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一个钢镚儿 > 第25章

第25章

        晏航跟着老爸去过很多地方,  但还是第一次坐飞机。

        老爸恐高,  以前带他去坐摩天轮,  升到一半他还没什么感觉的时候老爸就差点儿把遗言都给交待了。

        晏航笑了笑。

        飞机还没有起飞,他看着窗外被阳光晒得发白的地面出神。

        “要毛毯吗?”崔逸问,“飞一个半小时,你可以睡一会儿。”

        “一个半小时,飞三个来回差不多能等待奇迹出现有点儿睡意吧,”晏航说,“我就愣会儿行了。”

        “我给你联系了医生,”崔逸说,“到地方以后你先好好休整一个星期,然后去聊聊?”

        “嗯。”晏航点了点头。

        “我以为你会拒绝呢,”崔逸笑了笑,“这么配合。”

        “能好受点儿谁不愿意啊,”晏航说,“我也不是真的就想死。”

        崔逸没说话,在他肩上拍了拍。

        今天的飞机晚点了半小时,还算快的。

        广播里让大家把手机关机的时候,崔逸看了他一眼:“关机了?”

        “去找你的时候就已经关了,  一直没开。”晏航说。

        “跟朋友都道别了吗?”崔逸问。

        “……朋友啊,”晏航顿了顿,  一想到初一他的情绪就一阵低落,“没有。”

        崔逸愣了:“没跟朋友说一声要走?”

        “没有。”晏航说。

        崔逸看着他没说话。

        “我……其实,”晏航说得有些犹豫,  声音很轻,“我不知道该怎么道别。”

        “你没跟人道过别?”崔逸也放轻了声音。

        “嗯,”晏航偏过头看着窗外开始慢慢移动的景物,“我去哪儿也没有认识过什么人,不需要跟谁道别。”

        “哦。”崔逸应了一声,想想又叹了口气。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晏航说,“他才会不难过。”

        “谁?”崔逸问。

        “一个小孩儿。”晏航笑了笑。

        崔逸家在一个平静的二线城市,晏航没有跟老爸来过,但是到过旁边的小镇子,风景很好,有一条比初一树洞旁边那条河要美得多的河。

        他们在那里只住了小半个月,晏航每天都会在河边坐一会儿。

        走的那天他看到了两条挖沙船,清澈的河水瞬间被搅成了黄汤。

        如果早一天走就好了,那他记忆里就永远都是那条河清澈怡人的样子。

        “我给你租了房,跟我家在同一个小区,”崔逸说,“其实我一个人住,你住我家也没问题,但是我估计你不愿意。”

        “嗯。”晏航笑了笑。

        “先带你过去,一会儿休息好了想出门的时候再给我打电话,我带你去吃饭。”崔逸说。

        “谢谢。”晏航说。

        “不客气。”崔逸说。

        这个标准回答把晏航逗乐了。

        崔逸住的这个小区是个旧小区,不过很大,内部环境非常好,绿化做得非常卖力,小区里引了水,还有小树林。

        他帮晏航租的这套房在小区最里头,顶楼的一套一居室的小户型,靠近一座不高的小山,很静。

        “行吗?”崔逸打开门,把钥匙给他。

        “非常行了。”晏航看了看,卧室的阳台对着山,能想像早起的时候面对着一片绿色会是很清爽的感觉。

        “那你先歇会儿,”崔逸说,“屋子之前叫了人来收拾过,可以直接住,东西都齐的,我还买了点儿日用品,要还缺什么小区里有个超市。”

        “嗯。”晏航应了一声。

        崔逸没再说别的,转身很干脆地离开了。

        晏航坐到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崔逸这个人让他很放松,没有多余的长辈对晚辈的客套,说完就走。

