“这人也太不要脸了,居然偷拍我。”

        初一感觉到了晏航声音里有些发颤,他伸手搂住了晏航的肩。

        “看来我已经帅到会被亲爹偷拍的地步了……”晏航低下头,把脸埋进了胳膊里,“我要告他。”

        “嗯。”初一在晏航背上轻轻拍着。

        他听到了晏航很轻很低的哭泣的声音。

  http://www.lewen12.com/0/6/24732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