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一个钢镚儿 > 第4章

第4章

        第4章

        “你去弄这玩意儿的时候没睡醒呢吧?”晏航看着老爸,“晏几道?这我拿出去怎么用啊?生日你怎么不写个北宋啊?要不你干脆在这上头再多印俩字儿得了。”

        “什么字儿?”老爸很有兴趣地边吃边问。

        “假证。”晏航说。

        老爸边笑边吃完了最后一口面,往沙发上一靠又笑了好一会儿:“我们太子吧,毕竟是念过小学的人……”

        “你的我看看。”晏航伸手。

        “我的什么?”老爸问。

        “你的身份证,每次都做俩,你的肯定也做好了,”晏航放下手机,走到他跟前儿,“拿出来我看看。”

        “哎!”老爸叹了口气,从兜里把自己的那张拿了出来。

        晏航一眼就看到了上面的名字。

        晏殊。

        他没忍住骂了一句:“不要脸啊。”

        “怎么了?不让用啊?”老爸拿起遥控器换了个台,把腿架到茶几上。

        “我要跟你换,晏殊好听点儿,”晏航说,“你叫晏几道。”

        “不行,不能换。”老爸摇头。

        “凭什么啊!”晏航说。

        “晏殊是晏几道他爹!”老爸看了他一眼,“文盲!”

        “……不是,你办个假证还按史实啊?”晏航简直无语,站了一会儿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坐回了椅子里,愣了一会儿又问,“晏殊真是晏几道他爹?”

        “是啊,我给你说说?”老爸说。

        “好。”晏航点头。

        “晏几道,是晏殊第七子,”老爸一脸严肃地说,“七个孩子,知道吧?”

        “啊。”晏航看着他。

        “他还有另外六个孩子,老大呢叫晏一道,老二叫晏两道,老三叫晏三道,”老爸数着,“以此类推,还有晏四五六道……”

        晏航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后来吧,就生糊涂了,记不清到几了,”老爸一拍腿,“就叫晏几道了,记住了吗?”

        晏航点了点头:“差点儿就信了。”

        “好,下课。”老爸一挥手。

        晏航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我去躺会儿。”

        “去吧,”老爸说,“睡不着就起来跟我聊天儿。”

        “不了,你睡你的。”晏航进了厕所。

        老爸脸色看上去有点儿疲惫,这两天应该没睡觉,对于晏航来说,睡眠是非常珍贵的东西。

        他每天夜跑,一是喜欢跑步,二是跑累了好睡觉。

        不过今天由于路线选择错误,没跑多大一会儿就回来了,所以躺在床上完全没有睡意。

        老爸倒是挺早就回他屋里睡觉去了,晏航挺羡慕老爸这一点的,说睡就能睡,说醒就能醒。

        躺到后背发麻之后,他翻了个身,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三点了。

        还是吃药吧。

        晏航又翻了个身,往桌头的小桌上摸过去,摸了两下又收回了手。

        算了再努力一下。

        老爸之前就有过担心:“你这药还是控制着点儿别总吃,要不以后再自杀都少一个选项了。”

