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一个钢镚儿 > 第68章 第68章

第68章 第68章

        老妈突然提出要跟老爸离婚,  初一以为自己会很意外,  但意外的是,他居然并没有特别意外。

        在他的记忆里,  老爸老妈很少说话,  老妈发火的时候老爸就沉默,  或者躲开,老妈不发火的时候,他俩也没话。

        他们基本没有给初一留下过“父母”的印象,从小初一就觉得课本上的爸爸妈妈都是假的,因为跟他的爸爸妈妈都不一样,长大一些之后他发现其实是他的爸爸妈妈跟大多数的爸爸妈妈不一样。

        而作为“夫妻”,他俩就更没给初一留下过什么印象了。

        对于初一来说,  他们就像姥姥姥爷一样,  只是一个称呼。

        现在老妈突然说要离婚,  初一就像是听到任何一对与他无关的夫妻要离婚一样平静。

        他甚至没有问一句为什么。

        而老妈自然也不会去解释,  这个电话打完之后,她就像之前一样,  没有了消息,  没有电话,  没有短信。

        初一的生活也没有因为老妈的这个电话有任何改变,  每天上课下课加工,周末去找晏航。

        “元旦有假,  ”晏航说,  “你要想回去看看怎么回事的话,  可以元旦回去。”

        离元旦也就还有半个月了,初一拿出手机看了看日历,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不回了。”

        “家”已经越来越陌生,连他的小床,他的书桌,他抽屉里那些小玩意都消失了,他回去甚至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了,回去干什么呢?

        过年的时候回去看看爷爷奶奶就好了。

        海边的风很大,他和晏航并排站在栈桥上,看着翻着浪花的大海。

        多少还是有些孤单的感觉。

        不是一个人的那种孤单,只要有晏航在,他就不会有这样的孤单。

        是从此以后他就只是初一了的那种孤单。

        这种孤单,晏航应该可以理解,不仅仅是这种孤单,晏航一路长大,应该能理解很多的孤单,每种孤单他应该都品尝过。

        “我想喝,米糊。”初一拉了拉衣服,看着晏航。

        “那过去喝,”晏航笑了笑,他半张脸都埋在那条格子围巾里,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特别明显,很暖的两个弯,“我想喝玉米汁。”

        这个小店在海边,店外的小木廊就架在海面上,能看到很多帆船,每次他跟晏航到这边来玩的时候,都喜欢上这儿来坐一会儿。

        进了店,他们还是按老习惯往木廊那边走。

        还没走出门口,晏航拉了他一把,看着玻璃墙外面:“周春阳?”

        “嗯?”初一愣了愣。

        顺着晏航示意的方向看过去的时候,他发现他和晏航最喜欢坐的那个位置上坐了两个人。

        一个背对着他们,另一个是侧脸,不过很明显能看出来,的确是周春阳。

        “真是春,春阳,”初一一边说一边往外走,“他怎么也在,在这儿……”

        “哎,”晏航拉了他一把,“你别过去了,你怎么知道他愿意不愿意让你看到啊?”

        “为,什么不,愿意啊?”初一没明白。

        “人家在约会。”晏航说。

        “约会?”初一愣了愣。

        “你会跟大强俩人上这儿来坐着喝东西看海吗?”晏航看着他。

        “不会啊,”初一看了他一眼,“我跟大,大强不,不是特别关系,好。”

        “那你跟谁关系好?”晏航问。

        “春阳。”初一说。

        “然后你俩好到要上这儿来喝东西看海?”晏航瞪着他。

        初一跟他对视了好几秒之后突然笑了起来:“不会。”

        “你再笑一个?”晏航指着他,又在他鼻尖儿上戳了一下,“我跟你说你跟周春阳的关系非常危险你知道么?”

        “那我们也,是约会对,对吧?”初一没理会他的话,挑了个重点。

        “废话,”晏航说,“不然我俩是干嘛,出来谈生意吗。”

        “那我就不,不怕别人看,到,”初一说,“而且他俩坐,坐了我们的专,专座。”

        “行吧,”晏航笑了起来,“那你偷拍一张给他发过去,让他们让开,不让开就开打。”

        他俩走到了木廊上,那边周春阳没看到他们。

        初一拿出手机,对着周春阳和那个男生拍了张照片,然后微信上发了过去。

        过了几秒钟,周春阳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了看了一眼,接着就看他的口型应该是说了一句:“操。”

        然后立马就往这边看了过来。

        初一冲他笑了笑。

        “我操!”周春阳站了起来,拍了拍他旁边那个男生的肩,往他们这边跑了过来,“不是吧,这么巧?”

