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一个钢镚儿 > 第21章

第21章

        这会儿街上空荡荡的,  比平时要更冷清一些,  毕竟下午这儿死了人,之前初一回家的时候街上就没几个人了。

        初一倒没怎么害怕,  人少的时候他杵在这儿至少不会让人觉得他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不过晚上的风吹在腿上一点儿也不凉爽,  腿上还是火辣辣的。

        早知道在家的时候先用牙膏涂一层了。

        初一叹了口气。

        又站了一会儿,  他觉得有点儿累,  看了看手机,  居然已经站了半个小时。

        他蹦着往左边小跑了几步,  又蹦着往右边跑回来,就这么左右地来回跑着,觉得舒服了不少。

        晏航家一直黑着灯,  没有一丝动静,  看来晏航的确是睡了,而且可能早就睡了,一晚上晏航都没有联系过他。

        如果换了平时,  他站一会儿也就回去了。

        但今天不太一样。

        晏航的状态太奇怪了,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  但肯定是挺大的事儿,他站在这儿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也比回家待着安心。

        家里现在倒是安静的,  但他不愿意回去,老爸突然联系不上,让他的心情也不太好,家里的人对这事儿没有一个人有准主意,  除了老妈说了一句明天去公司问问之外,都只顾着骂人抱怨。

        他想想就觉得有些丧气,弯腰撑了撑膝盖,手刚压上去又迅速拿开了。

        疼疼疼疼。

        正想继续左右跑的时候,对面晏航家的窗帘后头突然亮起了一小团光。

        接着他的手机就响了。

        是晏航!

        他赶紧拿出手机,果然是晏航。

        他扒拉了两三下电话都没接起来,于是干脆也不接了,手机往兜里一塞,就跑着过了街。

        “晏航?”他跑到窗口轻声叫了一声。

        窗帘被拉开了一条,晏航打开了窗户:“我服了你了。”

        “你是,不是睡,睡觉了?”他笑了笑。

        “没,在这儿站了一小时了。”晏航说。

        “啊?”他愣住了。

        “想看你什么时候回去。”晏航说。

        初一张着嘴,一下说不出话来了。

        “你腿怎么了?”晏航问。

        “我腿挺,挺美的啊。”初一说。

        “哦,”晏航应了一声,跟他眼对眼地瞪着,过了一会儿指了指门,“进来吧。”

        初一进了门,闻到了烟味儿,晏航平时也抽烟,但抽得不多,今天一门就能闻到……

        “要开,灯吗?”他换了鞋问了一句。

        “开吧,”晏航说,“我看看你腿怎么了,是伤了吗?都穿大裤衩了。”

        “天热。”初一在开关上按了一下,屋里的灯亮了,他一眼就看到了茶几上的酒瓶和烟灰缸里满满的烟头。

        而晏航脸上也看得出很疲惫,脸色都是灰暗的。

        “烫的吧?”晏航看了看他的腿,有些吃惊,“烫成这样没擦药吗?”

        初一不知道该怎么说,是该说忘了擦药,还是说药太贵了就没买……

        “坐着吧,我有烫伤膏。”晏航到电视柜的抽屉里翻了翻,拿出了一支金色的小药膏。

        这个药膏初一今天在药店里看到了,三十多块。

        虽然售货员说这个药很好,不会闷伤口,但他还是觉得太贵了!

        非常贵!

        他家的牙膏都没到十块!

        不过晏航家的小药箱里居然有烫伤膏让他挺意外的,他看着晏航:“你家还,备着这,这个?”

        “上周买的,”晏航去厨房洗了洗手,蹲到他了腿边,拿着药膏准备给他上药,“我爸炒菜被崩了个油点子,非说烫伤了,就去买了一支。”

        初一听笑了。

        “娇气。”晏航也笑了笑,笑完了拿着药膏却没再动。

        初一偏了偏头,往他脸上悄悄看了一眼,发现晏航眼睛有些发红,但看不出来是因为睡眠不够还是想哭。

        但没等他继续研究,晏航已经低头开始给他擦药了。

        “还好,”晏航一边擦药一边说,“不算严重,你这是干什么了能烫出这么大一片来?”

        “我端汤没,拿稳。”初一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不说实话,他不想让晏航知道是因为没回家吃晚饭还忘了说。

        晏航笑了笑。

        涂好一条腿的药膏之后他才又说了一句:“你姥掀的吧。”

        初一没想到晏航直接就猜到了,只能不吭声。

        “一猜就准,”晏航说,“厉不厉害?”

        初一笑了起来:“厉害。”

        “跑出来待这么长时间,回去你姥会不会再抽你?”晏航问。

        “晚上没,人管我。”初一说。

        “所以呢,”晏航看着他,“你不会是今儿晚上不打算回家了吧?”

