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一个钢镚儿 > 第75章 第75章

第75章 第75章

        这一夜晏航是彻底失眠的,  平时失眠,  初一在边儿上的话,他会尽量少动,  不过今天晚上无所谓了,  听动静初一也没太睡着。

        半夜的时候他俩还聊了一会儿,  但是聊的什么,  天亮的时候晏航记不清了,夜里有时候就是这样,  明明没睡,却也不知道这一夜到底是怎么过的。

        初建新被抓,  对于一直努力保持内心平静的晏航来说,不能用“往平静的湖水里扔了一颗石头”这样的话来形容,  这起码得是扔了一块砖。

        他知道以初某某的胆子和经验,肯定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抓到,特别是在……他已经告诉了警察有可能见过初某某的情况下。

        但人抓到了之后,  很多事就会慢慢被揭开来,老爸在这件事里扮演的角色,也会变得清晰,他害怕的东西,  就在那些真相里。

        他其实跟初一一样,  一边想要知道,一边又害怕知道。

        早上起来的时候初一眼圈儿都有些发暗,  不经常失眠的人失一次眠真是特别明显,  他觉得自己看起来,  就比初一要精神得多。

        “我有点儿紧,紧张,”初一洗漱完看着镜子,“也吃,不下东西。”

        “我也吃不下东西,不吃早点了,”晏航把他挤开,捧了水往脸上泼着,“办完手续再看吧。”

        “嗯。”初一应着。

        “你不用太紧张,”晏航擦了擦脸,“你爸不会有多大问题的。”

        “你怎么知,知道。”初一叹了口气。

        “你爸有胆儿捅人吗?”晏航问。

        “他哪敢啊。”初一愣了愣。

        “他没捅人,就不会有多大的事儿。”晏航说。

        “嗯。”初一应了一声。

        接下去他俩都没再说话。

        初一看着晏航,晏航撑着洗脸池发呆。

        初一不知道晏航在想什么,只知道如果老爸没有捅人,那人就只能是晏叔叔捅的,而且老丁死了。

        想想就不愿意再继续往下想了。

        他不懂法,也不敢随便胡乱琢磨。

        更不愿意晏航去琢磨。

        他过去搂住了晏航的腰,把脸压在他肩上。

        “求顺毛吗?”晏航问。

        “给你顺。”初一在他身上搓了搓。

        “哦,”晏航笑了笑,“再搓两下该给我顺起来了。”

        初一愣了两秒之后才反应过来:“什么,人啊。”

        “你英俊的小天哥哥啊。”晏航说。

        初一笑着没说话,闭上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突然觉得有点儿困,就这么站着这儿闭着眼睛就不想动了。

        一直到崔逸的电话打到了晏航的手机上,他俩才从浴室出来了。

        “让我们直接下去,他把车开到楼下了。”晏航说。

        “嗯。”初一点了点头,跟在他身后出了门。

        今天天气还不错,大概是因为一夜没睡,从楼里出去的时候,还没完全舒展开来的阳光让人眼睛有些发胀。

        “初一是不是没睡好。”崔逸问了一句。

        “没睡。”初一有些不好意思了揉了揉眼睛。

        “这事儿你想那么多也没什么用,”崔逸说,“小孩儿。”

        初一扯着嘴角笑了笑。

        还好爷爷奶奶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要不他更睡不着了,怕两个老人着急。

        想到爷爷奶奶的时候,他又总会突然想到老妈和姥姥姥爷,他们都已经知道老爸被抓的事,现在他们在想什么,在干什么?

        会着急会去打听吗?

        或者真的就像他们说的就什么也不管了?

        “崔叔,”初一看着崔逸的后脑勺,“我爸的事儿是,不是半,个月就能有,有结果了?”

        “他要是没干什么,不会太长时间。”崔逸说。

        “那他要是干,了什么呢?”初一又问。

        “那就要看干的是什么了,”崔逸说,“他是不是同伙,流窜期间有没有继续多次犯案,他的供述是不是会被采纳……这个说起来很复杂,你们不用管这么多,小白一直接刑案,有她在,你们只管放心。”

        “本来以为有你在也能放心呢。”晏航笑着说。

        “你俩哪天跟人有经济纠纷了,”崔逸说,“找我就最合适了。”

        “我一共就三,三千块钱,”初一说,“最多拿,二百跟人纠,纠纷,估计纠,不起来。”

        崔逸笑了起来:“还能开逗,看来心理素质不错。”