        “嗯,我们来晒太阳。”晏航点点头。

        “我朋友,”周春阳看了看跟着走过来的那个男生,“初中同学。”

        “过来一块儿坐坐吧?”那个男生说。

        “不用了,”晏航笑笑,“你俩聊你们的,我们上那边坐会儿。”

        “那行。”周春阳看了初一一眼,笑了笑。

        跟晏航一块儿在木廊拐角的位置坐下来了后,初一才感觉到周春阳的笑容里似乎有些别的意思。

        什么意思呢。

        大概是……约会吧?

        周春阳那样叫约会,那晏航和自己这样自然也是约会了。

        初一看了看晏航,晏航正在跟服务员说话。

        冬天的晏航和夏天的晏航给人的感觉不太一样。

        夏天时晏航穿得很随意,除了正经的制服,多数时间里都是T恤运动裤,偶尔会穿衬衣,但大多还是很休闲的样子,看上去有点儿懒。

        冬天的时候就不一样了,各种精致的长短外套,所有细节都透露着一个信息,我不光臭美,我还挺有钱哒。

        格子围巾大概是他一直没变过的搭配了,无论穿什么,他都围这条格子围巾。

        “给你们介绍一下我和小狗一会儿要喝的东西,”晏航拿着手机,对着服务员刚端上来的两杯热饮,“我的是玉米汁儿。”

        初一这才注意到他在直播了,赶紧抓了抓被风吹乱了的头发。

        “小狗的那杯,”晏航把摄像头对着他,“告诉小姐姐你那杯是什么?”

        “五谷,”初一拿起杯子贴在脸上,“米糊,杂粮米,米糊。”

        晏航笑了笑:“挺好喝的,他特别喜欢。”

        初一点点头,低头喝了一口:“好喝。”

        “你玩吗?”晏航把手机往他面前递了递。

        “嗯。”初一接过手机。

        晏航把围巾拉上去,遮住了半张脸。

        “这个围,围巾,”初一把手机转过去对着晏航的脸晃了晃,“好看吗?”

        -好看呀

        -非常衬小天哥哥了

        -好看,不过你的小天哥哥围块抹布也好看的,相信我

        -小狗那么单纯,你当心他真的去找块抹布。。。

        初一笑了起来:“我买的。”

        -哇

        -啊我的心!!!

        -跪在地上哭着一颗颗捡起狗粮

        -小狗你俩是在约会吗?

        “约会?”初一看了一眼屏幕里的晏航,晏航听到他说这句话,也抬了抬眼睛看着他。

        “是啊,在约,约会。”初一说。

        -!!!!!!!!!!!!!!!!!

        -妈妈!!!!!!!!!!!呀!!!!!!!!!

        -正主承认了!!

        -CP粉头顶青天!!

        -约会!约会!

        这个回答不光让小姐姐们全体暴走,那边的晏航也有些意外地抬起了头。

        晏航今天没戴口罩,只是把围巾挂在鼻梁上遮着脸,大概是为了得瑟他鼻梁很高。

        但是围巾的质量很好,软滑有分量。

        他这一抬头的动作幅度有些大,围巾从鼻尖上滑了下去。

        屏幕上瞬间刷得什么也看不见了。

        初一只觉得后背一阵炸热,赶紧把手机啪地一声拍在了桌上,瞪着只有下巴还藏在围巾里的晏航:“怎么办!”

        晏航大概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发生,甚至都没想起来抬手拉一下围巾,跟他对瞪了好半天才说了一句:“拍到了?”

        “啊。”初一说。

        “我操,”晏航又愣了一会儿,往椅背上一靠,笑了起来,“我苦心经营的神秘形象,一秒崩塌啊。”

        “啊,”初一看着他,“直播还没,关呢。”

        “哎,”晏航笑得更厉害了,“赶紧关了啊。”

        “哦,”初一看了一眼屏幕,黑屏的情况下一条条飞速往上窜着的评论看得更清楚了,就是没一条能看清是什么字儿,他戳了几下屏幕,退出了直播,“关掉了。”

        “啊……”晏航仰着头,靠着椅子晃了晃,“神秘感没了。”

        “对,不起。”初一揉了揉鼻子,非常内疚,双手握着杯子,把下巴搁到了杯沿儿上,皱着眉头。

        “你怎么什么都对不起啊,”晏航趴到桌上,伸手在杯子上弹了两下,“这又对不起什么?对不起我鼻梁不够高?”

        “我不说约,约会就……”初一垂下眼皮看着他的手。

        脑子里莫名其妙就闪过了小姐姐们的评论。

        -真好看啊,想舔

        “那我们是不是约会啊?”晏航问。

        初一看了他一眼,一咬牙:“是啊,就是约,会!”

