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一个钢镚儿 > 第71章 第71章

第71章 第71章

        V章购买比例不够可能会看到重复章节,  6小时后会替换,么哒~  “……都切成丁了还怎么能证明它是大虾?”老爸有些不满。

        “你没有味觉吗?”晏航拿了自己那盘边吃边说。

        “没有。”老爸很快地回答。

        “那就虾丁蛋包饭。”晏航感觉应该安排老爸跟初一来一场嘴炮决斗。

        “嗯,可以接受了,  ”老爸点头,  愉快地吃了起来,“一会儿去上班是吧?”

        “十点半。”晏航说。

        “我去探班?”老爸问。

        “饶了我吧父皇,”晏航叹了口气,  “我们老板是个男的,  你换个目标怎么样?”

        “不换,我可以去跟他比帅啊。”老爸挑了个虾丁出来放到嘴里很认真地嚼着。

        “他没你帅。”晏航说。

        “听得出来这个评价很真诚。”老爸拍了拍他的肩,  拿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老爸看的是本市新闻台,无论他到哪里,  屋里一定得有电视,  然后基本只看本地新闻。

        晏航不太明白他为什么这么爱看本地新闻。

        大城市还凑合,小城市的本地新闻都是些邻里纠纷,要不就是这里的路烂了,那里的灯不亮了,要是在县城就更别提了,  全是鸡零狗碎的内容,仿佛坐在路边乘凉的老头儿老太太边儿上。

        但老爸就是爱看,  要不是村里没有自己的电视台,他们之前住村子里的时候老爸估计也得看本村新闻。

        这家的牛吃了那家的苗,  这家的鸡撵了那家的鸭,  这家的公狗强了一村母狗……

        “我走了啊。”晏航穿上外套。

        “拿上154的卡,  ”老爸说,“万一你们那个店不管午饭,你可以去旁边装一个逼,咖啡店的服务员午餐吃日料。”

        “……哦。”晏航应了一声,开门走了出去。

        出门走了一段,晏航发现路上碰到好几个学生,这才反应过来,今天是周末了,又拿出手机来确认了一眼。

        他每天都会用很多次手机,但日期和时间他基本注意不到。

        他的生活里这两样东西大多数情况里都是可有可无的,有时候他甚至不能确定年份。

        不过每次像现在这样猛地注意到日期和时间的时候,他都会拿出手机认真地确认一次。

        有时需要要这样一个动作来让自己有踩在地上的感觉。

        因为是周末,咖啡店里的人比来面试的时候人要多一些。

        晏航换了工作服出来的时候碰到了老板,老板姓李,是个很有装逼艺术家气质的中年人,服装道具都很贴合人设,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想不开去弄了个BOBO头发型。

        “几道啊,”李老板一看到他就招了招手,“正好,你去烤点儿饼吧?今天人多,不够了。”

        “嗯。”晏航应了一声,心里骂了老爸起码二十秒。

        弄这么个名字,要不是他反应快,差点儿都想回答不几道呀。

        晏航忙活了一通,把饼烤好了,回到了吧台。

        偶尔帮个忙还是可以的,但如果老板想用服务员的工资请个厨子,那就不可以了。

        他会干脆利落地走人。

        就是这么视金钱如粑粑。

        大概是这么多年来跟着老爸到处跑,老爸似乎并不存钱,所以他对存钱也没有什么概念,钱呢,够路费够房租够吃饭就可以,有多的可以去吃顿好的,没了就去弄。

        他弄钱的方式就是打打工,老爸弄钱的方式他并不清楚。

        也不太愿意弄清楚。

        “给我做杯拿铁打包。”一个小姑娘拿着手机走到吧台,一边说着一边准备扫码。

        “稍等。”晏航很利索地开始做咖啡。

        咖啡机刚开始打豆子,小姑娘“啊”地喊了一声。

        晏航看着她。

        “先别做了别做了,我手机……没电了。”小姑娘说。

        晏航没说话

        “我没有现金。”小姑娘有些尴尬。

        刚过来的时候他看到下面有个充电器,估计是别的服务员充电用的。

        他弯腰往吧台下面摸了摸,把充电器往小姑娘面前一放,指了指旁边的插头:“去那儿充。”

