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一个钢镚儿 > 第38章

第38章

        宿舍几个人今天都差不多时间起来的,  初一下床的时候,  厕所被吴旭占了,几个人都站在宿舍里刷牙。

        初一也挤了牙膏站到窗边,呼吸着早晨清新的空气,  让自己快速清醒以及冷静。

        李子强还在床上躺着,初一正想着要不要叫他一声,  张强过来了,  往李子强胳膊上拍了两下:“起来了!要迟到了!”

        “哎!”李子强吼了一声,一拍床板,“□□大爷!”

        “操呗。”张强没理他,  转身走开了。

        “妈的老子做春梦呢!让你给我拍没了!”李子强又吼。

        春梦两个字蹦出来的时候初一心里猛地一惊,吓得差点儿把牙刷捅进嗓子眼儿里,  晨勃都让李子强这一嗓子给惊趴下了。

        “梦见什么了?”胡彪边乐边问。

        “没看清脸,反正特别温柔的一个女的,我都要解她内衣扣子了,  ”李子强意犹未尽地伸了个懒腰,  一边打呵欠一边坐了起来,“可能是我白天看上哪个女的了,  今天去对一下看能不能对上。”

        初一叼着牙刷,  内心的澎湃估计都快澎到脸上来了,李子强下床看了他一眼:“哎,  发什么呆呢,牙膏好吃吗?”

        初一本来没事儿,被他这一问,  顿时就咽了半口沫子下去。

        他其实不太做梦,每天倒头就睡,睁眼儿就醒,就算会做梦,也都不记得内容,而且还都乱七八槽,有一次还门到自己变成了门槛石,天天被人从身上踩着过,梦里都觉得自己惨得能跟小白菜竞争了。

        好容易做了个还算全乎的梦,剧情也记得清,人脸也看得见,结果。

        人家做春……不管什么梦吧,反正人家就梦见女的。

        论到他做个梦,就梦到晏航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初一洗漱完一边穿衣服一边给自己分析,自己白天吧的确思了晏航来着,别说白天了,就这一年,他都没少思晏航,现在好容易找见了,夜有所梦倒也正常。

        再说了,他从来也没跟人近距离接触过,晏航是第一个。

        他想梦到个女的也难,根本就没女孩儿理他。

        大概就这么回事儿吧。

        这应该是个意外。

        这天之后初一没有再做过什么尴尬的梦,大概是因为军训比较忙。

        学校的军训不算太辛苦,虽然因为天儿热,又是海边,空气湿度大,他们的军训服简直是臭不可闻。

        不过比起别的学校,他们还算轻松的,前几天就是在操场上来回走,然后去打了半天枪,最后来个拉练。

        但是晒得够呛。

        这几天初一又偷摸自拍了几张,但是发现照片上的自己黑得有种发自内心油然而升的土气,于是又放弃了。

        -今天拉练吗

        早上晏航发了条消息过来。

        -是,还好我有nb

        -一双旧鞋,穿了一年了,底都磨穿了吧

        -没有,我一双鞋能穿三年

        初一看了看鞋底,鞋底挺厚的,要磨穿不是太容易,不过鞋的边缘已经有不少破损了。

        有点儿心疼。

        他其实也很无奈,这双鞋非常舒服,他去买鞋的时候穿哪双都不如这双舒服,要跟这双一样舒服的……实在是买不起。

        买得起也舍不得。

        于是他一直也没买别的鞋,硬生生穿了一年。

        今天拉练不知道多少公里,听说还要爬山。

        总之从一开始出发,他就心如刀绞。

        拉练的队伍一开始还挺整齐,走出去没有一公里,就全成团了。

        胡彪在书包里塞了不少吃的,边走边跟他们一块儿吃着。

        “你这身材还吃个没完呢。”周春阳实在看不下去了。

        “零食不胖人。”胡彪说。

        “那也得看是什么零食,”周春阳说,“你这零食一坨一坨的全是肉。”

