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一个钢镚儿 > 第41章

第41章

        今天是上课的第一天,  宿舍的人不知道是还没从军训的疲惫里缓过来还是干脆就没从暑假的懒散里缓过来,总之今天初一起床的时候,连一向起得比较早的周春阳都还在蒙头大睡。

        初一坐在床上靠着墙,  他起得早是因为昨天没太睡踏实。

        感觉自己像个暮年老狗,一天天的有点儿什么事就睡不好觉。

        在碰到晏航之前,  他每天什么也不琢磨,挺多就是想想怎么躲开李子豪们,怎么能让自己更透明一些,  晏航走了之后他想得就更简单了,就是找到晏航。

        可在找到晏航之后,他就老了。

        老狗的特点就是睡得不踏实,  还老做梦。

        继上回梦到晏航光膀子做俯卧撑之后,也就过了十来天,  他又梦到了晏航,  这回晏航穿戴整齐了。

        但一直在前面埋头走路。

        他在后头跟着,  拼命追也追不上,脚无论如何也迈不开步子,  都快爬了,  速度也比不上旁边的刺猬,想喊一声让晏航等等他,却怎么也喊不出声。

        这种感觉比在梦里总也找不着厕所和永远也拨不对电话号码要痛苦多了。

        主要是跑得累。

        这会儿他都感觉自己全身酸痛。

        起床洗漱完了之后,  宿舍的人还都在睡,他站在宿舍中间,不知道该不该像周春阳那样敲敲饭盒大喊两声,  或者是像张强那样直接往人膀子上甩巴掌。

        他不好意思,哪怕宿舍里的人对他都挺好的,他也没有那份自信。

        不过还有个简单而快速的方法。

        他走到周春阳床边,把周春阳给晃醒了。

        “嗯?”周春阳一脸迷瞪地看着他。

        “要迟,到了。”初一把手机上的时间给他看了看。

        “就你一个起了?”周春阳坐了起来。

        “嗯。”初一点头。

        周春阳打了个呵欠,下床走到了架子旁边,拿了个饭盆和一个勺,绕着宿舍当当当地敲着,每一个人耳朵边都凑过去敲两下。

        “起了起了起了……”

        “我——操!”李子强骂了一句。

        这样效率就是高,没到两分钟,宿舍里的人全坐了起来。

        就在大家打着呵欠准备洗漱的时候,苏斌第一个进了厕所,把门一关。

        “操,”张强看着厕所门,“他这一进去没十分钟出不来,每次都他妈憋一群人在外头!”

        “便秘吗?”高晓洋说。

        “谁知道,真想拿个皮搋子给他通通。”张强说。

        “我去隔壁上厕所,”周春阳说,“他们要是起得早这会儿应该已经完事儿了。”

        学校里的学生有不少都是本地的,周春阳没来两天就都混熟了,除了之前跟他干过仗的那个宿舍,这层别的宿舍他进去都跟进自己宿舍一样。

        说起这一点,初一是真的很佩服周春阳,也很羡慕他。

        不像自己,明明干什么都没底气,做什么都怕被人笑,却居然被扣了个狗哥在头上。

        苏斌一直没出来,宿舍里几个人在外面骂骂咧咧他也还能镇定自若地继续蹲在里头,这种心理素质也是很过硬的。

        初一打算先去食堂吃早点,他除了初三因为晏航和老爸的事旷过课,别的时候连迟到都没有,新学校的第一节课,他这么多年来的惯性让他不想迟到。

        而且他还想早些去教室,占据一个偏僻的角落,比起初中的时候,现在上课最让他愉快的大概就是可以随便坐了。

        “去食堂?”吴旭问,“我跟你一块儿。”

        “嗯。”初一应了一声。

        走廊上有不少学生了,叼着牙刷的,光着膀子秀着肌肉假装晨练的,来回溜达不知道干嘛的……

        初一习惯性地低头往前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想多了,老觉得这些人都冲他这儿看着。

        土狗呢。

        狗哥呢!

