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一个钢镚儿 > 第69章 第69章

第69章 第69章

        宿舍的几个人兴致满满地围过来想要继续追问初一的“恋情”时,  周春阳拍了拍手:“吃零食吃饿了,  去撸串儿吗?”

        大冬天的,外面寒风凛冽,对于吃货来说,  周春阳这句话的吸引力压过了一切,几个人顿时同时喊了一声:“去!”

        “那走,  ”周春阳一挥手,“其实我还特别想吃铁板烧……可惜学校这边儿没有。”

        几个人怀着对食物的美好想像,  一块儿出了门。

        初一跟在队伍最后头,他倒不是特别馋。

        周春阳放慢脚步,  到了他旁边。

        “你的事儿,  ”周春阳小声说,  “不要跟宿舍里的人说。”

        “啊?”初一一下没反应过来,看着他。

        “谈不谈恋爱跟谁谈恋爱的事儿,  ”周春阳说,  “自己知道就行了,  别随便跟人说。”

        “嗯,  ”初一点了点头,  想想又问了一句,“那你……”

        “我也没想说啊,  ”周春阳说,  “我那不是被王敏那傻逼强行暴露的么。”

        初一叹了口气。

        “那样的人多了,  咱们宿舍就算都能和平共处,  也保不齐别人,  你看王敏那样的,要知道你也……那以后跟咱们宿舍更是没完没了了,再发展出个恐同小分队来,这日子还怎么过。”

        初一笑了笑,很快又觉得笑不出来了。

        “自己心里过得去就行了,”周春阳说,“有些事儿没必要非得别人认同。”

        当初他曾经因为王敏几乎是激动的反应而对这些事充满惊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像是忘掉了这些,也许是周春阳坦然和无所谓的态度,也许是对晏航的喜欢已经占满了他的脑子,把这些恐惧都挤了出去。

        一直到现在再想起来的时候,他才猛地回过神,自己已经是个自己当初最害怕的“死基佬”了。

        虽然他努力地告诉自己没什么,但也很难真的做到像周春阳那样。

        只是现在想想,其实很多事都是这样吧,就像周春阳说的,自己知道了,接受了就行了,并不一定需要大声说出去让所有人都知道,也不需要让所有人都理解自己。

        晏航站在员工通道外面的垃圾桶旁边,抽根烟兼休息。

        临近过年了,他忙得有种强烈想要辞职的冲动,他长这么大,还没这么坚持着干过什么工作的。

        要不是一直琢磨着想去后厨,他可能真的就不干了。

        上星期还有别的餐厅的经理找他聊过,同样是领班,待遇和工作时间比现在都要好,他也没考虑。

        他还是一门心思想着后厨,在这边儿混熟了,去后厨的机会更大些。

        “小晏。”唐经理在后面叫了他一声。

        “嗯,”晏航应着,转过头,“您找我?”

        “随便聊聊,”唐经理走到他旁边,点了根儿烟,跟他并排站着,“我正好出来透透气。”

        “上垃圾桶旁边透气。”晏航说。

        唐经理笑了起来:“哎。”

        “是不是有什么活儿要安排我干的?”晏航问,唐经理一般不会上这儿来抽烟,他独立办公室,窗户一打开就能抽了。

        “你和小王已经忙成那样了,”唐经理笑了笑,“我哪还敢安排工作,俩这么能干的领班,我还怕给累走了呢。”

        晏航笑着没说话。

        “何况有个家伙一直都不想干领班,”唐经理看着他,“是吧?”

        晏航低头掐了烟:“也不是不想干,就是更喜欢后厨……领班的工作我在岗一天就认真干一天,不会影响。”

        “这个我知道,本来想着你兼个领班先干着,结果干得挺好,一时半会儿也换不下来了。”唐经理说。

        “您直说吧,我什么性格啊,跟我还绕呢。”晏航知道唐经理肯定是有什么安排了,可能是知道了之前有人来挖过他。

        唐经理笑了起来:“我一直记着你想去后厨的事儿呢,也真的是想有机会就让你过去,不过你得等金铃回来,金铃的工作可能会重新安排,到时我看看能不能让你去后厨。”

        “行。”晏航想也没想就点了点头。

        “我尽量给你安排,换个人肯定从最低层做起,不过你有基础,”唐经理说,“我看能不能安排个助理之类的。”

        “谢谢唐经理,”晏航说,“给您拜个早年了。”

        “神经了,”唐经理掐掉烟,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安心好好干,去后厨的事儿我答应了就会帮你想着的。”

