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一个钢镚儿 > 第18章

第18章

        其实“建立某种关系”是一种很奇妙的事,  没有的时候人会慌张,  仿佛踩不到实处,可有了之后也同样会慌张。

        害怕失去,  害怕断掉了。

        初一跟老爸并排坐在沙发上,  低头认真地给那颗黑石头钻眼儿。

        老爸手上已经系上了那颗红石头,  正很有兴趣地看着初一忙活。

        初一的工具看上去还挺专业的,  他用的是一个手捻钻,  把石头固定在一个黑色的小底座上,  用手转动钻头,慢慢在石头上钻出一个小小的眼儿来。

        “你这么交叉钻过去,”老爸说,  “是怎么保证两个眼儿能平行的?”

        “我量过了。”初一继续转动着钻头。

        “用什么量的?”老爸问,  “我没看到你量啊。”

        “我的大,眼睛。”初一指了指自己。

        “二货。”老爸笑了起来。

        晏航把做好的三明治拿了出去,放到了茶几上:“先吃吧,  你这么早跑出来是不是有事儿?”

        “要去市场,给我姥,  姥买泡,泡脚盆儿,  ”初一看到三明治立马就把手里的东西放下了,  伸手就去拿,“真漂亮。”

        “嘿,”晏航飞快地在他手背上弹了一下,“洗手。”

        “哦。”初一笑着搓了搓手背,  去厨房洗了手。

        吃完第二份早点,初一干劲十足,很快就把黑石头钻好了眼儿,重新用两根红绳穿好了。

        晏航把石头系回脚踝上,之前的感觉稍微缓和了一些,他犹豫了一下,问初一:“那根绳子呢?”

        “剪断了,啊。”初一看着他的脚踝。

        “给我吧,我想……留着。”晏航说出这话的时候突然有些不好意思,感觉自己跟个矫情的小娘们儿似的。

        老爸都往他这边儿看了一眼。

        初一把剪断的小红绳给了他,他本来想拿屋里收起来,但又觉得尴尬,犹豫了一下只得把绳子先放在了电视机上头。

        “我中午过,过来行,吗?”初一准备走的时候看着老爸问了一句。

        “行,正好陪我一块儿吃饭,晏航中午回不来。”老爸说。

        “我带吃的来。”初一打开门的时候又说。

        没等老爸说话,他就小跑着走了。

        “他能有钱带什么吃的?”老爸看着晏航。

        “看吃什么了,”晏航笑了笑,“让他带吧,要不让他花点儿钱他得憋得每天给你磨一颗定制版石头。”

        老爸笑了几声,靠到沙发上:“我下午出去一趟……”

        晏航正想把盘子收拾到厨房去,听了这话猛地停住了,转头看着老爸。

        “就是转转,我是想说你今天不用买菜,我回来的时候带就行了。”老爸说。

        “嗯。”晏航应了一声,进了厨房。

        这是老爸第一次在出门之前告诉他,并且说了回来的时间。

        晏航却没有因为预知而踏实,反而有些焦躁。

        手撑在案台上低着头,半天都缓不过来。

        他从兜里掏了根烟出来,摸打火机的时候,老爸突然从旁边伸了手过来,拿着个打火机打着了。

        晏航凑过去点了烟,转头看着老爸:“我们什么时候走?”

        老爸看了他一眼,沉默了一会儿笑了笑:“这回你做主。”

        晏航没说话,叼着烟看着窗外。

        今天上班晏航是跑着去的,舒缓一下情绪,要不碰上个啰嗦的客人他怕自己会把人给揍一顿。

        不过周末人特别多,他换上衣服没多大一会儿就进来了好几桌,一直到中午都没断过。

        真忙起来了,情绪也就暂时放下了。

        就是中午休息的时候他没什么胃口,喝了杯牛奶就坐在那儿听几个同事边吃边聊了。

        手机震了一下,初一发了条消息过来。

        他点开看了一眼。

        是一张照片,初一站在一个沙袋前,一脸严肃地摆了个架式,把他给看乐了。

        -我爸带你上哪疯去了?

        -拳馆!