        他和吴旭刚穿过走廊,还没到楼梯口,就听到身后有些嘈杂的声音。

        初一回过头的时候,就看到周春阳和一个光膀子大汉从407的宿舍里打了出来。

        那天找周春阳的几个本地学生里他没看到这个光膀子大汉,这又是周春阳新出现的仇家?

        走廊里的闲散人员迅速被他俩给吸引,有的驻足围观,有的上前围观。

        “我操这怎么回事儿?”吴旭吓愣了,他到校晚,第一次打架他都没见到,这会儿愣在了原地。

        初一有些发愁,再次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光膀子大汉从体型上看比周春阳大了一号,但是战斗力却没占上风,周春阳没戴眼镜的时候还是很厉害的,就这几秒钟,他出了三拳,每拳都正中膀子哥的脸。

        正在初一觉得可能不用帮忙的时候,宿舍里又冲出来两个人,他一眼就认出其中一个是那天挑头的。

        没完了啊这是!

        两个人加入战斗之后,场面顿时一阵混乱,接着周春阳就吃力了。

        “过去帮忙。”吴旭回过神来之后说了一句。

        初一感觉自己脑子里叹气的声音都快能飞出了脑壳了,没有跟同学相处经验的他完全不知道这种情况下到底应该怎么做。

        但吴旭开了口,他也看到403的门打开了,李子强从里面冲了出来。

        跟着宿舍的人走吧,初一一咬牙跟在吴旭身后跑了过去。

        膀子哥宿舍的人似乎比他们403的要平和,李子强一帮人出来是干仗的,膀子哥宿舍除了膀子和那俩之前打过架的,后面出来的人都是拉架的。

        不过这种场面想要拉住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种时候就需要汽修一班拉架大王,江湖人称土狗的初一出手了。

        初一不愿意打架,但如果有人要拉架他还是很愿意帮忙的。

        过去之后依旧是老规则,抓着胳膊就往后抡,把人一个个抡出去。

        但是他抡开一个,再抓住膀子哥胳膊的时候,猛地看到了周春阳的脸上有血,从额角流得半边脸都红了。

        他顿时感觉一阵害怕。

        就刚才膀子哥那几拳,先不说有没有打到周春阳,以他天天练拳的经验,就算是打到了,也不可能把人砸出这么大口子来。

        这让他顿时想起了梁兵那个使阴招臭不要脸的玩意儿,当初他在晏航脸上划的那一道现在想起来都还让初一生气。

        正想把膀子哥推开的时候,他抽空一拳又对着周春阳脸上打了过去。

        初一想也没想地就一抬胳膊挡在了他这一拳的去路上。

        膀子的这一拳砸在了他手臂上。

        疼疼疼疼疼疼疼疼!

        初一要不是人多的时候习惯性不敢开口,这会儿肯定会喊出声来。

        疼痛会让人愤怒,特别是本来就对打架的时候用阴招的人极其反感。

        初一抬着胳膊扛下这一拳之后,转过头看着膀子。

        膀子扬起的拳头在空中顿了顿。

        初一不知道自己这一个回眸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效果,但他还是抓住了这个机会,猛地起身,肩膀对着膀子胸口撞了过去。

        膀子被撞得往后飞出去四五步远,靠在了走廊栏杆上才没一屁坐到地上。

        初一站在原地没动,看着膀子。

        手臂上的疼痛一阵阵地往胳膊上肩上窜着,他不用看都知道手臂流血了,血一直顺着流到了指尖上。

        膀子这会儿还是一脸凶相,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靠在栏杆上没有动。

        初一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继续盯着他。

        “别打了!”高晓洋在这时抽空吼了一声,“一会儿舍管来了谁也没好果子吃!”

