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一个钢镚儿 > 第76章 第76章

第76章 第76章

        初一没怎么想过关系的问题,  也没敢问,  更没想过称呼这类基于实质的问题,一直都挺安于现状的,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以他从到在的经验,  很多东西也必要全都弄得清清楚楚。

        但要说一点儿期待都没有,似乎也不准确,  在他从来不会去想的某个角落里,一定是有过期待的,  要不现在他也不会因为晏航简单的这三个字就瞬间丢了魂儿,  只剩了一个壳儿,  成为了一个完美的牛奶锅支架。

        牛奶还没倒完,  因为支架不会动了,  所以锅的倾斜角度不够。

        晏航等了一会儿,看他一直没再倒,于是伸手过去把那半杯牛奶拿了,  喝了一口。

        而初一这会儿才猛地回过神,  想着牛奶还没有倒完,  于是锅一倾,  把剩下的牛奶倒在了吧台上。

        在他手忙脚乱地擦掉吧台上的牛奶时,晏航在他身后轻轻叹了口气:“你确你们小香姐能忍得了你这样?”

        “其实她不怎,  怎么看监控,  ”初一说,  “心特别大,  好多食,材她都没,没数。”

        晏航笑了笑。

        “再帮你煮,煮儿牛奶?”初一回头看了看他手里的杯子,半杯牛奶已经喝光了。

        “不用了,”晏航说,“半杯其实就可以了。”

        “嗯。”初一走到一边去洗着抹布。

        洗了挺长时间的,翻过来倒过去地来回搓着,不知道的估计得以为他洁癖晚期了。

        但是毕竟只是一块抹布,而且还是新换的,统共就擦了两回桌子,搓了一会儿他就实在搓不下去了,把抹布挂好,走回了晏航身边。

        站了一会儿之后,他坐了下去,跟晏航挨着,一块儿冲着吧台发愣。

        脑子里的事儿很多。

        脑子里的事儿总是很多。

        自从找到晏航之后,他就感觉脑子里都是事儿。

        以前什么也不想,缩着就可以,哪怕是老爸出事儿晏航失踪之后,他脑子里想得也并没有多少,无非就是老爸为什么,以及小李烧烤。

        现在就不同了。

        也许是因为长大了吧。

        17了呢,虚岁18了呢,虚两岁都赶上晏航了呢。

        是个大狗了,事就多了。

        晏航呢?

        初一用眼角扫了扫晏航,晏航还是那么坐着,看不出来情绪,不知道在想什么。

        想晏叔叔的事情吧。

        白姐姐说了,根据老爸的说法,这件事里的几个人,关系还是比较清楚的,那是不是案子也不是很复杂……

        但是如果像白姐姐说的,能给老爸做无罪辩护,那是不是说明,至少人不是老爸捅的?这么一来,捅了老丁的,就必然是晏叔叔。

        而老丁死了。

        那晏叔叔会怎么样?

        初一想不下去了。

        又偷偷看了晏航一眼。

        “我没事儿。”晏航说了一句。

        “啊。”初一有些不好意思。

        “老偷看我。”晏航说。

        “没有。”初一说。

        “没有个屁,没有脸是真的。”晏航转脸看了看他。

        初一笑了笑:“这么英,俊的脸怎,怎么能视,若无睹。”

        晏航在他脸上上下左右看了一圈儿,啧了一声:“幅员辽阔。”

        又发了一会儿愣,晏航的手机响了,是崔逸打过来的电话。

        晏航站了起来,接起电话,在初一肩上拍了拍,走出了咖啡厅,在门口跟崔逸说着话。

        初一继续对着吧台发愣。

        这两天心情起起落落的,这会儿这么愣着,他居然觉得有点儿困了。

        明天又该回学校了,按理说他今天晚上下了班,就应该回学校,但他决定还是去晏航家待着,大不了明天早点儿起来。

        他已经习惯了每个周末见见晏航,然后周日晚上回学校,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一秒钟都不想离开晏航。

        也许是因为老爸被抓到,两个人像是猛地一下被紧紧地捆在了一起,也许……是因为晏航刚才的那句话。

        他看了一眼门口站着的晏航,只能看到晏航正从兜里拿烟出来的背影。

        不过能想像得出来他拿着火机点烟的样子。

        晏航的很多样子,他闭着眼用鼻孔都能看到。

        “如果能做无罪辩护,”崔逸说,“那初建新就应该跟老丁还有你爸没有直接接触。”

        “白姐说他甚至可能完全不知情。”晏航说。

        “嗯,那他关不了多长时间应该就能出来,”崔逸说,“小白以前接过类似的案子,她说无罪,基本问题不大。”