        初一低着头,好半天才沉默着点了点头。

        “离家出走啊,”晏航把他脚背上也涂好了药,然后站了起来,“被烫跑了……你从小到大这得是头一遭吧,旷课带离家出走的。”

        初一笑着没说话。

        晏航洗了手回到客厅坐下,看着旁边发愣的初一。

        他长这么大,晚上家里就两种情况,一种是他一个人,一种是他和老爸,从来没有别人在他家过夜的。

        但初一要在这儿呆着,他并不会抗拒。

        一向觉得自己已经完全习惯了孤单,今天这样的情况却不仅仅是孤单,还有对未知深深的恐惧,这时候有一个人陪在旁边,哪怕一言不发,也会不那么惊恐。

        “你跟我挤挤吧,”晏航说,“这个沙发睡不下人,我爸房间……”

        老爸的房间他不想动。

        “嗯。”初一点了点头。

        “那你去睡吧,”晏航看得出初一已经挺困了,“明天还要上课吧。”

        “你不睡?”初一看着他。

        “我……睡。”晏航站了起来,去床上继续发呆好了。

        床上两个枕头晏航一直是摞着枕的,他喜欢睡高一些,不过今天给初一个也不会影响他,反正他肯定睡不着。

        “要聊,聊会儿吗?”初一躺到床上之后问了一句。

        “小结巴还要跟人聊天儿呢,”晏航靠在床头,伸手关掉了灯,拿过手机点开,“睡你的吧。”

        “哦,”初一笑了笑,“晚安。”

        “晚安。”晏航说。

        他手机上还有之前的页面,是本地的一个资讯论坛,除了各种交易贴广告贴谣言贴之外,还会有各种突发事件的八卦。

        看到初一在街对面站着的时候,他正准备上个厕所然后看看那个标题叫《临河区杀人的事有没有人听说》的贴子看看。

        至于为什么不马上点开非得要去上个厕所……

        是因为他害怕。

        以前他只害怕老爸不回来,现在害怕的东西越来越多,任何一点小小的信息也许都会让他的心脏像是被人抓了一把似的。

        初一说完晚安之后就很安静地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连动都没动一下。

        晏航点开了贴子。

        飞快地扫了两眼,都是议论和问具体情况的,一眼看过去没有任何有用的内容,但他却松了口气。

        -那哥们儿是被人寻仇了!我朋友混那片的!别问我,别的我也不知道了!

        晏航往下划的手指猛地停住了。

        说实话,这条回贴看上去非常像吹牛逼,特别是后面那句别问我,搁别的地方那就是“快来问我你们不来问我我怎么好继续吹下去”。

        后面的回帖的人明显都是这个想法,根本没人理会这一层。

        但晏航的直觉却告诉他,这个人说的是实话。

        朋友混这片儿的。

        混这片儿的。

        梁兵。

        晏航跟梁兵面对面打交道就那么一次,但这几条街上他平时能看到的算得上是“混”的,的确只有梁兵。

        回贴里还有一句,别的我也不知道了。

        这句也应该是实话。

        看梁兵的样子,就算是个混混,也就在这几条街横着走,那操性出去就得让人揍成蟹泥。

        这个级别的,知道点儿也知道不了多少。

        但知道多少都算是知道。

        而且在他的“地盘”上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梁兵一直都没出现过……

        晏航拧着眉琢磨了一会儿,转过头想看看初一睡没睡着,初一应该知道些梁兵的情况。

        刚转过头,就听到初一轻轻叹了口气:“晏航。”

        “嗯?”晏航应了一声,“以为你睡着了呢。”

        “睡,不着。”初一转过头,看着他。

        “是我手机太亮了吗?”晏航看了看屏幕,已经是50的亮度了,他又往下调了调,“还是择席啊?”

        “不是,”初一拧着眉,憋了很长时间才轻轻说了一句,“今天我爸没,没回家。”

        晏航的手机一下没拿稳,砸在了鼻梁上。

        一阵酸痛。

        “买个手,手机架吧。”初一伸手过来在他鼻梁上摸摸。

        “你爸不是经常不回家的吗?”晏航问。

        “去外,地就不,不回,但是都会跟,我妈说,”初一叹气,“今天没说,手机也打,打不通。”

        晏航觉得自己就跟被扔进了冰窖里。

        寒意不是突然来袭,而是一点点从脚底,从指尖透进了身体里。

        这么多的事,不可能是偶然。

        他一直担心的事儿应该是已经……发生了。

        唯一想不明白的是,初一爸爸能跟这个事儿有什么联系。

        “你爸的同事,领导,没问问怎么回事吗?”晏航压着自己的慌乱,轻声问。

        “没有电,话,”初一说,“我妈明天,去公,司看看。”

        “嗯。”晏航想再找出一句话来说一说,不让自己的心慌表现得这么明显,但张了半天嘴却一个字儿也没找到。

        “我不,不该说,这个,”初一小声说,“你本来就,就不开,心。”