        晏航闭上眼睛笑了一会儿。

        初一托着下巴,虽然老师一直敲着黑板讲课,但他的目光一直也没有移动过,落在窗外的一棵树上有大半节课时间了。

        老师不会管他,他不睡觉,不说话,不动,不影响别的同学,只是在发呆,老师都不一定能看到他。

        特别是现在站在讲台上的英语老师,甚至都叫不出他的名字。

        想到英语,初一把目光从树上收回来了几秒钟,往黑板上看了一眼,一串串英文让他头晕。

        不过看上去都不如晏航朋友圈里的那些高级。

        大概是因为不认识的单词更多吧。

        这是最后一节课了,还有几分钟下课。

        今天他打算先去老师办公室门口站一会儿,等李子豪他们几个走了他再回家。

        晏航太厉害,他们应该是没办法找晏航的麻烦了,一般这种时候都是找他的麻烦。

        初一往后靠到椅背上,想把抽屉里的书先整理好,背刚碰到椅子,就觉得一阵刺痛,他吓了一跳,猛地挺直了背。

        身后传来了几声很低的笑声。

        应该是颗图钉吧,这种事他还是很有经验的,初一没回头,也没往椅子和自己后背上摸,只是趴到了桌上。

        这时不能有任何反应,任何能吸引他们注意力的反应都会让事情继续下去。

        如果能隐身就最好了。

        这个小愿望他跟树洞说过,很多年了,也一直没有获得这个能力。

        下课铃响了,教室里的人很快地起身,往门口涌过去,这会儿都饿了,大多数人都急着回家或者去门口吃东西。

        有几个人经过他身边的时候顺手往他脑袋上拍了几下,初一没理,把桌上的东西收到抽屉里,然后站了起来。

        到这时了他才扫了一眼椅子靠背。

        果然,一颗图钉被胶带粘在了那里。

        初一把图钉抠了下来顶在椅子的铁管上按了一下,把钉子按弯了之后扔到了抽屉里。

        出了教室想往老师办公室那边走的时候,路被人挡住了。

        “你老大呢?”李子豪问。

        初一没出声,也没看他,转身想往回走。

        “你老大有没有来护送你啊?”李子豪的好哥们儿挡住了他回头的路。

        他叹了口气,站着没动。

        “走,一块儿回家。”李子豪往校门那边推了他一把。

        虽然初一不是很情愿,但还是被他们几个人一路带到了校门口。

        对于接下去会发生的事儿他不是很在意,不过今天他本来打算去文具店看看的,想买个笔记本。

        看来是没机会了。

        “你不是挺嚣张的吗?”李子豪出了校门之后就推了他一把。

        初一想说我没嚣张,我什么时候嚣张过,难道不是晏航很嚣张吗……李子豪果然不是个当老大的料,连目标都找不对。

        李子豪把胳膊往他肩上一架:“你老大不是说要罩……”

        这句话还没说完,就被前面传来的一声口哨打断了。

        这声清亮的口哨声很熟悉,除了晏航,初一从来没有听到身边的人谁能把口哨吹得这么干净。

        李子豪大概跟他差不多,听到口哨的同时就停下了脚步。

        初一抬眼往前看了看,人行道的栏杆上坐着个人。

        运动裤,口罩,胳膊肘撑在腿上,正偏着头往这边看,手里拿着的手机正对着这边。

        “操。”李子豪用一个字简短地表达了自己的郁闷。

        初一有些犹豫,他不知道晏航出现在这里是来“罩他”,还是就为拍个视频或者直个播。

        毕竟他几乎没有过被“解救”的经验。

        就这么僵持着,一直到晏航把手机放回兜里冲他轻轻偏了偏头,他才低头快步走了过去。

        晏航从栏杆上跳下来,什么也没说,转身直接往前走了。

        初一低头跟在他身后。

        一直走到路口,晏航琢磨着要不要带初一上那天跟老爸去过的那家面馆吃点儿东西的时候,初一在他身后出了声:“这,这边。”

        “嗯?”晏航回头看着他。

        “我走,这边,”初一指了指路右边,跟他回家的方向相反,“谢谢。”

        那几个小杂碎还远远地跟在后面,所以晏航对于初一说的这句话有些无法领会,他指了指自己:“你走那边,那我呢?”

        “回,家啊。”初一说。

        晏航瞪着他,过了好几秒才说了一句:“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抽你啊?”

        初一看着他没说话。

        “……你去那边干嘛?”晏航问。

        “买笔,笔记本。”初一回答。

        “笔和笔记本?”晏航愣了愣,简直有些无语,过了一会儿他才一挥手,“走吧我跟你一块儿去。”

        “笔记,本。”初一又说。

        “啊!”晏航仰头喊了一声,又叹了口气,“知道了,是笔记本,没有笔。”

