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一个钢镚儿 > 第78章

第78章

        “初一回他爷爷家了?”崔逸打了电话过来。

        “嗯,  ”晏航看着垃圾桶,  今天他没抽烟,  忙完中午那轮感觉很累,出来透透气儿,  “他想问问他爸是怎么跟警察说的。”

        “你觉得他爸会说吗?”崔逸问,  “胆儿那么小。”

        “差不多吧,”晏航说,  “这么长时间这事儿就搁心里憋着,  谁也不敢提,碰上白姐估计就是倒豆子了,  再见着儿子,不喝酒都得一通倾诉。”

        “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你爸的情况就能有个判断了。”崔逸说。

        “嗯,  老狐狸的秘密要被我发现了。”晏航笑了笑。

        “这两天你感觉怎么样?”崔逸问。

        “还行吧,”晏航说,“晚上我约了罗医生,想跟她聊聊。”

        “行,  是个好孩子。”崔逸说。

        挂了电话之后,晏航又看了看手机,初一那边还没有消息过来。

        当然不会有消息过来,初一这会儿到家也就两个小时,  估计都还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开口。

        晏航一直跟初一说不要着急。

        但他其实很着急,他比任何人都着急,比初一也着急。

        他现在的心态已经跟老爸刚消失那会儿有了很大不同,  他已经无所谓老爸在哪里,会去哪里,也无所谓老爸还会不会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只想知道老爸在这个案子里的情况,他需要判断出来老爸如果被抓到,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有了这些,他就能安心。

        如果初建新一开始就没跑,直接报案,那他也许早就能安下心来了。

        这世界上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事,还真是一不留神,就是一个出人意料。

        “你这么长时间,都躲到哪里去了啊,”奶奶抹着眼泪,“一点儿消息也没有,家里什么都不管了……”

        “到处躲,”老爸叹了口气,“车票不敢买,好一点儿的旅社都不敢住。”

        “你就是没担当!”爷爷说,“事儿都出了,是你也好,不是你也好,你就得站在那里,就得站出来说话!跑来跑去的算什么男人!你看看你现在!”

        老爸又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都不如初一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爷爷也叹了口气。

        “你现在学汽修是吧?”老爸转过头看着初一,“学校怎么样?”

        “挺好的,”初一说,“还一年就,能工,作了。”

        “那不错,你妈还成天想让你考大学,”老爸说,“这样不也可以吗。”

        “初一不是读书的料,但是学技术还是很不错的,”爷爷看着他,眼睛里都是笑,“现在也不跟以前似的总小心翼翼了,有朋友了,在学校跟同学关系也不错……你知道吗,过年的时候,还带了个朋友上家来玩呢。”

        “是吗?”老爸很吃惊。

        “嗯,”初一应了一声,“晏航。”

        老爸猛地转头看着他,声音都没压住提高了不少:“晏航?那不就……”

        “是,”初一盯了他一眼,打断了他的话,“白律师就,是他帮,帮忙找的。”

        “……这样啊。”老爸轻轻说了一句,眼神里全是震惊。

        “你之后打算怎么办?”奶奶问,“还回去上班吗?”

        “还上什么班,”老爸说,“早就开除了。”

        奶奶抹了抹眼泪,叹了口气。

        “人没事儿就行,别的都好说,慢慢来。”爷爷说。

        “我现在也不敢回去,”老爸皱着眉,“老丁家里的人肯定要找我麻烦。”

        “公安都说你没罪了,他们还找什么麻烦?”奶奶说。

        “这种事儿哪有那么好说理的。”老爸叹气。

        初一一直没怎么出声,听着爷爷奶奶和老爸聊。

        老爸不敢回去,他倒是能理解。

        初建新杀了人的事,早就已经传成不知道什么样了,就算初建新无罪释放回去,也没有人会相信,就算相信他没杀人,也不会相信他无罪,茶余饭后聊起来,一定很有滋味。

        他每次回家,感受到的目光都是各种各样,让人浑身难受,老爸胆小怕事的性格,面对比他感受到的强十倍的目光,肯定是挺不住的。

        何况老丁的家人可能真的会来找他麻烦。

        初一轻轻地叹了口气。

        老爸就算回来了,逃跑了这一趟,其实也就很难真的回来了。

        太久没有见面,爷爷跟老爸说了很多,一直到奶奶把晚饭做好,他才和奶奶随便吃了几口,去了露台。

        “你们父子俩这么久没见了,好好聊聊,喝几口酒,”爷爷说,“别的事都不管了,人回来了总比还在外面飘着强。”

        老爸点了点头,拿过酒瓶,给初一倒了杯酒:“咱爷俩还没一块儿这么喝过酒吧?”