        “那你对不起什么?”晏航又问。

        “习惯性对,不起。”初一笑了笑。

        约会!

        他说出约会的时候其实还有点儿担心,虽然之前晏航已经确认过,但口气里带着他惯常的调侃,他无法判断这是不是晏航的真实想法,也不知道这到底算是个什么。

        这段时间以来,他所有的念头都只有一个,跟晏航待在一块儿就行。

        而晏航在想什么,晏航是怎么觉得的,他没有想过要去问。

        他也根本,不敢问。

        他害怕一开口,事情就全变了。

        他只想保持现状,就这样,就要眼下,不去确定什么,如果时间可以停留,他愿意一辈子就凝固在这段日子里,他一丁点的险都不愿意再冒。

        但晏航的回答让他心里突然亮了起来。

        他们就是在约会。

        不是开会,不是谈生意,不是冬游……

        是约会。

        初一对着杯子里的米糊开始笑,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总之就是想笑。

        口水都笑出来了,他想要及时闭上嘴阻止口水滴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他赶紧抓过旁边的餐巾纸捂在了嘴上。

        太!丢人了!

        他听到晏航啧了一声之后的狂笑。

        “这段要是直播就好了,”晏航靠着椅子笑得停不下来,“我们家土狗秋膘没屯够,看着杯米糊能馋得口水都滴出来了……”

        “啊……”初一把餐巾纸打开,捂在了脸上,“别,别笑了……”

        “我不想笑的,”晏航边乐边说,“我就是忍不住。”

        初一叹了口气。

        “狗子,”晏航笑着也叹了口气,“真的,这个世界上能让我笑成这样的,只有你了。”

        初一把餐巾纸往下移了移,露出了眼睛,看着晏航。

        “面带微笑,”晏航说,“和笑了起来,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你懂吗?”

        初一没有说话,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晏航时,晏航脸上的冷漠,也记得晏航对着人时所有的微笑。

        但晏航这样的笑容,只有他看过。

        “懂。”初一点了点头。

        “小不点儿。”晏航笑了笑。

        初一感觉滴口水的尴尬消退了不少,他放下了餐巾纸,拿起了米糊,低头刚要喝的时候,晏航一巴掌拍在了他手背上。

        “啊!”初一吓了一跳。

        “口水都滴进去了,”晏航说,“还喝呢?”

        “又不,不是服,务员的口水,”初一说,“我自己的口,水啊。”

        “换一杯。”晏航抬手叫了服务员。

        “二!十八!一杯!啊!”初一抓紧了杯子,“不要了?”

        “你要敢突然一口喝光,”晏航指着他,“我就敢把你扔海里去。”

        “我不敢,”初一叹了口气,“有这,这么讲,究的工夫你倒,倒是洗,洗碗啊,吃完了就,往那儿一堆,不比口,口水夸,张吗?”

        “一个结巴,”晏航跟走过来的服务员又要了一杯米糊,“还这么能说。”

        “这个世,界上,能让我说,这么多的,只,只有你了。”初一说,想想又补了一句,“狗哥和小,小狗是不,一样的,你懂吗?”

        晏航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懂。”

        初一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揉了揉鼻子。

        人的心情好,日子就会过得很快。

        每天虽然还是老样子,上课下课打工,但多了一点儿乐趣,听周春阳吐槽他那个初中同学。

        那天他俩还真不是约会,按周春阳的说法就是“原来就有点儿意思,现在撩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有点儿意思”,但那个同学似乎跟周春阳想法一致。

        于是他俩每天就是你撩一下我撩一下。

        “都等着对方先开口呢,”周春阳啧啧两声,“想得美,我嘴紧着呢,严刑拷打也守口如瓶就是不说。”

        “神经,病。”初一说。

        “情趣,”周春阳看了他一眼,“你这种实心脑瓜子不懂。”

        初一的确不懂,但每天听听周春阳说这些事儿,也挺有意思的。

        还没什么感觉,元旦就到了,就是假期有点儿太抠门儿,三天假还把周六日算上了。

        不过就算是有十天假,对于初一来说,也就那样,别说节假日了,就算是普通周末,晏航也比平时要忙。

        而他也比平时要忙,虽然他只是一个咖啡厅的夜班服务员。

        他没有回家的打算,家里也没有人过问他会不会回家。

        但让他意外的是,小姨和小姨父开着车过来了。

        “你不用管我们,”小姨说,“我们是去旅游的,有人等着我们,专门绕路过去看看你,你抽空跟我们吃个饭就行。”

        “我带你,们玩啊。”初一说。

        小姨过来了,他还是很开心的。

        “小狗真是长大了,以前哪会说这种话,还带我们玩呢,”小姨笑着说,“小孩子跟我们中老年有什么可玩的,闷着你,在学校等着我们去接你啊!”