        “……你能不能不要用坨字来说吃的啊?”胡彪瞪了他一眼。

        “胃口还挺浅。”周春阳笑了。

        初一一直没怎么说话,一直看着四周,不熟悉的景色让他觉得心情愉快。

        “哪天咱们去海边玩玩吧,”张强说,“来了这么些天了,我还没见着海呢,就闻了点味儿。”

        听到张强这句话,初一才猛地发现,还真是。

        他来之前,脑子里还想过,啊大海,啊啊大海,啊海边……

        然后就忘了,别说大海了,就海平线好像都没看着。

        好想跟晏航一块儿去海边转转啊。

        “签个字。”有人把一张单子扔到了晏航面前的吧台上。

        晏航抬眼看了看,是老员工马力。

        一开始晏航觉得这人情商太低,后来才发现自己判断失误,他不光是情商低,还拥有标准的老员工式的倚老卖老。

        自从陈金铃开始带着他熟悉领班的工作开始,马力就再也没跟说过工作之外的话,对他的不爽简直就差拿个嗽喊出来了。

        以前还经常一块儿跟别的同事去吃个饭打打牌,然后就变成了只要他去,马力就不会去……有过几次之后,也就没有什么同事聚会了,或者就算有,也没有人叫他俩了。

        晏航叹了口气,心累。

        马力扔过来的是免单的结账单。

        餐厅里有时会有市场部的同事请客户过来吃饭,他们每个月都有免单额度,领班签个字就行,但今天这顿,晏航并没有看到有客户。

        以前他做服务员的时候,知道市场部有时会有人月底还没用完额度,就自己过来吃,跟服务员关系好点儿给打个掩护就能免单了。

        陈金铃在这上面卡得很严,一般是挑她不在前厅的时候才会这么干。

        中午他去开了个小会,没在餐厅,但是他开会之前路过,看到了两个市场部的人在吃饭,并没有客户。

        在马力看来,他就是一个代理领班,别说是没当着他的面,就算是当着他的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装个傻,额度也没超,经理一般不会查。

        如果晏航还是个服务员,他可能也就把这个傻装了得了。

        可现在他却得站在陈金铃的角度去看事情,代理也好正式的也好,总归是领班,而且马力找他麻烦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他实在烦躁。

        “请的什么客户?”晏航问了一句,“我怎么没看到他俩的客户?”

        “你这么忙,中午都没在餐厅,”马力说,“有没有客户你能看到?”

        “我看到他俩了,”晏航说,“没理由不等客户来就自己先吃上了吧?”

        “你知道是谁俩吗?这俩上月到市场部的,”马力冷笑了一声,“你就认识了?”

        “我见过就不会忘,”晏航手指在吧台上轻轻弹了一下,“别说他俩到市场部一个月了,就是只来了一天,我也能记得住。”

        “你记忆力强呗,要不要给你发个奖状。”马力说。

        “奖状就不用了,你可以在心里为我鼓掌喝彩,”晏航说,“不过这个字我签不了,你要就让他俩补上,要就你给补上。”

        “威风抖到我这儿来了啊?”马力看着他,“代理个领班还以为自己真是领班了?你别高兴得太全面了,我怕新领班一上任让你干回服务员你接受不了。”

        “有什么适应不了的,让我去pa做保洁也一样干,”晏航笑了笑,“我来这儿之前一直在后厨洗碗呢。”

        “晏航,”马力看着他,“这事儿要是闹到唐经理那儿,恐怕你未必有理。”

        “那也行,”晏航点了点头,“要不你投诉我吧,反正也不是没投诉过。”

        晏航这话就随便一说,之前只是有过猜测,并不确定。

        但马力一闪而过的僵硬表情,却给了他肯定的答案。

        “要不你就给签个字吧,”马力走开之后,张晨走到他身边小声说,“这事儿以前也没少干。”

        “我没看到可能就装傻了,”晏航低头看着酒水单,“但是我看到了。”

        “唉,”张晨叹了口气,“马力当初是唐经理招进来的,我怕他为难你。”

        “没事儿,”晏航说,“我最不怕的就是别人为难我。”

        “嚣张。”张晨笑了笑。

        晏航不是太所谓,投诉就投诉,如果真把他弄去洗碗也行,他正好想去后厨,从洗碗开始干起也没什么问题,还没这么多烦心事。

        下班之后他拿出手机看了看,初一一小时前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我们军训完了!