        所谓的休息,其实也就是坐一会儿,在屋里转转,看看还要买点儿什么,毕竟这次……也许是他在一个地方停留的最久的一次了,需要的东西就会多一些。

        这套房子是精装修,所有的家具电器一应俱全,铺的还是晏航最喜欢的木地板。

        晏航光着脚在屋里转了转,又去阳台站了一会儿。

        然后回到屋里,把自己的行李拿了出来。

        衣服,书,小玩意,没了。

        卧室里有个小书架,晏航把书放了上去,码了整齐的一排。

        这些书都是老爸给他找来的,如果是平时,有些他不需要的书,搬家的时候就不会带走了。

        但这次他把书都带上了,这些书都带着老爸的痕迹,扔了就没了。

        书架上还有一个马口铁的小盒子,晏航拿起来看了看,是空的,盒盖上印着小花仙……不知道是房东的还是前任房客的。

        小花仙就小花仙吧,晏航把自己的小玩意儿放了进去。

        除了以前的那些,还多了一支钢笔和一小截红绳子。

        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晏航突然心里一惊,赶紧往脚踝上摸了摸,小石头还在,他又松了口气。

        在把小石头放进盒子和继续系在脚踝上两个选项里斗争了半天之后,他还是选择了后者。

        简单的行李整理起来都用不了五分钟,他又去厨房看了看,自己做饭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了,冰箱里甚至还放了一整件冰红茶。

        这肯定是老爸交待的。

        他盯着冰红茶,这么些天来一直努力去忽略的对老爸的想念突然没有防备地涌了上来。

        他关上冰箱门,靠在墙边发了很久的愣。

        老爸现在到底是生是死人在哪里,他根本连猜都没有角度可猜。

        他太清楚老爸的本事了,如果他还活着,不想让人找到,那还真的就不太容易找了。

        前两天他找过梁兵,但梁兵那里并没有更多的线索。

        唯一能知道的就是老丁想让梁兵堵住老爸的退路,毕竟那边是大街,人很多,无论是逃跑还是求助都太容易。

        但老爸没从那边走。

        至于为什么,晏航大概能猜到,因为再往里都是老旧小区和旧街道,监控不全,以晏航对老爸的了解,他偶尔出去转悠,看看哪儿没有监控就是顺便的事儿,毕竟是个睡觉都留了三分清醒的老狐狸。

        只是那些血。

        那么大量的血,说明他伤得很严重,他是怎么能带着那样的伤,避开监控消失的?

        晏航现在能判断出来的,就是有人接应。

        那个出门前打来电话的人,就是接应他的人。

        是谁?

        晏航回到客厅,这件事他暂时不可能分析得出什么有用的内容来。

        他看了看时间,该吃晚饭了,崔逸还在等他一块儿去吃饭,虽然他现在完全可以辟谷半个月的,但崔逸得吃。

        晏航拿出手机想打个电话,手机拿出来之后他又犹豫了。

        初一应该已经知道他走了吧。

        他没有告别,甚至没有留下任何信息。

        他害怕,他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样的分别。

        他对任何地方,任何人,都没有留下过什么记忆,唯有那里,还有初一,可偏偏是这样的记忆,让他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怎么做。