        “那他也就是个被迫吃瓜的群众,”晏航说,“他跑什么呢。”

        “害怕了呗,”崔逸说,“现场什么样你也不是不知道,那么多血,老丁还是他开车拉过去的,肯定得跑,没准儿跑完了想回家,结果老丁死了。”

        “跟我想的差不多,”晏航抽了口烟,“一看就是怕事儿的人。”

        “初一没随他,还不错,”崔逸说,“你那个烟,少抽两口吧,跟你爸没学一点儿好。”

        “我现在抽得少了,”晏航说,“今天一整天我就抽了这一根。”

        “还是注意调整情绪,不行就找罗医生,”崔逸说,“别嫌我啰嗦。”

        “嗯,”晏航应了一声,想想又问了一句,“初一他爸要是放出来了,是不是能找他问问是怎么回事儿?”

        “这案子还没破,毕竟同案还在逃,”崔逸说,“警察应该会让他不要随便跟人说案情。”

        “他儿子应该不算别人吧,”晏航拧着眉,“也不能说吗?”

        “这个靠觉悟,”崔逸说,“警察也拦不住他喝多了啊。”

        “嗯。”晏航笑了笑。

        “没事儿就早点儿休息,睡不着好歹也躺床上摊着,休息一下内脏。”崔逸说。

        “……听着怎么那么吓人,”晏航笑着说,“知道了。”

        挂了电话之后,晏航又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看着几个脸上带着笑的路人从风里走过。

        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冷了,但风里还是带着寒意。

        晏航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除了跟初一待在一块儿的时候他能发自内心地笑出来之外,很多时候,特别是老爸跑了之后,他感觉自己根本就不存在笑点这个东西,更无所谓高低。

        现在所有的事都呼之欲出了,只需要时间。

        无论老晏在哪里,他都希望自己能在知道了事情全貌之后,能够真正把这件事放到一边。

        “不冷吗?”初一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身后问了一句。

        “还行,”晏航回头看了他一眼,“是不是差不多下班了?”

        “嗯,”初一点头,“我收,收拾完就,可以走了。”

        “我在这儿等你吧,”晏航说,“透透气。”

        “好,”初一往他手里放了个东西,“给你吃。”

        晏航看了看,是一小块巧克力,还是粘了小狗贴纸的,他笑了起来:“昨天拿的吗?”

        “啊,”初一也笑了,“他们没,没吃的我都,拿了。”

        “抠门儿精。”晏航把巧克力剥开,放进了嘴里。

        收拾完关了门之后,初一也没说要不要回学校,晏航也没出声。

        走到路口的时候,初一伸手拦了辆出租车:“打车吧。”

        “嗯。”晏航笑笑。

        一块儿上了车之后,晏航报了小区的地址,初一坐在他旁边,捏了他一根儿手指头搓着。

        虽然差不多能知道初建新没什么大事儿,但初一毕竟是个心思挺重的人,这会儿估计心里并不踏实。

        “你要不要给你姥姥或者你妈打个电话?”晏航问。

        “不,”初一回答得很简单,也很干脆,“不管的人就不,不管到,底吧。”

        “好。”晏航点头。

        “我爸如,果能出来,”初一转过头,凑在他耳边低声说,“我得回,回去一趟。”

        “嗯?”晏航看着他。

        “我要问问怎,怎么回事,”初一说,“他到,到底看到什,么了。”

        晏航没说话,搂过他的肩,用力收了收胳膊。

        今天晚上晏航肯定依旧是睡不着的,但是初一看上去应该是困了,偷偷打了几个呵欠都被晏航看到了。

        “你还挺文雅。”晏航靠在沙发上,看着手机说了一句。

        “嗯?”一直假装看电视看得很认真的初一转过头。

        “打呵欠还转头呢?”晏航说,“挺娇羞。”

        “我没打。”初一一脸镇定。

        “我都听见了,装得不像。”晏航说。

        “班门弄,斧了,”初一说,又指了指电视,“我看电,电视剧呢。”

        晏航看了一眼电视,是个电视剧的回放,他听了几耳朵,大致讲的是男青年狂追美貌小寡妇。

        “你学习呢?”晏航说。

        “没,”初一继续指着电视,“男主角特,特别会做菜,为了追,人家天天给做,做饭……”

        “打明儿起,”晏航指了指他,“你自己下厨。”

        初一愣了愣,过了几秒种才一下乐出了声,靠到他身上一个劲儿地笑着。

        “你们结巴星的人,”晏航说,“笑起来不结巴是吧。”

        “嗯,”初一点头,“哈,哈哈哈,哈哈,哈……”

        “滚。”晏航推了他一把。

        “是我追,追你,”初一说,“对吗?”