        “嗯。”初一点点头。

        每次新到一个地方,晏航都会有那么几天特别无聊,不知道该干点儿什么打发时间。

        不过他会去管初一的闲事,会专门过来等初一放学,会忍下面对初一时偶尔的烦躁,倒不全是因为无聊。

        老爸一直希望他能多“接触”人,他每次都用打工就能接触到很多人作为回答,其实老爸为什么会这么说他很清楚。

        他没有朋友。

        但刨去内在原因,他似乎也没有交到朋友的条件,这一点老爸也清楚,所以每次也就是提一嘴,之后就不再多说。

        初一算是他这两年除了打工的工友同事和房东之外,接触到的屈指可数的几个人里最有意思的。

        初一带着他走到了一家小文具店门口,停下来看了看他:“就这儿。”

        “嗯,”晏航点头,“我在外边儿等你,一会儿你请我吃饭。”

        “我没,没钱。”初一说。

        “十块钱就能吃碗面了。”晏航说。

        “哦。”初一应了一声,转身进了店里。

        晏航往店里看了看,收银台旁边有张凳子,他过去把凳子拎了出来,坐到了门口看风景。

        老板从店里探出头看着他,他看了老板一眼:“嗯?”

        老板没说话,又回店里去了。

        文具店对于选择困难症的人来说应该算是地狱,不知道初一有没有这个病症,但应该也得挑一会儿了。

        晏航拿了手机出来想看看消息,刚把屏幕点亮,一个人影就站到了他旁边。

        他抬头看了一眼,居然是初一,手里拿着已经买好了的笔记本。

        “这么快?”晏航愣了愣,“你这不是没有选择困难症,你干脆是瞎的吧?进去摸到哪本算哪本。”

        “要不你,”初一看着他,“再坐,坐会儿。”

        “……你总被欺负是不是因为嘴欠?”晏航站起来,把凳子放回了店里,跟老板说了声谢谢,然后出来冲初一一偏头,“走吧,吃东西去。”

        初一也没出声,继续跟在他后头。

        晏航说让初一请客也就是随便逗一句,他是打算找个地方吃饭,如果初一愿意,就一块儿吃。

        一路沉默着往回走,到了那家牛肉面门口时,初一突然停下了。

        “吃面?”晏航问。

        初一在兜里掏了掏,摸出了一张叠了两下的十块钱递了过来:“给。”

        “干嘛?”晏航很震惊。

        “你吃,面。”初一说。

        “你看着?”晏航问。

        “回家。”初一平静地说。

        晏航看着他好一会儿才问了一句:“你是地球人吗?”

        “火,火星吧,”初一笑了笑,“大……概。”

        晏航都没脾气了,接过他手里的钱,又看了一下店门口的价格牌子:“十块也不够啊。”

        “素的,十,十块。”初一看都没看就说。

        “……我不吃肉活不下去。”晏航说。

        初一想了想,对他招了招手:“来。”

        晏航跟着他继续往前,走出了这条小街又拐进了一个胡同,忍不住问了一句:“去哪儿?”

        初一没说话,又往前走了一段,抬手一指旁边的一家小店:“看。”

        晏航转头。

        也是个牛肉面的店,比之前那家要破旧一些,也小得多,收银的台子都摆到门口来了,上面写着牛肉面10元。

        “……我操。”晏航彻底无语了。

        “意,意不意,外?”初一说,“惊不……”

        “闭嘴。”晏航说。

        初一准备过去买牛肉面的时候,晏航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初一同学。”

        “嗯?”初一回头看着他。

        “我,开玩笑的,”晏航说,“开,玩,笑,的。”

        “啊?”初一平静的表情有了变化,语气里也充满了恍然大悟,“哦……”

        “你回去吧。”晏航往后靠到了一棵树上,从兜里摸出了烟盒,拿了一根叼上了。

        一抬眼发现初一还在看着他。

        “看什么看,”晏航说,“我压压惊。”

        “谢谢。”初一说。

        “谢什么,有什么可谢的,都谢两回了。”晏航点上烟。

        “不,不用再,再去,”初一轻声说,“学校。”

        晏航扫了他一眼。

        “还有一,一年半,”初一说,“你天,天天去,吗?”

        晏航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初一笑了笑,转身走了。

        晏航靠在树底下把烟抽完了才拍了拍衣服,慢慢往回溜达着。

        初一的话让他有些不是滋味儿。

        回到家的时候,老爸正在包饺子。

        “来,上回你包的那种金鱼饺子是怎么包的来着?”老爸说。

        晏航去洗了个手,坐到茶几旁边,拿了张饺子皮,包了个金鱼饺子,放到老爸面前。

        “怎么?不是出门儿当正义使者去了么?”老爸看了看他,“失败了?”