        “嗯。”初一看着杯子。

        “以后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这么喝,”老爸说,“你这出去上学了,估计也难得回来了。”

        “我要回,回来看爷爷和,奶奶的。”初一说。

        老爸笑了笑,拿起酒杯,初一也拿起了杯子,跟老爸碰了一下。

        “不管怎么说,我儿子还是个好儿子。”老爸一仰头,把酒都喝了下去,然后又倒了一杯。

        初一喝了一小口。

        这不知道是什么酒,爷爷每次都拿瓶子去附近酒厂的门市买,散装的,度数很高,一口下去能把人烧一跟头。

        “你怎么还跟晏航混在一起了?”老爸吃了一口菜,低声问。

        “我跟他在一,一个地方。”初一看了他一眼,他还记得老爸跟他说过,让他少跟晏航来往。

        “他爸……”老爸往露台楼梯那边看了看,把声音压得更低了,“我就知道他爸得出事儿。”

        初一盯着老爸。

        “出事儿之前,”老爸说,“我在车队见过他,他去找过老丁。”

        “你确定?”初一问。

        “嗯,”老爸点点头,“跟老丁扯上关系,就没什么好人,所以那时我说让你别跟他家走太近。”

        “你跟白,律师,说了什么?”初一问。

        “也没说什么,那事儿其实挺简单的,”老爸叹了口气,“就是太突然了。”

        初一没想到老爸居然还真不打算跟他说这件事儿。

        他没说话,拿起杯子跟老爸碰了碰。

        老爸大概是这么久一直没放松吃过饭睡过觉,更没放松着喝过酒,这会儿拿起杯子一仰头又是一整杯灌了下去。

        “老丁为,什么叫你开,开车?”初一边吃菜边问了一句,“你俩不,是不对付吗?”

        “人家是副队长呗!”老爸啧了一声,“副队长说话好使呗!我还能怎么着,他说去找姓晏的有事儿,让我顺路捎他过去,我还能说不吗!我要说不,他能让我一个月没轮休的。”

        老爸的酒量不太行,这酒又烈,两杯下去,他音量都调高了不少。

        “他能找,找晏……姓晏的有什,么事儿啊。”初一用尽量随意的口气说话。

        “谁知道呢!我要知道他是要去捅姓晏的,打死我也不可能拉他过去啊!”老爸说,“还让我去叫住姓晏的,老丁也他妈不是人。”

        初一感觉自己的心跳得很厉害,他喝了口酒想把心给压回去,结果蹦得更厉害了,只好又起身去倒了杯水。

        “你这喝酒还要兑着水喝,”老爸笑了起来,“不行啊儿子。”

        初一扯了扯嘴角,他都差点儿没听清老爸说什么,满脑子里都是“是要去捅姓晏的”这句话。

        老丁是去找晏叔叔的麻烦!

        “然后就,就,就捅了吗?”初一问。

        “你也吓着了吧,这回见着你,我还觉得你结巴好点儿了,”老爸给他加了点儿酒,“一吓着结巴又严重了。”

        “没。”初一说。

        “老丁是带着刀去的,我现在想想都后怕,我要是没听他的,他是不是先捅我一刀啊。”老爸拧着眉叹了口气。

        “你没,没拦一下吗?”初一看着他。

        “我哪敢!”老爸想也没想就说了一句,然后顿了顿才又补充,“我也拦不及,我就叫了姓晏的一声,然后就想走,老丁跟着下车就冲过去了。”

        “然后呢?”初一压着心里的紧张继续问。

        “还有什么然后,”老爸轻轻拍了拍桌子,“打起来了呗!没看出来姓晏的挺能打,就两下老丁就□□趴了,把裤腿儿里的刀拿出来就捅了……这人也是阴得很。”