        “……哦。”小姑娘有些吃惊地看着他,拿了充电器走到了旁边,一边充电一边往他这边看着。

        咖啡做好之后晏航打好包放到吧台台面上,冲小姑娘招招手:“来结账。”

        小姑娘拿着充了一丁点儿电的手机扫好码,结完账,然后捧着咖啡一溜小跑地走了。

        “可以啊。”李老板在旁边抱着胳膊说了一句。

        “什么?”晏航转头看他。

        “我第一次看到能把强买强卖做得这么潇洒自如理直气壮的。”李老板说。

        “我……就是给她个充电器。”晏航说。

        “说了买又不买,信不信我抽你,”李老板说,“表情非常到位。”

        晏航回忆了一下,大概是刚才忘了微笑了。

        “下次我注意。”他说。

        “不用注意,挺好的,”李老板说,“这不就多卖了一杯咖啡嘛,挺好,就要有这种每一分钱都要努力赚到的精神。”

        “啊。”晏航点头。

        忙活到下午下班,晏航感觉自己的腿有点儿发僵,不知道是不是店里一直开着空调,他脑袋也有些发闷。

        他今年一直没打工,略微有些不适应这么长时间站着了,跑步跑两个小时他也不会有多累,这么站着几个小时才累人。

        换好衣服走出咖啡店的时候他甩了甩胳膊,打算跑回去,活动一下身体。

        每当他感觉到累的时候,情绪都会有变化,而且这种变化往往来的猝不及防,没来由的烦躁等他觉察到的时候经常已经很澎湃,从店里出来的时候同事跟他打招呼他都假装没看见。

        这种状态,他一般都会用跑步来调节。

        跑一个小时出点儿汗,洗个澡往沙发上一窝,就很舒服了。

        不过这个时间想要跑步不是太容易,这会儿是周末,大街小街的人都不少,在不迷路的情况下……大概只有河边那条布满坑洞的烂路。

        一想到要在那条路上跑步,他顿时就更不爽了。

        不跑不爽,跑也不爽。

        他找到沿河那条路的路口时,也还没决定到底要不要在这儿跑。

        路口是一座桥,桥上倒是车水马龙的挺热闹,但顺着桥边又窄又破的台阶下去沿河那条路却很不起眼,完全没有“我是一条种满了树的沿河小路”的意境。

        在台阶上站了一会儿,晏航还是决定从这儿跑回去。

        不过下了台阶往前跑了也就十多米,他又停下了。

        从栏杆这儿看下去,满是淤泥和垃圾的河滩上居然有一个人。

        而且看上去正弯腰找着什么。

        寻宝的?

        晏航被自己的第一反应逗乐了,连带着烦躁情绪都被冲淡了一些,他走到栏杆旁边想看看那人在干什么。

        一秒钟之后他愣住了。

        寻宝的人是初一。

        昨天初一对他表达了谢意并且婉拒了他的正义使者身份之后,他就想着找个时间把那十块钱保护费还给初一,也不打算再继续跟这个小孩儿有什么来往了。

        没想到再碰见初一会是这样的场面。

        他跨出了栏杆,站在河沿上盯着在下面河滩上拿着根棍儿专心翻找的初一。

        看了五分钟,初一还是那个姿势,似乎没什么进展。

        他有些看不下去了,那天晚上跑过的时候还没太明显的感觉,今天站在这儿,风一吹,他闻到了河里飘过来的馊味儿。

        “哎!”他冲着下边儿喊了一声。

        初一没有反应。

        结巴还耳背。

        晏航蹲下,又冲下边儿吹了声口哨。

        初一拿着棍儿来回挑的手猛地停在了空中,过了两秒,他猛地直起身转过了头,然后就那么站在了原地。

        “你干嘛呢?”晏航问。

        初一看着他没说话。

        “上来!”晏航喊了一声。

        初一低头看了看脚下,犹豫着。

        也就是这会儿,晏航才看清了他的鞋有一多半都已经没到黑泥里了。

        “我靠,”晏航有点儿无法忍受,“上来啊!你们火星人这么不讲究么!脏不脏啊!”

        初一居然笑了笑,又犹豫了一下,才慢慢地往旁边走了过来。

        看着他走到河沿下面的石头上了,晏航才皱着眉问了一句:“你找什么呢?”