        “他得属于条件反射的一种。”晏航笑着说。

        牛逼律师姐姐姓白,崔逸管她叫小白,晏航和初一都叫她白姐姐。

        白姐姐并不像初一想像中很有气势的那种女律师,挺温和的样子,脸上带着笑。

        初一并不知道这个手续是怎么回事,只知道他得往上签老妈的名字。

        “这个是我强,强项。”初一说。

        小学的时候老师一直要求家长检查作业,要签字,家里无论找谁签这个字,都会招来一阵心烦,所以初一从来都是自己签老妈的名字。

        签得比老妈自己写的都像。

        他拿着笔,感觉手有点儿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紧张。

        不过签得还是很像的,毕竟练习了很多年。

        “我马上过去,得争取时间,”白姐姐说,“别着急。”

        “辛苦白姐了。”晏航说。

        “不辛苦,”白姐姐说,“习惯了。”

        初一差不多到中午了,才开始觉得有那么一点儿食欲,闻到路边饭店里飘出来的香味时,他说了一句:“得吃午,饭了吧?”

        “嗯,”晏航看了看他,“饿了吧?”

        “还好。”他摸摸肚子,“要叫崔叔出,来吃吗?”

        “他去办公室了,”晏航说,“这事儿完了以后再请他和白姐出来吃饭吧。”

        “好。”初一点点头。

        今天去办完手续之后,初一就一直拉着晏航在街上溜达着,平时他不太喜欢人多的地方,这会儿却只有在热闹的地方他才感觉踏实些。

        也许是注意力会被分散,瞎琢磨的时候思路也容易被打断。

        “这会儿白姐见,见着我爸了吧?”初一看了看手机。

        “坐火箭过去的话,这会儿肯定见着了。”晏航说。

        初一笑了起来,叹了口气。

        “想吃海鲜自助吗?”晏航说,“前面有一家不错的。”

        “贵,”初一摇摇头,“节约点儿,吧。”

        “吃个自助能花多少钱。”晏航说。

        “律师费,”初一说,“很贵的,我没那,那么多钱,得借你的。”

        晏航笑着揉了揉他脑袋:“那我的钱肯定够啊,不够还可以找老崔拿,不差这一顿自助的,走。”

        海鲜还是很有诱惑力的,初一以前吃得少,小姨带他吃过,那时也没觉得有多好吃,到了海边的城市之后,才知道海鲜还是得在当地吃才能吃出最好的味道来。

        这是个旋转自助餐厅,的确挺贵,但是东西也非常好吃,品种还超级多。

        “我小,时候,以为旋转餐,餐厅,”初一边吃边说,“是嗖嗖嗖,转的,里面的人得捆,捆在椅子上。”

        晏航夹着一块鱼笑得都没机会往嘴里送。

        “要不就飞,出去了。”初一说。

        “你小时候还挺能琢磨的嘛。”晏航说。

        “闲着就想,想想,”初一说,“有时候跟树,洞说说。”

        “以后有什么就跟我说吧,”晏航说,“我还能给你个回应。”

        “比如?”初一看着他,“笑吗?”

        “是啊。”晏航点点头。

        “笑吧,”初一也笑了笑,“我喜欢看,你笑。”

        “肉麻。”晏航啧了一声,“这话就不是狗哥的款。”

        “精分狗。”初一说。

        因为是自助餐,得吃回本,晏航一向吃得不算多,所以初一就得担起这个任务。

        “吃不了就不吃了,”晏航看着他,“这个价你够呛能吃回本儿。”

        初一喝了一口水:世上无,难事……”

        “闭嘴。”晏航说。

        “世上本没,没有回本儿,”初一换了一句继续坚持,“吃的人,多了就……”

        “闭嘴吃。”晏航在他脑门儿上弹了一下。

        “我不踏实。”初一埋头吃了几口之后停下叹了口气。

        “我也不踏实,”晏航说,“不踏实的时候我就看你几眼,你最好踏实一点儿以便让我踏实。”

        初一看着他,过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好。”

        下午他俩再不踏实,也实在在街上逛不下去了,于是一路溜达着往回走。

        本来可以打车或者坐公交,晏航却选择了走路回去。

        “为什么?”初一问。

        “舒服,”晏航说,“好久没跟你一块儿走这么长时间了,以前还天天跑步呢。”

        “我在学,学校跑。”初一说。

        “我还围着小区跑呢,”晏航说,“那能一样吗?”

        “不一样。”初一笑了笑,往他身边挨着。

        “一会儿回去你睡一觉,”晏航说,“晚上我弄点儿吃的,你是不是还要去咖啡厅?”