        听到晏叔叔被老丁拿刀捅了的时候,初一顿时觉得气儿都倒不上来了。

        他没有再说话。

        但老爸的酒劲大概到位了,没有他的提词,也能继续说下去。

        大致就是老丁拿刀捅了晏叔叔,两刀,或者三刀,老爸太紧张了记不清了,然后晏叔叔抢下了老丁手里的刀,也捅了老丁一刀。

        接着就是血,满身满地的血,非常吓人,吓得老爸靠着墙腿都软得站不住了……

        之后老丁就顺着路往河边方向跑了,而晏叔叔是往另一个方向跑的。

        最后路人甲初建新因为太害怕,不光没敢拉架,警也没敢报,连家都没敢回,甚至一个电话都没打,就开始了亡命天涯,直到最后被警察抓住。

        后来老爸还说了不少,但因为喝多了,他的话反反复复就那几句,不断地反复地描述着当时的情形。

        扑上去就打起来了……两招就被放倒了……拔了刀捅……刀被抢了反捅……跑……害怕……跑……

        初一已经不想再听了,但却没办法阻止已经喝高了的老爸,他不得不一遍遍地听着,脑子里不断重复着当时的场景。

        一直到老爸趴在桌上睡着了,嘟囔着慢慢没了声音,初一才靠到椅背上,向后仰着头,长长地舒出了一口气。

        -我上飞机了,直接去你那里,你不要接我

        晏航看着初一发过来的消息,给他回了一个笑脸的表情。

        -好的

        屏幕上他和初一的对话框里,这句话往上再翻一会儿,有他们聊天儿以来初一发的最长的几段话。

        是昨天晚上初一发过来的,初建新对当时现场发生的事件的详细描述。

        这些内容,要让初一说出来的话,估计太费劲,所以他选择了发消息。

        而这些内容,别说说出来很困难,其实晏航看得也很困难。

        初一用了尽量简单的描述,但他对老爸太了解,他一眼看过去,就能想像得出当时是什么样的场面。

        如果没有刀,老丁肯定不是老爸的对手,而老爸在放倒了他之后也明显没想致老丁于死地,要不老丁不会还有机会去拔刀。

        “那这么说来,”崔逸说,“你爸肯定是先找到了老丁,差不多能确定就是他要找的人,但他没有马上报警……”

        “他去找过老丁,”晏航说,“这么明显的打草惊蛇,他是想把另一个人引出来吧。”

        “大概吧,但是老丁先下了手,老狐狸大概没算到老丁这么沉不住气,”崔逸叹了口气,“现在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了,重要的是得找人再问问,他这个情况要是被抓着了会怎么判。”

        “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晏航说。

        “那你就别管了,”崔逸说,“我去处理就行。”

        “你俩有什么故事啊,”晏航说,“你这么帮他。”

        “那我放弃他得了,”崔逸说,“不管了。”

        晏航笑了起来。

        “我主要还是闲的,”崔逸说,“你们年轻人太忙了,最近记得多去跟罗医生聊天儿,别的事先不要想了。”

        “嗯。”晏航应了一声。

        晚上下班回家,晏航没有坐公车,直接打了个车回去的。

        他坐公交车或者骑自行车上下班挺长时间了,大概是被抠门儿精初一影响的,每次想打车上下班的时候都觉得罪孽深重。

        今天他决定还是罪孽一回,他想快点儿到家。

        路上他想买点儿吃的带回去,初一肯定没吃晚饭,回去做饭还得花时间,买点儿吃的先垫垫。

        但最终他只在门口小超市买了一盒冰淇淋,拿着跑回了家。

        出了电梯刚要掏钥匙开门,房门就打开了,初一笑着靠在门边。

        “是不是在窗口那儿看到我了?”晏航问。

        “嗯,”初一点点头,“我一直坐,坐在窗户,那儿看,看着呢。”

        晏航张开胳膊,初一上去搂住了他,很用力地收紧胳膊。

        “小狗辛苦了,”晏航在他后背上搓着,“小狗跑了这一趟估计觉都没睡好,回来就蹲窗台上一直摇尾巴等着我……”

        “等的时候不,不摇尾巴,”初一说,“见着人了才,摇尾巴。”

        “现在摇了吗?”晏航伸手到他尾巴骨那儿摸了摸,“我摸摸看。”

        “别瞎摸。”初一说。

        “摸你怎么了,”晏航在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挺牛啊。”

        “就牛。”初一说。

        “对,也是,”晏航亲了亲他鼻尖,“现在的确是非常牛,特别这两天,牛得不行不行的。”

        初一笑了笑。

        “我弄点儿吃的,”晏航松开了他,把手里的冰淇淋递给他,“你先……垫垫肚子。”

        “这个?”初一看着他。

        “嗯,”晏航脱了外套,进了厨房打开了冰箱,“我做饭得有一段时间呢,你不饿吗?”

        “谁饿,饿了吃冰,淇淋啊!”初一捧着那盒冰淇淋非常震惊。

        “又没规定冰淇淋只能夏天吃。”晏航拿出了冰箱里的食材,一样样放到案台上。

        “饿了吃冰!冰淇淋啊!”初一提高声音。

        “不然呢?”晏航偏过头看着他,“吃我吗?”