        “东,东西。”初一仰起头看着他。

        “你这个废话回答得很标准,先上来。”晏航往两边看了看,左手几米远的护堤上有一架铁梯,初一应该就是从那儿下去的。

        初一有些恋恋不舍地又看了一眼河滩,这才往铁梯那边走了过去。

        铁梯下半段锈掉了,得用手抓着铁条蹬着墙才能上得来,下去倒是不难,跳下去就行,上来就不容易了,特别是初一的个头儿……

        晏航正想过去看看能不能拉他一把的时候,初一原地蹦了起来,抓住了铁梯最后一格,然后腿一收,往墙上蹬了两下,没等晏航走到梯子旁边,他已经翻过栏杆回到了路面上。

        “你……身手不错啊少侠。”晏航有些吃惊。

        “过,奖了。”初一说。

        “你找什么东西?”晏航走到他身边又问了一遍。

        “笔。”初一回答,看上去有些郁闷。

        晏航想起了他新买的笔记本,破本子掉下去了还找?是记了重要的东西在上头?但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初一把话说完。

        他只得替初一补充:“笔记本啊?”

        “笔。”初一稍微提高了一点儿声音。

        “哦,笔啊?”晏航这才反应过来。

        纸和笔这种东西离他的生活相当遥远,只能猜测大概笔要比本子值钱点儿?

        但是……

        “你就为一支笔?”晏航简直不能理解他们火星人的脑回路。

        “嗯。”初一点头,往后退了两步。

        “躲个屁啊我还能揍你么。”晏航感觉自己的烦躁都让初一给震没了,一屁股坐到了旁边的栏杆上。

        “有,有味儿。”初一有些不好意思地吸了吸鼻子。

        “哦。”他应了一声。

        两个人陷入了沉默。

        默了一会儿晏航看了初一一眼:“你笔怎么能掉到那儿去的?”

        初一笑了笑没说话。

        “被人扔下去的吧?”晏航问。

        初一还是没说话。

        “是那几个同学吗?”晏航继续问。

        初一低头跺了跺鞋上的泥。

        晏航在兜里摸了摸,摸到一包中午吃饭的时候同事给他的湿纸巾。

        “给。”他把纸巾递了过去。

        初一接过去,抽了一张出来,拿在手上来回看着。

        “你们火星没有湿纸巾吗?”晏航说。

        “来地,地球以后没,见过。”初一蹲下慢慢地擦着鞋上的泥。

        晏航看着他,其实这鞋擦不擦也就那么回事儿,非常旧的一双鞋,看款式还很古老,地摊货还得是乡镇集市上的那种地摊。

        “初一。”晏航叫了他一声。

        “嗯?”初一抬头。

        “他们为什么跟你过不去?”晏航问。

        初一低下头继续擦鞋,擦黑了三张纸之后才说了一句:“讨厌我呗。”

        “为什么讨厌你。”晏航从栏杆上跳下来,蹲到了他对面。

        “我结,结巴。”初一说。

        “就因为这个吗?”晏航皱了皱眉。

        初一擦鞋的动作顿了顿,过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嗯。”

        放屁呢。

        晏航斜了他一眼,没再问下去。

        虽说因为结巴就被欺负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十来岁的小孩儿讨厌一个人有时候可能都找不到原因,别人都讨厌,就跟着讨厌了,别人都欺负,就跟着欺负了,生怕自己步调没跟大部队统一而被划到对立面去。

        但初一的反应很明显不单单是结巴这一件事。

        只是晏航也不想再问了,跟初一沟通太费劲,这小孩儿为了减少口吃的频率,基本就没有超过五个字的句子。

        耍贫嘴的时候倒是例外。

        ……这样的人居然还能耍贫嘴,晏航忍不住又盯了他一眼。

        非常神奇。

        初一擦完鞋之后就走了,走之前还冲着河滩愣了一会儿神。

        晏航都想问你那支笔是不是金笔啊。

        这架式镀金的都打不住,得是四个9纯金的。

        他在原地又待了一会儿,估计初一已经从这条路上走出去了,才活动了一下,顺着路往回跑。

        今天天还亮,他没扭脚,还把这条路大概的样子看清了。

        一般城市里这样的小路,都挺脏的,喝多来吐的,找不着厕所来解决的……但这条路居然还算干净。

        一路跑过来他还想再看看初一的那个树洞,不过没找见。

        到家的时候老爸已经做好了菜。

        一菜一汤。

        大白菜叶煮汤,大白菜帮炒大虾。

        “看到没,这才叫大虾,感动吧,”老爸说,“喝两盅?”