        而初一并不知道。

        初一只知道他不告而别。

        晏航拿着手机,在手上来回地转着。

        转了好几分钟之后,他看到茶几上放着一个小纸袋。

        是张电话卡。

        应该是崔逸给他准备的。

        这个人非常细心,他刚才在浴室看了看,不光洗发水沐浴露牙膏牙刷全都准备好了,连剃须膏都有。

        跟老爸真是巨大的反差,这样的两个人居然会是朋友,而且还是这种可以……托孤的关系。

        虽然他俩对起假名的口味非常一致。

        晏航把新的卡放进了手机里,旧卡他并没有扔,放到了那个小盒子里,而且他知道自己会一直给那张卡充值。

        但他也知道自己不是为了老爸,因为如果老爸要找他,一定不会直接联系他,只会先联系崔逸。

        大概是为了初一吧。

        明明连道别都找不到合适的姿势,却会留着联系的工具。

        有点儿好笑。

        崔逸就住在旁边的那栋楼,接了他的电话就在楼下等着他了。

        他下楼的时候崔逸正拿着手机对着楼前的一朵花拍照。

        “拍花?”晏航过去问了一句。

        “嘘。”崔逸说。

        刚嘘完就有一只蝴蝶从花上飞了起来,扑着翅膀往花坛里头飞过去了。

        “不好意思。”晏航说。

        “拍着玩,”崔逸说,“朋友圈里的仙女儿都发花花草草,我总发烤串儿实在太不和谐了。”

        晏航笑了笑。

        “走,吃饭去。”崔逸把手机收好。

        “吃什么?”晏航问了一句。

        “烤串儿,”崔逸说,“或者你有什么想吃的?”

        “就烤串儿。”晏航说。

        崔逸应该是这家烤串儿店的常客,一进去服务员全都认识他,点完烤串儿之后老板还亲自送了个大果盘过来。

        “今天居然不是一个人来的?”老板说。

        “嗯,”崔逸指了指晏航,“我干儿子。”

        “长得还挺像。”老板说。

        “你这情商是怎么能把店开了十几年的。”崔逸叹了口气。

        老板愣了愣才反应过来,笑了起来:“我意思就是,都帅,都帅。”

        “赶紧去烤。”崔逸挥挥手。

        老板走了之后,他看了看晏航:“你跟你爸还真是长得一模一样。”

        “你们认识多久了?”晏航问。

        “比你认识他年头要长,”崔逸笑笑,“他笑傲江湖最嚣张那几年。”

        “你们怎么会认识的?”晏航又问。

        “这个啊,”崔逸停了一会儿,眼神有些飘,像是在回忆,最后却只是笑了笑,“说来话太长了。”

        晏航没再问下去。

        “你下月生日了是吧?”崔逸问。

        “嗯,”晏航看了他一眼,“我爸告诉你的吗?”

        “不是,我一直记得,”崔逸说,“就是不记得是几号了,你出生的时候我还去看过,一丁点儿,特别丑,没想到长大会是这样。”

        “……哦。”晏航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了。

        “你要是想找个地儿上班,我可以帮你问问,”崔逸说,“有这个想法吗?”

        “我一直想去西餐厅,”晏航说,“正规的,就是不知道行不行。”

        “你英语是不是挺好的,”崔逸说,“你爸跟我吹过牛逼。”

        “还行。”晏航笑了,他想象不出来老爸跟别人吹他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样子。

        “我帮你问问,”崔逸把盘子推到他面前,“吃。”