        他把电话打了过去,那边铃声还没响,初一就把电话接了起来。

        “狗哥军训辛苦了。”他说。

        “为人,民服务。”初一说。

        晏航笑了起来,看了看时间:“吃饭了没?”

        “没,”初一说,“等着请,请你呢。”

        “出来吧,带你吃顿大的,”晏航说,“打车出来。”

        “好,”初一那边立马传来了关门的声音,“我出,来了。”

        “你是不是就蹲宿舍门边儿呢?”晏航伸手叫了个车。

        “狗哥嘛,”初一说,“明儿我还睡,睡门边儿呢。”

        晏航跟他随便扯了几句,上车之后觉得一下午的郁闷都消散了。

        今天晏航比初一先到小李烧烤门口,初一晚了二十分钟才到。

        一下车看到他就立马跑了过来:“你到多,多久了?”

        “两分钟。”晏航笑了笑。

        “不,可能,”初一说,“你跑过来,的吗?”

        “就抽了根烟你就到了,”晏航说,“走吧,想吃什么?今天就不吃小李烧烤了吧?”

        “我想去看,看看海,”初一说完又有些不好意思,“远吗?”

        “不远,”晏航叹了口气,“我真是有点儿糊涂了,都忘了你还没去过海边……走,我先带你去吃海鲜,然后去看海。”

        “晚上能看,看到吗?”初一问。

        “能,”晏航说,“要是看不到你就下去舔舔吧。”

        “舔完还,还有时间,逛逛,街吗?”初一又问。

        “你要买东西?”晏航迅速往他的鞋上看了一眼,初一是个节约的好孩子,不到没办法应该不会提出要去逛街。

        果然,他看到了初一鞋上的两个洞。

        “我还第一次见着有人把跑鞋穿出窟窿的。”他笑了起来。

        “没见,过吧,”初一低头看了看鞋,“我一,一口一个咬,的。”

        “土狗,”晏航笑着说,“那带你去啤酒街吃海鲜,吃完把鞋先买了,然后再去海边。”

        “好。”初一笑了笑。

        鞋终于在一天的拉练之后被走破了,初一非常心疼。

        这么好穿的鞋,就这么坏了。

        坐在出租车上他还一直在盘算着,再买一双nb,是肯定舍不得的了,那么买双什么呢?

        他对这些都不太了解,之前在家的时候也就是在门口的那条商业街上转转,也没见过什么牌子,见了也不认识。

        晏航肯定知道很多,但是晏航花钱没个谱,万一把他带到好几百上千一双鞋的店里……他得事先跟晏航说好。

        “我就想买,买……”初一转过头,话说了一半停下了。

        晏航也转过了头,跟他面对面地看着。

        他跟晏航别说这么挨着坐车,就是挤一块儿睡觉都两回了,晏航以前还亲过他脑门儿。

        但之前的那个梦,梦里晏航紧实的后背却突然从眼前闪过。

        晏航的呼吸和晏航的声音,变得格外清晰,就像是贴在脸上,一阵细小的痉挛从脑门儿到鼻尖,然后漫延向全身。

        让他这一瞬间突然有了种奇异的感觉。

        奇异里还混杂着迷茫的莫名其妙的做贼心虚的尴尬。

        他把脸扭开了,看着窗外:“买双便,便宜的鞋。”

