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一个钢镚儿 > 第30章

第30章

        收到学校的通知之后,  初一两天时间就把所有的准备都做完了,  其实也没什么可准备的,  无非就是证件和钱。

        就是行李打包得有点儿早,算上自己新买的衣服,他统共也就那几套,  都收到箱子里了,每次换衣服都得开箱子拿。

        不过他并不觉得麻烦,反倒乐在其中。

        每次打开箱子的时候都会觉得兴奋。

        他长这么大,  这么多年,  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

        那天跟家里人吵完之后,  没有人再管他,  也没人再理他,姥姥和老妈就像家里已经没有他的存在了一样,他在家或者不在家,回来还是不回来,  都没有人理会,甚至他在家的时候,  老妈做好了饭也没有人叫他。

        虽然有些郁闷,但初一并不后悔自己的决定。

        他本来想着在家也待不了多少天了,  就把拳馆的兼职辞掉了,想在家里陪陪老妈。

        大概是他自做多情了吧。

        所以他大部分的时间还是会拳馆待着。

        “票买的哪天的?”小林问他。

        “还没,有,”初一说,“去车,  站的时候再,再买吧?”

        “……那你还买得到个鬼啊,挂车窗外头去吧你。”小林说。

        “不是春,运,”初一对买票的概念就是春运和五一十一了,小林这么一说,他猛地紧张起来,“也买,买不到,吗?”

        “暑假啊,都是去外地上学的学生,”小林拿出了手机,“我帮你看看吧,得提前买。”

        “哦。”初一盯着他的手机。

        火车票果然有点紧张,小林看着日期:“你把钱给我,我直接帮你买了,你到时去车站取了就行。”

        “好,谢谢。”初一点头。

        他其实是想着能越早走越好,但是他毕竟没有出过远门,有点儿担心自己一个人提前到了学校会不知道该怎么办,怎么报到?住哪儿?还是个结巴,问人可能都费劲……而且他也怕走得太早会让家里人不高兴,虽然他们可能都不知道开学的时间。

        一直到临出发的前一天,他才跟老妈说了一句:“我明,明天去学,学校。”

        他本来想说我明天走,这样简短一些,但最后还是挑了长一些的明天去学校,因为感觉“走”听上去可能会让老妈不舒服。

        但是似乎效果差不多,老妈坐在沙发上只是哼了一声,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这个态度他已经无所谓了,对明天将要开始的全新生活的期待,让他已经没有多余的情绪去对这样的态度产生什么反应了。

        新的城市。

        新的风景。

        新的学校。

        新的同学。

        新的朋友……这个不太准确,他也没有旧的朋友。

        唯一的朋友就是晏航。

        晏航!晏航!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什么呢?

        初一倒到床上,轻轻叹了口气,他甚至都不知道他跟晏航之间,这个朋友的关系还存不存在了。

        他闭上眼睛。

        脑子里全是乱七八糟的内容。

        一会儿兴奋,一会儿紧张,一会儿茫然,一会儿又有些低落,反反复复地循环着。

        然后就睡着了。

        被惊醒的时候他猛地坐了起来,睡着了?我在哪儿?我睡了多久?几点了?怎么回事儿?要误火车了?

        蹦下床的时候听到了旁边床上姥姥的呼噜声,他才松了口气。

        拿了手机轻轻走出了房间,到了客厅坐下。

        凌晨四点多。

        他从昨天晚饭前一觉睡到了凌晨四点,晚饭都没吃。

        有点儿饿了。

        进厨房给自己煮了几个饺子吃了之后,他已经不想再睡了,睡不着了,还有几个小时就要离开的兴奋已经充满了他四周,整个人都有些晕,进出厕所的时候撞了三次门框。

        在客厅沙发里坐着,愣到了六点,他站了起来。

        决定现在出门,在所有人都没起来的时候出发。

        六点半的时候老妈和姥姥就都会起来了,他不知道到时该怎么说,又会有什么样的场面。

        他把行李拿上,换了鞋,站在门边闭上眼睛细细想了想东西带齐了没有,然后又往屋里扫了一眼,打开门走了出去。

        四周很静,只有几个早起的老头儿正一边走一边往自己身上噼啪地甩着巴掌。

        初一有些感慨。

        就这么走了啊?

        虽然只是去上个学,但他这会儿的感觉却像是要永别。

        其实也可以算永别吧。

        对有些事,有些记忆,就是永别了。

        到车站的时候还早,正好到可以取票的时间,初一拿着身份证找到了取票机,小林告诉他在自动取票机上取就可以了。

        他站在取票机前愣着。

        不知道是自己太紧张了还是太土了,取票机上的字他差点儿没看懂,不知道该戳哪儿。

        旁边机子过来了一个女孩儿,初一赶紧看着她的操作。

        女孩儿熟练地取完票之后突然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防备地问了一句:“看什么?”

