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一个钢镚儿 > 第59章

第59章

        初一打开自己的包,  从里面拿出了一卷弹力绷带,  这是大叔带着他去药店买的,挺好用的,  还很方便。

        土狗第一次知道还有这样的绷带。

        这两天他脚好了不少,  走路不疼了,也不怎么肿了,  不过还敷着药。

        他把鞋和袜子脱掉,坐在出租车后座上,把左脚架到右腿上,慢慢地往脚踝上一圈圈缠着绷带。

        缠好之好他穿上鞋试了试感觉,还不错,包裹感很强,  支撑力也够。

        404的那群人,按这个架式来看,大概会是他们之后的日子里天长地久的仇家了。

        其实初一挺看不上那几个人,  每次的事都是他们挑起来的。

        来上个中专而已,  一个个仿佛进了黑虎帮。

        平时也就算了,他一直是以和事佬的身份出现,没人招惹他,他也不会去招惹谁。

        但今天他本来就心情压抑,一想到404一帮人没完没了小家子的作派,  他心里顿时一股压不住的火就窜了上来。

        不,这么多天来,自从那天跟晏航说了那句话之后到现在,  他始终都觉得哪里憋着了,虽然他从小到大就是个受气包,但很少会憋闷得这么难受。

        也许这次是对自己有气吧,憋着自己的人偏偏是他自己。

        出租车在学校门口停下了,他推开车门下了车,搂着自己一身的烦躁怒火就往校门里走。

        “哎小哥!”司机喊了一声,“钱不给了啊?”

        哦还没给钱。

        初一停下,转身回到车旁边,给了车钱之后继续怒气冲冲地往校门里走。

        周末学校里人很少,学生差不多有一半都是本地的,一到周末就都走光了。

        学校门口站着三个人,都叼着烟,看样子不是他们学校的学生,应该是在这片儿活动的辍学青年兼社会青年预备役。

        也许是初一脸上的表情不太和善,也许是视线停留时间超出了他们的承受范围,也有可能是这会儿门口的保安没在,其中一个叼着烟的把烟头往地上一啐,瞪着他:“看他妈什么看?”

        初一没理他,继续往里走。

        他没有跟人挑衅的习惯,要放在以前,他从下车起就会是低着头走路,旁边的任何人他都不会去看。

        现在虽然会抬头也会看看别人,在眼下这种情况里他还是会习惯性地选择沉默离开。

        “傻逼。”那人又说了一句。

        初一停下了脚步。

        傻逼?

        傻逼到你头上了吗?

        傻不傻逼轮得着你说吗!

        他转过了头。

        那人大概是感觉收到了回应,全身充满了力量,立马迎着他走了过来,边走边用手指了指他:“说你呢!看他妈……”

        初一在他走进自己臂展范围内迈出第一步的同时,一拳砸在了他鼻梁上。

        直拳,腰背力量带动肩膀出拳。

        这一拳定位精准,力道十足。

        得一分。

        那人被砸得退了两步,后面的人扶了他一把他才没一屁股坐到地上去。

        一个梳着土狗都嫌土的大背头的人冲了过来,初一站着没动,他左脚还是不太方便,而且对付这样的人他的确不需要动。

        抬手架住抡下来的胳膊,出拳。

        大空门,这会儿正面的任何部位都可以轻松打中,但初一还是严格遵守规则,腰带以上才能击打。

        这一拳打在了腰带往上的胃部。

        大背头身体猛地一弓,后脑勺油腻的头发都甩到了脸上。

        初一看着剩下的那一个。

        那人应该不会过来了,一手一个扶着他的社会青年预备役朋友,他已经腾不出工夫再进攻。

        初一转身走进了校门。

        往宿舍那边走的时候,几个发现了这边动静的吃瓜群众正好迎面跑过来,不过还没跑到位,瓜已经没了。

        初一看了无瓜可吃的群众一眼,几个群众迅速避开了他的视线,往旁边走开了。

        宿舍楼里也没几个人,都回家了。

        从一楼到四楼,初一一个人都没碰着,真是个约架的好日子。

        四楼走廊里同样没人,不过好几个宿舍都开着门,初一往自己宿舍走的时候,有人探出了脑袋,看到他立马缩回去,接着就是一阵小小的骚动。

        路过407的时候,膀子哥正好从里面出来,这么冷的天儿,他依旧光着膀子。

        一看到初一,他立马高声说了一句:“助阵的赶回来了啊!”

        这一嗓子刚喊完,404马上有人走了出来,没有说话,就那么瞪着他。

        初一没往那边看,直接推门走进了403。

        “我操,”张强正坐在桌子上,一看他就愣了,“你怎么还真回来了啊!”