        初一站在学校门口,看到小姨家熟悉的车开过来的时候,心里一阵暖。

        “我的天,”小姨从车上跳了下来,瞪着他,“这是我们家小狗吗?”

        “是。”初一笑着点点头。

        “这有一米八了吧!”小姨摸了摸他头顶,“有了吧!”

        “不知道。”初一说。

        “哎,你快下来,”小姨冲车里喊,“你不是一米八二吗,过来跟小狗比比,看看他有没有一米八了!”

        小姨父从车里下来,笑着走了过来:“你小姨真是……有一米八了,感觉跟我差不多高。”

        “我说了吧,”小姨拍拍初一的肩,“我就说这小子是窜得晚,一旦窜起来,吓死你们。”

        一直到开始吃饭的时候,小姨都还沉浸在他的身高里。

        “这大小伙子,”小姨拿手机对着他一通拍,“一会儿发给你姨姥看看,这哪还看得出来以前的小可怜儿样子啊。”

        “你胖了。”初一说。

        “哎哟你看出来了啊?”小姨摸了摸脸,“你就不能假装没看出来吗!”

        “太,明显了,”初一愣了愣,“假装很,难啊。”

        “小鬼!”小姨说,“学坏了。”

        初一笑了笑。

        “我看你们学校还挺大的,环境不错吧?”小姨说,“跟宿舍同学关系都好吧?有没有人欺负你?”

        “你看他现在这个头儿,”小姨父说,“谁欺负得了,还会打拳。”

        “他性格就软,”小姨说,“长成一头牛也是小狗的性格,我不放心呢。”

        “没人欺,负我,”初一笑着说,“同学都很,很好。”

        “那就行,你好好学,”小姨说,“有门手艺以后啥也不怕。”

        “嗯,”初一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会儿他又轻声问了一句,“我妈……说要离,离婚……”

        “喊了有半个月了,”小姨叹了口气,“不知道呢,你也别劝她了,她压力也大,你姥还天天在家惹麻烦,她没也跑了就算不错了。”

        “嗯。”初一应了一声。

        “你过年回去吗?”小姨问。

        初一没出声。

        “你看,”小姨看着小姨父,“我就说他们家有毛病,把人孩子的床都给拆掉了,这下是回还是不回啊!”

        “回吧,”初一轻声说,“总要回去看,看看,还想看,看你们,我爷爷奶奶。”

        “你这次回去的话,给你爷买个老人机,”小姨说,“这样还能打打电话。”

        “嗯。”初一点点头。

        小姨给他带了一堆吃的,还有好几身衣服,虽然按预估的买小了一码,但好在买的都是宽松的运动服,他都能穿。

        小姨走了之后,初一有些失落。

        他把吃的拿回宿舍分给大家时,都以为是他家里带过来的。

        “家里”指的就是父母,自己的家。

        他没多解释,但真的有些失落。

        他喜欢小姨,小姨对他也很好,但小姨不是父母,也不是姥姥姥爷,而小姨也不可能一年到头都跟他在一起。

        有些感情,真是没法替代的。

        以后他要是有了自己的家……啊,自己的家?

        这个好像不太可能了?

        家是爸爸妈妈和孩子。

        对于他来说,应该是没可能了吧,就算他和……晏航……

        这个想法真是让人猛地有些臊得慌,旁边一个人都没有,初一还是觉得有些脸红。

        但又忍不住继续琢磨。

        非常不要脸地怎么也停不下来了,跟过瘾似的。

        如果他以后有一个自己的家,家里是他和晏航两个人,也不是不可以的。

        他是爸爸,晏航是……妈妈?

        初一想想又觉得很想笑,让晏航知道了估计得抽他。

        他对着窗户一通乐。

        “初一你没事儿吧?”李子强在后头边吃着小姨带来的零食边问了一句,“对着玻璃笑什么呢?”

        “谈恋爱了,”高晓洋拍了拍桌子,“肯定是谈恋爱了。”

        初一有些尴尬地回头看了一眼。

        “我操,真的假的?”张强有些兴奋,“真谈恋爱了?那你是我们宿舍第一个脱单的啊!”

        “我靠谁啊?”胡彪顿时紧张了,“应该不是燕儿,那是谁啊?是幼教的吗?我靠也没见你跟哪个女生聊过啊!”

        初一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他突然发现,自己跟周春阳还真是差得很远,面对宿舍这么熟悉的几个人,他居然不敢开口说出自己不会跟女孩儿谈恋爱的事。

  http://www.lewen12.com/0/6/24731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