        “不,不好意,思,”初一吓了一跳,赶紧往旁边退开,尴尬得舌头都快开岔了,“我不,我……”

        “不会取票?”女孩儿问。

        “啊,”初一很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取票机,“没取,取过。”

        “很简单的,”女孩儿走到了他这台机子面前,“你看。”

        初一愣了愣,犹豫着走了过去,看着她在机子上点了两下,然后按她说的把身份证放了上去。

        接着票就出来了。

        “给,”女孩儿把票递给他,“可以了。”

        “谢谢啊。”初一都有点儿想抹抹汗了。

        “我们去同一个地方啊,”女孩儿说,“我的车次比你早一点儿,你是去上学吗?”

        “嗯。”初一点点头。

        “加个好友吧?”女孩儿拿出手机,“都是老乡。”

        初一拿出手机的时候紧张得差点儿把手机扔到地上,他长这么大,跟女孩儿说话的次数都不多,更没碰到过不认识的女孩儿要跟他加好友的。

        “我叫贝壳。”女孩儿说。

        “贝,壳儿?”初一问。

        “嗯,”女孩儿笑了笑,“你呢?”

        “田螺。”初一说。

        女孩儿愣了,过了一会儿才笑了起来,半天才说了一句:“你真是的,我真叫贝壳。”

        “初一,”初一笑了笑,“真的。”

        “好吧初一,”女孩儿笑着说,“我得上车了,到地方了再联系啊。”

        “嗯。”初一点了点头。

        初一坐在候车室里,低头看着手机上的天气。

        今天开始,他就可以跟晏航的天气一样了。

        微信有消息进来,他看了看,是何教练问他出门了没有。

        -我已经在车站了,不过还有一小时才开车

        -这么激动哈哈,路上看好手机钱包

        -好的

        激动,还真是很激动。

        初一觉得自己现在情绪其实挺复杂,但所有的情绪都已经被激动和兴奋给淹没了,他几乎都没有空闲去体会别的。

        他看了看朋友圈,没有什么新内容,确切说是没有晏航的新内容。

        不过刚加上的贝壳发了一条朋友圈。

        -上车啦!刚才碰到个很酷的小帅哥忘了拍照!

        初一估计她说的是自己,愣了一会儿之后,有点儿不好意思。

        这种感觉跟晏航直播的时候小姐姐们叫自己小帅哥不太一样。

        “晏航!”领班陈姐在更衣室门口叫了一声,“还没走吧?”

        “没,”晏航刚换好衣服准备下班,他走到门外,“有事儿?”

        “是这样,明天的那个大厨的交流访问,”陈姐说,“你准备一下去跟着。”

        “什么?”晏航看着她,“我跟着干嘛去?”

        “翻译,”陈姐皱着眉,“我刚接了个电话,我们的翻译摔伤了在医院呢,这会儿来不及再找人了,得我顶上,但是我肚子不方便,你跟着我帮着我点儿。”

        晏航还是看着她,这个安排有点儿太突然了。

        “别紧张,”陈姐说,“你口语不是挺好的嘛,多好的表现机会,晚上你准备一下吧,明天早点儿过来。”

        晏航想说其实我想要的表现机会是让我去后厨做个菜,去做翻译他还真没有做菜那么有自信。

        “走吧去庆祝一下。”崔逸说。

        “我给你打电话是想问问你有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晏航看着他,“不是想要庆祝,这事儿有什么可庆祝的啊……”

        “我有什么经验,”崔逸往小区门口走,“你们酒店让你去打官司的时候你可以来问我。”

        晏航叹了口气,跟着他往外走:“我怕出错。”

        “陈金铃英语很好,有她在你不用紧张,也不是让你一个人扛着,”崔逸说,“你看着也不像是会怯场的人啊。”

        陈金铃就是陈姐,英语的确挺好的,但是晏航还是觉得没底,毕竟从来没有干过,万一反应不过来全程静默,那就真丢人了。

        “吃什么?”崔逸问。

        “小李吧,”晏航说,“你不就最喜欢吃小李了么。”

        “这话说的。”崔逸啧了一声。

        晏航笑了:“小李烧烤。”

        小李烧烤味道其实跟全天下的烧烤味道都差不多,不过份量大是他家的最大卖点,所以每次去的时候人都挺多的。

        晏航也挺愿意来吃,倒不是因为份量。

        每次吃烧烤他都会莫名其妙地有些亲切感,本身烧烤这种形式就很亲切,再加上……又想老爸了吧。

        还会想起初一。

        快吃完的时候他又让老板给烤了一些打包。

        “宵夜吗?”崔逸问。

        “嗯。”晏航笑笑。

        “吃的时候都凉了吧,不好吃了。”崔逸说。

        “加工一下就行,会更好吃的,”晏航说,“加点儿黄油,很香。”