        “嗯。”初一应了一声,把自己的包扔到了上铺。

        “脚怎么样了?”周春阳问。

        “没事儿。”初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

        “一会儿初一别去了吧,”李子强说,“我们几个够了。”

        “嗯,”张强点点头,“他们叫的人不是已经到了吗,怎么还不出来。”

        “叫了人?”初一看了张强一眼。

        宿舍里打个架居然还叫人?

        “好像是叫了几个混混,”张强说,“我们宿舍全上,他们404可没这么团结,不叫人他们吃亏。”

        “我问问,”胡彪拿出手机拨着号,“我安插了眼线在门口……喂!刚你不是说看到人了吗?那几个人……什么?”

        胡彪有些震惊地转头看着初一:“啊?狗哥收拾了?”

        初一猛地反应过来,门口那三个人,居然是404叫来的外援?

        外援不都是拿来开挂的么,居然找了三个这么弱鸡的外援?那几个的战斗力比404的相比差得太远了,就这种水平还来给人当外援,自己没练拳之前都能一拳一个干趴下了。

        ……最近吹牛逼的水平真是日新月异。

        突然听到这样的消息,初一的怒火差点儿都被浇灭了,他拿了自己的杯子去接了杯水,坐到桌子旁边喝了一口。

        “你在门口碰上了?”周春阳问。

        “可能吧,”初一说,“我不,知道是谁。”

        “不知道是谁你还上去干了?”周春阳愣了愣。

        “骂我了,”初一说,“傻逼。”

        周春阳瞪着他,瞪了能有快十秒钟才反应过来:“我操,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精简啊?”

        “我都差点儿要考虑你俩打起来我站哪边儿了。”胡彪也刚反应过来。

        “说多了费,费劲,”初一笑了笑,把杯子放到桌上的时候他愣住了。

        桌上放着几颗小石头,有两颗已经碎了,另外几颗也都磨花了,有一颗上面都磨出了凹槽。

        这是他的石头。

        晏航捡来给他的,他准备磨好了弄个手串的,就差最后刷漆打孔了!

        现在居然变成了这样?

        “对了,忘了问你,”周春阳拿起一颗小石头,“这是你的吧?那天打架打到宿舍里来了,砸东西扔东西的,踩了一地,我找了半天才找齐的……”

        “404的?”初一转过脸看着他。

        “407那个逼,冲得比404猛,”李子强说,“这石头值钱吗?找他赔。”

        “不值钱也得找他赔。”高晓洋说。

        407那个逼,就是膀子哥。

        初一感觉自己的手在抖。

        看着这些被磨花的小石头,想到它们被膀子哥一帮人踩在鞋底蹭来蹭去,他感觉自己眼前都有些发红。

        如果只是他自己捡来的小石头,他可能也就忍了。

        但这是晏航捡的,晏航在他没有出现之前捡的,这不是随便的几颗石头!

        初一站了起来,从桌上拿起了一颗石头。

        “初一,”周春阳马上叫了他一声,“你干嘛?”

        初一没吭声,闷头就往宿舍门口走。

        “拉着他!”周春阳喊了一声。

        胡彪离门最近,立马过来了,伸手想拉他胳膊:“狗哥,狗……”

        初一看了他一眼,胡彪的表情僵了一下,接着全身都僵了,话都没说完整。

        宿舍几个人回过神跟出来的时候,初一已经进了407的宿舍。

        膀子哥正站在窗户旁边往外看,404的那几个也在,看到他进来,都愣住了。

        初一不知道约架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规矩,时间地点人物情节的,他也没约过。

        但他现在不是约架,这是他自己的事。

        就算现在是约架,他这一脑门的怒火,也不会再管什么规矩不规矩,土狗就是规矩。

        屋里几个人都没出声,后面跟过来的他们403的几个堵在门口,也没说话,事情到这个状态了,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初一走到膀子哥跟前儿,伸出手,手心里是一颗被磨残了的小石头。

        “干嘛?”膀子哥看了他一眼,“周春阳不是你男朋友么,跑我这儿来给什么定情信物。”

        “周春阳是你爸爸。”周春阳在门口冷着声音说了一句。

        膀子哥冷笑了一声,大概是想说话,但他的笑容还没有展示完全,初一已经一拳抡在了他脸上。

        这一记摆拳很重,砸在他左脸上,起码有三秒钟,他会是晕眩状态。

        没等他从这种美妙的感觉里脱离,初一又一拳击中了他的左脸。

        膀子哥晃了一下,重重地倒在了旁边的床上。

        初一上去抓着他后脑勺的头发把他脑袋拽起来往床板上又砸了一下。

        犯规!

        犯规就犯规!