        晏航都能感觉得到初一的兴奋从这个惊叹号里溢出来。

        老爸时不时就会去拳馆,没有拳馆的地方他也得去健身房,每次都得练得精疲力尽才回来。

        以前他觉得老爸是喜欢这些,现在想想,老爸压抑着的那些痛苦,多半都得靠这样大运动量才能发泄得掉吧。

        -教你什么厉害的招了吗?

        晏航给初一回了一条。

        -教我怎么出拳呢,还教了怎么挡别人的拳头

        -一会还要教我用腿

        -晏叔叔真厉害啊!

        初一一气儿连发了三条过来,用手机打字比他说话利索多了。

        “那你好好练吧,晚上给我表演一下。”晏航笑着发了条语音。

        -我怕把你打伤了

        晏航看着这条消息,低头乐了半天:“你吹牛逼比你说话利索多了,你要能打着我一拳就算我输。”

        初一这回没说别的,就回了一个小表情。

        -【强壮】

        晏航也回了一个小表情。

        -【鼓掌】

        下午一个同事想跟他换班,晏航同意了,提前下了班。

        其实哪天上班,哪天休息,对于他来说没什么区别,昨天今天明天,这天那天,某一天。

        回到家的时候家里没有人,他在沙发上愣了一会儿,把电视机上放着的小红绳拿进屋里放进了自己的行李箱的隔层里。

        这个隔层里还别的东西,半根断了的手链,一张他和老爸下五子棋画满了圈圈点点的纸。

        躺床上玩了会儿手机之后他发了个消息问初一拳馆的位置。

        初一很快地给他发了定位过来,没等他看清,初一又直接把电话打了过来:“你下,班了?”

        “跟人换班了,”晏航说,“我过去找你们玩。”

        “你坐公,公交……”初一声音有点儿喘,估计是正练得欢。

        “我打车,”晏航说,“抓紧练,一会儿我到了你就完了。”

        初一笑了起来:“好汉饶命。”

        “求饶的时候居然不结巴?”晏航出了门。

        “怕结,结巴了没,说完就被打,打趴了。”初一说。

        坐在出租车上的时候,晏航在后座架着腿,手指一直在脚踝的小石头上轻轻弹着。

        他挺喜欢初一的,跟他以前有没有过“朋友”关系不大,就是觉得初一挺有意思,很多时候跟初一聊着聊着,他的心情会不知不觉放松下来。

        但昨天看到过初一爸爸的表情变化之后,他每次想起初一,看到初一的时候,心里都会发慌。

        这种慌张随着心跳,起来的那一瞬间就像是跟着心脏泵出的血液。

        “大哥,”晏航看着司机,“我能抽根烟吗?”

        “抽吧没事儿,”司机说,“窗户打开点儿就行了。”

        “谢谢。”晏航点了烟。

        这几天烟抽得有点儿凶,搁以前老爸肯定会说他了,他轻轻叹了口气,看着车窗外到现在依旧很陌生的街道。

        到拳馆的时候,初一正在往一个沙袋上踢着,全神贯注的,晏航走到沙袋旁边了他都没看到。

        在他起腿的时候,晏航猛地往前一步,右手往他膝窝那儿一顶,接手左手托着他下巴往后一带,初一立马腾空,往后摔在了垫子上。

        没等他起来,晏航已经蹲了下来,用手指戳在了他脑门上:“啪。”

        初一看清是他的时候先是一愣,然后就很配合地手脚往地上一摊:“……啊!”

        “好汉饶命还没喊呢?”晏航说。

        “你是不是,傻,都一枪打脑,脑门儿,上了。”初一说。

        “靠,”晏航笑了,手指弹了他一下,“起来。”

        初一坐在垫子上看着在一边笑着的老爸:“叔,这差,差距太,大了吧。”

        “差了十年呢,”老爸递了瓶水给初一,在旁边坐下了,“你现在的目标是自保,继续练,明天我再教你怎么用胳膊肘。”

        初一点点头,起身对着沙袋继续踢,踢两下还会往晏航这边扫一眼。

        晏航拿出手机,对着他连拍了一通,再挑了几张姿势漂亮的,发到了微博上。

        “跟人换了班?”老爸在旁边问了他一句。

        “嗯,”晏航看了一眼瞬间就冒出来了的一堆评论笑了笑,又抬头看着初一,“我看他好像还行?”