        “二百以下?”晏航问。

        “……嗯。”初一迷迷瞪瞪地点了点头。

        点完头又后悔了,五十以下对于他来说才叫便宜。

        今天初一有点儿奇怪。

        从吃饭的时候开始,一直都有些奇怪。

        话不像平时那么多,目光跟他一搭上就有点儿躲闪,每次都会迅速往旁边看。

        平时吃饭,初一的目光基本就两个地方,菜和他的脸。

        “哎,”晏航在桌子下边儿踢了初一一脚,“狗大人,你今天派头很足啊。”

        “啊?”初一愣了愣。

        “感觉你今天不怎么想搭理我呢?”晏航问。

        “没!”初一顿时有些着急,立马坐直了,“没有啊!”

        “碰上什么事儿了?”晏航又问,“跟我说说。”

        “没有,”初一垂下眼皮,咬着一个蟹脚,“平安无,事。”

        “无事就无事吧,”晏航笑了笑,“我就跟你说啊,你要有什么事儿跟我说是最保险的。”

        “我知道。”初一说。

        吃完了海鲜大餐开始逛街的时候,晏航感觉初一的情绪高涨了不少。

        难道之前是因为饿了?

        这人得馋成什么样才会因为饿了情绪起伏这么大啊。

        “五十。”初一突然举起手,冲他张开巴掌。

        “什么五十?”晏航看着他。

        初一有些不好意思地往旁边商店里扫了一眼,晏航反应过来:“五十以下的鞋啊?”

        “嗯。”初一点头。

        “五十以下的跑鞋啊?”晏航又问。

        “啊。”初一点头。

        “上哪儿买五十以下的跑鞋啊宝贝儿,”晏航无奈了,指了指自己脚上的鞋,“要不这双,四十卖你,上月买的。”

        “我要新,新的。”初一说。

        “我想打你你觉得这个诉求合理吗?”晏航看着他。

        “先看,看。”初一走进了一家店里。

        没等晏航跟进去,他又退了出来,晏航往里面看了一眼,看到一个240的标签。

        超了呢。

        初一之后似乎放弃了旁边的店,开始专心地盯着路中间摆着的那些摊位。

        晏航很无奈地跟在他旁边一块儿走着,琢磨着要怎么样能让初一接受自己送他一双鞋。

        “怎么样?”初一拿起了一双鞋问他。

        晏航看了一眼,把他手上的鞋拿过来放回了摊位上:“美少年,虽然现在人人都知道你是土狗,但你不用身体力行地去证明你很土。”

        初一笑了起来:“那怎么,办,你帮我挑。”

        “你哪天生日啊?我送你一双鞋当生日礼物吧。”晏航说。

        “过了。”初一看着他。

        “再过一次吧,”晏航说,“求求你了。”

        “不要送鞋,”初一小声说,“小姨说送,送鞋走,得远。”

        “这样啊,”晏航往旁边看了看,“你在这儿等我。”

        没等初一回答,他转身跑进了旁边的小超市里:“给我拿个红包,生日快乐的。”

        晏航手里拿着个红包走过来的时候,初一突然又有些想哭。

        他知道晏航在想什么,无非就是想让他买双好点儿的鞋而已。

        “给,”晏航把红包放到他手里,“生日快乐。”

        “你真……真,真……”他有点儿说不出话来。

        “我真好,”晏航说,“我知道,知道为什么我对你这么好吗?”

        “我帅。”初一说。

        晏航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为什么。”初一问。

        “因为我被你土着了,”晏航拽着他胳膊,“走吧,红包里有五百块,买不了太好的,但也差不多了,鞋这东西,一分钱一分货,你买十双五十的,顶不了一双五百的,懂了吗土狗。”

        “懂了。”初一觉得被晏航抓着的胳膊都不属于自己了,娇弱得一个劲儿发麻。

        499。

        本来还有更便宜些的,但初一还是挑了这双。

        “旧的这双帮你放盒子里吧?”导购问。

        “好的。”初一回答。

        “不要了。”晏航跟他同时开口。

        “谢谢,”初一对导购点了点头,“帮我装,起来。”

        拎着鞋盒往海边走的时候,晏航问了一句:“你是要留着做纪念吗?”