        “嗯。”晏航笑笑。

        快下班的时候崔逸打了个电话过来:“有空去抢点儿年货吧。”

        “你是不是以为我很有空闲啊。”晏航叹了口气。

        “我就随便一说,”崔逸说,“打电话总得有个开场白吧。”

        “我一直以为开场白就是‘喂’呢。”晏航笑了,“我让初一去抢吧,他们今天期末考最后一科了,考完就没事儿了。”

        “你今年过年怎么过?”崔逸问。

        “还不知道,我现在和王姐还没排好班,三十儿晚上还不知道谁的班,她说她去,”晏航说,“我想着她一个女的,反正她还在争呢,特别爷们儿。”

        “我们可以去你们餐厅订个桌,”崔逸说,“初一呢?”

        “他想回家看看他爷爷奶奶,”晏航说,“如果我休的话就……”

        “那你就陪他回去吧。”崔逸说。

        “那你多可怜,我想个万全之策。”晏航说。

        “请放弃我,我一个人过这么多年了,”崔逸说,“跟你一块儿很烦,还非要放炮。”

        晏航想到去年崔逸扛着鞭炮一通狂奔的样子,没忍住乐了好一会儿。

        “还有个事儿,”崔逸说,“本来想过完年再说,但是你过年要出门的话,还是注意些。”

        “嗯?那边有消息了?”晏航马上问。

        “那个攻击你的瘸子没查到,”崔逸说,“但是跟他有接触的人里,有一个可能有嫌疑,我知道的就这些,再有消息了我会跟你说。”

        晏航皱了皱眉:“那就是至少两个人?”

        “是,”崔逸说,“但瘸的这个跟当年的事有没有关联还不确定,他有可能只是找来的帮手。”

        “知道了,”晏航犹豫了一下,“初一他爸有什么线索吗?”

        “没有,”崔逸说,“现在案子两个地方,困难也多,人家也不可能多透露什么。”

        “辛苦警察叔叔了,”晏航叹了口气,“希望他们能……早日抓到嫌疑人初某和晏某。”

        “我录音了,以后我会放给晏某听。”崔逸说。

        晏航笑了起来:“靠。”

        初一每次拿出钥匙打开晏航家的房门时,都有一奇妙的愉快感觉。

        不仅仅是因为这是晏航的家,还因为这里有着越来越多他自己的气息,衣柜里有几件他的换洗衣服,洗脸池旁边有晏航帮他准备的牙刷,还有他的拖鞋。

        虽然只是一间租来的房子,却会有让他比回自己家要愉快得多的感受。

        今天期末考试结束,宿舍楼里瞬间就走得没人了。

        寒假的人去楼空比之前国庆节人去楼空的状态要寂寞得多,国庆节的假期更多的是放假本身,寒假这个假期,所有人想的都是“团聚”。

        于是初一也赶紧收拾了东西,跟着大部队一块儿逃离,生怕自己是最后的离开的那一个。

        他暂时没有家可以回,但至少可以跟晏航待在一块儿。

        “考得怎么样啊?”晏航还没下班,打了个电话过来问情况。

        “从来没,考过这么好,”初一如实回答,“我觉得专,专业部,分我能满,满分。”

        “这么厉害,”晏航说,“现在是斗牛犬了啊,非常牛啊。”

        “还是土,狗吧,”初一说,“斗牛犬长,长得不好看。”

        “土狗也好看不到哪儿去,傻了巴叽的。”晏航说。

        “土狗可爱。”初一说。

        “你前两年还是真可爱的,小狗,”晏航啧了一声,“现在这个儿,你还好意思用可爱形容自己?”

        “好意思。”初一说。

        “……行吧,小可爱,”晏航说,“我一会儿从餐厅带两份饭回去,吃完了去帮老崔买点儿年货,你今天还得去咖啡厅吧?”

        “嗯,”初一应着,“还有五天。”