        这一句配合的时机非常好。

        打成一团的人终于都分开了,各自来回瞪着。

        只有初一,一直还在瞪着膀子。

        不是他想干什么,而是他突然非常尴尬,并且紧张,他甚至连移动一下目光都害怕自己会被人注目。

        “狗哥!”胡彪这时到了初一旁边,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算了狗哥,算了算了,消消气,先把伤口处理一下。”

        什么狗哥……

        什么算了狗哥……

        还消消气……

        初一都想抱头逃走了,胡彪这一句话出来,硬是把他塑造成了打架打得不想收手的刺儿头。

        他赶紧转身,跟着宿舍的人往回走。

        “最好别再上我们宿舍来,”膀子在后面突然开口,“我他妈最恶心的就是同性恋,死基佬。”

        一条走廊上的人全愣住了。

        初一用了起码十秒,才反应过来膀子在说什么。

        同性恋?

        死基佬?

        是在说周春阳?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周春阳。

        周春阳一脸平静,慢条斯理地从口袋里拿出纸巾擦了擦脸上的血,然后又从口袋里摸出了眼镜,慢慢地擦着。

        “死基佬!”膀子又骂了一句,还往地上啐了一口。

        “别怕,”周春阳戴上眼镜,冲他笑了笑,“看不上你,你非常安全。”

        膀子往前冲了过来,被人拉住了。

        “你他妈少恶心这个恶心那个的,”李子强回过了神,指着膀子,“我看你他妈最恶心了,再多他妈一句嘴我他妈拿个扫把给你菊花爆了。”

        李子强这一通节奏感很强的“他妈”说完,初一都快蒙了。

        跟着宿舍的人回了屋里,把门关上之后,他才猛地松了一口气,靠在门上都不想动了。

        苏斌这会儿已经从厕所出来了,拿着书,一边往门口走,一边往周春阳身上扫了一眼:“难怪人家总找你麻烦……”

        “你给我站着!”张强指着他。

        苏斌没理会,直接走到了初一旁边:“让一让,我要去吃早点。”

        初一站着没动,还是靠着门。

        他觉得无论怎么样,周春阳是不是同性恋死基佬,同一个宿舍的人,平时关系也不差,苏斌这种时候这样的表现让人非常不爽。

        哦。苏斌跟他们的关系并不好。

        “我早看你不顺眼了!”张强过来抓着苏斌就把他抡到了后面胡彪的床上。

        大概是刚才打架时间太短,他没过瘾,这会儿抓着胡彪的毛巾被往苏斌脑袋上一蒙,扑上去就开始抡拳头。

        “哎!”胡彪愣了愣,“那是我的床!”

        张强没理他,继续打苏斌。

        “操,算了,”胡彪叹了口气,转过头,“你俩伤口处理一下吧,洗洗?”

        “我有小药箱。”周春阳过去打开了自己的柜子,从里面拎出来一个塑料小拎盒放到桌上。

        “我靠,”吴旭很震惊地看着他从盒子里拿出了消毒清理包扎一条龙服务的材料,“你是不是天天跟人打架啊,东西这么全?”

        “我妈给我备的,”周春阳说,“她觉得我随时都会被人打死,备着点儿能撑到救护车来。”

        “初一你胳膊怎么样?”李子强问。

        初一一边看着床上张强揍苏斌,一边走到桌子旁边:“让他别,打了吧。”

        “张强!”李子强喊了一声,“差不多得了。”

        张强停了手:“妈的。”

        苏斌掀开毛巾被站了起来,头发全乱了,衣服也被撕开了口子,但脸上的表情很坚毅,沉默地换了衣服,梳好头发,昂首挺胸地走出了宿舍。

        “他就是嘴欠,”李子强说,“不抗揍,打两下得了。”

        “我没使劲。”张强坐到桌子旁边。

        “不好意思各位,给你们找两回麻烦了,”周春阳拿出一小瓶生理盐水放到初一面前,“冲冲,消消毒。”

        “哦。”初一应了一声。

        “我帮你狗哥。”胡彪马上过来拿起了瓶子。

        “谢谢你们,”周春阳一边对着桌上的镜子处理自己额角的伤一边说,“我也不绕弯子,那傻逼说的是事实,你们要有谁觉得不能接受可以直说,我申请换宿舍或者出去租房住都行。”

        “有谁不能接受吗?”李子强看了看几个人。

        “这是春阳的私事吧,”高晓洋说,“又没影响谁,我没什么意见。”

        “你要看上我了千万别说,”张强说,“只要不冲着我来,我一点儿意见都没有。”

        周春阳笑着叹了口气,把镜子转过去对着他:“小强哥,你要不照照吧?”