        “是不是以前都这么吃?”崔逸看了看他。

        “……嗯。”晏航很低地应了一声。

        崔逸叹了口气,没说话。

        一直到老板把打包的烤串儿拿过来了,他才拍了拍晏航的肩,站了起来:“走,回去了。”

        初一一直觉得自己的确是挺土的,但是出了门之后他才发现,自己不是挺土,是非常土。

        拿着票进站的时候还凑合,往检票口里塞票倒是看一眼就明白,进了站之后车还没来,他跟一帮人一块儿站那儿等着,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是个坐车的老手,天天来回坐车的那种。

        特别淡定。

        车开过来了之后他才发现人家都是按地上标着的车厢数字站的,他站的地方跟他的车厢差了四节。

        淡定老手的伪装顿时被撕破,他拎着箱子赶紧往那边一通跑,还好东西少箱子轻,还好他跑得快。

        土狗。

        初一上了车之后又有点儿想笑。

        车上一切都挺新鲜的,椅子靠背,窗帘,小桌板,他都不动声色地试了一遍,挺好玩。

        很多人车一开就睡了,初一虽然四点就起来了,但却没有睡意,一直盯着窗外。

        车窗外的一切,每一眼对于他来说都是陌生的远方,他根本没来过这边。

        而车开出市区之后,就更陌生了,满眼的绿色让人心情一下亮了起来。

        初一靠在车窗上,眼睛从近处一点点往远看,景物移动得越来越慢,他看着最远的天地之间出神。

        小时候他就经常想,那边是什么?

        云的那边,田的那边。

        那边是新的世界。

        那边是晏航。

        从上车到下车,初一的脸就一直冲着窗外,看着他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的那些东西。

        旁边坐着个大叔,几次在他转头的时候都张了嘴想跟他说话,但他都假装没看到。

        他想看风景,而且他的确不愿意跟人聊天儿。

        不是什么人都愿意跟一个说话不利索的人聊天儿的,只有晏航,虽然有时候也会嫌他说得慢替他把话说完。

        以……后……要……慢……慢……说……

        中间有人推着车来卖盒饭。

        初一犹豫了一下,觉得自己兴奋过度不怎么饿,但还是图新鲜买了一盒,放在小桌板上慢慢吃着。

        味道还行。

        大叔比他吃得快,吃完饭又想找他说话,他赶紧把脸往下埋,都快扣到饭盒里去了,把饭扒拉完之后又迅速转头看着窗外。

        大叔只得转头跟过道那边的一个大爷说话去了。

        初一松了口气。

        但想想又觉得自己挺没出息的。

        于是车到站的时候,他很积极地帮大叔把一堆行李拿了下来。

        “谢谢啊,小伙子。”大叔说。

        “不客气。”初一说,跟在大叔后头往车门那边挤了过去。

        到地方了。

        初一从车厢里走出来的时候感觉空气里的味儿都不一样。

        海边的空气!

        他在地图上查过,火车站离海边很近了,他闻到的不一样肯定就是海的气息。

        是的!大海!

        不过他没有时间先去海边,他得先去学校,把自己安顿好。

        然后……他想出去走走。

        他是最早一批到学校报到的学生,看上去非常积极。

        学校很大,走到宿舍感觉跟穿过了一个广场似的,教学楼和宿舍看上去都挺新,应该是刚翻修完,比他之前想像的要好很多。

        宿舍是八人间,有卫生间浴室,初一没有住过校,站在四张架子床中间的时候,他突然有些慌张。

        同学。

        对于他来说是有些陌生的,他有过很多同学,但从来没有真正体会过什么是同学。

        而现在,他要和七个同学一块儿,住在这间宿舍里。

        顿时就有些不知所措了。

        八张床,看了看床边,都没有写名字,意思应该是随便挑,先来的就先挑了?

        初一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上铺相对来说隐蔽一些,看上去也比较……有安全感。

        他把箱子放到了靠窗边的上铺床板上。

        正想着是不是去学校买铺盖还是去超市买铺盖的时候,宿舍门打开了,一个拎着个箱子的男生走了进来。

        在看人上,初一算是非常有经验的。

        这人挺高挺壮,脸上不少痘,穿着条破洞牛仔裤,手腕上戴着条很粗的银色链子,链子中间还挂着个子弹头。

        要不是初一身处学校里,他不会认为这人还是个学生。

        一般这样的人……

        “这箱子你的?”这个男生走到初一旁边,看了看上铺的箱子。

        “嗯。”初一点头。

        “你换个床,”他敲了敲上铺的床板,“我要睡这儿。”

        这句话基本是个连商量余地都没有的命令。

        初一有点儿没回过神来。

        男生有些不耐烦地把他的箱子往外拖了一下:“听到没,发什么愣?”