        “是。”初一点头。

        “你有屯积癖么?”晏航说。

        “什么鸡,屁?”初一愣了愣。

        “走吧,去看海。”晏航笑了半天。

        吃饭的地方离海边不是特别近,走了得有二十分钟,初一闻到了海风的味道,就像他第一天在火车站闻到的那种味道。

        他往前看着:“哪儿呢?”

        “白天这会儿就能看到了,”晏航往前指了指,“走过去就是,可以下去到礁石边儿上看看。”

        初一有些激动,加快了步子。

        接着就听到了有海浪的声音,跟他想像中的不太一样,听着有些寂寞。

        然后就看到了海。

        记忆里无论是照片上还是视频里的海,都是白天,阳光沙滩比基尼。

        眼前的海是黑色的,泛着光,涌动着的时候有白色的小浪尖儿,看上去深沉而又可爱。

        就像我一样。

        初一站在岸边。

        “下去站会儿?”晏航问。

        “嗯。”初一点头。

        他俩顺着台阶下到了礁石上,离他们还有些距离,初一找了块大而平的石头坐下了:“我以为有沙,沙滩。”

        “这片儿都是石头的,”晏航在他旁边坐下,“周末你要有空出来,我带你去看沙滩吧,之前崔逸带我去过一次,五星级海滩,不要钱,还没什么人。”

        “好!”初一笑转头看了晏航一眼。

        之前那种感觉再次扑面而来,他不得不再次转开头,瞪着那边的海水。

        突然对自己有些恼火。

        海滩上不少人,初一盯着看了一会儿才注意到,都是双双对对的。

        “上这儿谈,恋爱的人挺,挺多啊。”他没话找话地说了一句。

        “嗯,”晏航笑了笑,“可能就咱俩不是。”

        “啊,”初一应了一声,“要不你……”

        “嗯?”晏航看他。

        初一立马忘了自己想说什么,张着嘴好半天才说了一句:“做俯,卧撑吧。”

        “靠,”晏航笑了起来,“你什么毛病啊。”

        “五十个?”初一问。

        晏航犹豫了一几秒,一拍石头:“行吧我陪你抽疯,五十个,你数着。”

        看着晏航趴到旁边摆好姿势的时候,初一特别想一头撞死在脚下的石头上。

        “一,二,三,”晏航开始做俯卧撑,“四,五……”

        “六,七,”初一跟着数,努力地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晏航姿势是否标准上,“十,十一……”

        不过很快他就真的转移了注意力,因为他发现晏航比他想像的要厉害得多。

        一直到三十多的时候,晏航的动作也没有一丝变形,始终很标准,一下一下不急不慢地撑着。

        “四十八,四十九,五十,”晏航撑着石头没动,看了他一眼,“我太小看自己了,我大概能做到一百个。”

        “脸呢。”初一说。

        “你脸上呢。”晏航说。

        初一笑了起来,乐了好半天。

        晏航起身,走到他跟前儿蹲下了:“初一啊。”

        “嗯。”初一看着他。

        “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儿?”晏航抬手在他下巴上弹了一下,“别跟我这种老江湖装了。”

        初一垂下眼皮,有点儿慌。

        “我那,那天,”他皱眉着,“梦到你……”

        “梦到我?”晏航愣了愣。

        这个反应让初一一阵紧张,想也没想赶紧补了一句:“和晏,叔叔。”

        晏航没说话,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在他头上抓了抓:“我以为怎么了呢,那事儿……你就别老想着了。”

        初一后悔自己说了这么一句。

        晏航因为这件事有多痛苦自己明明很清楚,却偏偏这时候来了这么一句。

        他一把抓过晏航的手,用力捏着。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继续。

  http://www.lewen12.com/0/6/24731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