        屋里很静。

        没有初一一开始想像的,他开了头,乱战就开始了,他甚至还留意了背后会不会有人偷袭,拿凳子砸他之类的。

        但没有。

        所有的人都站在原地。

        没有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初一盯着膀子哥。

        大概是撞床板的那一下子挺狠的,膀子哥一个鼻孔里流出了鼻血,表情有些迷茫。

        初一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只能等着他从迷茫中醒来。

        过了一会儿,膀子哥终于有了动静。

        他嗷了一声。

        嗷完了之后用手摸了一下鼻子。

        又嗷了一声。

        然后就没了声音。

        初一被他嗷得有些不知所措,看了他两眼之后,转身往外走。

        屋里的人还是站着没动,走出门的时候李子强在他肩上拍了一下,看着屋里的人:“今儿还约吗?”

        没有人出声。

        “散了吧。”周春阳说了一句。

        403的几个人跟着初一一块儿往宿舍走。

        初一到了走廊上才看到,这层没回家的估计这会儿都过来了,但脸上都有些意犹未尽,毕竟战斗时间太短,来晚了的都没看到怎么回事。

        回了宿舍,吴旭把门关上,想了想又反锁了一下,然后靠在了门上。

        一屋子人都没有说话。

        安静了好一会儿,周春阳才开了口:“我操。”

        “我操!”胡彪张着嘴。

        “我操。”李子强跟着也说了一句。

        “我操。”张强说。

        “我靠。”高晓洋破坏了队形。

        “他没被打疯吧?”吴旭说。

        “我还怕他被打死了呢,”周春阳说,“谁有烟给我一根,压压惊。”

        “我有。”李子强掏出了烟,几个人分了,一人一根叼着。

        沉默着抽了好几口之后,周春阳才又说了一句:“有没有十秒啊?”

        “不知道,”胡彪说,“我第一次经历这么短暂的斗殴。”

        “这是屁的斗殴,”高晓洋说,“这叫碾压。”

        “我去看看,”周春阳叼着烟准备出去,“万一有什么不良反应是不是得送医院?”

        “你别去了,我去,”李子强说,“你都成初一男朋友了,再去处理这个事,你俩就该是夫妻了。”

        周春阳皱了皱眉,李子强扒拉开还没回过神的吴旭,打开门走了出去。

        “谁传的?”周春阳拧着眉。

        “什么?”胡彪看着他,“男朋友吗?我打听一下,之前也没听谁这么说,估计那逼自己琢磨的。”

        初一一直没出声,坐在桌子旁边看着那几颗小石头出神。

        打完了膀子哥,他的小石头也还是原样。

        不过他倒是平静下来了。

        按理说这会儿他应该后怕,他对膀子哥那几下,出手很重。

        但他没后怕,虽然手还有些抖。

        他这会儿满脑子都是心疼,盯着小石头想琢磨一下能不能补救。

        “没事儿,”李子强叼着烟又回到了宿舍,停了一会儿突然笑了,“我去看的时候那逼在哭呢。”

        “哭了?”张强愣了愣。

        “啊,”李子强点头,“初一把人给打哭了,牛逼不。”

        “操。”周春阳掐掉了烟头。

        “操。”张强说。

        “操。”吴旭看了看初一。

        “我靠牛逼了。”高晓洋再次破坏了队形。

        “这个,”周春阳坐到了桌子旁边,用手指扒拉了一下碎掉的那两颗小石头,“可以粘上吧?”

        “嗯,应该可,以。”初一说。

        “这些也应该可以打磨好,”周春阳看了看其它的小石头,“车库那边有工具,打磨一下问题不大。”

        “谢谢。”初一转头看着他。

        “谢什么?”周春阳问。

        “帮我捡,捡回来。”初一说。

        宿舍里这帮人都是大大咧咧的,如果没有周春阳,这些小石头可能到他回来都不会有人注意到。

        “这个就别客气了,我就是觉得可能挺重要的,”周春阳小声说,“扯到枕头的时候掉出来的。”

        “嗯。”初一点点头,小石头他都放在枕套里了。

        是很重要。

        他知道周春阳肯定能猜到石头跟晏航有关系,但他还是没有犹豫地点了头,在周春阳面前他实在已经没什么掩饰的必要了。

        “王敏的话你别介意,”周春阳说,“一会儿让胡彪帮放个话,谁他妈乱传谁准备住院。”

        “王敏?”初一看着他。

        “给点儿面子吧,你刚打的那位同学,叫王敏,”周春阳说,“都打哭了,记一下人家的名字。”

        “哦。”初一应了一声,膀子哥居然有一个这么文静如同小姑娘的名字。

        初一把小石头都拿个袋子装好,放到了柜子里,打算明天去车库转转,找找工具看能不能修补。

        关上柜子门的时候,他又想起了膀……王敏的那句话。

        他无所谓王敏说周春阳是他男朋友,但王敏这句话里的另一层意思却很明白,王敏觉得他也是同性恋。

        这样的表达让他有些不安。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作为一个同性恋该是什么感觉。

        他甚至不能真的确定自己就是个同性恋。

        同性恋不是应该喜欢男人吗?