        “没事儿,我……没什么大事儿,”晏航说,“我这个人一直都很情绪化,挺矫情的。”

        “不。”初一说。

        “不什么?”晏航问。

        “不是,”初一扯着嘴角笑了笑,“你很,潇洒。”

        “潇洒个屁,”晏航也笑了笑,“你还是小。”

        潇洒。

        他曾经觉得自己特别潇洒,老爸更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潇洒。

        其实无非是他们都用了同一种方式来掩饰而已。

        “晏航,”初一的手伸了过来,在他胳膊上碰了几下,抓住了他的手腕,“你有,有什么不,开心的,想说的时,时候,都可以跟,跟我说。”

        “嗯,”晏航笑了起来,“小天使。”

        晏航的手腕挺瘦的,抓着的时候掌心能感觉得到腕骨。

        初一觉得很舒服,他闭上了眼睛,手指在晏航手腕上轻轻点着。

        有时候他睡不着的时候,就会这样一下下轻轻打着节奏,单调重复的感觉之下会比较容易睡着,就是不知道这个方式对晏航有没有用。

        点了一会儿之后,他突然感觉晏航手腕内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似乎有一条很细的凸起。

        伤疤?

        他的第一反应不太好,但是这一小道凸起是竖着的……

        正想再摸一下的时候,晏航抽出了手,反手在他脑门儿上点了一下:“睡吧。”

        “嗯。”初一应了一声。

        过了一会儿晏航又说了一句:“是一条小伤疤,以前摔倒的时候被钉子划的。”

        “啊,疼吧?”初一问。

        “不疼,其实没什么感觉。”晏航说。

        初一想要侧过身,脸冲着晏航,但侧了一下发现会压到腿,只好又翻回去仰躺着。

        晏航从枕头旁边摸过一个小瓶子,往他枕头上喷了一点儿什么东西。

        很好闻,淡淡的香味,混着晏航的气息,睡意慢慢涌了上来。

        “是迷,魂香吗?”他问。

        “要点儿脸吧土狗,”晏航说,“薰衣草喷雾,助眠的。”

        “……哦。”他闭着眼睛笑了笑。

        论坛上的那个贴子,挺长的了,晏航从头到尾看了好几遍,各种说法都有,打劫的,寻仇的,火拼的,不过基本都是猜测。

        除了那个“别问我”的层主,基本都没有靠谱的内容了。

        晏航再一次刷新想看看还有没有新内容的时候,系统显示贴子已经被删除了。

        他皱了皱眉,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睡是睡不着了,已经好几天都睡不着,今天干脆一秒钟的迷糊都没出现过,要命了。

        他靠着枕头闭上眼睛,摸了摸手腕上的疤。

        愣了一会儿他又轻轻地坐了起来,旁边的初一已经睡着了,呼吸舒缓而平静。

        晏航盘腿坐在床上,闭上眼睛。

        让脑子里慢慢放空。

        这个很难,老爸每次说我们来冥想的时候,他都做不到。

        虽然现在有一整夜的时间,但还没开始他就知道自己做不到,平时都做不到,眼下这种情况下更不可能了。

        只能用来打发打发时间。

        脑子里全是事儿。

        老爸。

        那个死了的人。

        初一的爸爸。

        梁兵。

        他想要把这些联系起来,但却找不到那根线。

        在床头靠了一整夜,天亮的时候他感觉自己都动不了了,腰疼得厉害。

        而让他佩服的是,初一一整夜连身都没翻过,几个小时里就保持着仰面朝天的姿势,没有呼噜,没有磨牙,没有梦话。

        安静得就跟不存在似的。

        应该是睡得挺实的。

        晏航看了看时间,按正常上学的时间他还能再睡半小时,但他不知道要不要现在把初一叫起来先回家去。

        正犹豫的时候,初一放在枕头旁边的手机响了。

        晏航看了一眼,上面显示的是“妈妈”。

        “哎初一,”他赶紧推了推初一,“你妈打电话来了。”

        “嗯……”初一迷迷瞪瞪地应了一声,没有睁开眼睛。

        “你姥姥要抽你了!”晏航拿起他的手机,想帮他先把电话接起来,扒拉了能有十几下,手机跟死机了似的一点儿都没有,屏都黑掉了。

        “我来,”初一醒了,揉着眼睛拿过手机,跟运气似的先把屏幕点亮,然后按着接听的那个圆圈,缓缓往旁边拉开,这回接起来了,他坐起身,“喂?”

        “你今天中午敢回来我就敢劈了你!”那边的声音冲了出来,“你是要疯啊!你爸一天一夜玩失踪!你也跟着来了是吧!你有本事就别回来了!”