        “好。”初一想也没想就点了点头。

        “来来来,来吃,”晏航转身笑着,“不吃不是中国人。”

        初一扑上去搂住他,低头在他肩膀上一口咬了上去。

        “滚——”晏航被咬得一声怒吼。

        初一又扯开他衣服,在咬过的地方亲了一口。

        “一边儿呆着吃冰淇淋去。”晏航啧了一声。

        初一捧着冰淇淋,站在厨房墙边看着晏航忙活。

        这个天儿吃冰淇淋还是有点儿冷的,冻手,不过他还是吃得很愉快。

        晏航买的是盒巧克力冰淇淋,很香。

        “你爷爷奶奶怎么样?”晏航一边切肉一边问。

        “挺好的,”初一说,“毕竟儿子回,来了。”

        “嗯,”晏航叹了口气,“人没事儿就行,老人家也不求别的。”

        “是啊,”初一吃了一口冰淇淋,“我奶一,一直哭。”

        “哭什么?”晏航问。

        “什么都,哭,想起来就,就哭,”初一说,“送我去车站哭,哭了一路。”

        晏航笑了笑。

        “那个,”初一看了看晏航,感觉他今天的情绪还可以,于是小心地问了一句,“我爸说的那,那些有,用吗?”

        “有用,”晏航点点头,“起码能知道当时的情况,差不多能猜一下会怎么判吧。”

        “嗯。”初一没敢再细问。

        “初一,”晏航转过头,手上还在切着肉,“我……”

        “眼睛看!看着刀!切手了!”初一顿时急了。

        “我炫技呢,”晏航说,“你能不能配合一下。”

        “哇!好厉害!”初一赶紧拍手,“行了快看,看着点儿。”

        晏航叹了口气,笑了笑转回头继续切肉:“谢谢你。”

        “不客气。”初一说。

        晚饭做得挺丰富的,晏航的冰箱里特别有生活气息,永远都能拿出做一顿大餐的材料来。

        今天做的其实就是披萨,也谈不上是多么大的大餐,但是材料很足,而且味道超级美。

        是初一喜欢的大虾披萨。

        还有一碗面条,很大的一碗面,跟生日那天的那碗面味道一样。

        “怎么还,还有面条?”初一问。

        “你是不是挺喜欢吃的?”晏航笑笑。

        “嗯,”初一点头,夹了一筷子面,“就是太,太少了,两口就没了。”

        “所以今天给你煮一大碗,”晏航说,“放开吃吧。”

        “你怎么知,知道我喜,欢吃。”初一边吃边问。

        “你这种傻小孩儿,”晏航拿了一块披萨慢慢吃着,“我一眼就能看穿了。”

        “啊,真可怕,”初一放下筷子,捂住了胸口,“看穿了。”

        晏航看着他。

        “哦,”初一想了想,手往下捂着了裤裆,“啊,看穿了。”

        “滚!”晏航说。

        吃完饭,初一把桌子都收拾了,跟晏航一块儿挤在沙发上看电视。

        电视一如既往地不知道有什么可看的,但今天感觉还是跟平时不太一样。

        说不上来是特别安心,还是特别温暖。

        晏叔叔的事还没有结果,还是悬在心里的一个疙瘩,但总归是知道了是怎么回事,比起一直胡乱猜测,现在起码有了方向。

        虽然他只是去问了问老爸,并没能做出更多的更有力的什么事儿,可他还是略微有一些小小的满足。

        他想为晏航做点儿什么,很小的事也可以。

        “今天早点儿睡吧,”晏航看了看时间,“我有点儿困了。”

        “真的?”初一有些惊喜,“困了?”

        “嗯,”晏航在他鼻子上弹了一下,“我昨天睡得也还可以。”

        “那睡吧!”初一站了起来,“太不容,易了。”

        躺到床上之后,晏航倒是直接睡下闭上了眼睛,初一却有点儿睡不着了,瞪眼儿一直看着晏航。

        “怎么了?”晏航问。

        “没。”初一笑了笑。

        “是不是觉得自己可厉害了,”晏航转过头看着他,“让男朋友能睡个好觉了?”

        “啊。”初一点点头。

        “没错。”晏航凑过来在他唇上轻轻舔了一下。

        初一觉得眼前晃了晃,有点儿晕。

        接着晏航就翻了个身过来搂住了他,手往下摸了过去。

        “干嘛?”初一愣了愣,“你不!睡觉了啊!”

        “先撸个狗再睡,”晏航说,“今天心情好要撸狗。”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继续⊙▽⊙。

  http://www.lewen12.com/0/6/24732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