        初一看了他一眼,过去把箱子拿了下来,放到了另一个上铺,这个上铺和窗户之间稍微有点儿距离,不过也凑合了。

        虽然很不爽,但他没有多说什么,这才第一天报到,他不想跟任何人在这种时候起冲突。

        在这个人挑完柜子之后,他才过去挑了那个差不多算是对角的柜子。

        “叫什么名字?”这人看着他。

        “初一。”初一回答。

        “什么破名字。”这人说。

        初一没说话,在自己床边的凳子上坐下了,想一会儿收拾完东西就出去,宿舍里就他跟这人,实在呆不下去。

        不过没等他动起来,宿舍门又打开了。

        初一看了一眼进来的这个人,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选错了专业。

        学校专业挺多的,不过因为没有人帮他出主意,他全程都是靠自己研究,纠结了很久,详细地比较了各个专业,还结合自己一直学不进去的情况进行了认真地思考。

        最终在数控,信息,幼师,外语,财务,物流等等等等一堆专业里,给自己挑了个……汽修。

        现在他怀疑自己的选择是不是有点儿不太合适。

        痘痘看着像个社会青年,现在进来的这个,就像痘痘的亲兄弟,只不过没有长痘痘而已。

        面部表情和身体语言都让初一能感受得到,自己的行李可能还要挪地方。

        “谁的箱子?”无痘果然开了口。

        大概是因为痘痘跟他气质相近,所以他跳过了同类,直接指着初一的箱子开的口。

        “我的。”初一的不爽再次升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这一年以来没有被人追赶,没有被人抢钱,没有被人讽刺,更没有被人打,他突然有些无法忍受这样的态度。

        以前的他,一定会过去把箱子再次拿开,但在很多事情上,人真是能高不能低的动物,只不过一年而已,现在的他,却会因为这样的事而烦躁愤怒。

        一路过来时的好心情都被这俩人给破坏了。

        “这铺我要了,”无痘说,“你换换。”

        初一看着他,没说话也没动。

        无痘等了几秒,啧了一声,伸手就过去要拿他的箱子。

        初一猛地跳了起来,过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往下拧着狠狠一拽。

        无痘的身体立马挺直了,脸上的表情也变了,眉头都皱了起来。

        “你,”初一盯着他,“换个床。”

        无痘的眼神里显然惊讶超过了疼痛,那边的痘痘也吃惊地看着他们。

        “我就,睡这儿。”初一说完松开了他的手。

        无痘甩了甩手腕,又看了他两眼,把自己的箱子放到了初一的下铺。

        “你叫初一是吧?”痘痘问了一句。

        “嗯。”初一应了一声。

        “我叫李子强。”痘痘说。

        我认识你弟弟李子豪。

        “你好。”初一说。

        “张强。”无痘在旁边也自我介绍了一下。

        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字,为什么都跟强过不去呢,叫壮也行啊。

        “你好。”初一冲张强也问了个好。

        之后三个人就陷入了尴尬的沉默里。

        初一有点儿扛不住,起身把自己的行李收拾到柜子里,又把自己的毛巾杯子之类的放到了床上,打好标记之后他走出了宿舍。

        一路往外走着,能看到不少新生过来,有跟强强们一样的社会哥,也有很多一看就挺纯良的小朋友。

        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初一的心情慢慢又重新扬了起来。

        他拿出手机,打开便签,看了看上面记录的内容。

        在学校门口的公交车站,坐七站地的车,然后换乘另一路车,再坐五站,下车之后往前二百米,左转,就是小李烧烤的那条街了。

        这是挺漫长的一条路,初一挑的出门时间还正好是晚高峰,他挤在公交车的人堆里,一开始觉得简直比取经之路还要漫长,后来被挤得呼吸都不痛快了,有种已经取到经了的错觉。

        下车之后他买了瓶冰红茶,一口灌下去一多半,这才慢慢缓了过来。

        往前二百米。

        他一边走,一边看着四周。

        这些景象他在手机里看过无数次,现在从中间穿过时,那种隐约的熟悉让他觉得非常神奇。

        从来没有来过的地方。

        因为晏航在这里而变得如此熟悉。

        前面路口有个宠物店,左转往前,就是小李烧烤了。

        初一停了下来。

        紧张。

        紧张什么呢?

        一个烧烤店而已,这会儿晏航也不可能在里头。

        但还是紧张,突然袭来的紧张让他都有点儿想上厕所了。

        土狗你怎么这么没出息……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继续。

        终于呼吸着同样的空气感受着同样的气温了⊙▽⊙。

  http://www.lewen12.com/0/6/24731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