        虽然晏航是个男人,但他也不会喜欢别的男人啊,他从来没喜欢过什么人,就喜欢晏航。

        也是同性恋吗?

        初一回过头,不知道为什么他想找周春阳聊会儿。

        但转头的时候周春阳背对着他正跟李子强说着话,他俩视线没能对上,倒是跟个有些陌生的带着嫌弃的眼神碰上了。

        苏斌居然在宿舍里。

        初一很吃惊,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比他更没有存在感的人。

        他从回到宿舍再到出去打架再到回来,全程都没发现苏斌在宿舍,今天是约架日,初一完全没想到他这么“不关我事”的人居然还会留在宿舍。

        冷不丁这会儿看到他眼神里扑面而来的嫌弃,顿时整个人都有些郁闷了。

        “去车库吗?”周春阳回过头问了一句。

        “去车库干嘛?”李子强马上追问。

        “修一下他的石头,看看能不能行,”周春阳说,“你们想吃什么,一会儿给你们带回来。”

        “麻辣小火锅。”胡彪说。

        “那你去借个锅,”周春阳说,“一会儿我们带材料回来。”

        “行,”高晓洋很有兴致,“我去借。”

        “去吗?”周春阳走到初一跟前儿又问了一次。

        “嗯。”初一又打开柜子,把石头拿了出来。

        走廊里空无一人,不过初一和周春阳走出来的时候,能听到好几个宿舍里都有人在聊天儿。

        不知道是不是他太过敏感,总觉得平时听别的宿舍聊天也不会这么兴致高涨。

        是在聊刚才他打了王敏的事?

        还是在说……他跟周春阳都是同性恋的事?

        一个宿舍里两个死基佬,可以算得上是很有意思的谈资了吧……

        “心情是不是不太好啊?”下了楼走到操场上了,周春阳才开了口。

        “没。”初一说。

        “你是不是总习惯性否认啊?”周春阳伸了个懒腰,“不管问你什么,回答要不就是‘不’,要不就是‘没’。”

        初一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其实我特别过意不去,”周春阳说,“因为我的事,咱们一个宿舍的人都惹上麻烦了,还弄坏了你的东西……”

        “没有你,也一,一样,”初一说,“那几个就,是找麻烦,型的。”

        周春阳笑了笑,没再说话。

        初一也不出声,跟他一块儿往车库那边走。

        但他并不是真的不想出声。

        他想出声,想说话。

        只是有些不敢。

        手机响了一声,他拿出来看了一眼,是晏航的消息。

        -你们宿舍有人吗?

        -有

        给晏航回完这一个字之后,他猛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盯着手机,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儿。

        这样的回复大概连晏航这么温柔的人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聊下去了吧,手机没有消息再进来了。

        车库门是开着的,负责车库的老师也在,周春阳过去跟老师聊了几句,不知道是怎么说的,反正老师点了点头,同意他们进去用工具了。

        进去转了一圈,初一找到了一个小小的电动打磨机,他研究了一下,换了个最细的砂轮,蹲下准备试试。

        拿出一颗小石头之后他又有些犹豫,去门口的草堆里随便抠了块差不多大小的石头。

        晏航找来的这些小石头,不能再有任何意外了。

        他蹲下,拿着捡来的那块石头又有些出神。

        他突然很想晏航。

        晏航在干什么?

        晏航伤口还疼吗?

        晏航看了自己那条回复会不会有些失望?

        “初一?”周春阳蹲在他对面,叫了他一声。

        “春阳,”初一抬起头,“你喜,喜欢男的……”

        说了一半又组织不起语言来了。

        “啊,是。”周春阳看着他。

        “多吗?”初一问。

        “什么多吗?”周春阳没听明白。

        “喜欢很,很多男,的吗?”初一问得很艰难。

        “你对我们基佬是不是有什么误解啊?”周春阳叹了口气,“我喜欢男人不表示是个男人我就喜欢啊。”

        “哦。”初一看着他。

        “哦什么鬼啊?”周春阳也看着他,“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我喜,喜欢晏航,”初一一咬牙,“算吗?基佬?”

        周春阳瞪着他看了好半天:“基佬是他妈你对我的称呼还是提问啊?”

        初一没有想到周春阳捕捉重点的能力如此之差,只得又问了一遍:“我是同性恋,吗?”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继续\o/。

  http://www.lewen12.com/0/6/24731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