        “身体协调能力很好,学得也快,”老爸说,“以后没事儿自己练练,起码不至于让人那么欺负了。”

        晏航笑了笑。

        老爸教初一的几个小招都很简单,但是只要机时挑得好,都是很管用的招。

        自保进攻耍帅三合一小妙招。

        晏航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在沙袋前认真练习的初一,和时不时上去纠正一下他姿势的老爸。

        有那么一个恍惚之间,晏航感觉到了惬意。

        无所事事的午后,没有消失的爸爸,和一个有意思的朋友。

        陌生而又像是被阳光晒篷了的毛绒绒的惬意。

        虽然清楚它有多短暂却还是会小心翼翼沉浸其中的惬意。

        老爸说这阵儿不出门,还就真的没有出门,除了偶尔出去转转。

        晏航不知道他上哪儿去转,但每次都会在晚饭前回来。

        这是晏航以前一直想要的状态。

        没有不告而别,没有一走几天,他们就像最普通的住在任何一个城市随意一条街一个小区某个房子里的父子。

        最普通的那种,天下有成千上万的那种。

        做着最普通的工作,没有太高的追求,没有太远的志向,一两个朋友,可能偶尔会有寂寞,却一杯酒就能消散。

        但无论是他还是老爸,都知道这只是一个假象,假到他都没办法去忽略,没办法去假装不在意。

        老爸就像是在走一道程序。

        说过的话会做到,又或许是为了做到而说。

        那些压在晏航心里的疑问,就像是被施了肥一样,越来越茁壮。

        很多次他都看着老爸,所有的问题就排着队在他嘴边,像是在等一个爆发的机会,可以不计后果地一涌而出。

        今天是周三,晏航休息,躺在床抱着本英文版的《权力的游戏》一点点儿慢慢啃着,脑子里抽空还琢磨着中午的菜单。

        中午初一要过来吃饭,最近他不回去吃饭的理由是他们快期末考试了,要在教室学习,因为之前期中考试他考出了屎一般的成绩,主动提出要复习时,也就没有人管他了。

        初一喜欢吃披萨,今天有时间,可以自己做饼皮烤一个。

        海鲜的?

        水果的?

        有手机铃响起,晏航顺手拿起了手机,看了一眼才发现手机屏幕是黑的,并没有电话,铃声也不是他的。

        这个有些陌生的铃声,是老爸的手机。

        是老爸那个万年不会响一次的手机。

        晏航猛地坐了起来,跳下床跑到了门边,伸手去开门的时候又停下了。

        老爸接起了电话。

        不是推销不是广告,老爸接了电话。

        而接下去他听到了老爸说话的声音,那么也不会是骗子的电话。

        晏航撑在门上的手有些抖,就这短短的几秒钟,他后背已经因为紧张和不安而开始一阵阵发麻。

        他听不清老爸在说什么,也没敢打开门去听。

        他就那么僵在门后,隔着一层木板,身体僵硬得让呼吸都有些不利索。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老爸什么时候挂的电话他都不知道,外面打火机啪地响了一声,他才回过了神。

        盯着门把手看了一会儿,他伸手打开了门,走到了客厅。

        老爸正站在门口准备换鞋。

        这一瞬间晏航觉得自己手脚冰凉,从未有过的惊慌瞬间裹住了他。

        “你要去哪儿。”他说。

        老爸顿了顿,转过头看了看他:“去……转转。”

        “去哪儿转?”晏航问,“去多久?”

        老爸没有说话。

        “谁的电话?”晏航继续问,“找你什么事儿?”

        老爸转过了身,叹了口气,慢慢走到他面前。

        “你要去干什么。”晏航看着他。

        “航啊……”老爸在他脸上轻轻拍了拍之后却没再说出别的话来。

        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之后,老爸转身往门口走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二。

  http://www.lewen12.com/0/6/24731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