        “没有,”晏航说,“你饭都不会做,凭什么追人。”

        初一没说话,仰着头继续乐。

        晏航叹了口气。

        初一笑了一阵儿之后停下了,似乎有些迷茫,又有点儿不好意思,瞪着天花板好半天才转过头看着他:“是真的吗?”

        “什么?”晏航问。

        “你之前说,的话。”初一说。

        “我之前说什么了?”晏航说,“我之前好像说了不少话……”

        初一咬了咬嘴唇,啧了一声没再说话。

        晏航笑了起来,低头又玩了一会儿手机才开了口:“真的。”

        电视剧还没演完的时候,初一就有些撑不住了,打呵欠顾不上文雅了,一个接一个的,要每次都转头躲着,估计得转成拨浪鼓。

        “擦擦眼泪儿睡觉吧。”晏航递了张纸巾给他。

        “你呢?”初一接过纸巾按了按眼睛。

        “你别管我了,”晏航说,“我修仙的时候你拼不过我的。”

        “那你好,歹也假个寐,吧。”初一说。

        “好。”晏航点点头,伸了个懒腰站起来进了卧室。

        躺到床上之后,初一侧身冲着晏航,看着他在黑暗里顶着一丁点儿亮光的鼻尖,还想说点儿什么。

        但是说老爸和晏叔叔的事儿,他不敢,怕晏航心烦。

        说跟男朋友有关的事儿他不好意思。

        再琢磨说点儿什么别的吧,他就已经睡着了。

        周一回到学校,一切都还是老样子,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熟悉的每天的流程。

        但初一的感觉却非常不一样了。

        虽然说不出到底是什么不一样了。

        明明每天都还是那样。

        老爸的事应该还算顺利,白姐姐联系过他两次,一次是告诉他给老爸带了些生活必须品进去,一次是告诉他情况比较顺利,让他不用太担心。

        老爸也让白姐姐带过话给他,说对不住他,让他先不要把这个事告诉爷爷奶奶,怕老人着急。

        除此之外,他没有再提过别的人,老妈,姥姥,姥爷,他都没有让白姐姐带过话,也没有问过情况。

        应该是能感觉到了吧,毕竟请律师时一开始的委托人都只有初一。

        初一有时候坐在球场边看着宿舍一帮人打球的时候,会突然觉得,时间过得很快,有些事情变得也很突然。

        老爸突然消失了,他突然长大了,家突然没有了。

        有些怅然,就像是个老头儿回头看看自己走过来的这一路……虽然他目前走过的路非常短,四条腿儿蹦几下就走过来了。

        不过他还挺满意的。

        毕竟有晏航。

        有变化的,还有他和晏航之间的关系。

        看上去还是一样,但自打那天晚上之后,这种跟以前没什么两样的相处里,多了一份心安理得和理直气壮。

        “晚上去逛个街吧,”晏航说,“我今天下午就休息了,想吃个大餐逛个街什么的。”

        “我上,班啊。”初一说。

        “请假吧,”晏航说,“今天星期二,也没什么客人。”

        “好吧,”初一想了想,“我想去酒,酒吧。”

        “你想去哪儿?”晏航问。

        “酒吧。”初一说。

        “您多大了自己数没数过啊?”晏航说。

        “虚岁十,九了。”初一说。

        “你再说一遍?”晏航说。

        “十九。”初一非常坚定地回答。

        晏航听乐了:“行吧狗哥说他十九了,那晚上带你去酒吧。”

        “好。”初一愉快地点了点头。

        其实他也不是多想去酒吧,就是有时候会有种想要见见世面的感觉,土了这么多年,他偶尔也想洋气一回。

        而且自从老爸归案之后已经一个星期了,晏航的失眠似乎没什么变化,周末见到他的时候,已经能看到黑眼圈了,初一不知道叫晏航去酒吧放松一下能不能让他睡眠稍微好点儿。

        “不要去人太,多的酒,酒吧,”吃完饭之后晏航带着往酒吧街去的时候他强调了一下,“去那种装,装逼的。”

        “好,”晏航说,“小音乐放着,阴暗角落里撩骚着的那种。”

        “……我说的是正,正经的地方。”初一说。

        “我又不是什么正经人。”晏航啧了一声。

        “你挺正,经的,”初一看着他,“非常好。”

        “这都被你发现了,”晏航往四周看了看,搂着他肩膀迅速往他脸上亲了一口,“非常有眼光。”