        “滚!”张强一拍桌子。

        几个人全都乐了。

        把伤口处理完,也没时间去吃早点了,几个人去小卖部买了面包直接去了教学楼。

        周春阳的伤在额角,他戴了个帽子遮住了,初一胳膊上的伤也特意穿了长袖t恤挡好了。

        刚开学他们宿舍就打了两架,这要让老师知道了,估计都得有麻烦。

        不过虽然老师们没有发觉,但就这么十几分钟时间,学生里基本都知道了,毕竟两栋宿舍楼是脸对着脸的,这边走廊上打架,那边站走廊上就能看高清直播了。

        初一有些煎熬。

        自打来了这儿之后,他就总被围观,这滋味儿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有些不好受,他只希望没有人看不起他欺负他,并不希望成为视线中心。

        不过这会儿他们过来,大家看的应该都是周春阳。

        教室里已经坐满人了,初一跟宿舍几个人坐在了最后两排,周春阳坐在了他旁边。

        这节是公共课,初一看了看课本,确定自己没晕晕乎乎地拿错书。

        职业生涯。

        这个课的名字听起来有点儿神奇。

        上课的老师是个白头发老头儿,进了教室连个自我介绍都没有,就在黑板上写了个刘字,就开始了讲课。

        还没讲三分钟,周春阳在旁边打了个呵欠。

        初一顿时觉得眼皮有点儿发沉。

        这个刘老师说话特别小声,初一本来上课就爱走神,现在他这个语调简直就是强迫走神。

        不过旁边不是窗户是墙,他也没什么东西可看,只能盯着课本。

        在周春阳打第三个呵欠的时候,他跟着也打了一个。

        周春阳笑了:“终于传染上了。”

        “我都听,不清他说,说什么。”初一叹气。

        “这个课也无所谓听不听了,”周春阳说,“你没看他连名都不点么,这课两年时间统共就上这一节。”

        初一笑了笑,趴到了桌上。

        同性恋。

        他用余光打量着周春阳。

        周春阳居然是同性恋?

        他对这个词完全没有概念,脑子里能想起来的跟同性恋有关的所有内容,都来自于各种电影里的搞笑担当,娘叽叽捏着兰花指说话太监似的……

        周春阳完全不是啊,虽然戴着眼镜看上去挺斯文,但是一点儿也不娘,打架的时候更是连那点儿斯文劲儿都没了。

        这样的人怎么会是同性恋呢?

        初一觉得很不可理解。

        但也没办法去问。

        周春阳看上去倒是挺坦然,但这种事,初一觉得还是问不出口,毕竟这是人家的私事,而且当时膀子哥说出死基佬时满脸的鄙夷他看得清清楚楚。

        下课之后他们宿舍的几个人一块儿站到走廊上。

        李子强像是要给哥们儿撑腰长脸,胳膊一直搭在周春阳肩膀上。

        “妈的,”他往旁边看了看,“估计这事儿都已经传遍了。”

        “没事儿,”周春阳说,“我初中的时候就已经传遍了。”

        “不是,”张强看着他,“早上是怎么能打起来的啊,那407那个傻逼是怎么知道的?那天那几个不是404的吗?”