        初一贴在树后头,盯着晏航家的门。

        不,那里已经不是晏航家了。

        房东大姐说了,他早上就已经搬走了。

        已经搬走了。

        虽然晏航一开始就跟他说过,他们在一个地方呆不久,前几天他也已经有过强烈的预感,觉得晏航会走。

        但他没想到会这么突然。

        晏航甚至没有给他留下一个字,就这么走了。

        初一非常难受。

        非常难受。

        他没有体会过这样的感受,这种难受甚至压过了老爸卷入杀人事件,压过了他被人说是杀人犯的儿子。

        除了难受,还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堵。

        早上晏航才走的。

        就是今天早上。

        在他坐在回来的班车上时,晏航走了。

        他如果早一天回来,早一点儿联系晏航,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突然。

        起码能再见一面吧。

        问问他还会不会回来,问问他要去哪里。

        而现在,他甚至没有留下晏航的一张照片。

        手机里唯一存着的,只有他偷拍晏航时拍到的那个巨大的冒着热气的锅盖。

        难受。

        他没有过朋友,现在才第一次知道,失去一个朋友会有多么难受。

        夜深了,街上已经没有了人,他从树后头出来,跑过了街。

        从兜里拿出了刚在地上随便捡的一张卡片,上面印着24小时开锁。

        他看了看四周,把卡片往锁旁边的门缝里塞进去,再轻轻地晃了晃,往里一插,门打开了。

        这个锁非常古老,所以房东在里面装了三个插销和一个挂锁安慰租客,不过现在没人住,自然也就不会锁。

        初一进了屋子,把门关好,站在客厅中间。

        黑暗里他能闻到很淡的几乎快要捕捉不到了的烟味儿。

        他走进晏航的卧室,艰难地按亮了手机,看着已经空荡荡的屋子。

        什么都没有了,虽然晏航的卧室里本来也没什么东西,但现在却空得另人喘不上气来。

        手机的亮光依次照亮空了的床,空了的桌面,空了的椅背,空了的衣柜。

        转了一圈之后他猛地停下,手机却黑了,他一边着急地按着手机的按键,一边往桌子旁边走过去,伸手在桌面上摸着。

        在手碰到那个小瓶子的同时,手机亮了。

        那支香晏航没有带走。

        初一看着手里的这支香,突然有种欣喜若狂的感觉。

        他轻轻晃了晃瓶子,起码还有大半瓶!

        打开盖子,喷了一下,空气中弥温着很淡的香气,让他马上就能想起躺在晏航身边的那个晚上。

        他把这支香放进了裤兜里。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晏航走的时候没有告诉他,没有跟他道个别,但这支香,他可以强行默认是晏航专门留给他的。

        期末考当天,初一是在姥姥和邻居吵架的声音里下的楼。

        从家里去学校的这条路,他感觉自己挺长时间没走了似的,有些陌生。

        路上碰到了李子豪。

        李子豪有些反常,平时碰上了,李子豪一定会过来损两句,拍两巴掌,但今天却只是看了他一眼。

        初一看向他的时候,他的眼神甚至有些躲闪。

        一直快走到学校了初一才猛地反应过来。

        大概是因为他打了梁兵。

        挺好。

        初一觉得有些愉快,至少以后李子豪应该不会再轻易找他麻烦。

        不过这种愉快在进了学校之后就有些保持不下去了。

        初一并不觉得自己听力有多好,但从校门口走到教室这短短的一段路,他至少听到了四次自己的名字被一种带着惊恐和嫌弃的语气说出来。

        一个突然爆发了暴力本性的杀人犯的儿子。

        大概就是此时此刻自己在众人眼里的形象。

        这种氛围里,初一差点儿连期末考这三天都坚持不下来。

        从小到大,他都努力让自己隐身,不被人看到,不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他习惯了自己一个人在角落里安静地待着。

        而现在这一切都被打破了,无论他走到哪里,都能感觉到目光。

        最后一科考完,他回到家,连姥姥让他去买烟,他都有些不愿意。

        无论是杀人犯的儿子,还是暴力解决问题的“老实人”,都让他难以适应。

        “磨叽什么!”姥姥叼着烟瞪他,“你爸把这个家搞成这样了!你还跟着抖上威风了是吧!跑个腿儿是不是能把你蛋磨破皮儿了啊!”

        初一跳了起来,抓过姥姥扔在桌上的钱出了门。

        下楼的时候他抓着楼梯栏杆猛地晃了几下,又踹了两脚。

        身体里的烦躁让他只觉得后背全是汗。

        走到小卖部门口的时候,几个人从里头晃了出来。

        是梁兵,还有他的小弟。

        “哟。”梁兵一抬眼看到他,眼神顿时变了。

        初一习惯性地停下了,往后退了一步。

        梁兵顺手往旁边抄起了小卖部的拖把冲了过来。

        初一转身想跑开的时候,拖把抡到了他腰上。

        他身上全是那天跟跟梁兵打架时还没好的伤,洗澡的时候他都能看到身上有大片淤青。

        拖把抡到腰上最大的那片淤青上了。

        本来已经模糊了的疼痛瞬间苏醒,一片钻心。

        “现在没人给你撑腰了吧!”梁兵紧跟着一脚踹到了他后背上,“我看你还他妈狂!”