        晏航点点头,非常感动。

        老爸对于未成年人饮酒是否合适从来没考虑过,晏航都已经不记得自己第一次喝酒是多大了,总之记忆里老爸只要说,喝两盅,他俩就可以坐下来喝两盅。

        今天老爸的心情似乎不算太好,喝酒的时候一言不发,只是闷头喝。

        晏航也不出声。

        一直到电视新闻里说了今天的日期,他才回过神。

        早上出门的时候看日期他都没想起来。

        每年这个日子,老爸都会消沉一两天。

        他没问过,不过一直猜测这个日子大概跟自己完全没有印象的妈妈有关。

        这两盅因为老爸喝闷酒,他俩一杯一杯的喝得有点儿多,晏航晕乎乎地倒在床上的时候,感觉到了久违的正点来到的困意。

        他闭上眼睛,一觉睡到了第二天老爸来叫他起床。

        早点已经买好了,豆浆油条。

        “没再配个大白菜汤啊?”晏航打了个呵欠。

        “晚上给你煮。”老爸说。

        “晚上我做饭,”晏航说,“你别做了,大虾都死不瞑目。”

        老爸叼着根油条乐了半天。

        晏航溜达着去咖啡店的时候摸到兜里的十块钱,昨天又忘了把钱还给初一了。

        为了一支笔能到垃圾堆里翻的人,十块钱挺是个钱了。

        他边走边拿出手机,打算给初一发个消息,约个时间把钱给他。

        手机还没摸亮了,就听到旁边有人声音不高但是怪腔怪调地喊了一声:“老大哦——”

        晏航顺着声音偏过头看了一眼。

        路边的公交车站那儿有两个人,他看过去之后,这俩人都迅速转开了头,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晏航认路不行,认人还凑合,何况已经碰过两回面了。

        小杂碎一号和二号。

        一想到初一踩在垃圾和黑泥里找笔的样子,他就有点儿烦躁,为初一这个憋屈的性子,更为这些没事儿就拿他找乐子的同学。

        他停了下来,转身往这俩人的方向走了过去。

        装着看站牌的二号用胳膊碰了碰一号,俩人同时偏了偏头,大概是看到了他。

        在晏航离他们还有几米远的时候,他俩同时转身拔腿就跑,而且是往两个方向狂奔而去。

        “我操?”晏航迅速挑了小杂碎一号,追了过去。

        废物!以为打架打不过,跑步就能跑得过了吗!

        一号被这一声吼吓得在跑的过程中连着往前蹦了起码三步。

        晏航停了下来,乐得都没法跑了。

        一号回头看了他一眼,扭头又继续狂奔。

        “让你二十米!”晏航喊,“加油!”

        “我操|你大爷!”一号边跑边怒吼了一声。

        “去啊,我给你带路!”晏航边乐边喊。

        胡同在前面有个拐弯,晏航不熟这里,所以他吸了口气,猛地往前再次追了出去,他要在拐弯之前把一号放倒。

        一号的爆发力大概只够他狂奔五百米,晏航在拐弯的地方追上他的时候,他速度已经比之前慢了。

        晏航在他身后吹了口哨。

        一号顿了顿猛地停了下来,估计是因为知道跑不掉,他转身对着晏航就一拳抡了过来。

        晏航冲得猛,惯性让他不可能马上就停住。

        他也没打算停。

        抬起胳膊架住了一号抡过来的拳头往旁边一拨,接着就抓住了一号的肩,往下一压,再借着惯性一膝盖顶在了他肚子上。

        松手的时候一号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这一膝盖他根本没用力,用的全是惯性。

        老爸说过,打着玩的,疼就可以了,不用伤人。

        所以一号没受伤,但是很疼。

        肯定还很想吐。

        “你刚叫我吗?”晏航站在他面前。

        一号没出声,缓了两秒又跳了起来,看样子是要直接撞过来。

        晏航在他刚跳起来的时候抬脚往他肩上蹬了一脚,把他蹬回了地上坐着。

        “我问你话呢。”晏航说。

        “问个屁!”一号这次没有再起身,而是对着他裤裆一脚踹了过去。

        晏航迅速侧身,一拳甩在了他脸上,这次出手比较重,两分钟之后就能看到一号发红的眼眶,然后青个几天。

        “要脸么?”晏航问,“你他妈要脸吗?”