        “上完厕所出来就碰上407的过去找人,”周春阳啧了一声,“缘分。”

        “不是,就算你是……吧,”胡彪皱着眉,“至于吗,见一次就要打啊,你是不是抢他男朋友了。”

        周春阳看了胡彪一眼,冲他竖了竖拇指:“彪哥思路很广啊。”

        几个人笑了半天。

        “我跟404那几个不是因为这个事儿打,”周春阳说,“是本来就不对付,今天407这个……叫什么?他反应这么大还把我吓一跳呢。”

        “我给你打听打听。”胡彪说。

        “打听什么?”周春阳看着他。

        “打听一下407那逼叫什么啊。”胡彪说。

        “打听这个干嘛,我又不打算怎么着他。”周春阳说。

        “你别瞎打听,”吴旭在旁边说,“本来没事儿,你一打听,人以为春阳看上他了。”

        初一跟着几个人一块儿乐了一会儿。

        这事儿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有些神奇,这会儿宿舍的人都能拿这事儿开乐了,他还没缓过来。

        今天的课安排得挺紧凑,上完一天课他才发现这个汽修专业也并是他想像的那样,天天蹲车子旁边折腾。

        发动机维修、汽车电路、底盘维修、电工基础,都是看书都看得挺迷糊的东西,还有计算机基础和体育课。

        体育课大概是最轻松的了,直接就分了两拨打篮球。

        初一一直坐在场边看,他不会打篮球,确切说他什么球也不会打,以前上初中的时候,人多的球没人叫他,一对一的球也没人理他。

        “狗哥,”胡彪打一半跑了过来,“我不行了,累死了,你上去替我会儿吗?”

        “我不会。”初一说。

        “……不能吧,”胡彪愣了愣,“那怎么行,你看那边女生,估计都等着看你呢,我们宿舍从军训的时候起就是万众瞩目,一个你,一个周春阳。”

        “啊。”初一看着他。

        “现在周春阳肯定是没戏了,人家喜欢男的,”胡彪说,“现在就是土狗你了。”

        “你闭,嘴吧。”初一说。

        体育课三个班一块儿上,汽修计算机和幼教的,胡彪说了这话之后,初一才注意到球场边儿上坐着不少幼教的女生。

        “晓洋上。”初一冲旁边的高晓洋说了一句。

        “那我上了。”高晓洋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胳膊上了场。

        “哎。”胡彪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

        陌生的课和,陌生的老师,陌生的讲课方式,这一天的课上下来,初一居然感觉有点儿疲惫,虽然他回忆了一下仿佛什么也没记住。

        吃完晚饭之后宿舍里的人就开始玩游戏。

        初一照例是不参加的,躺在床上听着一帮人大呼小叫的,看着房顶发呆。

        最后还是没忍住,拿出手机给晏航发了条消息。

        -今天我们又跟旁边宿舍的人打架了

        -这是你们的健身方式吗?

        初一看着晏航的回复笑了半天,然后又收了笑容,犹豫了一会儿才又发了一条过去。

        -有个人找周春阳麻烦,说他是同性恋死基佬

        -周春阳是同性恋?

        -他承认了,我觉得很难想像啊

        -你没跟着说人家是死基佬吧

        -怎么可能

        晏航那边好半天都没再回消息,屏幕都黑了,他又给按亮,看着晏航的头像。

        正想点进去看看晏航的朋友圈有没有新内容的时候。

        晏航的消息发了过来。

        -他没看上你吧?

        初一愣了愣,没等反应过来,晏航把这条消息撤回了。

        -撤慢了,我看到了

        -日,你一直抱着手机吗

        -是啊,抱得特别紧,手机都喘不上气了

        -【大笑】我说完了感觉不合适,对周春阳不太礼貌,你别瞎想知道吧,让人觉得你对他有什么意见呢

        -嗯,我知道

        这种感觉他当然知道,一个结巴就能让他话都不敢多说,何况是周春阳这样的情况。

        初一翻了个身,看着下面玩游戏的几个人。

        目光扫过周春阳脸上时,他突然猛地一惊。

        周春阳不会是看上晏航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继续哟o(≧口≦)o。

  http://www.lewen12.com/0/6/24731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