        初一被踹得脖子猛地往后一仰,跪到了地上,再顺着惯性往前一扑,手撑地的时候在满地的石渣上蹭起一阵灰尘。

        “哎!”小卖部老板跑了出来,“干什么!在这儿就打上人了!梁兵你也太混了!”

        “闭嘴!”梁兵瞪了老板一眼。

        小卖部就在几栋楼旁边,来来往往的邻居不少,都是十几年的邻居,这会都往这边看了过来。

        梁兵扔下了拖把,看了初一一眼,转身带着小弟往街上走了。

        初一慢慢站了起来,捡起了地上的拖把。

        撑腰?

        他从来就不需要谁来给他撑腰,晏航帮他也不是撑腰,那是朋友。

        但是既然这事儿已经开了头,初一脚踩往拖把头,手抓着杆子猛地一扳,拖把杆咔地一声断掉了。

        那就这么着吧。

        他拎着棍子往梁兵身后走了过去:“梁兵。”

        梁兵转过身。

        初一抡起棍子对着他的脸砸了过去。

        棍子砸到梁兵脑袋上时,震得他虎口发麻。

        四周响起一片惊呼。

        梁兵像是被打蒙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几秒钟之后,血从他发际线那儿流了下来。

        “你……妈……逼……”梁兵震惊而又迷茫地说了一句。

        一个小弟回过神,扑了过来,初一再次抡起棍子,迎着他也扑了过去,一棍子砸在了他肩膀上。

        棍子应声而断。

        半截棍子飞到小卖部老板跟前儿,他才跟被扎了似地跳了起来:“初一!”

        初一准备抡出第三棍的时候,老板拦在了他面前:“初一!你干什么!”

        “哎哟我的天哪!”一个大妈尖着嗓子惊恐地喊了一嗓子。

        “你以后,”初一指着梁兵,“见了我,绕着走。”

        梁兵似乎没有从那一棍子里回过神来,瞪着他半天都没动。

        “走啊,”老板回过头冲梁兵吼了一声,“还想打啊!”

        梁兵这才抬手往自己脸上摸了一把,盯着自己满手的血又看了一会儿,才梦游似地说了一句:“走。”

        老板拿走了初一手里的棍子,看着他:“你疯了?”

        “没。”初一笑了笑。

        “那你还打上人了?”老板还是瞪着他。

        “啊,”初一应了一声,走进了小卖部,从兜里掏出钱放到收银台上,“烟。”

        老板拿了烟给他,始终一脸震惊的表情。

        初一把烟放到兜里,转身走出去,没有往回家的方向走,而是走到了小街上。

        两棍子砸完,梁兵似乎是被他砸蒙了,他却突然像是喝了一盆清凉油,清醒得都能感觉自己俩眼睛冒着光。

        他已经没办法再做以前的初一了,那不做就不做了吧。

        晏航走了,什么也没告诉他。

        但晏航是他这么多年生活里最漂亮的那一抹风景。

        他羡慕晏航的嚣张和洒脱,他被他的温柔吸引,哪怕知道晏航也会脆弱得陷落在黑暗里,他还是想要像晏航一样。

        像晏航一样。

        初一在街上没有目的地转了几圈,最后进了一家文具店。

        买了一个最便宜的线圈本,然后回了家。

        “买包烟一个多小时!”姥姥坐在沙发上,“你是现去种的烟叶吧!”

        初一没出声,把烟放到姥姥手边,坐到了小书桌旁边。

        打开了本子。

        他打算写点儿什么,不算日记吧,就是想记点儿什么。

        -明天理发。

        -去打拳。

        -晏航。

        晏航,晏航,晏航。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今天又晚了⊙▽⊙。

        明天继续。

  http://www.lewen12.com/0/6/24731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