        “嗯。”初一点头。

        “我陪你去,”晏航说,“我估计白姐晚上能有消息了。”

        “好。”初一又有些紧张,一紧张就觉得发冷,于是往晏航身边又挤了挤。

        最后干脆也不管旁边还有路人了,他把手塞到了晏航外套口袋里。

        晏航没说话,握住了他的手。

        回到家之后,晏航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玩手机,初一也不愿意进屋睡,就在沙发上躺下了。

        估计是一夜没睡又溜达了那么长时间,晏航很快就听到了他轻轻的小呼噜。

        晏航把旁边的小毛毯堆到了他身上,低头继续看手机。

        手机上有崔逸刚发过来的消息。

        -你这两天要是情绪不对,还是要找罗医生聊聊

        -我情绪还行

        晏航回了一条。

        -初的口供有可能对你爸不利,你得有这个心理准备

        -我知道

        -你自己调整不过来就找罗医生,你要是出点什么问题,你爸能马上现身把我劈了

        晏航笑了笑,仰头枕着沙发靠背闭上了眼睛。

        晚饭晏航还是做的焗饭,初一爱吃,做起来也简单,适合心不在焉情绪不佳的人操作。

        崔逸担心他的心理状态,他自己也担心。

        但是这一年多,他能感觉自己慢慢地一点点地在情绪调节上比以前好了不少,老爸突然离开,他猛地失去了依靠和重心的痛苦感觉,现在想起来的时候,会觉得有些遥远和模糊了。

        只是要真的完全不被影响,也不可能。

        比如他依旧会因为这件事失眠,而且可能会连续好几天或者更长。

        烤箱里飘出香味的时候,初一进了厨房:“饿啊。”

        “中午吃那么多呢,”晏航说,“睡了一觉又饿了?”

        “嗯。”初一叹气,“好香啊。”

        “马上就能吃了,”晏航看了一眼烤箱,“冰箱里还有酸奶。”

        “白姐还没联,联系我们。”初一说。

        “见了面要先谈,然后聊聊聊,”晏航说,“聊完还得吃个饭休息一下,再整理一下,然后才联系吧。”

        “哦。”初一蹦了蹦,又过去搂住晏航,用脸在他肩膀用力蹭了好几下,才转身回了客厅。

        晚上晏航陪着他在咖啡厅,店里还是老样子,客人不多。

        初一正看着晏航做咖啡的时候,手机响了。

        他顿时猛地挺直了腰,愣了有两秒才有些慌乱地从兜里往外掏手机,但半天也没掏出来。

        “我来,”晏航抓住了他的手,从他兜里把手机拿了出来,又捏了捏他手腕,然后接起电话,按下了免提,“白姐你好,我是晏航,初一在我旁边。”

        “好的,我刚跟老崔通了电话,”白姐姐的声音传了出来,听着还是很温和,不急不慢,从语调上听不出今天谈话的好坏来,“手续已经补好了,我也跟初一爸爸详细聊过了。”

        初一感觉自己手都是冰的,僵立在吧台旁边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情况怎么样?”晏航问。

        “让告诉初一不要担心他,”白姐姐说,“他现在身体也没什么问题,情况还可以的。”

        晏航看了初一一眼。

        “嗯。”初一应了一声,鼻子猛地有点儿酸。

        老爸说的是告诉初一,并没有说告诉家里人,让初一有些不好受,就好像这个家里的人,早就已经没有了关系。

        “现在呢,关于案子的情况,因为要保密,我不能给你们透露什么具体的内容,但是可以告诉你们,初建新的情况,问题不是太严重,还是有很大机会的,”白姐姐继续说着,“前提是如果他跟我说的情况属实。”

        “嗯。”晏航应了一声,“明白。”

        初一的呼吸猛地顿了一下,感觉有些喘不上气,他死死地盯着晏航手里的手机。

        听到老爸的名字时,他还算是能保持冷静,但想到这里面还牵扯到晏叔叔,却什么也不能说的时候,他却猛地一阵慌乱,揣在兜里的手都抖了一下。

        “我知道你们现在的心情,但不管怎么说,还是要有耐心,”白姐姐的声音还是很温和,“根据初建新的说法,在我看来,这个案子的基本事实以及晏致远和被害人的关系还是比较清楚的。”

        初一感觉自己能听清白姐姐说的每一个字,但脑子却像是被卡死了的齿轮,在“晏致远”三个字上一直卡着过不去了。

        这是事情发生这么长时间以来,他第一次真正感觉到,老爸和这件事的关系,老爸和晏叔叔的名字同时真切地以这样的形式并列着出现,让他非常慌乱。

        “所以初建新在这里面,并没有什么主要的责任,”晏航说,“是这样的情况吗?能不能这样理解?”