        挂了电话之后初一躺到沙发上,拿出手机来回看着。

        他现在看得最多的是刑天小哥哥的微博。

        刑天小哥哥从上回不小心露了脸之后,就从一个过气美食主播变成网红了,每天看着粉丝数增长,初一都会很吃惊,觉得肯定是有疯了的小姐姐给他买了粉了。

        不过评论还是很有意思。

        他喜欢看小姐姐说话,她们说话都很可爱。

        -今天是露脸之后消失的第几天了啊,相思让我失忆

        -小天哥哥请出现,我们假装没有看到你英俊的脸好吗

        -是的,在我们心里你是一个没有脸的帅哥

        -简称不要脸帅哥

        -小天哥哥!贴心如我,帮你把口罩加上了

        初一看着下面贴的那张图片笑了半天,那天直播很多人把晏航露脸那也就一秒时间截了图,然后就出现了各种打码图,口罩打码,小狗打码,爱心打码……

        初一存了很多在手机里。

        晏航那天露脸的一瞬间还是很帅的,虽然因为围巾突然滑落,他脸上有点儿迷茫。

        看着很性感。

        晏航不光眼睛和手漂亮,嘴也很好看,初一很喜欢看他上唇中间的那个小尖尖,每次看到都想舔一口。

        小姐姐们说那是唇珠。

        听上去就很性感。

        ……啊。

        初一放下手机,盯着天花板上的灯。

        屋里大概是太暖和了,看着灯都能有反应。

        他叹了口气。

        困扰了他几个月,一直想要实践但因为没胆子也没有机会一直也没实践过的某种想法再次冒了出来。

        他看了一眼桌上的小闹钟,离晏航回来还有时间。

        可以试一下。

        但是他不好意思。

        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宿舍里的人都能拿这事儿打擂了,他还是会不意思。

        他又叹了口气,扯了扯裤子,转过头冲着沙发靠背。

        闻到了熟悉的晏航的气息。

        是晏航的衣服。

        晏航是个不爱收拾的人,衣服经常就随便地往沙发上一扔,现在初一鼻尖前搭着的就是他的一件毛衣开衫。

        初一把鼻子埋进去吸了一口气。

        有晏航的味道,还有他常用的淡淡的香水味道。

        初一闭了闭眼睛,把手伸进了裤子里。

        晏航拎着两套牛排打开房门的同时,就听到屋子里传来了什么东西的碰撞声。

        他顿时一阵紧张,一把推开了房门,喊了一声:“初一!”

        “啊!”初一也喊着应了他一声。

        与此同时,他看到了初一跨过茶几冲进厕所的背影。

        就像当初在医院里看到那个瘸子冲过去时一样,身手矫健行水流水。

        没等晏航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他已经哐地一声关上了厕所门。

        晏航拎着牛排在门边愣了能有好几秒,才回手关了房门,把牛排放到茶几上,走到了厕所门口。

        里面没什么动静。

        “狗子?”晏航在门上敲了两下。

        “走开。”初一在里面说,声音里透着坚定和冷酷。

        晏航愣了愣:“你让我走开啊?”

        “是。”初一很肯定地回答。

        “你大爷啊。”晏航说。

        “没有。”初一说。

        晏航莫名其妙,但是也没再说话,站门外听着。

        几秒钟之后,里面传来了水声,听着像是搓毛巾或者洗衣服的声音。

        勤劳的长工在主人回来的一瞬间决定飞进厕所洗衣服。

        多么神奇以及让人感动。

        主人抱着胳膊站在门外,突然感觉自己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然后就有点儿想笑。

        但是因为没有最后确定,所以主人把笑憋住了,准备一会儿确定之后再一次笑个够。

        大概两分钟之后,厕所门锁响了一声。

        晏航往后退了一步。

        但门并没有直接打开,而是开了一条缝,接着就看到初一的脑袋从里边儿探了出来。

        看到他的时候,眼睛猛地一下瞪得溜圆:“我就知道!”

        “知道什么?”晏航笑着问。

        “知道你没!走开!”初一瞪着他。

        “我就问你,我要跟你似的这样来一回,”晏航说,“换你在外头,你走开吗?”

        初一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回答:“不走。”

        “那不就行了,”晏航说,“我总得确定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初一手扶了扶门,“你走开。”

        晏航一眼就看到了初一扶门的手上拿着东西,是洗好的一小团衣服。

        没看错的话,是内裤。

        晏航咬牙忍着笑,转身回了客厅。

        没等他走到沙发坐下,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奔跑的声音,伴随着初一的一声大吼:“别回头!”

        晏航没有马上回头,听到初一的脚步声到卧室门那边之后才微微偏了一下头,看到了初一光着的腿。

        手上拿着的不光有洗好的内裤,还有一大坨灰色的,应该是洗好的运动外裤。

        晏航倒到沙发上,拿过自己的衣服捂脸上开始狂笑。

        他不想笑出声让初一听到,毕竟初一脸皮薄,被人当场撞破这种事对于初一来说是非常尴尬的。

        但他实在又有些忍不住。

        捂着衣服好半天,他终于把笑意强行压了下去。

        把衣服扔到一边的时候,发现初一拧着眉站在他面前。

        裤子已经换好了。

        “吃饭。”晏航指了指茶几上的大兜。

        “嗯。”初一拧着眉把袋拎到了旁边的饭桌上,再从厨房里拿了碗碟,把牛排和配餐都装了过去。

        摆好之后他扭头看了晏航一眼,眉头还是拧着的:“可以吃了。”

        晏航去洗了洗手,坐到了桌子旁边。

        初一坐到他对面,一言不发地埋头开始吃。

        吃了能有十分钟了,他才往晏航脸上扫了一眼:“你今天怎,么回,回得这么,早?”