        没等初一出声,那边把电话挂掉了。

        初一妈妈应该是非常愤怒,声音很大,晏航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

        “我陪你回去,”晏航说,“我给他们解释一下,怪我,昨天应该让你回去。”

        “不,不用,”初一摇了摇头,“再说你不,不让我留,下我也不,会回去。”

        晏航看着他没说话。

        初一觉得自己这两天是有点儿不像话。

        也不能说是不像话,就是突然不按着这十几年来的套路走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就好像突然进入了从来没有过也以为永远不有的叛逆期。

        说不清是因为晏航,还是家里因为老爸突然失踪而再也无法忍受的压抑气氛。

        他突然就有些不管不顾了,老妈拉长的脸,姥姥扬起的胳膊,姥爷宛若黑洞的双q……

        不过起床吃过晏航做的早点之后,他还是决定去学校。

        毕竟现在家里有事儿,他的叛逆期还是先放一放,老妈的确已经很心烦了。

        “中午别过来了,”晏航说,“放了学直接回家。”

        “嗯。”初一点点头。

        “你爸爸要是有什么消息了就跟我说一声。”晏航说。

        “好的,”初一应了一声,“你有,事儿打,打我电话。”

        “好。”晏航在他肩上拍了拍。

        初一走出晏航家的时候有点儿舍不得。

        他喜欢跟晏航待在一块儿,哪怕是现在这样有些灰暗的晏航,他也无所谓。

        往学校走的时候,他又把手机拿出来看了看,不知道是想看什么。

        这么点儿时间,无论是老妈还是晏航,都不会这么快就再联系他。

        他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回了兜里。

        到了学校一进教室,他就觉得气氛比平时要热闹一些。

        刚坐到位置上,后面的李子豪就凑了上来:“哎初一。”

        初一没出声也没动。

        “昨天河边死人了,你知道怎么回事吗?”李子豪问,“你家离那块儿最近,昨天下午你还旷课了,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没。”初一回答,果然是都在讨论这件事。

        “操!”李子豪推了他一把,“你玩什么酷!”

        “真没。”初一说。

        “听说是火拼,你一点儿动静也没听到吗?”李子豪的八卦求知欲压过了他的恼火,又继续问,“那你昨天下午干嘛去了?”

        “发,烧了,”初一说,“在家睡,睡觉。”

        “发,烧了,在家睡,睡觉,”李子豪学着他说话,旁边的人都笑了起来,李子豪又推了他一把,“迟钝成这样,我怕是你家楼下死了人你都不知道。”

        初一不再开口,四周的人乐了一会儿就转移了话题,继续讨论河边火拼的事儿去了。

        初一不太理解这些人到底在兴奋些什么,是代入了砍人的,还是代入了被砍的,还是仅仅是因为有人以这种血淋淋的方式死掉了?

        连续两节课,他四周都没停止过讨论。

        第二节下课的时候班主任进了教室,站在门口往教室里看了两圈之后视线才落到了初一身上:“初一,你来一下。”

        初一愣了愣,他从来没被老师从教室里叫走过,有时候他都感觉老师可能并不认识他。

        周围的人也有些意外,他站起来的时候,有人说了一句:“人不会是初一杀的吧?”

        一帮人顿时笑成一片。

        初一看了一眼说话的人,往教室门口走了过去,班主任指着那几个人:“别拿这种事开玩笑!”

        初一有些不安地跟着班主任下了楼,到了楼下班主任停下:“你先回家吧,你家里出了点儿事,你小姨刚打电话到学校帮你请了假了。”

        “什,什,什么,事儿?”初一听就愣了,突然慌得不行。

        “她没有说,”班主任说,“你先不要急,回家看看是什么情况的。”

        “谢,谢,谢……”初一一着急说话更不利索了。

        “回去吧,别说了,”班主任挥挥手,“路上注意点安全!”

        初一没再说话,转身就往学校门口跑。

        出什么事儿了?

        家里能出什么事儿?

        姥姥脱光了跟人打架都不算是事儿,还能是什么事儿?

        ……老爸?

        老爸能出什么事儿?

        车祸?

        他根本不敢细想,一边跑一边拿出了手机,现在不敢给老妈打电话,只能先给小姨打。

        半天没有反应的手机第一次让他有了想把这破玩意儿扔掉的冲动。

        跑出去半条街了,电话才终于拨了出去。

        那边小姨马上接了电话:“小狗?”

        “怎么了!”初一喊。

        “你别急你别急,”小姨赶紧说,“我在你家呢,我到路口等你,你别急!”

        “是我爸吗!”初一忍不住问,“是车,车……”

        “不是车祸,不是,就是警察问点儿话,”小姨说,“现在还不清楚具体的情况……”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继续。

        你们看到文案了没!看到简介了没!神奇不!作者叉着腰底气很足地说道。

  http://www.lewen12.com/0/6/24731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