        “如果他说的这些情况都属实,”白姐姐说,“他事先甚至完全不知情。”

        “那如果就是他说的那样,”晏航继续问,“他的情况……”

        “我可以试一下无罪辩护。”白姐姐说。

        初一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认真地听着晏航和白姐姐的对话。

        他大概是个不孝子,这时他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晏航身上,在听着白姐姐虽然并不明确,但还是能听出一些内容的话时,晏航竟然能冷静地绕过晏叔叔,而把重点放在了初建新身上。

        听着晏航为老爸的情况小心地追问时,初一觉得心里跟刀戳着似的发痛,非常难受。

        “好的,辛苦白姐了。”晏航的嗓子有些哑。

        “你们放心,这案子我会尽全力的,”白姐姐说,“你们有什么想法,也可以跟我说。”

        “嗯,”晏航顿了顿,“谢谢。”

        挂了电话之后,初一盯着晏航,却怎么也张不开嘴说话。

        晏航也没有出声,坐在椅子上胳膊肘撑着膝盖,一直看着吧台下面的一箱牛奶出神。

        过了很长时间,晏航才抬起头:“听这个意思,你爸的问题不大,如果能无罪,那过不了多久就能出来了,老崔说了,白姐挺厉害的,你不用担心了。”

        初一没有说话。

        听到白姐姐说老爸的情况时,他只是觉得鼻子发酸,却并没有像现在这样,身体里仿佛翻着十级海啸,浪头一下下地拍在他心口上。

        拍得他连哭都哭不出来。

        晏航把手机放回他兜里,顺手在他胳膊上拍了拍:“我……”

        初一抱住了他的脑袋,把他的脸按在了自己肚子上。

        晏航顿了顿,过了几秒,轻轻靠在了他身上没有再动。

        初一不知道该说什么,脑子里也转不出什么内容来,他只想安慰晏航,现在的晏航,比他要脆弱得多。

        哪怕是什么事都经历过,什么事都能处理的晏航,在面对别人说起跟自己爸爸受伤有关的内容时,也不见得就能扛得住。

        脑子里想的事,哪怕是千遍万遍,也永远都是模糊的,有些不愿意想的细节会被聪明地跳过,漏掉,出现了也会“转瞬即逝”。

        而听到别人的话时,哪怕是白姐姐这样没有任何实质性内容的几句轻点,那些细节也会因为无法回避,无法快进,无法漏帧而变得无比清晰。

        “晏航。”初一低下头,在晏航头顶上轻轻抓了一下。

        “嗯。”晏航埋在他肚子上应了一声。

        “你喝热,牛奶吗?”初一轻声问。

        “不是我说,狗哥,你在这儿干了小半年了,”晏航闷着声音说,“就会做个热牛奶吗?”

        “不是,”初一说,“热牛,牛奶我一,只手就能做,别的要两,两只手。”

        晏航轻轻笑了笑:“行吧热牛奶。”

        “嗯。”初一把右手放在晏航肩上,左手从吧台上拿了牛奶,倒进了奶锅里,放到旁边的电陶炉上开始加热,“我喜欢煮,煮开的牛奶,特别香。”

        “嗯。”晏航应着。

        “要加糖吗?”初一问。

        “多加点儿。”晏航说。

        “好。”初一点点头。

        正在往牛奶里加糖的时候,店门被推开了,进来了两个女孩儿。

        “打烊了。”初一看着她俩。

        “啊?”两个女孩儿愣了愣,接着就转过头,看到了吧台里一站一坐还搂在一块儿的他俩,顿时眼神和表情同时变化了能有七八种款式。

        “不好意思,”初一把煮开了的牛奶拿下来,慢慢倒进杯子里,又重复了一次,“打烊了。”

        “……哦。”两个女孩子又愣了好几秒之后,才转身一边回头一边小声说着什么走了出去。

        “你们老板明天一看监控,”晏航说,“你就失业了。”

        “不会,”初一说,“小香姐人挺,好的,她要是问,我就说我朋,朋友……”

        “男朋友。”晏航说。

        “嗯?”初一没听明白。

        “她要是问,你就说你男朋友心情不好,你安慰一下。”晏航说。

        初一举着还有半锅奶的的奶锅,整个人都动不了了。

  http://www.lewen12.com/0/6/24731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