        “今天坐经理的车回来的,”晏航说,“正好他办事要往这边走。”

        “哦。”初一应了一声。

        又过了一会儿,他再次往晏航脸上扫了一眼:“你看,到了吧?”

        “嗯。”晏航点点头。

        初一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会儿之后,拉长声音叹了口气。

        “没事儿,”晏航说,“都是老爷们儿,这种事正常,你要觉得不爽,下回我撸的时候通知你过来观摩得了。”

        初一没吭声,愣了一会儿继续低头狂吃。

        一直到吃完饭收拾完了,跟晏航去超市帮崔逸买年货的时候,初一才终于缓过劲来了。

        “你别记着这,这个事儿。”初一小声说。

        “什么事儿?”晏航问。

        “很好。”初一点点头。

        晏航笑了笑,把胳膊往他肩上一搭,在他脸上戳了两下:“过年我跟你一块儿回去看看吧。”

        “真的?”初一猛地转过头。

        “嗯,”晏航点点头,“不过我们只能二十九走,我三十儿和初一有假。”

        “初一。”初一笑了笑。

        “初一,”晏航又戳了他两下,“那我让同事帮订机票了,还有酒店,你回去没地儿住了吧?”

        “嗯,”初一轻轻叹气,“我想回家看,一眼,然后去爷爷,家过三十儿。”

        “行,”晏航说,“那得订个你爷爷家附近的酒店。”

        “做,梦呢,”初一看了看他,“只有旅,旅社。”

        “旅社就旅社,”晏航说,“我以前跟我爸一块儿连通铺都睡过。”

        初一笑了笑。

        回家对于初一来说,其实还是有一点儿期待的。

        他给爷爷奶奶都准备了过年的红包,还给小姨一家买了礼物,还给何教练的钱也准备好了,还给何教练买了一串木珠子,不怎么值钱,但是何教练喜欢往手上戴东西。

        他想要看到大家因为他的礼物开心的样子。

        不过自己家里的人,他并没有准备礼物,只是装好了红包,对于姥姥来说,可能现金比礼物更有意义。

        “你自己的东西就这一个小包吗?”晏航问。

        “嗯,就内裤,”初一说,“两晚上就不,带衣服了。”

        “行,”晏航点点头,把一个密封袋塞进了他包里,“那我也就两条内裤。”

        “牙刷毛,巾呢?”初一问。

        “去了再买吧,不想带。”晏航说。

        “你不是快去后,后厨了吗,”初一说,“后厨钱,少吧?败家玩,玩意儿。”

        “闭嘴。”晏航说。

        出门的时候初一有点儿兴奋,坐飞机已经不算什么了,但是跟晏航一块儿坐飞机,还是会让他兴奋得顺拐。

        他把小包交给晏航,自己扛着装了各种礼物的大包。

        “到门口等一下崔逸,”晏航说,“他大概二十分钟到。”

        “嗯。”初一蹦了一下。

        “冷啊?”晏航看着他。

        “喜悦,”初一又蹦了一下,念经似的唱了一句,“咱小土狗,今儿个真高兴……”

        “下回直播你唱歌吧,我估计唱完你立马就能红。”晏航说。

        初一没说话,笑着啧了一声。

        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他俩站在小区大门旁边的树底下,好几分钟才过去了两辆车,行人大概也就五个不到。

        “都回家了。”初一往晏航身边靠了靠。

        “嗯,”晏航靠着树,“去年这会儿,我就跟老崔商量吃什么了。”

        “今年他一,个人,”初一说,“会不会寂,寞?”

        “他说习惯了,”晏航说,“我估计他是习惯了,平时也都是一个人。”

        “回来的时候给,给他带点儿……”初一的话没说完,小区围墙拐角那里晃过的一个影子让他猛地转过了头。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那人因为腿有点儿瘸而有些特别的晃动姿势,几乎已经刻在了初一脑子里。

        没等他问晏航有没有看到那个黑影,晏航已经把手里的包往地上一扔,拔腿往那边冲了出去。

        初一立马反应过来,紧跟着晏航也往那边冲过去。

  http://www.lewen12.com/0/6/24731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