        初一半边身体瞬间都麻了。

        他觉得自己实在是挺没出息的,他跟晏航之间,这种小动作实在不少,可他还是每次都会跟个傻子似的得愣几秒钟。

        晏航把他带到了一个符合要求的酒吧里,很静,音乐声隐隐约约,转过屏风才看到有人在一个小圆台子上弹吉他。

        “这儿行吗?”晏航问。

        “嗯。”初一满意地点点头。

        一眼看过去,基本没有看到人,等他们在角落里坐下之后,初一才看到离得没多远的一个桌子旁边还坐着一对小情侣,如果不是小姑娘的白色鞋晃了一下,他都没看出来那儿有人。

        晏航给自己要了酒,给他要的是一杯果汁。

        “欺负人是吧?”初一说。

        “来,”晏航半躺到沙发里,指了指自己的脸,“过来亲你哥一口,就让你喝酒。”

        “未成年人不,不喝酒。”初一说。

        晏航啧啧两声:“未成年人都在厕所跟人撸……”

        初一迅速伸手捂住了晏航的嘴,凑过去在他脸上恶狠狠地亲了一口。

        晏航笑着把自己的酒跟他的饮料换了一下:“喝吧小狗。”

        初一拿过酒杯看了看:“传说中的鸡,鸡,鸡……”

        “尾酒,”晏航帮他补充完了,“求你了狗哥,能不在关键字眼儿上磕巴吗?”

        “不是故,意的,”初一叹了口气,“鸡……尾酒,我从来没,没说过这,个词儿。”

        “尝尝吧。”晏航把手从他身后绕过去,在他脸上勾了一下。

        初一拿着杯子喝了一小口。

        “怎么样?”晏航问。

        “还成,”初一点点头,“跟鸡,尾巴味儿差,不多。”

        “你尝过啊?”晏航问。

        “尝过附近。”初一说。

        “什么附近?”晏航愣了愣。

        “鸡屁股。”初一说。

        “你他妈,”晏航往他胳膊上甩了一巴掌,伸手在兜里掏了半天,什么也没掏着,“你怎么这么欠……”

        初一抓住他的手搓了搓:“我错了。”

        “靠,”晏航叹了口气,往后一靠,伸长腿,“你说,你从小是那么长大的,还能这么烦人,你要搁个正常家庭里长大,你得什么样啊?”

        “估计一,一样得挨揍。”初一也叹了口气。

        晏航扫了他一眼,枕着胳膊笑了半天。

        “这酒不,好喝,”初一把酒换回晏航面前,拿了饮料喝了一口,“这个好喝,芒果味儿。”

        “我尝尝。”晏航坐直了。

        初一正要把杯子递给他的时候,晏航凑了过来,在他嘴唇上轻轻舔了一下。

        “不错,”晏航靠回了沙发里,“我还挺喜欢芒果味儿的,甜。”

        初一感觉自己转过头看着晏航的时候,脖子都有点儿不怎么灵光。

        他没想到就这么很普通地舔一下,居然比亲个嘴儿还让他熊熊燃烧。

        太——刺——激——了——

        “怎么?”晏航看着他。

        初一没说话,拿了杯子看了看,低头喝了两大口芒果汁。

        然后迅速往旁边看了看,附近只有那一两个小情侣,他一眼扫过去的时候,小情侣正头靠头偏在一边不知道说着什么,有种天地间只有他俩的气场。

        初一放心下来,飞快地转身扑到了晏航身上,狠狠地亲在了他嘴上。

        他听到了晏航很轻地笑声。

        笑什么呢!

        有什么好笑的吗?

        接吻呢!

        能不能认真严肃一点儿呢!

        初一舌尖在晏航唇上继续恶狠狠地滚了两圈,然后恶狠狠地冲了进去,为了警告晏航,让他认识到这是严肃的接吻,他的手摸进晏航的衣服里,在他腰上抓了一把。

        晏航的呼吸扑到他脸上,接着就把手也伸进了他衣服里。

        但晏航比他嚣张得多,手摸进去直接就绕到了背后,然后往下穿过裤腰,接着就一把抓在了他屁股上。

        “嗯!”初一被吓了一跳,猛地松开了晏航,瞪着他,“你干,嘛呢!”

        “抓小狗屁股呢,”晏航看着他,“吓死狗了吧?”

        “……啊。”初一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小土狗,”晏航在他鼻尖上弹了一下,“跟我斗。”

        初一看着他,在不知道该怎么回嘴以及“晏航这个样子太好看了”的双重激励之下,再次低头吻住了晏航,并且为了防止被再次抓到屁股,他抢先抓住了晏航的手。

  http://www.lewen12.com/0/6/24731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