        “啊,”晏航应了一声,笑了笑,“是。”

        老爸没说话,拿了张饺子皮学着他慢慢包着金鱼。

        “老晏,”晏航靠在椅子上看着他,摸了摸兜里忘了还给初一的那十块钱,“你见过那种,能特别坦然地接受自己生活,一点儿都不受影响的人吗?”

        “你啊。”老爸说。

        “我不坦然,”晏航啧了一声,“我只是看上去无所谓而已。”

        “你怎么知道别人不是呢,”老爸笑了笑,“谁心里真的没有想法。”

        晏航没说话。

        “上午你是去找工作了吗?”老爸问。

        “是啊,拿着晏几道的身份证。”晏航说。

        “怎么样?”老爸笑着问。

        “明天上班,”晏航说,“很近,就846旁边的一个咖啡店。”

        “这么顺利,怎么说的?”老爸问。

        “就那么说呗,我问招不招人,人家说你能做什么,我说你这儿所有吃的我都能做。”晏航说。

        “很好,要的就是这种不要脸吹牛逼的气势,”老爸点头,“然后呢?”

        “让我做芝士奶酥饼,我就做了,”晏航说,“然后老板问我是想去后厨吗?”

        “你说不,我就想做服务员。”老爸说。

        “是。”晏航点头。

        短暂的沉默之后,他跟老爸一块儿乐了,嘎嘎笑了好半天。

        “你是越来越能装逼了。”老爸边乐边说。

        “我才17岁,”晏航把腿架到了茶几上,“正是装逼的……”

        老爸把他的腿从茶几上一脚踢了下去。

        “年纪。”晏航说。

        初一回到家的时候,姥姥姥爷和老妈都坐在客厅里,老妈的脸色很阴沉。

        在他记忆里,老妈几乎没怎么笑过,大部分时间里她都保持着嘴角向下的表情,随着年龄增长,法令纹跟嘴角接上了之后,看上去就更不开心了。

        “冰箱里有饺子,去煮了。”看到他进来,老妈说了一句。

        “嗯。”初一放下笔记本,把地上扔了一堆的鞋都码到鞋架上,然后进了厨房。

        “水站那儿就完全没戏了?”姥爷问。

        “说是这月给消息,现在门脸儿都没了,”老妈说,“还能有什么戏。”

        初一在厨房里一边烧水准备下饺子,一边听着客厅里的动静。

        老妈一直在一个送水站上班,上月水站说生意不好放半个月假,老妈就担心水站要黄,这会儿听着应该是真黄了。

        “二萍说给你介绍工作,介绍了没?”姥姥问。

        “让我去她们幼儿园做保育员,”老妈语气里全是不爽,“这不是成心气我吗!有这么办事的吗!”

        “她做老师,让你做保育员?”姥爷喊了起来,“什么玩意儿!”

        “她之前不说她们那里招幼师吗!怎么自家人去就成了保育了!”姥姥很不满地扯着嗓子,“明摆着欺负人啊!”

        初一很轻地把厨房的门关上了,站在灶边看着一锅水出神。

        水开了,他打开冰箱,找出了两袋速冻饺子。

        如果没记错,这是他去对面小超市买的,至少是三个月之前的事了。

        他在冰箱里找了一通,发现并没有别的饺子,老妈说的就是这两袋。

        他只得把这两袋饺子拆开看了看,饺子都已经粘成一团了。

        他犹豫着拉开厨房门探出脑袋:“饺子很,很久了。”

        “能有多久啊!又没坏,”老妈皱着眉,“能吃就行了,你是哪家公子还这么讲究,要讲究上你小姨家过去。”

        初一没出声,退回了厨房里,把饺子倒进了锅里。

        等水开的时候他拿出了手机,用意念跟手机交流了半天,在朋友圈里发了一个表情。

        【强壮】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继续。

  http://www.lewen12.com/0/6/1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12.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12.com