        这种打不过就下三路偷袭的行为简直让他无语。

        “你到底要干什么!”一号吼了一声。

        “玩啊,”晏航看着他笑了笑,弯下腰,轻声说,“你平时不也这么玩吗?”

        “我什么时候这么打人玩了!”一号瞪着他,喊得唾沫星子都喷到他脸上了。

        “你失忆了?”晏航脸上的笑容慢消失了。

        “要帮初一出头是吧,那你打啊!打啊!没错我把他要送人的破笔扔了,怎么着!你牛逼你替他出头啊!”一号喊着,“你打……”

        晏航应他的要求,一巴掌甩到了他脸上,把他说了一半的话给打没了。

        “我不替谁出头,初一算个屁,能让我替他出头?”晏航冷着声音,“我告诉你,我揍你就是健身运动,懂了么?你见着我少他妈嘴欠,麻溜儿绕着走。”

        一号瞪着他没有反应。

        “听懂了吗!”晏航凑到他鼻尖那儿吼了一嗓子。

        一号没想到他会这样,惊得瞳孔都猛地一缩。

        “走吧,”晏航拍了拍他的肩,直起身手往兜里一揣,“继续跑,锻炼身体,保家卫国。”

        看着一号一边跑一边回头骂骂咧咧地从胡同口消失之后,晏航愉快地吹了声口哨,活动了一下胳膊,慢慢溜达着往咖啡店走过去。

        今天的这一大早的就发泄了一通,心情可以说非常棒了。

        顺着一号跑的方向走出去,绕了两个弯,从胡同里出去的时候已经在大街上了。

        右边是去咖啡店的路,左边不到一百米是那座桥。

        晏航双手插兜思考了几秒钟,转身往桥那边走了过去。

        从台阶下去,顺着小路走到那天初一寻宝的地方。

        送人?

        河滩还是老样子,黑色的淤泥里夹杂着成片的垃圾,从垃圾缝里蜿蜒流过的水,迎面一阵风吹来……算了吧。

        晏航转身离开了。

        回到大街上,他戴上口罩,拿出了手机,先在围脖上发了一条“来玩呀”,然后开始直播。

        这个时间没几个人看,特别是这种突然开始的直播,不过他完全无所谓,他直播是因为他想直播,除此之外没有第二个原因。

        -我来了!

        -我是第一个吗

        居然还有那么几个粉丝进来了。

        “我去上班。”晏航举着手机往四周拍了一圈,中间换手的时候摄像头从他面前晃过。

        -眼睛

        -啊啊小天哥哥眼睛太好看了

        “一个咖啡店,”晏航没有接屏幕上的话,“老板是个留娃娃头的中年胡子君。”

        -2333333

        -想看

        -小天哥哥今天穿的什么啊

        “穿的衣服和裤子还有鞋。”晏航回答,把手机往下晃了晃。

        -又是运动裤

        “那下回穿裙子。”晏航说。

        就这么边聊边溜达,到咖啡店门口的时候他退出了直播,上班时间嘛,还是要认真的。

        刚把手机放回兜里,他就听到了店里有人在喊。

        “我哪知道怎么回事!我又没惹他!”这个声音莫名的耳熟。

        晏航走进店里,一眼就看到了正坐在吧台旁边一手拿着冰袋捂着眼睛的……小杂碎一号。

        “你真没惹他你报警啊!”李老板站在吧台后头,“不想报警你打回去啊!我当年跟你这么大的时候……”

        小杂碎一号转脸看到了晏航,眼睛瞬间放大了两倍:“我操|你……”

        “你再操一个!”李老板手往吧台上一拍,瞪着一号。

        “就是他!”一号从吧椅上跳了下来,指着晏航,喊得声音都破了,“是他!是他!就是他!”

        我们的朋友小哪吒。

        晏航忍不住在心里唱了一句。

        “就是他!爸!就是他!爸!”一号继续吼。

        晏航看着激动的一号,有一瞬间以为一号是在叫他,想说就不用这么客气了。

        李老板有些吃惊地看了过来:“他?”

  http://www.lewen12.com/0/6/24731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